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称宗道祖

第一百七十一章 血浪滔天

称宗道祖 大虚神 3116 2016-07-01 23:01:33

  每个大境界的提升,都能带来至少十倍力量的增强,此时的林越虽只是初入元婴,但他的战力实则能够媲美一般的大修士。以至于,自负如黑衣修士这等人物,也不得不慎重对待。一场惊天的大战即将拉开序幕!

  林越没有率先出手的打算,虽然他借助特殊的成婴之法,并没有突破大境界后的虚弱期,但他的战力目前还未达到最强的状态。修士的战力主要由两方面评断,其一是修士自身所掌握的术法神通,其二是修士所祭炼的法宝器物。

  当前,林越没有这个时间增强自己的术法神通,但他的本命宝器却有提升的空间。只见,场上的林越迅速召回了自己的宝刀,并往其身上不断输入灵力。

  此刀本是绝品宝器,只差一步就可晋升灵器阶位,这时候受到精纯灵气的滋养,整个刀身开始发出灵性的光芒。灵器并不是指器物拥有器灵,而是指其拥有一定的灵性,而正是因为这种灵性,修士驱使起来才有如臂使。

  随着灵气注入达到饱和,刀的周身溢满了灵光,这意味着其正式晋升为了灵器。虽然还只是下品阶位,但同样可以让持有者战力大增。

  灵刀一成,林越当即望向黑衣修士道:“让阁下久等了,现在我们可以战个痛快了!”黑衣修士手持通体血红的噬血剑,发言道:“可不要让我失望!”

  林越不再废话,横刀一斩,就向着对方发起了进攻。灵刀在手,加上大境界的提升,使得他最为普通的一击都比之前全力时的要强。可获得提升的并不只他一人,黑衣修士受到神秘血珠的洗礼,可谓是脱胎换骨,现在其肉身已经强大到恐怖的地步。

  林越每一次凌厉的攻击打在黑衣修士身上,都留不下丝毫的痕迹。黑衣修士一改之前倚仗速度的习惯,大开大合,与林越直接肉搏对战。后者因以武入道,在肉身的锤炼上远比其他修士强大,不过与此时肉身堪称灵器强度的黑衣修士一比,还是要弱上许多。因而,当前的关键问题就在于能否破开黑衣修士强悍的肉身防御。

  经过一番交手,林越心中已有定计。一刀斩出,断水流年独有的刀芒激发,向着黑衣修士脖颈部位袭去。

  此招数之所以叫‘断水流年’,是因为它所发出的刀芒不仅有截断江河的力量,更兼有流光般的速度。这两大特性在林越成就元婴之后,得到了跨跃式的提升,又加之灵器的增幅作用,使得现在的‘断水流年’成为了相当可怕的招数。

  这不,黑衣修士还没能反应过来,其脖颈处就遭到刀芒的重击,出现了一条深深的血痕。黑衣修士吃惊不已,其未曾想到刚刚突破元婴的林越竟强悍如斯。黑衣修士赶紧调动气血,把脖颈处的伤痕恢复如初。事到如今,其已不敢托大,随时准备着施展遁术。

  断水流年的强大,林越早有预料,不过此招也是他目前仅有的能对黑衣修士造成威胁的手段。至于血合纳灵术,他已打算不再动用,一来该术严重消耗气血,再次施展的话,可能有跌落境界的风险,二来,吃过一次亏的黑衣修士显然会有所防范,成功的机率也不大。

  林越虽然借助突破的契机,把先前的伤势尽数恢复,但内里的气血还是亏损了许多,如果再次受到重创,就会有元婴崩散的可能。

  在林越微微愣神间,黑衣修士有了动作,只见其人影一闪,便出现在了林越身后。就算是步入元婴之境,林越也没能看清对方的动作,但他却凭借战斗的本能,直接挥刀向背后斩去。

  这一斩并没有得手,黑衣修士再次变换位置,从侧面袭向了林越的要害。避无可避,林越大喝一声道:“乱流斩!”当即,从灵刀之上散出数十道刀芒,把他整个身体都包裹了进去。

  黑衣修士的噬血剑受这些刀芒所阻,无法进入分毫。这‘乱流斩’其实是断水流年的变相使用,同时击出数十道无坚不催的刀芒,在人体四周形成一个防护罩,隔绝掉外界的攻击。

  林越对这招已经构思了许久,直到今天进阶元婴,才有能力施展出来。如此一来,有攻有守的他已是立于不败之地。

  黑衣修士进攻不成,赶紧退开老远,避免受到林越的雷霆反击。‘看来,不付出点代价是收拾不了他了!’看着对手浑身上下不露一丝破绽,黑衣修士如是想到。

  轻抚了一下通体血红的噬血剑后,黑衣修士打出一套玄奥的法诀,并且向着林越说道:“接下来一招是我从未使用过的,若你能在此招之下保命不死,古某便甘拜下风!”闻言,林越目光一凛,他已经预感到接下来便是见生死的时刻。

  一整套法诀打完,黑衣修士大喝道:“血浪滔天!”随其音落,无数的血气从噬血剑剑身上喷涌而出,并在虚空中快速凝聚出一道虚影。噬血剑是黑衣修士的本命之器,由其族中修为最高绝的老祖亲手打造,威能远远不止宝器品级,甚至绝大多数的灵器都有所不如。

  黑衣修士曾斩杀过众多的生灵,这些生灵的血液皆被噬血剑掠夺一空,封禁在剑身之中。黑衣修士本来是打算利用这些血液来提升噬血剑的品阶,可如今面对林越这个难缠的对手,就只能提前用出了。

  虚影逐渐凝实,显化成一颗圆珠的样子,并且通体血红。见此,林越双手紧握灵刀,鼓足浑身灵力,严阵以待。血色圆珠成型后,却迅速消散开来,不见一丝波动。就在众人疑惑不解时,庞大的血雾陡然出现,并以匪夷所思的速度向四周扩散开来。

  瞬间,漫天血雾笼罩方圆百里之地,入眼所见的生灵尽被吞噬一空。这些生灵之中既包括黑衣修士那边的散修,同时也包括太上无极宗的金丹弟子。受这些生灵所化血水的滋养,庞大的血雾不断充实,最终演变成了一片血海。

  虽然血海形成的速度极快,但有人的速度更快,那就是林越跟孔牧昭。前者是场上唯一一个进阶元婴的高手,而后者尽管身受重伤,但毕竟是太上无极宗宗主之子及大长老炎生的亲传弟子,保命的手段自是全然不缺。不过,孔牧昭现在的状态也极度不好,气血流失得厉害,若不及时医治,恐有金丹崩散的危险。

  所以,在退到血海的覆盖范围之外后,林越就对孔牧昭传音道:“孔师兄,你先回宗门,报知宗主与长老们此间的情形,我留在这里跟他一决雌雄!”

  林越的内心很是不甘,眼看着随行的弟子尽数被对手灭掉,自己却无能为力,这不禁让他想起了母亲‘古青玲’,要是那时跟现在他都有足够的实力,那么一切的遗憾跟悔恨也都不会产生。此时此刻,为了同门报仇也好,为了证明自己的实力也罢,林越都要与黑衣修士一战到底。

  孔牧昭自然不是那种舍弃同门之辈,但他同样知道以自己目前的状态留下对战局不会有丝毫的影响,反而会成为林越的累赘。心高气傲的孔牧昭第一次放缓语气道:“你小心点,切记保存性命要紧!”

  林越重重点头道:“我明白的,孔师兄!”当即,孔牧昭祭出一道符篆,悄无声息地消失在原地。这时候,血海翻涌,起落滔滔,似乎在积蓄倾天的一击。林越同样蓄势待发,准备斩出生平最强一刀。

  黑衣修士面色苍白,显然操纵血海会带来极大的压力。见时机成熟,其立时大喊道:“去!”滔天的血海仿佛活过来一般,卷起高高水柱,向着林越倾泄而下。

  面对这泰山压顶之术,林越凛然不惧,他把全身灵气不要命地灌注到灵刀之上,直到灵刀刀身光芒刺眼之时,就由上而下,斩了出去。刀芒绝威,劈山断海,血海所化成的血柱当即分成了两半,只从林越的身旁滑过。

  然而,黑衣修士却毫不在意,血海无尽而刀芒有尽,血海不断卷起,所化的血柱不断延长,根本没有到头的希望。事实也确实如此,在血海还剩下三分之一的时候,刀芒已然散尽,余下的血水依旧向着林越倒灌下来。

  林越此刻已是强弩之末,但为了保住性命,还是强行催出了一道灵气。这最后一道灵气灌注到灵刀之上,使其当场爆裂,所产生出的元气流在林越面前形成一道屏障,抵消血水的侵袭。可它只能阻得了一时,当狂暴的元气流散尽时,血海仍剩下不少。

  别无他法,林越最后祭出了胡书师赐予的保命灵符,在周身形成一道元气罩,再次阻挡住血水的侵袭。因为自身元气全无,所以祭出灵符的代价是他肉身中的大半精血。

  要命的是,胡书师的修为要差炎生许多,他所炼制的灵符威力并不十分强大,在血水的猛烈侵蚀下,元气罩逐渐被渗透开来。在躲无可躲、避无可避的情况下,林越硬生生承受了部分血水的冲击,半边身子当场干枯、坏死。

  当最后一滴血水耗尽时,方圆数十里之内已化为一片死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