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称宗道祖

第二百零五章 拜师

称宗道祖 大虚神 3550 2018-07-30 15:18:58

  离开万海城的神秘大能,直往南域霸主级势力玄渊宗而去。

  其人真实身份是云罗界古族之原始老祖、太上无极宗之太上长老,当前已迈入大道第五步-时间境,乃天地间数一数二的大能。

  此番,其秘密前往灵央界五大霸主之一的玄渊宗,不知含有何种目的!

  玄渊宗坐落于南域和中央天域交界处,上古时期,界外虚空降下三座巨型山脉,以三才阵法分布,从中间形成一道无底深渊。

  自此,无边玄气从深渊中喷涌而出,改换周边地貌,使之便于修行。

  起始一批生灵聚拢于此,借着玄渊修炼,而为独占此资源,便成立宗门,赶绝后来修士。

  经过千百万年的发展,玄渊宗已成为灵央界的巨无霸,门内大能超一掌之数,元神、元婴以千、以万计,再下面的修士则难以估算。

  就算如此,玄渊宗每隔百年还会面向整个灵央界招收弟子,网罗天下英才,壮大己身。

  再过一年半的时间,便是玄渊宗百年一次的招徒大会,各方势力年轻一辈的佼佼者、散修中的出类拔萃者,已经陆续汇聚过来。

  玄渊宗的大能前辈在宗门驻地四周设下八座神山,既可充当守御屏障,也可用来磨练弟子。往年招徒大会,只要寿数未过一半,修为在元婴之下的修士都可试闯神山,闯过者即可成为玄渊宗外门弟子。

  当然,这其中蕴含着很大的风险,自身底蕴、实力、运气任一不足者,就将陨落于神山之上。

  八座神山山脚之下,世家大族、传承宗门、散修联盟,各方势力的年轻一辈成群地汇聚于此。相识的修士聚在一起,暗中交流闯山计划。不相识的修士则开始找寻合作对象,准备结成团队,共同闯山。

  众修之中,一位身着灰衣、面容普通的青年盘坐于一块山石之上,正在闭目养神。因为对方有着金丹圆满的气息,引得不少修士主动上前攀谈,但对方始终不发一言,甚至连眼皮也没抬一下,简直视众人如无物。

  上前攀谈的修士不免有冲动之辈,被人如此对待,当即火气上涌,直接动手向灰衣修士攻来。可没想到,灰衣修士强大得过分,面对同阶修士的攻击,连身都未起,只在周身形成护罩,就尽数挡了下来。

  这番表现已经属于天才之流,动手的修士也不是无脑之辈,在此档口,平白惹上大敌,殊为不智,因而都快速退走了。一时间,也无人敢再打扰灰衣修士。

  修炼之人餐霞饮露只是等闲,一年半的时间很快过去,八座神山入口的阵法开放,一众人等开始闯山。时限为半年,能顺利闯过神山者,即为玄渊宗外门弟子。

  神山上禁制重重,底蕴不足者运气不顺、御器不灵,本身战力直接减弱八九成。即使是再怎么底蕴深厚者,所发挥的战力也只有平时的五成。加之,神山上有各种实力强大的凶兽,死亡概率可谓相当之高。

  成群结队的修士步入神山,开始火速前行。灰衣修士也在其中,只不过是孤身一人,而像他这样的独行客其实也不少,个个都是实力强绝之辈。

  神山很大,大得漫无边际,多数修士只能凭借直觉,向高处行去。没过多久,便遇到了凶兽,令人绝望的是:当中随便一只竟有元婴期的战力。

  并无超乎意外的表现,不少修士当场陨落在凶兽爪下。只过去半月,还未行至半山腰,每座神山上的修士就折损了两成。

  在所处神山之上,灰衣修士一往直前,遇到的凶兽皆被其以极速躲过,实力堪称恐怖。

  两月之后,灰衣修士第一个登临山顶,以其金丹圆满的修为,破了玄渊宗万年来招徒大会的记录。其当前表现出来的底蕴、战力,已堪比元婴后期的大修士。在神山禁制法则的制约下,还能有如此表现,足以进入绝世天才之列。

  玄渊宗内天才不少,但真正称得上绝世天才的,也是寥寥无几。所以,神山之外,许多玄渊宗强者的视线汇聚过来,心中生起了收徒的心思。

  八座神山,带有极大凶险,亦有极大机遇,其中,天材地宝无数,有些甚至能直接让修士攀升一个大境界。在每座神山山顶位置,都有一棵参天巨树,上面有三到五枚朱红的果子。

  这些朱果乃顶级灵物,想要成熟,需得经过一万年的漫长时间。任何一枚朱果,哪怕还未成熟,修士服之,也可暴增修为。然,得之艰难,巨树之下,都有一头元神初境的王兽镇守。

  此次神山之上,修士的修为都在元婴之下,想要抗住元神初境的王兽夺得朱果,无疑要拥有跨两个大境界作战的能力,而这已属于妖孽级别天才才能有的表现。

  灰衣修士面对元神初境的王兽,不敢有丝毫的大意,而是盘膝在原地坐下,不紧不慢地调整自身的状态。

  整整过去十二天,后面的修士才艰难赶到,当然,他们无一不是天才级别的人物。当人数超过个位数时,灰衣修士起身,向对方走了过去。状态不佳的众修当即警惕起来,深怕实力高深的灰衣修士向他们出手。

  来到近前,灰衣修士沉声开口道:“诸位,不妨联手,取得朱果!”

  众修也看到了不远处的巨树朱果,以及趴伏在地上的王兽,其中,修为最高的一人说道:“怎么分配?又如何信你?”

  “简单,一起出手,凭自身实力获得,生死各安天命!”灰衣修士回道。

  众修各自对望了几眼,仍是那位修为最高者出声道:“好!就这么定了!”

  不管灰衣修士是否暗藏其他心思,但众人联手的提议在当前情形下是最为明智的。修士与天搏命,即使再天才的修士,也不想错过任何一个机缘,更何况是万年朱果这种顶级灵物。

  镇守的王兽应该是得到过玄渊宗高层的命令,未踏入特定领域的修士,不会受到其攻击。众修在休整两日后,就结成了阵法,朝着巨树上的朱果飞跃而去。

  王兽毕竟是王兽,感受到众修身上散发的恶意,立刻从沉睡中醒了过来。震天兽吼一发,众修的耳膜生疼,但开弓没有回头箭,为了难得的机缘,即使拼上性命,也在所不惜!

  众修结成的阵法与王兽的肉体相撞,巨响一出,前者当场被震散出去。在倒飞出去的瞬间,灰衣修士双掌后推,元气猛地从掌间击出,与空气产生作用,使之身子立刻反转方向,向王兽疾射而去。

  区区金丹,竟敢独自一人向元神王兽发动进攻,简直跟找死无异!对此,王兽更是怒吼连连,立时爪生利刃,向着灰衣修士划击而来。

  王兽的利爪似有魔力,一下封锁住了灰衣修士全部的前进路线。避无可避,灰衣修士提速直冲过来。

  一息之后,利爪落在灰衣修士身上,将其小半个身子剖将开来。鲜血喷离,场面凄惨,一旁的众修亦不忍直视。

  可令人没想到的是:灰衣修士在如此重伤的情形下,残存的左手还猛然击出光弹,刺耀王兽的眼目。

  效果虽只能持续短短两息时间,但这却足够让灰衣修士拖着残躯跃到巨树近前,摘下一枚成熟的朱果。

  朱果尽管到手,然而王兽也从刺目的状态下脱离,且变得更加暴怒,众修可以预见灰衣修士那凄惨的下场。结果居然又是出人意料,王兽纵然怒容满面,却不再向灰衣修士出手,在晃荡几圈后,便趴伏在原地假寐起来。

  ‘真是奇哉!怪哉!难道······’众修见此情形,有了一种猜想。

  说到底,神山只是试炼的场地,招徒、招徒,玄渊宗要的是精英弟子,而不是一具具死尸。金丹修士面对元神初境的王兽,实在太弱势,基本上都只会是陨落的下场。玄渊宗恐怕正是考虑到这点,才设置了一些手段,只要能倚仗自己的能力取得朱果,那就不会再遭受王兽的追击。

  想到这点,众修大为悔恨,‘为什么刚才就不拼一把呢?’‘说不定也能在重伤之下得到朱果。’

  取得朱果的灰衣修士没有犹豫,一口将其吞下,开始消化起来。万年朱果不愧是万年朱果,效用强大,起死人、肉白骨只是等闲。没用多久,灰衣修士的肉身就恢复如初。

  不仅如此,其修为在金丹圆满的基础上又迈进一步,已有凝结元婴的征兆。万年朱果的灵力更是还剩下七成,被灰衣修士储存在肉身之中,静待他日取用。

  见灰衣修士完好如初又修为精进,山顶之上其他人嫉妒万分,不出意外的话,前者将成功拜入玄渊宗。

  没有再理会纠结的众修,灰衣修士抬腿往另一方的山下跃去。没有把握取下万年朱果的修士们也绕开王兽镇守的领域,向着山下进发。当然,也有受不住诱惑出手的,但他们都没有灰衣修士的实力和果决,纷纷丧命在兽爪之下。

  另一面下山的路更不好走,凶兽实力更加强大,偶尔还有元神境的王兽出没,死亡率再次上升。

  半年期限一到,试炼结束,未到达神山另一面山脚的修士都被传送了出去。然,多数修士都葬身于神山之上。

  灰衣修士第一个通过神山试炼,穿过山脚一阵奇雾,人已来到一处大殿之中。这里汇聚着众多修为高深的老头,至少也是元婴后期的存在。

  一见灰衣修士当面,不少老头就凑上前来,有冷傲、有热情,开口便是要招灰衣修士为徒。灰衣修士一脸默然,静候这些老头争抢。

  争执一个时辰后,还未出结果,一道苍老之声却在大殿中响起道:“可愿做吾之弟子?”此言一出,众老都安静了下来,一个个面面相觑,显然有些意外出声之人收徒的举动。

  看这样子,这幕后出声之人地位很高,也意味着实力很强大,灰衣修士没有犹豫,直直跪了下来,向虚空拜道:“徒儿拜见师尊!”

  “好!好!到为师这来!”话落音,一道光束从殿外射来,指引着灰衣修士前去。

  “陈老竟然还要收徒?”“他不是寿元将近了吗?”“难道是想收关门弟子,为自己转世铺路?”

  “嘘,禁言,小心被陈老截取到!”“对,禁言,禁言,要是惹得他老人家不高兴,我等皆要倒霉!”

  大殿中的一众宿老在暗中传音几句后,便赶紧四散开来,似乎对口中的‘陈老’十分忌惮。

大虚神

希望能多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