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称宗道祖

第一百四十一章 登徒子

称宗道祖 大虚神 2956 2015-01-30 16:11:36

  长青宗大比这日终于到来,全宗的弟子、长老们齐聚演武山,准备观赏那些优秀弟子的表现。

  在参加此次大比的内门弟子中,有三人最为引人注目,一人是浑身上下都散发出冰寒之气的白衣女子,另一人是两眼深邃、让人觉得异常冷静的黑衣青年,而第三人自然是霸气凛然、人称道法绝伦的古神通。

  感受到三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在外围旁观的弟子不禁感慨道:“这就是最有夺冠希望的古师兄、寒师姐和付师兄,果然都是人中龙凤啊!”

  三人皆是实力高绝之辈,彼此间一望,就能大致判断出对方的深浅。回想起古志羽之前的吩咐,古神通喃喃自语道:“这二人的确够资格与我一战!”不过也只是够资格罢了,要是他用出真正的实力,恐怕那白衣女子和黑衣青年瞬间就会落败。

  白衣女子名叫寒露,黑衣青年名叫付陵,两人都是拥有极品灵根的天才,二十年前被金丹期长老发现才带回了长青宗。由于两人天赋极高,所以一上来就成为内门弟子,并且拜了两位金丹后期的长老为师,接受他们细心的教导。

  近年来,两人有感自己的实战能力欠缺,便想借着大比的机会好好锻练一番。内门那些实力强劲的弟子原以为走掉一个古神通,大比舞台就是他们的天下,却不曾想到会遇上这两个同样变态的人物。

  在过去几年,内门大比第一的位置总是在寒露和付陵之间轮来轮去,现在古神通的加入,倒为这场大比增添了许多变数。到底三人中谁最为强悍,长青宗的弟子、长老们都拭目以待!

  在一位金丹期长老的宣告下,长青宗一年一度的大比正式开始。虽然内门弟子足有数千之多,但参加大比却只有三百多人,其他弟子皆是有感于自己的实力不济,才不想上台自取其辱的。

  这三百多名参加的弟子都是长青宗最为出色的修士,整个宗门的未来也就掌握在他们手上。这些人被分成五批,采用抽签的方式,两两比斗,胜者进入下一轮,而败者直接退场。

  这种同阶修士的打斗,一般来说拼的是消耗,谁能以较少的真元施展出更强威力的术法,谁就能在战斗中获得绝对的优势。不提古神通,像寒露、付陵这样力压内门弟子的天才修士,在自身真元的控制方面,能达到一种极其细微的程度。假如别人要用三成真元施展一术法,对于他们来说就只需要半成,这两者间实力的差距便由此产生。

  五批人分在五个比武台上,同时进行比试。对于那些只有炼气期的外门弟子来说,观摩这种层次的战斗是大有裨益的,他们可以从中学到一些运用元气的窍门。而对于金丹期的长老们而言,内门弟子间的这种对战就像是小孩子打架,根本引不起他们半点兴趣。

  当然,这自然要除了古神通、寒露和付陵,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来演武山观看大比的金丹期修士,全是冲着这三人而来。天才注定要万众瞩目,虽然他们到最后未必能攀上巅峰,但至少比一般人更有希望成就辉煌。

  因此,在轮到三人中的寒露上场时,众金丹长老纷纷注视过去,他们都想看看:这位天才女修究竟拥有何等实力!

  跟寒露比试的内门弟子是一名真元中期的青年,他一上场就拱手道:“寒师姐,请多指教!”

  寒露生性冷漠,她只是淡淡地回道:“动手吧!”青年闻言,当即御使出法器,向寒露发起进攻。

  面对袭来的法器,寒露只是轻念了一声“水幕术”,凭空便出现一道蓝色的水幕,把她整个人保护起来。法器击在这道水幕上,仿佛是撞上了棉墙,被轻易地阻挡下来。

  见此情形,青年立马打起法决,准备施展术法攻击。然而,他还是小瞧了对手的能耐,还未等术法发动,原本站在对面的寒露却突然出现在他背后。只见其轻轻一掌,所产生的劲风就将青年直接吹飞到场外。

  落地的青年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听得金丹期的长老宣布道:“寒露获胜!”这就是内门弟子与身为天才的寒露之间的差距,以她的实力,就算是有些金丹初期的长老也能战而胜之。

  看完这场毫无悬念的战斗,场边作为观众的弟子们纷纷出声喝彩,看他们的样子,好像是将寒露视为内门的第一人。生性冷漠的寒露根本不为所动,她径直走下比武台,盘坐于一处空地,等待第二场比试的到来。

  在此期间,轮到了同为绝顶天才的付陵上场。过程与寒露的比试一样,用不了两招,付陵就淘汰了对手。值得一提的是:付陵身具极品火灵根,天生就对火属性元气亲近,与拥有极品水灵根的寒露可以说是互为克星。观看大比的长老、弟子们都在暗自猜测:两人如果遇上,是火克水,还是水克火呢?

  随着大比的继续,越来越多的人被淘汰出局。就在临近正午的时候,万众期待的古神通终于上场了。当古神通一站到比武台上时,在场所有修士的目光都齐聚到他身上,甚至连一向眼高于顶的寒露、付陵两人也不例外。大家都想看看:这个被誉为道法绝伦的天才到底有何实力?

  感受到众人灼灼的目光,古神通却是一点不适感也没有,因为在他心中,周围的人物都是蝼蚁一般的存在,试问一个人怎么会被蝼蚁影响到呢?

  此时,他的对手已然上场,而让他颇为惊讶的是:这个对手还是跟他有过一面之缘的人。古神通的对手是一外貌出众的女修,而她正是当初在古林逃亡的茗芷公主。

  这茗芷天赋极高,只用了二十年时间,就从凡人成为了真元初期的修士。她这次参加内门大比的目的,就是要一见古神通的面,化解自己多年的心结。却是没想到:老天不仅满足了她的心愿,还让她有机会跟古神通一战。

  比武台上的茗芷紧握着一柄法剑,突然,她开口对古神通道:“登徒子,你还记得我吗?”

  古神通闻言,一笑道:“当然记得,师妹的美貌想忘记也是很难!”说这话的时候,他的眼睛一直盯着茗芷,似乎是要将其看个‘通透’。

  茗芷脸蛋一红,当即娇喝道:“果然是登徒子,今天我要让你败在我的剑下!”

  古神通微微一笑道:“那师妹尽可放马过来!”感受到对方不把自己放在眼里,茗芷立时打了法决,操纵着法剑迅疾向古神通攻去。

  法剑虽来势迅猛,但古志羽根本不以为意,只见他右手轻轻挥出,一道由元气凝结而成的匹练就从半空中出现,击向了法剑的剑身。“呤”一声轻响,法剑瞬间就被匹练击偏了方向。

  感觉到自己的法剑有些不受控制,茗芷当即打出法决,把它召了回来。古神通没有趁机采取攻势,而是对着她道:“你我之间差距甚大,我不想伤你,你还是主动认输吧!”

  听到这话的茗芷感受到了极大的羞辱,她二话不说,直接御出法剑,再次向古神通攻来。古神通见此微微一叹,随即一拳轰出,想以雷霆之势尽快结束这场战斗。

  这平常一拳却是引动四方元气,所产生的劲气风暴快速地向茗芷那边席卷过去。法剑还未到古神通面前,就被劲风吹了回去。眼看着略显瘦弱的茗芷即将受到劲气风暴的侵袭,场外的修士都暗自为她担忧着。

  茗芷并没有被眼前的威势所吓倒,她双手飞速打起法决,等劲气风暴来到面前时,她大喝一声道:“融地术!”‘术’之一字落音,她的人便从原地消失不见。

  劲气风暴席卷比武台后,很快消散开来,然而遍观全场,却是不见茗芷的身影。换作普通的修士,定会以为这诡秘至极,但古神通何等眼界,他瞬间就看穿了对手的把戏。只见他单脚轻轻向地面一踏,“砰”的一声,一道俏丽的身影就从地下倒飞了出来,其人正是消失不见的茗芷。

  看着对方倒在地上狼狈的模样,古神通轻笑道:“你这融地术还未练到火候,入地不深,一震就被震出来了!”

  发髻凌乱的茗芷听到这话,向古神通娇喝道:“登徒子,今日之辱,我来日必要你百倍偿还!”看这架势,似乎是与古神通纠缠上了。场外的众长老、弟子们都带着异样的眼光注视着两人,心里暗自猜测两人的关系。

  古神通看着有些无理取闹的茗芷,感到深深的无奈。所幸,主持大比的金丹长老适时宣布道:“古神通获胜!”这才结束了一场闹剧般的比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