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称宗道祖

第一百七十二章 古元法

称宗道祖 大虚神 2325 2016-07-27 20:58:44

  血浪滔天之术果然威力无穷,就算是元神强者,若没有渡过雷劫,也是抵挡不住。然而,在被血水冲刷过的死地上,一道身影却是巍然挺立,细看过去,其人正是林越。

  此时的他由于体内生机大量流失,脸色已经苍白到极点,毫不夸张地说,他离鬼门关也就差临门一脚。反观半空中的黑衣修士,虽然状态也不是很好,但至少还要余力,要取林越的性命并不困难。

  不过,对方显然没有这个打算,其俯视着林越,缓缓开口道:“我说过,你能在此术下保命不死,我就甘拜下风!此战是你赢了,我不会再难为你。”

  顿了顿,其变换语气道:“不过,你虽然赢了,但道基已失,别说日后进阶元神,就是稳住现有境界不失,也是千难万难。为了这一战的胜负而失去整个未来,你不觉得可惜吗?”

  听到黑衣修士的话,林越淡淡地回道:“没什么可惜不可惜的,别人争的是未来,而我只想争这一刻!”尽管这么说,但林越此刻的内心还是充满了苦涩,为了这一战的胜利,他付出的代价实在太大。

  听了他的回答后,黑衣修士再次开口道:“好,既然如此,能否告知你的姓名?也让古某知道自己到底败给了谁?”

  林越嘶哑着回道:“太上无极宗,林越!”等了一会儿,黑衣修士目光凝聚道:“林越,我记住了!我乃古族古元法,日后若有机会,当再来讨教!”

  眼看对方即将遁走,林越却是急喊道:“等等,你说你是古族之人?”黑衣修士古元法回转身子道:“不错,你还有何事?”

  林越双目迸发怒火道:“古青玲这个名字,你可曾听过?”

  ‘古青玲’古元法暗念了一声,随后紧盯着林越道:“你怎么知道这个名字?这是我古族禁忌,非我古族人不得而知。”

  闻言,林越颤声道:“果然是你!果然是那个古族!”见他没有直接回答自己的问题,古元法耐下性子道:“我不知你从何处听来这名字,不过,我劝你以后不要在人前提起,要是引得我族中高手出界捉拿,可就不好了。”

  这话怎么听都有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惹得林越大怒道:“好,好得很,古族不愧是古族,行事总是这般霸道!”

  在古元法疑惑的注视下,林越大声喝道:“实话告诉你,我就是古青玲之子,与你们古族那是不共戴天的仇人!”

  这话一出,古元法大惊,其认真打量了下林越,发现他并无说谎的迹象,于是说道:“此事,我会回去报于老祖跟族长知晓,你好自为之!”说完,其就要隐入虚空之中。

  林越却是用尽最后一丝气力,喊道:“回去告诉你们古族主事之人,我林越总有一天会救出母亲,并让你们古族付出应有的代价!”

  他说这话的语气斩钉截铁,似乎有必成的信心,可在古元法看来,这无异于痴人说梦,休不说前者道基已失,日后再难提升境界,而就算他伤势尽复,有进阶元神的可能,也万万不是古族的对手,因为古族中存在着一位实力冠绝整个云罗界的大能。

  就在古元法遁入虚空后,场上的林越仿佛失去了所有精气神,立马瘫倒在地。他的状态极度危险,所剩不多的生机还在流失,体内元婴更是到了崩溃的边缘,而一旦这代表修士根本的元婴散去,他的生命也就到了尽头。

  眼皮越来越重,神智近乎混沌,林越已经无法再支持下去,就在他即将昏迷之际,一声急切的呼唤从远处响起道:“徒儿!”听到这熟悉的声音,他压在精神上的最后一根弦顿时一松,整个人彻底失去了意识。

  等林越再醒过来时,却已经过去数月之久,所在地方更是变成了太上无极宗本宗的驻地。入眼所见的第一人便是胡书师,他赶紧起身行礼道:“弟子见过师尊!”然而,就是这小小的一礼却是让他费尽了全身气力,隐隐有再次昏倒的迹象。

  胡书师赶忙输送一道元气进入他的体内,然后才开口道:“为师已经知晓了全部情况,你不用再费力说话了!”林越缓缓点头,以示自己明白。

  胡书师看着他虚弱的样子,叹了口气道:“你的伤势虽然暂且稳住了,可元婴根基已失,修为在以后的日子里会不断倒退,而你所剩的寿元也将无多了!”听到这话,林越感知了下自己体内,发现元婴只剩下之前的十分之一不到,并且还在缓缓地消散。

  胡书师再次叹气道:“以宗主、为师及各大长老之能都无法阻止你的元婴消散,恐怕真是回天无力了!”“唉!为师真不该分派这次任务给你!”

  见到自家师尊如此,林越赶忙出声道:“弟子不怪师尊,是弟子无能,护不住众同门,同样也没能护住自己!”

  胡书师毕竟是元神强者,心境超然,很快就平复了情绪。其对着林越说道:“你不用过于担忧,你目前的情况虽然很难解决,但并非毫无办法。”

  一听到这,林越精神大振,他赶忙问道:“还有何办法?”胡书师微微一笑道:“你别忘了,我们太上无极宗还有一位太上长老,他老人家拥有通天彻地之能,定有办法治好你!”对于宗门的太上长老,胡书师是发自内心的敬畏,似乎没有任何事情能够难倒对方。

  太上长老的名号,林越在宗内时常听人提及,知晓其神通广大,近乎无所不能,现在又有胡书师肯定的话语,让他不禁燃起了希望。发现自家徒儿这细微的变化,胡书师面色郑重地说道:“为师必定倾尽全力,求得太上长老他老人家出手!你就放宽心吧!”

  林越横躺在玉床上,由衷感谢道:“多谢师尊!”在整个修炼界,胡书师这样尽职尽责的师父实在稀少,能拜在其门下,不得不说是林越的幸运。

  这样过去半月后,在胡书师

  的不懈努力下,终是求得闭关中的太上长老答应,出手医治林越。不过,却有一个条件,那就是林越本人必须在太上长老的洞府前跪够七七四十九天,已示诚心。

  当前,林越的身体状态连凡人都不如,想要做到这一点,实在是跟自杀无异,可太上长老的法旨又不能违背,忧心弟子的胡书师犯起了难。林越却没有这个顾虑,对于他来说,太上长老那已经是唯一的选择,纵然会失去性命,也要放手一搏。

  几日后,调整好状态的林越径直来到太上长老洞府前,双膝跪地,一副诚心乞求的模样。而太上长老则是下了严令,在七七四十九天之内,不得有人相帮林越,若有违背,以叛宗罪论处,直接打灭神魂。

  如此,林越只能凭借自己的意志硬生生地熬过这四十九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