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称宗道祖

第一百零二章 求死与希望

称宗道祖 大虚神 1642 2014-10-23 11:43:08

  等王临兆醒来时,张青与乐奴已经消失不见,但屋子里还留着两人欢愉后糜烂的气息。

  王临兆面若死灰,他艰难地爬起身,愣愣地离开了。经此一幕,他完全失去了活下去的动力,现在,唯有死亡才能带给他解脱。

  不过,他思来想去,竟无法从记忆中找出一处地方,作为自己的安息之所。除了童年那一丝丝的欢乐时光,其他的全是痛苦经历。如果让其他修士知道这些,即使之前再怎么怨恨,也会为他感到可悲。

  如此多的苦难,要是换作寻常人,早就崩溃自杀了,王临兆能坚持到现在,实在是有些难得。然而,今次他终于到了彻底绝望的地步,什么妻仇师恨,统统抛之脑后,心中只有“求死”这个念头。

  王临兆就这样死气沉沉地走着,直到出了通元宗的地界。让人奇怪的是:一路走来,竟然没有一个修士拦阻,即便他是最卑贱的奴仆,但宗门守卫们也不该如此懈怠。

  虽然有些蹊跷,但对于王临兆来说,一切都不再重要了。

  他来到一片空旷处,准备最后看一眼天地的景色。许久过后,他喃喃道:“师父,岳父,岳母,素儿,我已经不能替你们报仇了,希望你们在天之灵能够原谅我!”说完,他伸出右掌,作势要击向自己的天灵盖。

  突然,一道惊喝声在他耳畔响起,立时就把他的动作制止了。

  发现自己浑身无法动弹,王临兆暴怒道:“是谁?难道我连死都不可以吗?”话一落音,便见一道身影陡然在他的身后显现。

  那道身影操着苍老的语调道:“你一心求死,难道不觉得辜负了凌机的期望?”

  见对方提到自己的师父,王临兆立马转过头道:“你是谁?怎么会知道我师父?”他这才看清,陡然出现的身影是一位面容格外苍老的老者。

  老者淡淡回道:“老夫是通元宗内门长老,是你师父生前的至交好友!”

  王临兆对此毫不怀疑,因为在他看来,自己已然没有了被人欺骗的价值。于是,他顿时就觉得面前的老者亲切无比,便恭敬地说道:“原来是师父的故友,请恕晚辈刚才无礼!”

  老者依旧淡淡地说道:“你现在的心情,老夫很明白,因此不会怪罪你的。”

  “多谢前辈!”王临兆低头恭敬道。

  老者轻点一下头后,说道:“老夫方才之所以出声阻止,就是不想好友唯一的弟子就这样死去!”

  王临兆明白老者的意思,但他还是面色灰败道:“身为师父唯一的弟子,连为他报仇的能力也没有,我活在世上还有什么用处?”

  老者闻言,严肃地说道:“愚蠢,难道你死了就有用了?”“要知道:希望只留给活着的人!”

  被老者这么一训斥,王临兆的死志已去,他赶紧跪下道:“前辈教训的是,求前辈看在师父的面上,助我重新修炼!”

  这下,老者却面泛难色道:“实话跟你说了吧,老夫连同几位元婴长老早已探查过你的伤势,但都是束手无策,也不知道那周封到底用的是何种厉害手段?”

  一听到周封的名字,王临兆左拳紧握,他恨恨道:“这周封到底与我有何仇怨,出手竟然如此狠辣?”

  老者看着他的样子,忍不住提醒道:“恐怕那周封是受人指使的,否则,以他原本的实力,是绝对无法把你的丹田破碎成这个样子!”

  王临兆经此一说,豁然开朗,他喃喃道:“在宗门内对我有仇怨且有实力做到这一点的,就只有那位古长老!”

  老者拂须叹道:“恐怕是了,对方的手段的确鬼神莫测,连你师父凌机也拿之不下啊!”

  王临兆见自己的猜测得到肯定,当即说道:“但是,我之前根本未曾见过这位古长老,为何他要三番四次置我于死地?”

  老者:“这个,老夫就不得而知了,那种层次的强者,做事总是肆无忌惮,或许是因为一件小事而怀恨于心!”

  王临兆恨恨道:“可恶,难道他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吗?”

  老者正声回道:“我不想打击你,但事实就是如此,对方跟你就是天与地的差距,要想反抗,就必须达到跟其一样的高度!”

  “可是,你的丹田破碎,却没有了修炼的可能!老夫也是无能为力!”

  闻听此言,王临兆却没有灰心,他说道:“前辈,师父死前曾给我留下一篇炼体功法,我修炼了几年,倒也能获得一些进步,可惜却是没有辅助之资,以至于进境缓慢!”

  老者爽朗一笑道:“这有什么?老夫可以帮你,只要你能为自己师父报得大仇就行!”

  王临兆立马双膝跪地,磕头道:“前辈大恩,兆必铭记于心!”

  老者欣然接受了拜礼,然后一把摄起王临兆,腾空而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