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称宗道祖

第一百六十五章 血合纳灵之术

称宗道祖 大虚神 2446 2015-08-02 17:02:44

  太上无极宗入门大选终于要开始了,各方势力选出元婴修士作为代表,前来观看大选的进行。此次参加大选的金丹修士有三千九百位之多,而太上无极宗却只打算收纳四百名弟子,这残酷的淘汰率不免让人咋舌!

  原本这些前来参加大选的金丹修士已经属于天才之流,但太上无极宗想要的却是他们中更为天才的人物,这不得不让其他势力感叹两者间的差距!

  三千九百位金丹以及各方势力的元婴修士齐聚于一块空旷地上,太上无极宗一方则派出了三位大修士和数十位中、初期元婴主持大选事宜。大选考量的标准是修士的天才程度,主要从骨龄、修为、战力这三个方面来衡量,骨龄低、修为高、战力强的修士入选的机率较大,反之则较小。

  当参加大选的金丹修士个个蓄势待发之时,只见远方一道遁光极速飞来。在众人探寻的目光下,对方缓缓降下了身子。看到来人面貌,太上无极宗的三位元婴后期大修士齐齐上前道:“见过胡长老!”来人正是太上无极宗二十五位元神之一的胡书师。

  见此场景,在场众金丹以及其他势力的元婴一愣,过了一会儿他们才反应过来,随即向着胡书师躬身道:“见过真君!”胡书师淡淡点头,以示回应。元神修士号作真仙,那就是真正的神仙之流,个个拥有着焚山填海的威能。因而,无论其如何的倨傲,众修都不敢有所异议。

  环顾了一周,胡书师才开口道:“奉宗主命,今次大选将由本座亲自主持,诸位可有异议?”

  此言一出,底下众修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皆是不明白这次大选为何需要惊动元神真君亲自主持。三个元婴后期大修士中领头的一位赶紧回声道:“由胡长老您亲自主持大选,自是再好不过,我等一切都听候您的吩咐!”其余两位大修士也点头称是。

  胡书师淡淡说道:“那好,也不用废话了,大选就此开始吧!”说完,他从储物袋中召出一件四方器物,一弹指间便射向了空地上空。原本巴掌大小的四方器物置于上空后,竟飞速增大起来,眨眼功夫就变成了百丈宽长的战台。

  胡书师向领头的元婴后期修士使了个眼色,后者立马会意,踏出一步朗声道:“大选现在正式开始,第一场的选手请上高台!”听到这话,两名金丹修士踏步一跃,飞上了上空战台。大选之前,太上无极宗已经安排好了对赛顺序,每次两两相战,胜者进入下一轮,直选到四百名弟子为止。

  战台上的两位金丹已经御使出本命宝器,战斗在一处。他们都是金丹初期的修为,彼此的本命宝器也只有下品层次,因而一时间倒斗得旗鼓相当。直斗到两个时辰后,其中一名金丹抓住了一个机会,用出自己得意的招数,险胜了对手。

  第一场比试就此结束,领头的元婴后期大修士再次朗声道:“第二场选手上台!”就这样,一场场比试结束,又一场场比试开始,胜者喜悦,败者沮丧!

  直到第五百七十六场比试,一青年修士跃上战台,顿时就吸引了全场的目光。该青年修士便是出自乾源宗的林越,他之所以会万众瞩目,原因是许多精于探查之术的修士发现他的骨龄竟不足八十!

  未满八十的金丹意味着什么?或许没有人能具体答上来,但可以判断的是他很天才,甚至天才得有些过分。恐怕,在场金丹修士中再也找不出比他更小的来。因为天才,所以备受关注,这点合情合理。底下所有人都把目光聚集到了战台上,以期待这位天才的表现。

  林越心志坚定,没有因为这些目光而有所不适,他坦然地御出本命宝器,迎战此次比试的对手。或许是太上无极宗有意考量他这位天才,竟安排了一位金丹中期的修士作为他的比试对象。对方出自一个名门大宗,气质沉敛,浑身上下更是找不到一点破绽,显然是个难缠的对手。

  林越依照多年的搏杀经验,率先出手,一招‘断水流年’直接袭向对方。然而,对方早有戒备,立马就施展出灵妙的身法,顺利躲过了刀芒的侵袭,同一时间还击出了本命宝器,向林越‘回敬’过来。

  修士大都是以本命器物作为对敌的手段,林越的本命宝刀只有下品层次,而对方的却达到了中品,在此一项上,前者就处于了下风。加上林越本身修为只有金丹初期,两者的实力差距就更大了。

  林越明白自己的弱势,所以他当即立断,在躲过对方宝器袭击后,一跃上前,准备与对手来个近身‘肉搏’。他走的是武修一途,肉身要比一般修士强大许多,因而十分擅长于近战。‘以己之长、攻彼之短’,这简简单单的八个字,便是林越能走到今日的制胜秘诀。

  对方虽然不知道林越的肉身优势,但本着不能让敌人如愿的原则,其当即施展身法,拉开了两者的距离。林越见对方实力强劲,却依旧小心翼翼,心中不免生出淡淡的无力感,他明白:要是一直拖下去,输的一方必然是他!

  对方金丹中期修士在闪避的同时,不断地施展术法神通,向着林越攻击过来,意图很明显,就是要仰仗自身的优势,耗干林越。林越未曾想到,第一战就遇到了这么难缠的对手,不过,他可不会就此放弃,因为加入到太上无极宗对他至关重要!

  事到如今,林越只有使出自己的‘制胜杀招’了。只见,他把胸膛的衣服撕破,并用刀在胸膛上面划出了一道大口子。立时,鲜血大量地喷涌出来,滴洒在了他的脚下。不明白这一举动的金丹中期修士,只能全神戒备。

  在众人疑惑的目光下,林越飞速地打出奇怪的手势。等一套手势打完,他大喝一声道:“血合纳灵术!”随其音落,只见地面上洒落的血液快速地升起,并在半空中汇聚成一面诡异的图案。

  诡异图案一完成后,便化为一道血光,闪速射进了林越的身体。随后,那诡异的图案便在林越的肉体上显现了出来。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包括金丹中期修士在内,众人都是一阵恍惚。

  突然,林越身上的诡异图案发出一阵血光。随着血光大盛,林越身上的气息陡然拔高,金丹中期、金丹后期、金丹圆满、元婴初期,直到元婴中期才停止。庞大的威压从他身上产生,要是不仔细看,还以为是元婴中期的高手降临呢!

  这股元婴中期的威压被林越调用着,一股脑儿地向对手压将过去,后者的行动一时间就被限制住了。趁着这个机会,林越手提宝刀,喊声道:“断水流年!”就在短短的一息时间内,他闪速斩出了四击‘断水流年’。

  四道刀芒沿不同的轨迹向着金丹中期修士袭击而去,等对方从威压中缓过神来时,却是为时已晚。四道刀芒封锁了所有的闪避路线,直直击中了对方的身躯。只听得“砰”的一声,金丹中期修士当场倒地不起。

  结果,毫无疑问是林越胜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