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称宗道祖

第一百七十章 婴成

称宗道祖 大虚神 4032 2016-04-26 03:33:06

  眼见同门被杀死,太上无极宗的其他弟子愤怒异常,他们齐齐摆出进攻的姿态,随时准备出手格杀黑衣修士。林越却是及时制止道:“大家别冲动,对手深不可测,先探明情况再说!”能成就金丹的弟子都不是无脑之辈,闻听此言,都强压下心中的怒气,严阵以待。

  这时候,黑衣修士弹了弹袖口的灰尘,轻笑道:“你们还真是一帮废物,这么多人对我一个还不敢上,修炼真是修到狗身上去了!”“哈哈哈!”“哈哈哈!”只见其张狂大笑。

  这明显是在挑衅,可就是有人忍受不住,向着黑衣修士发起进攻。虽然这次是四人同时配合攻击,但还是被黑衣修士神鬼莫测的手段制住,尽皆化为了血雾。

  见此情景,林越也是束手无策,他暗中向孔牧昭传音道:“孔师兄,你看清对手底细了吗?”一向面无表情的孔牧昭第一次流露出了凝重的神色,其回音道:“对方出击速度太快,我也没能看清他的动作!”

  “看来,这次是要以命相搏了,就请孔师兄全力相助!”林越再次传音道。“自该如此!”孔牧昭回道。得到肯定答复,林越信心一增,只听他大声吩咐道:“众弟子一旁掠阵,我与孔师兄先上!”说完,林越施展出高绝遁法,直冲向黑衣修士,孔牧昭则是紧随其后。

  看着气场异常强大的两人,黑衣修士一笑道:“终于是出手了,我就看看你们有多少斤两!”

  林越来到近前,横刀于胸,直接使出看家术法-断水流年。刀芒四溢,一举封杀了黑衣修士所有躲避路线。黑衣修士本就不打算躲避,其大喝道:“降魔金身!”无数金光从其身上散出,迅速汇聚成一尊佛陀,硬接了林越的刀芒。

  刀茫虽有断金裂石之利,却被佛陀金身轻易地扛了下来。林越也没想着一击毙敌,而是继续挥刀,不断击出断水流年的刀芒。知晓他想法的黑衣修士不屑道:“以卵击石!”结果也确实,连续的刀芒击在降魔金身之上,丝毫不能将其撼动分毫。

  就在黑衣修士有感林越愚蠢之时,突然从头顶上方袭来一道黑色光芒,直击向降魔金身的天门。这次,佛陀金身并没有如预想的那样挡住这道攻击。黑色光芒仿佛有穿透之能,瞬间就破了降魔金身的防御。

  眼看就要命丧当场,黑衣修士凭借本能,侧身闪了过去。其动作虽快,但黑色光芒仿佛拥有生命一般,迅速变换方向,卷上了黑衣修士的右手。这黑色光芒如同匹练,死死缠在黑衣修士的手臂上,使其挣脱不得。更为要命的是这黑色光芒竟会吞噬生机,片刻功夫就让黑衣修士的右手干瘪了。

  “混蛋!”黑衣修士痛怒道。不过,其也是当机立断之人,见挣脱不掉黑色匹练,立马便用完好的左手斩去了整个右臂,并且迅速地退出老远。也不知道黑衣修士到底使用的何种遁术,林越根本没看清其动作,人就已退到了安全距离之外。

  不过,这次林越跟孔牧昭的默契配合,还是值得称赞一番!那夺人生机的黑色匹练正是出自孔牧昭的身上。黑衣修士在原处恨恨地看着两人,仿佛遭受了奇耻大辱。然而,过了一会儿,其又大笑道:“好好好,你们两个果真不错,有资格做我的对手!”

  说完这句话,黑衣修士猛地一咬牙,其右臂竟然开始缓缓地生长出来。片刻时间,整个右臂就完好如初了。不过,黑衣修士的脸色较之前苍白许多,显然这种重生秘法严重消耗气血。

  林越这时候出声道:“阁下秘法众多,想来也是有根脚之辈,我们何不如化干戈为玉帛呢?”自从加入太上无极宗以来,林越的性子就变得相当稳重,非到万不得已,他不会为自己树立强敌。

  闻听此言,黑衣修士出声道:“今日,不是我死,就是你们亡!”其家族底蕴深厚,自幼就集无数光芒于一身,未曾想到今日会被同阶修士所伤到。其已经视之为奇耻大辱,此刻只有用对方的鲜血才能洗刷。

  听到对方果决的话语,林越微微一笑道:“好,今日就看看:到底鹿死谁手?”当即,他横刀一斩,向着黑衣修士攻杀过去。吸取失败的教训,黑衣修士不再大意,当即施展出自己得意的遁术,在躲避刀芒的同时,也寻找着进攻的机会。孔牧昭紧随林越身后,防止黑衣修士的偷袭。

  如此一来,便成了拉锯之战,在旁金丹只能看见三道人影忽闪忽现、彼此来去。如此高速的移动,完全能够媲美元婴天仙,三人的实力都堪称飞耀大陆金丹之最。

  表面上看起来很随意,然而只有当事的三人知道:要做到这般移动是多么的不容易!黑衣修士不必说,其有异宝加身,想达到这种速度并没有想象中的困难。可林越与孔牧昭两人就难说了,随着体内元气的大量消耗,他们已经感觉体力不支。如果再这样下去的话,他们迟早有一刻要落败。

  林越脑中不断思索着对策,几个呼吸过后,他向孔牧昭传音道:“孔师兄,还是用之前的办法,我全力封住他的行动,你趁机攻其要害!”孔牧昭略微喘息道:“好!”然而,黑衣修士明显是学乖了,丝毫不给林越近身的机会。

  无可奈何之下,林越偷偷划破手臂,准备施展秘术。看准时机后,他大喝一声:“血合纳灵术!”他的气息陡然攀升,瞬间就达到了元婴大圆满的地步。黑衣修士被这强大的气息所慑,动作变得有些僵硬。

  “好机会!”林越暗念了一声。当即,他抽刀跃前,使出了自己攻击力最强的术法-断水流年九连击。这一连招之下,黑衣修士所有的退路都被封死,只能再次施展降魔金身硬扛。可是,一旁的孔牧昭早就等待着机会,其全身遍布的黑色纹路化为六道匹练,向着黑衣修士的各个要害攻袭过去。

  面对这无解之局,在旁关注的众金丹想来:黑衣修士定是心生绝望。可没曾想到,场上的黑衣修士竟面露诡笑。金身佛陀防住了断水流年九连击,却防不住六道黑色匹练,顷刻间,黑衣修士便被洞穿了身躯。

  出乎林、孔两人意料的是:黑衣修士被洞穿的身体如同死物一般,根本就没有生机流逝的迹象。

  “不好!”感到身后有劲风袭来,林越本能地向旁边一闪。然而就算如此,他的肩头还是被一柄法剑划破了个大口子。鲜血直流的他迅速调动体内的元气,准备封住伤口。可结果,无论怎样努力,肩上的伤口都无法愈合。

  这时,从身后传来声音道:“没用的,你被我噬血剑所伤,伤口永远也好不了了!”只见,黑衣修士完好无损地立在一旁,手中正握着一把通体血红的法剑。随着其话落音,那原本被六道匹练洞穿的身影渐渐消散,如同是幻影一般。

  这就是黑衣修士另一门看家手段-分身魔影,极高速移动之下,能在原处形成一道仿若真人的影子,让对手分辨不出。林越手按着肩头,脸色苍白道:“阁下果然好本事,目前的我确实敌不过你!”

  黑衣修士轻笑道:“算你有自知之明,不过,你们二人虽是侥幸,但刚才能伤到我,也足以自豪了!”这话明为赞扬、实为贬低,一向骄傲的孔牧昭根本忍受不了,只见其冲上前去,势要与黑衣修士斗到底。

  仗着鬼魅速度,黑衣修士在躲闪着孔牧昭凌厉攻击的同时,还有说有笑道:“你这人虽然总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但不得不说你确实有些本事,尤其是你身上那股霸道的黑色力量,连我都心存忌惮。不过可惜啊,力量虽强,若打不到敌人,那就是在白费力气!”

  庆幸的是孔牧昭丝毫没有被对方言语所惑,依旧进行着凌厉的攻势。两道人影一闪一现间已是跑遍全场,似乎彼此的所有手段都压在了速度上。

  一旁流血不止的林越明白:如果一直这样拖延下去,落败的肯定是孔牧昭,而一旦孔牧昭落败,那等待他与太上无极宗弟子们的就只有丧命一途。所以,权衡再三后,他决定冒险一试已酝酿许久的计划。

  只见,林越先是催动体内的金丹离体,随后把自己散溢的鲜血不断打入其中。这些鲜血中蕴含着充裕的元气,金丹受其滋养,开始增大起来。金丹气息不断强大,却是吸引了正在激战的两人注意。

  黑衣修士好笑道:“想借机突破,有这么容易吗?”说完,人影一闪,已是向林越冲了过来。孔牧昭当然不能让其随意,当即飞冲上前阻止。可孔牧昭的速度还是慢上一筹,眨眼间,黑衣修士就来到了林越面前。

  黑衣修士二话没说,直接抬起噬血剑向林越斩下。金丹当下需要源源不断的鲜血注入,因而不能停下手中的动作,林越本人只能硬硬接下这一剑。所幸,他在危机关头,凭借本能稍稍移动了下身子,使得噬血剑没能伤到要害部位。然而就算这样,林越的身体还是受了很重的伤势,鲜血喷涌,完全止不住。

  就在黑衣修士还想抬剑攻击时,孔牧昭终于赶了过来,后者全力催动身上的纹路,化为一扇黑色圆面,把黑衣修士包裹了进去。远处的众金丹可以看到:黑衣修士与孔牧昭两人被罩进一个黑色圆球,而里面的情况到底怎样,就无从得知了。

  林越现在管不了许多,只能把自己大量流失的鲜血注入到金丹之中,以期尽快突破。过去片刻,黑色圆球缓缓散去,露出了里面两人的身影。

  两人的情况那叫一个惨烈,孔牧昭身上被噬血剑划出了多道大伤口,鲜血喷涌不止,而黑衣修士也没能好过,肩膀以下被吞噬法则覆盖,生机大量地流逝。初步看来,似乎是孔牧昭占据了上风,毕竟黑衣修士的情况,意味着其即将步入死亡。

  就在太上无极宗的弟子们面露喜悦之时,黑衣修士却是突然大笑道:“很好,我自出生以来从未受到过如此重伤,老祖曾说过:不经历挫折,何以成就至强!今日为感谢你们赐予我的挫折,我将付出全力送你们入黄泉!”

  说完,其大喝道:“重筑此身!”一旁的噬血剑得到命令,飞速一劈,把黑衣修士肩膀以下的部位尽数化去。随后,从黑衣修士眉心之中跃出一滴暗红色的血珠,瞬间融入其身体所剩下的部位。那一小滴血珠中蕴含着庞大的力量,眨眼功夫就把黑衣修士的肉身恢复如初。

  感受着新生肉体的强大,黑衣修士自信满满道:“现在的我可比之前要强大十倍,你们认为还有战下去的必要吗?”闻言,重伤状态下的孔牧昭露出了灰败的神情,这是他第一次遇到让自己感到绝望的对手。

  “阁下如此说话,未免高兴得太早了吧?”林越这一言语瞬间就吸引了黑衣修士的目光。此时,吸收了足够气血的金丹正快速地旋转起来,像是要发生巨大的变化。见此情景,黑衣修士却没有阻止,其很想看看突破后的林越能否对当前的自己造成威胁。

  金丹旋转的速度达到了极致,这时候,林越双手打出一套玄奥的法诀,并且大喊一声道:“婴成!”随喊声落音,金丹立马碎裂,一个婴儿状的血色物体出现在众人眼中。这便是元婴,不,应该叫作血婴,受到秘法的影响,林越凝结出了与其他天仙完全不同的元婴。

  元婴既成,林越当即张口一吸,把它吞入了腹中。受元婴之力滋养,林越先前所受的伤势尽数恢复,肉身也变得比之前更为坚韧。元婴,元婴,只有入得此境,方才能体会什么叫作强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