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称宗道祖

第一百六十三章 无出其右

称宗道祖 大虚神 2407 2015-07-28 08:28:10

  古青玲当初在离别之时,给了林誉一个储物袋,里面储存了众多的修炼资源。她是希望林家后代人中能出现拥有灵根的修士,借助储物袋中的资源,成就一方强者,从而保证林家香火永盛。另外,她还在袋中留下了一方玉简,上面记述了整件事情的前因后果,也算是给后代子孙一个交代。

  不曾想到,林越意外踏上武修之路,成功开启储物袋,知晓了事情的始末。对他来说,古族固然强大无比,但也无法动摇自己的救母之心。为了母子的团圆,也为了告慰父亲的先灵,他无论如何,也要前往古族,救出亲母。

  成亲当夜,已有夫妻之名的林越与傅潇潇依偎着坐于喜床之上。沉寂一会后,林越率先开口道:“潇潇,我身负大仇,想要加入到乾源宗,不知?”话还没说完,傅潇潇就用玉手抚住他的嘴唇道:“林哥哥,你不用多说!你放心,老祖对我甚是疼爱,他老人家一定会同意让你加入宗门的!”

  时至今日,傅潇潇的心已全系于林越一人之上,哪怕是叫她去死,也心甘情愿,更别提只是加入乾源宗这件小事了。

  痴情的女子最是惹人怜惜,林越心中爱意顿升,他紧握着傅潇潇的手道:“得妻如此,夫复何求!”两人当即相拥在一起,感受着彼此的温暖。一夜就此无眠!

  五日过后,林越辞去上合郡将军之职,带着新婚妻子踏上了前往乾源宗的旅途。其把林府留给了唯一的妹妹林慧,同时吩咐跟随自己多年的下属军士保护于她。此行,其已发誓:若不能修成傲视天下的实力,绝不归来!这可能也就代表着他们兄妹二人最后一次的见面!

  前路漫漫,终亦无怨无悔!

  。。。。。。。。。。。。。。。。。。。。。。。。。。。。。。。。。。

  又转眼,五十年过去了。天火帝国,乾源宗驻地內,全宗弟子聚集于演武场上,观看十年一度的大比进行。场上,正有两位金丹修士互相御使宝器比拼,一时间打得难分难解。

  对于任何势力来说,金丹修士都算得上是中坚力量。判断一个势力强大与否,首先要看势力中金丹弟子的战力,若是其战力极强,各自都拥有跨境对战的实力,则说明该势力也极强,拥有的底蕴深厚。反之亦然。

  演武场的这两位金丹弟子,观他们的气息,是相当之浑厚,说明这两人基础打得十分牢固,至少不是一般金丹修士可比。而仔细观其对敌的手段,那更是层出不穷,运用手中宝器有如臂使,每一击都能发挥出超乎寻常的威力。

  单以目前所见的而论,这两人战力不下于一般的金丹中期修士,而他们的真实修为却只有金丹初期。这说明什么?说明场上的两人都有跨境对战的能力,而这正是天才的标志。

  小小乾源宗,连一个元婴后期大修士也没有,只能算是二流势力中低等级的存在,却能拥有两位天才金丹弟子,不得不说很幸运。只要给这两人足够的时间成长,相信日后必能成为一方之高手。

  回到演武场上,两位金丹斗得正酣,其中身穿白衣的金丹修士开口道:“林师弟,你的进步很快,区区数年时间,就赶超为兄了!”

  身穿青衣、被称作‘林师弟’的金丹一笑道:“郝师兄过谦了,我现在可没有把握战胜你!”郝姓金丹温雅一笑,道:“那师弟可要小心了,为兄下面一招可是花费多年心血练成的,威力极其强大!”

  林姓金丹闻言,回声道:“师兄尽管来,我也有一招要请你指教指教!”“好!”当即两人蓄势待发,准备施展厉害的招数。四周的乾源宗弟子则是目不转睛地看着场上,期待着两人的精彩表现。

  远方一处山峰之上,两个气息强大的老者悬空盘膝,互相谈论道:“未曾想到这两个小家伙有这么大的进步!”“是啊,恐怕过不了多久,我们两个老人家就要被赶上了!”“那倒不至于,金丹是金丹,元婴是元婴,两境不可同日而语!”“也是,只希望这两个小家伙早日成长起来,支撑起整个乾源宗。”

  从这些话语中,不难猜出这两个老者的身份,他们正是乾源宗的两大元婴修士,‘摘星’与‘银溪’两位尊者。演武场上的郝姓金丹就是银溪尊者的嫡传弟子,而另一位金丹修士便是林越,他现在也算是摘星尊者的后辈弟子。

  当年,林越带着妻子傅潇潇来到乾源宗,晋见了摘星尊者。果如傅潇潇所说的那样,摘星尊者对她这个后辈很是疼爱,在知道两人的关系后,其当即做主,把林越收入了宗门。林越本人也没有想到,加入乾源宗竟这般容易,他高兴的同时,心中也暗暗发誓:绝不辜负此次机会!

  自从加入乾源宗后,林越无论眼界还是修为都在极速地增长,而他的武修基础也打得越发牢固。当然,修炼之途就是与天争命,修士的一生从来不会无惊无险,要想获得高成就,就必须经历各种各样的危险。

  五十年来,林越抓紧一切机会与时间提升着自己的实力,生死危机不知遇到过多少次,以至于才有了现在这般惊人的修为。满打满算,林越今年才七十三岁,虽于凡人来说已经是古稀之龄,但对于修士来说,却是年轻得紧。尤其,金丹修士拥有至少六百年的寿命,林越如今才用掉了不到八分之一,剩下的寿命足够他冲击元婴,甚至是元神境界。

  演武场上,林越与郝姓金丹的招数已经准备完全,他们两人同时大喝道:“青光闪!”“断水流年!”

  “青光闪”是由郝姓金丹发出的,只见一道青色光芒射出,直击向林越。“断水流年”自然是林越使出的,他的本命宝器是一柄大刀,这招一经用出,白色刀芒顿生,同样向着郝姓金丹疾射而去。两股力量相撞,激起的元气流向四方扩散,使得在近处观看的弟子们连连后退。

  元气流持续了好一会儿后,场上烟尘才缓缓散去,露出了郝姓修士与林越的身影。看样子,两人都完好无损,显然刚才的攻击他们是平分秋色。

  到了这个份上,已经没有再打下去的必要,于是,郝姓修士说道:“林师弟,今天就到这吧,下次有机会我们再战!”林越微笑道:“好,师兄他日若有兴趣,我随时候教!”

  郝姓修士大笑一声:“好!”随后便转身走下了演武台。看着对方的背影,林越微微点头,整个乾源宗他就只佩服这位郝师兄,其他人在他眼里则全是庸才。

  刚刚两人并不是生死相搏,部分杀招不方便祭出,不过从大致摸底的情况来看,两人的实力相差不多,真要打下去的话,很大可能会两败俱伤。最后,随着林越的离台,此次乾源宗大比便宣告结束。

  通过这次大比,乾源宗弟子、长老们尽皆知道自家宗门出了两个天才修士,数百年之内,将无出其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