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首席知我心

【020】 她有不测,你拿命来填

首席知我心 孔小色 2232 2015-12-14 09:04:01

   乔烟觉得自己孤单如鬼魅,因为此时此刻她竟然是那么想秦臻羽。

  混杂着不知道什么气味的地摊在她的脸下,乔烟兀自流泪。

  “你这贱人!”安培阳满头鲜血的过来,面目狰狞的可怕,过来拉起乔烟的头发就往桌上撞,桌角凌厉,撞了好多次,终于乔烟被撞得同样头破血流。乔烟像垃圾一样被扔到地上,红酒瓶子割在她身上那清晰的痛楚唯一的感觉就是让她知道自己还活着。

  乔烟大口大口吐着血,生命在体内的抽离让她觉得自己随时都会死去。

  安培阳恶狠狠道:“给我扒了她的衣服!等我不要了你们一个个都来玩!”

  裂帛的声音在这偌大的房间里响起,乔烟却是再也没有反抗的力气了……

  光影斑驳之间,她好像看到了秦臻羽……

  秦臻羽大步往前走,争分夺秒的紧张让自己都感觉到不可思议。他想不那么急切不让人知道他的弱点,可是他的身体没办法控制住,拼命往前去,就怕去晚了一步,那个他紧紧牵挂着的人儿遭到了不测。

  他到的时候乔烟就天地间飘零无依的浮萍一样被两个男人凄惨的对待。

  秦臻羽过去将他们踢开,搂过衣衫被褪至腰间浑身颤抖满脸狼狈的乔烟,想要脱下西装给乔烟披上,却发现自己根本没有穿西装出来,适时秦臻羽手下的人递过来西装,秦臻羽拿过来半跪在地上给乔烟披上,乔烟的战栗和惊恐秦臻羽感受得一清二楚,眼底寒冰咋现。

  安培阳正要在手下的维护下转身走,秦臻羽把乔烟交给手底下的人喊了他一声,安培阳转身,秦臻羽伸出昂藏的腿一下踢中安培阳的肚皮,安培阳像被割掉的韭菜一样倒下去,捂着肚子连喊都不敢喊,拉着手下伸过来的手就往外逃。

  “给我拦下。”

  出路被堵住,安培阳在几个手下的簇拥中心有戚戚。安培阳想说些什么话来解释一下现下这种情况,嘴巴刚打开,秦臻羽就铁寒着说:“安培阳,要是乔烟有什么闪失,我要让你拿命来赔!”

  安培阳手下的人根本挡不住秦臻羽带来的人多势众,安培阳被秦臻羽一把揪住。

  秦臻羽这次是真的把愤怒摆在台面上来的,也不用什么手段也不用什么计谋,直接就是拳打脚踢。

  这个该死的老头子,平时那些小动作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过去了,现下连他的人都敢动!他是活腻了!

  “秦总裁,饶命!饶命!”

  “秦臻羽,你要敢打死我,你一定会付出代价的!”求饶显然没有任何效果,安培阳不知死活的威胁秦臻羽,可他不知道这威胁在他秦臻羽眼里只是笑话,或者愤怒添加剂而已

  安培阳痛苦的嚎叫着,秦臻羽根本视而不见,反而是听他嚣张不知悔改的语气更加愤怒。

  “安培阳,你连我秦臻羽的人也敢动,是谁给了你胆子!”

  “秦臻羽,你别以为你能对我怎么样!我有筹码在手上。”

  秦臻羽这倒是来了兴趣,停下脚:“你倒是说说我有什么筹码可以让我放过你?”笑话!他秦臻羽有什么是可以被别人擒住七寸的筹码?

  安培阳趁着这空挡喘了一口气,狼狈的站起来,胸有成竹的开口:“凤翔地产我是领头的,你要想分一杯羹就得让我安然无恙!”

  秦臻羽冷笑一声。

  安培阳心头一颤,对上秦臻羽的眼睛,就像看到了一条隐藏了很久之后突然昂起头充满了势在必得的蛇锐利的眼睛。

  “我秦臻羽稀罕那区区一份地产股份吗?”

  “你……”安培阳再次被踢得吐血。

  这时候秦臻羽的人过来:“乔烟小姐醒了。”

  秦臻羽闻言赶紧过去,搂过乔烟:“乔烟。”

  乔烟孱弱的睁开眼睛,抚上秦臻羽俊俏的脸上:“秦臻羽真的是你吗?”

  秦臻羽心疼不已,手贴着乔烟的手:“对不起,我来晚了。”

  “你没抛弃我,你没有不要我……秦臻羽,我好开心,我以为我今天会死,我差点又杀人了,我不想进监狱……”乔烟真的好想把她现在的心情说的明白些,可是她一向口笨舌拙现在脑袋又不清不楚越说越词不达意,好多种情绪席卷而来让乔烟流下带着苦涩的眼泪,混带着血液的水珠一路滚下来融进了秦臻羽的胸口,秦臻羽只觉得自己心口灼热的几乎要烫伤溃烂了。

  乔烟现在的表情他这一辈子都不可能忘记的,这么多年冷硬下来的心竟然一下子揪痛的像当初苏安死在他车前有过之而无不极,秦臻羽赶紧说道:“乔烟,你不要怕,只要你身边有我,你可以什么都不用怕。”

  乔烟把脸蛋靠在秦臻羽的胸口轻轻的噌着:“我知道,你不要打死了安培阳,打死了你会去那个黑屋子的,我不想身边没有你……”乔烟说话已经开始有气无力。

  秦臻羽心疼的拿下她的手放在她身侧:“我会一直在你身边。”

  “去医院。”

  “是。”

  临走前秦臻羽放话:“安培阳,很快我会让你知道生不如死的滋味。”

  安培阳大恸,双眼翻着白眼就要昏过去了。

  看着走廊里抱着那女人匆匆离开的秦臻羽,在监控室里的程荣扬邪魅的笑起来:“去看看安培阳死了吗?”

  有人领命下去了,很快呈报上来的消息就来了,安培阳没死,只是半死不活。

  程荣扬高深莫测的笑,这下子那凤翔地产是他的了。不行,他得算算秦臻羽的动作有多快,他得赶在秦臻羽之前把安培阳手里的地产股份都拿到手这样才行啊,不然他守着看好戏的这一份辛苦不是都打水漂了了吗。

  那摸抹妖艳无比的笑容弧度勾得更大了。

  看清楚局势,安培阳让人扛着到了程荣扬面前,几乎是二话不说的就跪在了那片黑暗之前:“程少,救救我!”

  正在自己房里打迷你高尔夫的程荣扬嘲讽的笑了:“我程少不是慈善家。”

  安培阳急了,如果程荣扬不庇佑他他就没有活路了:“程少,那块即将竣工的凤翔工程我将百分之二十的股份给你!”

  “哟,安总这是在打发叫花子吗?”程荣扬看准了方向,轻轻一拨,白色的高尔夫球顺着他预想的方向滚去,直到“咚”一声掉进洞里。

  程荣扬不禁夸赞了一下自己,高手!

  安培阳叫苦不迭,都知道程荣扬这人贪心又不好对付,可是当下他又没有任何办法能抵得住秦臻羽对他的恶意攻击,只能求助与他:“不然程总想要如何?我手里也只有百分之三十的股份,程总总得留点吃饭的钱吧?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