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逃妃难追:狐君太欺人

逃婚(一)

逃妃难追:狐君太欺人 夜安然 1310 2014-05-07 12:26:03

    三日,说长不长,说短却也不短。

  眨眼间,已是婚期之日。

叶无心躲在房间里不肯出来,却没法忽略眼下的事实,三日之限已到。回头看着前来接自己的丫鬟,她微微叹了口气。

这三日里,能在府中闲走的机会每天都有,兰心并非寸步不离地跟着她,每日离开只是灌她一杯安眠的茶水,却不再留人下来看着。洛清更是接连几日未曾出现,似乎他们并不担心她会逃跑。

的确,要跑她也不会选在那样的时机下跑。

  只是没人看着正遂了她意,每日兰心一走,她便到外面熟悉府中地形。

  三日下来,她已大概了解了这府邸的构造,要逃跑该走什么路线,有几个门,都在哪个方位,虽然看得不仔细,却也大致做到了心中有数。

  她不是个善于冒险的人,做事情总喜欢瞻前顾后,考虑清楚所有的可能性之后再行动。她承认这样的性子有些畏首畏尾,可是生性的小心不是轻易能戒掉的。

  这也是为什么这几天她能表现得如此镇静的原因。

  三天来,几乎有无数空当可以逃跑,她不是不想,也不是不心动,只是那样没把握的事情,她不会去尝试。

  所以她能做的,只有等。

  等到所有人都松懈的这一日。

  等众人都以为事情已经成了定局的时候。

  她坐在梳妆台前,看着铜镜里的自己,精心打扮过后的她身披着一件大红喜服,发丝在头顶挽成了一个髻,长长的裙摆向下拖曳在地上,脸上的表情没有出嫁的喜悦,眉眼间的淡然反而衬得她有几分愁绪。

  这就是她嫁人时的样子,虽然这场婚事对她来说只是个荒唐的笑话,可是看着镜中的自己,叶无心的心底还是百感交集。

  没有哪个女人会不爱自己出嫁时的模样。如此动人的神采,像是灿烂绽放的花朵,一个女人一生大多也只有一次而已。能亲眼看着心爱的人为自己披上嫁衣,牵着自己的手许下誓言,这样的美好怎能不叫人期待,只可惜了,今日这样的排场,却不是为了嫁给心爱的人。

  红色的喜服反倒更像是一种讽刺,看得人心里发慌。

  “小女且,吉时就要到了,让我接你出去吧。”

  兰心穿着绣边的红色绸缎,及腰的长度显得利落干净又不至于抢了新娘的风头。原本一直松松散散绾着的长发此刻被一根簪子穿过,简单地盘在头顶。

  这样的她,跟那个穿着纱衣的温婉女子又像是成了两个人。

  叶无心忍不住多看了一眼。人靠衣装,这话果真不假。

  “小女且。”

  兰心见她发愣,好笑地又催促了一句。

  “嗯,我知道了,你先去门口等我,我收拾好了就出去。”

  不着痕迹地将人向外赶,也不知道合不合规矩,毕竟新娘需要整理衣装让下人伺候就可以了,不需要亲自动手。

  兰心犹豫了一下,看着镜子里直视前方的女子,穿上嫁衣之后的面孔更加动人,却又隐着淡淡的哀愁,内心忽然有些不忍拒绝。也许,她还是不甘心就这么嫁给公子吧。

  叹了口气,退出房间,给她留下足够的空间去缓和适应。

  兰心前脚刚一走,叶无心脸上的哀戚就瞬时不见,转而换上一副松了口气的表情。她承认这样利用别人的同情心很不好,但是没办法,谁叫这招最管用呢。

  起身将碍事的裙摆卷起来,系了个结,不至于让它坠地,过长的袖子也被她挽到胳膊上。

  为了跑路的时候不至于悲催地被绊倒,尽管时间紧凑,她还是一一处理好了这些细节。

  至于为什么没拿剪子直接剪断这些多余的累赘,则是出于万一被抓回来还要赔给人家的考虑。她没钱,救命之恩已经无以为报了,断然不能再卖身还债。

  处理好一身的凌乱,她搬着凳子来到墙角,费力地向上攀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