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称宗道祖

第一百六十九章 黑衣修士

称宗道祖 大虚神 3371 2016-04-01 09:20:02

  高阶修士坐化之地非比寻常,里面定有着众多的法阵禁制,贸然进入的话,可能会落得殒命的下场。不过,有风险的同时,也同样代表着机遇,若能得到那些高阶修士留下的传承,可就是一飞冲天的机缘。

  林越一行人此次前往的目的地是一位三转真仙的洞府,光以这位强者的修为而论,其內定是拥有极大的凶险跟机遇。

  太上无极宗高层之所以指派金丹弟子前来,其实是出于两方面的考虑:其一,是想借助此次任务来磨砺这些弟子,其二,可能也是最主要的一点,那就是避免元婴修士的损伤。在任何一方大势力中,元婴天仙都是中流砥柱,轻易损失不得。

  全力飞行数日后,林越等人终于到达了目的地。然而,入眼所见却只是一片群山环绕的荒林,根本没有传说中洞府的影子。林越位居队伍前头,向着四处打量了一番,随后缓缓开口道:“有阵法!”话刚落音,只见一旁的孔牧昭直接推出一掌,向着身下的荒林劈去。

  结果,并没有想象中的巨响产生,孔牧昭的掌力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吸去了。见此情景,林越再次开口道:“还好,只是防御型阵法。”一旁的孔牧昭并没有说话,而是闭目养神起来。

  这阵法自然是洞府主人设置的,虽然不具备攻击力,但也不是金丹地仙所能破解的。不过对此,林越等人显然早有准备。几名精通阵法的金丹弟子上前,开始试探性地攻击,找寻这法阵的阵眼所在。

  没过多久,一位弟子出声道:“找到了!”其意自然是发现了阵眼的位置。立时,原本还在闭目养神的孔牧昭祭出了一道灵符,向着阵眼处打将过去。

  这道灵符是由真仙四转的炎生亲自绘制的,相当于其全力状态下的一击,威能足以毁灭眼前的阵法。灵符一击打入阵眼后,整个下方空间便开始剧烈颤动起来。一会儿过后,空间上方华光一闪,整个法阵便宣告破灭。

  此时,出现在众人眼前的不再是一片荒林,而是一座奇伟的大山。望着大山中部出现的幽深黑洞,林越等人为之一喜,显然那就是洞府的入口。林越当即向身后的一位弟子打了个眼色,后者会意,从御兽袋中召出了五只颜色不同的鼠兽,向着黑洞探去。

  这五只鼠兽名为“寻宝鼠”,顾名思义就是专门用来寻宝的,由它们去探查黑洞,可以减少不必要的伤亡。五只寻宝鼠与它们的主人心神相连,不一会儿就传来了信息。那名御使它们的弟子向林越微微点头道:“里面没有危险。”

  林越却不敢就此掉以轻心,他向其余弟子吩咐道:“我们这就进去,记住,一切要小心为上!”除了一脸冷冰冰的孔牧昭,其他弟子尽皆点头应是。随即,一行人陆续进入了洞府。

  以三转真仙的能力,所造的洞府自然是别有洞天,然而一路走下来,林越等人却没有发现任何的阵法禁制。更让人感到奇怪的是:偌大的洞府仿佛被人洗劫过一般,空无一物。‘难道宗门给的消息有误,这洞府只是一个空壳子?’众人心中闪过这般疑惑。

  等深入洞府中心位置时,一位弟子突然出声道:“快看,那里!”随着其手指的方向,众人竟看到了一架枯骨。虽然枯骨上满布尘埃,却散发着令人惊惧的气息,想来它便是这洞府的主人-真仙三转的存在。

  不同于其他弟子的疏忽大意,林越却是发现在枯骨四周有法阵被破坏的痕迹。结合一路上空无一物的情况,林越判断道:“看来,是有人捷足先登了!”闻听此言,众人细加思索了一番,都是大为赞同。

  此时,有弟子补充道:“想来这捷足先登的人也是实力强劲,不然怎么可能把这里的法阵统统破坏掉呢?”有其他弟子疑惑道:“难道对方是一群元婴高手?”目前似乎也只有这个解释了,否则谁会有这么大的能耐把真仙三转强者布下的法阵禁制一一拔除?

  林越跟孔牧昭虽然实力不凡,甚至可以媲美一般的元婴高手,但以两人的能力也不可能完全破坏这里的法阵禁制。众人来到这里的主要任务只是探查,等探明情况后才由太上无极宗高层派出相应层次的修士前来。当然,探查过程中对于自己有能力取到的宝物,太上无极宗方面也会任其随意。

  原本众人是抱着寻宝的喜悦之情而来,现在却只能败兴而归了。要怪就只能怪宗门方面情报的失误,致使这些弟子白走一遭。林越等人陆续退出洞府,准备启程回宗了。

  可也就在此时,异变突起,一道青光把众人全部罩入其中。有弟子见多识广道:“不好,是阵法!”全部弟子立马御使出本命宝器,护卫在身前。很快,出现在众人眼前的是一群衣着各异的修士。看到对方竟然事先设好埋伏,林越这边有弟子出声质问道:“你们是什么人?胆敢埋伏太上无极宗的弟子!”

  听到这边报出太上无极宗的名号,对方中有一身穿黑衣的修士轻蔑一笑道:“太上无极宗,好大的名头啊,不过可惜----”

  “可惜什么?”之前质问对方的那名弟子道。“可惜,你们只是一群蠢笨如猪的废物!”黑衣修士大笑道。

  “你!!!”太上无极宗这边的弟子大都愤恨道。看着对方嚣张的姿态,林越缓缓出声道:“阁下难道是故意放出洞府的消息,引诱我等前来的?”

  “哎哟,没想到你们中还是有聪明人的嘛!”黑衣修士再次轻蔑道。林越目光一凛道:“阁下难道就不怕我们太上无极宗的报复?”

  闻言,黑衣修士说道:“别人怕你们太上无极宗,我可不怕,再说你们都死了,还有谁会知道是我做的?”

  太上无极宗这边有弟子不屑道:“阁下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就凭你们这些虾兵蟹将,能拿我等怎样!”这名弟子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黑衣修士那边也都只是金丹修士。金丹对金丹,拼的可就是真实实力了,而出自太上无极宗的众人显然更具胜算。

  虽然己方自信满满,但林越还是忍不住传音道:“大家小心,对方不可小觑!”此时,林越的脑子里不禁回想起洞府中那空无一物的场景,对方既然承认放出假消息,那也就是说他们曾进去过洞府,而如果那些法阵禁制都是他们破坏的,那对方的实力可就比表面上要可怕得多。

  黑衣修士再次出声道:“好吧,那我们就来看看到底谁才是虾兵蟹将!”“给我杀光他们!”后一句正是对其身后修士所说的。立时,笼罩在林越等人头顶的法阵开始运转,准备绞杀他们。

  林越大喝道:“我们结成法阵,以阵对阵!”尽管没有事先合作过,但太上无极宗的弟子都表现出了惊人的领悟力。瞬间功夫,众人就站好各自的位置,结成了简易的法阵。

  以阵对阵,正是破阵的最好方法,林越这边有二十几个金丹弟子,所结成的法阵虽然简易,但威力却是强大非凡。两方阵法相对,力量开始冲撞,所引起的元气流向四方扩散开来。黑衣修士漫不经心地站立一旁,似乎根本不把林越他们放在眼中。

  两股阵法的力量僵持一会儿,随后还是太上无极宗一方实力更强,缓缓压过了对方。与林越等宗门弟子不同,对方虽然同样是金丹修士,但无论是自身的实力还是彼此的配合都要落后前者几个等级,可以毫不贬低地说:这就是一群乌合之众。

  ‘看来,他们都是一群散修。’林越见到对方近乎差劲的表现,如此想到。当然,他也绝不会忽视正在一旁作壁上观的黑衣修士,他心底里总觉得对方是有恃无恐。

  “喝!”“喝!”“喝!”太上无极宗的弟子见己方占据优势,便开始全力地投入力量,打算将对方一举击溃。散修一边也不甘示弱,同样投入了全部的力量,要与太上无极宗的弟子一拼到底。

  两座法阵运转至极致,两股强大的力量生成,在半空中对轰起来。此时,林越与孔牧昭对望了一眼,彼此心领神会,将自己所保留的元气倾泄而出。立时,半空中两股力量的平衡被打破,属于太上无极宗一方的力量瞬间吞灭了对方。

  “砰”的一声巨响,散修所布下的阵法宣告破灭。“噗!”“噗!”“噗!”受到反噬的散修们尽皆吐出一口鲜血,显然是伤得不轻。

  “好好好,没想到你们这群废物倒还有些本事。”一旁的黑衣修士见此情形说道。闻言,太上无极宗一边有弟子不屑道:“难道你只会耍嘴皮子吗?有没有本事,你亲自过来一试便知!”

  黑衣修士大笑道:“好,自从上次宰了个废物元婴,我也好久没动手了,今日就拿你们来活动活动筋骨。”

  “信口雌黄之辈,看我来拿你!”先前出声的弟子不忿道。说完,只见其御器飞行,向着黑衣修士冲了过去。身后的林越还没来得及阻止,那名弟子已经冲到了对方面前。

  这时候的黑衣修士看起来丝毫没有出手的打算,其双手束于身后,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找死!”见对方不把自己放在眼中,近身的太上无极宗弟子大怒道。这名弟子已然起了杀心,运使着本命宝器直接向黑衣修士的面门劈去。

  眼看就要一击得手,可谁知黑衣修士从原地突然消失了,完全没有踪迹可寻。就在这名弟子左顾右盼之时,从身后传来数声提醒道:“小心!”“小心!”可这名弟子还没来得及反应,后背就受了一掌,当场化为了血雾。

  就在这名弟子身后的咫尺之距,黑衣修士淡然而立,对他来说,击杀一名太上无极宗的金丹弟子如同碾死只蚂蚁般容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