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樱漫锦年

第二十章 帮助他

樱漫锦年 樱漫锦年 2097 2015-12-02 16:34:10

  清晨阳光洒进屋里。我躺在床上,看着外面的天空发呆,想起很多事,都是关于锦年的。墨辰和我说过,他为我做了很多,昨晚他弟弟又告诉我他为我默默做的事。他从来都不多说,只是默默的对我好。我呢,又为他做过什么呢。我想现在该是时候了。

下床,洗漱之后。正好锦年来敲门叫我吃早餐。打开门便看到。锦年穿着一件灰色大衣。不穿西装的他。也是十分帅气的。我挽着锦年,我们一起下楼吃饭。刚来到客厅,墨辰就开口说:“哟,一大早就秀恩爱啊!”我和锦年相视一笑。完全不搭理他。吃着早饭。我就在想着我的计划了。我看看墨辰又看看林逸尘。我的计划要不要他们的帮助呢?打量着他们。心里盘算着。墨辰和林逸尘看着我说:“我们脸上有什么吗?”我笑着摇摇头。锦年也觉得奇怪。但见我不说话。也就没在意。

其实,锦年已经很好了,他只需要在我面前跨出心里那一步就好了。可我也知道这一步很难。你有多喜欢一个人。你就越在意,自己在她心里的样子。锦年也是最不愿意在我面前表现出他最脆弱,最无力的样子。

晚上,我们吃完饭以后,大家准备各自休息时,我提出来。:“我要和锦年一起睡。”大家都非常吃惊的看着我。锦年也是非常惊讶。我又再次说了一遍:“我要和锦年一起睡。”然后笑着走过去挽着锦年上了楼。墨辰惊讶的看着。林逸尘,若有所思。随后便笑着对墨辰说:“走吧。不要打扰他们了。”

上了楼,我挽着锦年到他房间门口。锦年意识到我不是在开玩笑。拉开我的手说:“别闹了,赶快去休息吧。”我推开他的房间门说:“我不是开玩笑。”然后打量着他的房间。一种独特的男士气息。干净整洁。简单的装饰。但是品位却不一般。我走进去坐到床上说:“你的床真大。好舒服呀。”说着便躺在穿上。锦年生气的过来拉我。我故意用力一拉。锦年撞着床脚,我顺势一拉。然后勾住锦年的脖子,倾身吻上他。锦年没想到我来这套。慢慢的锦年便主动。越来越沉迷。我的手慢慢的向下。慢慢的摸到他的大腿上。慢慢的向下。到了膝盖处。锦年一把拉住我的手。我轻声的对锦年说:“我不会在意的。”然后继续回吻着他。手慢慢的向下。膝盖下去一点后,便是坚硬的假肢。手心发凉。锦年放开我。看着我说:“回去吧。别闹了。”我看着他,心更加痛。在冬季戴着假肢,又如正常人一般的行走。锦年每走一步都比别人费力。我真的很心疼。

不知不觉,泪水已经滑落到脸色。锦年替我擦着泪水,说:“不痛,真的。”我握住他的手。大家之所以不知道锦年的腿有问题。最主要的还是他努力的如正常人一般的行走。可是谁有知道他在背后付出的努力。

我笑着说:“我真的要和你睡,不是开玩笑的。”然后下床,站起来说:“我帮你洗澡吧。”锦年看着我说:“我自己可以的。”我笑着说:“我知道啊。可是我要和你一起洗啊。”锦年过来拉着我,走到门边说:“赶快回去。”语气十分严肃。我看着他说:“不,我今天就要和你一起睡。”我的态度也是十分强硬。不肯退让。锦年只好说:“真的不要闹了。很晚了。”我推开他。生气的说:“你是不是不喜欢我啊。”锦年关上门。过来说:“不是,我怎么会不喜欢你呢。”我故意扭过头说:“那你怎么总是把我往外推。”锦年温柔的说:“不是把你往外推。而是我。”我立马说:“既然是这样,就不要再说了。我们开始洗澡。”我不想在听到锦年后面的那些话。

我拉着锦年做到床边。我说:“你可以让我帮你脱下假肢吗?”锦年看着我的眼睛。我也同样的看着他的眼睛。明亮而深邃。最终,锦年答应了。我拿着他的拖鞋放到他的面前。拿过拐杖放在边上。他最后问了一遍说:“会很恐怖,很丑,你怕吗?”我摇摇头。锦年。撩起裤脚。慢慢的往上拉。最后整个假肢都露出来了。我看着他,没说话。半蹲在前面。然后开始帮他卸下假肢。我慢慢的,尽量动作很轻。生怕弄疼他。他笑着说:“没事,早已经不疼了。”我第一次觉得他的笑容让人心疼。

卸下假肢,我看着他的膝盖关节处,被磨的红红的。然后双手抚摸着。他一定时常被假肢磨成这样。他该有多痛啊。锦年摸着我的头说:“真的不痛。”我点点头。因为我已经说不出话了。我拿着拐杖给他,搀扶着他到了洗澡间。他笑着说:“我洗澡还是可以的。而且这个洗澡间是特别为我设计的。所以很方便的。”我只好点头。让他一个人了。

然后拿过睡衣给他。他接过去,关上门。

他洗完后,见我还没走。他说:“你真要在这睡?”我点点头。然后说我要去洗澡了。今天已经成功一大步了。他能做到这样。我已经很满足了。以后再慢慢的来吧。洗完后,我出来见锦年躺在床上看着文件。我才意识到他一个人还要背负那么大的一个公司。我笑着说:“和我在一起时,要心无旁骛。”然后夺过他手中的文件。我上床,躺在他的旁边。心里其实很紧张。

锦年看出我的紧张说:“现在知道怕了。”我不承认的说:“谁怕了。”说完还故意吻了他的脸一下。

锦年看着顾漫。穿着的睡衣是吊带滑面的。完全展现她的凹凸有致。侧身靠着自己时。简直就是一种勾引。一个正常男人,一晚上被自己喜欢的女人挑拨了好几次,还有几个会把持的住。锦年翻身,便压住顾漫。吻着她的红唇。辗转至耳畔。挑起她的敏感。一路往下,美丽的锁骨。彼此的呼吸也越来越紧促。锦年忽然停住说:“要是后悔,你还来的及。”我回吻着他,便是最好的回答。

今夜注定很美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