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称宗道祖

第十九章 临近

称宗道祖 大虚神 2296 2014-07-30 08:24:02

  元婴老者见自己的攻击被破,惊讶万分,他转头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却是清玉郡主领着另一位老者来到现场。

  原本有些嚣张的元婴老者连忙恭敬道:“大长老!”他的恭敬自然不可能是对金丹期的清玉郡主,而是其身后的老者。

  这位被称呼为大长老的老者淡淡开口道:“狂火,退下吧,这是郡主相识之人。”他嘴里所说的人自然是古易。

  名叫狂火的元婴老者恭敬领命道:“是,大长老!”虽然两人同为元婴期,但对方是实打实的元婴后期修为,实力比他不知强了多少筹,由不得他不恭敬。

  此时,清玉郡主连忙走到古易身边问道:“你怎么样了?”

  古易逞强一笑道:“我没事!”说完,就当场昏了过去。清玉郡主焦急地查看他伤势,却发现自己无能为力,只能央求一旁的大长老。

  大长老无奈,上前探查一番,说道:“这小子命大,死不了,修养些时日就好了。”

  清玉郡主闻之大喜,她赶紧命人为古易准备房间修养,自己则一直陪伴在侧,悉心照顾着。这场景不得不让周围的金丹护卫们暗自猜测两人的关系。

  第二天,古易从昏迷中醒来,一睁眼就见到自己心爱的“玉儿”,他喃喃道:“我不会是做梦吧!”

  清玉郡主连日来第一次有了笑容,她轻声说道:“易郎,你不是做梦,玉儿就在你身边!”

  古易横躺在床上,本想抬手去触摸爱人的脸庞,却是怎么也抬不起来。清玉郡主蕙质兰心,她立刻就明白爱郎的心思,她缓缓地拿起古易的手放在自己脸边。就这样,两人享受着难得的独处时光。

  另一面,在蓝月帝都的一所巨大府邸内,大皇子端坐在主位上,听着手下人奏报驿馆里发生的事,而下首坐的正是他一位心腹谋士。

  那谋士此时开口道:“殿下,看来我们之前在驿馆布下眼线是明智之举!”大皇子闻言只是阴沉地点点头。

  谋士自然知道主子的心思,他道:“殿下,难道您真对那清玉郡主有意?”

  大皇子沉声道:“当然不是,只是觉得我蓝月皇室的威严受损!”

  谋士笑道:“这些身外虚名岂能跟殿下您登上帝位相比?只要您迎娶清玉郡主,就能得到天火帝国方面的支持,继承帝位十拿九稳!”蓝月帝国的老皇帝已经执政将近一千年,他的寿命快要达到元婴期的极限,除非能突破到元神期,否则只能身死道消。

  元神岂是那么容易突破的?所以,有九成九的可能,老皇帝会退下帝位。到时,大皇子便是最有机会继承大统的人。

  大皇子其实早有抉择,对他来说,郡主是一定要娶的,只不过,他实在咽不下这口气,毕竟没有人愿意自己的未婚妻深爱着其他男人。他在心底暗暗发誓,等娶过清玉郡主后,要让对方付出背叛的代价!至于古易,小人物一个,他现在就可以收拾掉。

  于是,大皇子吩咐道:“多派人守在驿馆外,只要那小子一出来,就给我杀了!”谋士恭敬地领命。

  。。。。。。。。。。。。。。。。。。。。。。。。。。。。。。。。。。。。。。。。。。。。。。。

  婚期就剩下短短的两天,大长老见到清玉郡主与古易两人还是难分难舍,便决定亲自出面干预。

  他单独找到古易,说道:“小子,玉儿两日后就要成婚,识相点赶快离开,不然,老夫就要对你不客气了!”他原本可以直接杀死古易,但顾及到清玉郡主的感受,才忍下手来。

  古易已经听够这些,他怒道:“为什么我不能跟心爱的人在一起,你凭什么管?”

  大长老冷笑一声,道:“要怪就怪你自不量力,凭借小小金丹修为就敢打我家玉儿的主意,根本就不配!”他这话说的倒也不错,一个帝国的郡主要选夫婿的话,对方身后的势力至少也要位居一流,而古易却从没有透露出自己的根底,让人觉得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古易平复下情绪,冷声道:“你日后定会为今天说出的话后悔的!”

  大长老身为元婴后期的大修士,何曾被一个蝼蚁这么说过,他满含杀意道:“老夫看你是想找死!”便作势要抬掌拍死古易。古易就算是全盛时期,也不是大长老一掌之敌,何况现在有伤在身,他只能闭目待死。

  “大长老,手下留情!”屋外传来清玉郡主焦急的声音。

  大长老从小就疼爱着清玉郡主,一直把她当作自己的后辈看待,所以,听到她焦急的声音,只能无奈地收回手掌。

  清玉郡主赶忙冲进屋中,关切地问古易道:“易郎,你没事吧?”

  古易牵强地笑道:“我没事!”

  清玉郡主又转过头,请求道:“大长老,你不要伤害易郎,他要是死了,我也不独活!”

  大长老有些恨铁不成钢地说道:“玉儿,两日后,你就要跟蓝月大皇子成婚了,切不可因小失大!”要是两国因为这件事再次交恶,那天火帝国将彻底陷入危境中,到时,作为导致这一切的清玉郡主只有被处死一途,就算是皇帝也保不住她。

  大长老语重心长地说道:“玉儿,你即使不为自己着想,也要为你的皇帝伯父、为帝国的全体臣民想想。你的一个决定将有多少人为之死去,或者又有多少人为之活下?”

  这番话打灭了清玉郡主心中最后的一丝侥幸,让她不得不下定决心,与古易彻底断绝关系。

  她留下两行清泪,说道:“玉儿求大长老把古易带离帝都,我与他再不见面!”

  大长老闻言,宽心道:“好,这才是识大体的玉儿!”

  他转过头看着古易,说道:“小子,请吧!”事已至此,多说无益,古易默默地站起身来,跟随着大长老离开。

  清玉郡主这次没有抬头去看古易的背影,因为她害怕自己忍不住挽留。

  。。。。。。。。。。。。。。。。。。。。。。。。。。。。。。。。。。。。。。。。。。。。。。。。。。。。。。。。。。

  大长老没有再为难古易,而是带着他直接飞离帝都,这倒让驿馆外留守的大皇子人马扑了个空。

  经过一天一夜的全速飞行,大长老把古易带到了蓝月帝国的边境上。他找了个荒地,放下古易道:“小子,有多远、滚多远!”说完,便把古易的修为禁锢住,然后飞身而去。

  看着周围荒凉的环境,古易一拳捶地,向蓝月帝都方向怒吼道:“为什么!”却不知道他是在恨爱人的选择,还是在恨大长老禁锢他修为的行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