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生活随笔 只为途中与你相遇

【大结局】 佛与雪儿

只为途中与你相遇 醉醒 3111 2012-05-31 00:10:27

    这一世,佛成了一个俗世王国的王子,女子成了一个贫民区中一个家庭的孩子。这一世,两个人都忘了前世的记忆,忘了自己是一对相恋的人。

  王子从小生活优越,整个王族中只有他一个王子,家族的人对他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王子从小就生活在这样一个优越的环境中,但就是因为他太重要了,所以整个家族的人都保护着他,不让他出去,他就像一个小笼子里的金丝雀,他无时无刻不在渴望着宫外的世界。

 而女子,自小就学会了帮着家里烧火,做饭。。。。。

  有一天,王族到寺庙里礼佛,王子对着这群和尚可是没有丝毫兴趣的,就算是高坐台上佛的塑像,他也没有丝毫兴趣,只是觉得很是无聊;小王子趁众人没关注他时,偷偷穿着一身麻布衣,悄悄的溜出了寺庙。

  外面的世界好大啊,他呼吸着外面清新的空气,他看着外面天空的阳光,他看着来来往往穿着光鲜亮丽的行人,。。。。。他觉得这是与宫中不同的另外一个世界。

  他尽情的看着街上稀奇古怪的玩意,他一路看,一路走,不知不觉中走出老远,待肚子一阵咕噜声响起时,他才醒悟过来,此时天已经暗了,小王子这才发现这里是个郊外,他迷路了,他从来没有出过王宫,怎么知道路呢!

  小王子哭泣着,天黑了,他害怕了,他一路抽噎着,一路漫无目的的走着。突然他发现前面有光!

  光!此时的小王子看到光一阵激动,在这个黑夜里,一丝灯光对于小王子来说是多么的温暖啊,有光的地方就有人,有人了,自己就不会孤单,自己就不会寒冷了。

  小王子歪歪斜斜的走过去,近了,才发现这是一个草棚,草棚里一贫如洗,没什么值钱的。草棚里住着一家三口,房子里一个可爱的和他年岁大小的小孩,一对父母摸样的人。小王子像个小偷一样,躲在草棚的窗户边,看着这家人。

  “女儿,来,你好久没吃到这个烤饼了!爹爹没用,不能给你和你母亲带来富裕的生活”中年男子一脸温柔的对着小女孩说。

“孩子他爹,别这么说,咱们一家人平平安安,快快乐乐就是最幸福的事了。”旁边的妇女一脸温柔的对着中年男子说道。

“爹爹,娘,咱们一起吃这个饼”小女孩也乖巧的对着自己的父母说道。

 “咕噜”小王子吞了吞口水,那个平常他正眼都不会瞧的糟糠饼,此时却对于自己来说无疑是山珍海味,小王子弱弱的来到了草棚中。

  一个陌生的人突然来到,一家人被吓了一跳。待看清是个小孩子时,一家人松了口气,中年男子来到小王子的身边,正准备问询时,小王子肚子的一声“咕噜”告诉了男主人的答案,小王子的脸红了。

  小王子低头,眼光斜视着桌上的饼,不时吞着口水,男子让小王子坐下,自己来到妻女的身边,低声诉说着什么,“不行,我不同意,那只小鸡是咱们家唯一的财产,我不允许你们伤害它”小女孩子突然大声说着。小王子惊讶的抬起头,不知道他们在讲些什么事情。

  “闺女听话,如今又客人来访,我们要善待客人,把最好的东西给客人吃”,中年妇人思虑了一会儿,也对着小女孩劝道,小女孩依旧不肯,中年男女还是出去了,小女孩在一旁呜呜的哭泣着。

中年男女回来的时候,中年妇女径直去安慰小女孩了,中年男子手里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鸡汤,微笑的对着小王子说道:“客人来了,家里没啥好招待的,只有这碗鸡汤,还请客人不要嫌弃。”

  小王子默默地接过鸡汤,没有说什么,真的饿急了,他想回到宫中,一定要千百倍的还给这家人。好人是要有好报的。

  中年男女得知小王子是走丢的,将他留在家里住宿,深夜,小王子被一阵急速的敲门惊醒了,他睁开眼。门被打开,一群拿着铁链的官差突然闯进来了,二话不说,将中年男子和中年妇女从床上抓起来,

“我们这是犯了什么罪?”中年男子急问道。

  “没犯什么事?你当街辱骂县令大人不是罪吗!”为首的官差阴狠狠的说道。

  “哼,那个狗官,欺男霸女,鱼肉乡邻,无恶不做,我却是骂了又如何,却是骂的痛快!”中年男子说道。

  

  “哼,死道临头,还嘴硬,来人,押回去!”为首的官差说道。

  

  “慢,他们是好人,你们不能带走他”,小王子从床上爬起来对他们说道。

  

  “他们是好人,那我们就是坏人了,小子,你是什么东西,敢管老子的事”为首的官差说道。

  

  “我是王国的王子”小王子说道。

  

  “王子?”为首的看了看小王子身上的麻布衣,突然对小王子飞起一脚,“你是王子,那我就是王上了”为首的官差将王子踢向一旁,不屑道。

  

  “带走!”小王子和中年男女一家被抓进了大牢。

  

  监狱里,中年男女已经从牢房里被带走了。小王子是第一次到监狱里,看着官差死死地用刑具折磨着犯人,看着官差用皮鞭抽打着犯人,看着监狱里的被畜生一样对待的犯人,感受到监狱里大那股死亡的味道,不由得害怕起来。

小女孩的父母被带走了,但她没有害怕,见到小王子的反应,她走过来,紧紧的握着小王子的手,小王子感受到女孩手的温暖,内心不由得温暖起来了。感激的朝小女孩看过去,小女孩也回了一个笑脸,小王子呆呆的看着女孩的笑脸,感觉这是自己见过最美的笑脸,如春天花开般的绚丽。

  

  女子的父亲被带回来了,母亲却不知所踪。女孩父亲带回来的时候,身上已经是伤痕累累了。

  

  女孩这时再也保持不了镇定的神态,带着哭腔来到中年男子身边:“爹!”还未等男子说话,牢房又打开,官差门托着一个人进来了,没说什么,就走了。

  

  “娘!”女孩又哭着说,刚拖进来的正是她的母亲,只是此时她的母亲额头的伤口正在流着鲜血,衣服有挣扎的痕迹。

“这个畜生!娃儿她娘,你没事吧,”男子先是咬牙切齿的骂道,随后爬到到中年妇女身边,关心的问道。

  

  小女孩的父母终究没有挺过来,受了这么重的伤,再加上在这么一个地方,第三天清晨,两人的尸体就冷了,那天,小女孩没有说话,只是任由小王子抱着,半夜,狠狠地在小王子怀中哭了一宿。

  

  小女孩终日不再言语了,冷冰冰的,在这样一个监狱里,却是不需要笑语。

  

  小王子一夜之间好像也长大了,他冷眼看着酷吏们折磨着犯人,他仔细的听着犯人们的冤屈,他。。。。

  

  大概官府觉得留着小女孩和小王子,那是浪费粮食。在小女孩父母死后不久,小王子和小女孩出了监狱,他带着小女孩回到了皇宫,回到皇宫后,他第一件事就是将那个狗官给给杀了,替小女孩的父母报了仇。

随后,他带着小女孩又失踪了,只不过这一次,他留下了一封书信:王儿不孝,一国之君,只能帮助一国百姓;王儿欲寻找解救天下间所有人的法门。

  

  他带着小女孩,来到贵族区,看着贵族们奢华的生活,小女孩带着他,来到平民区,看着贫民们的悲惨生活。

慢慢的,他两都长大了。

  

  这些年,他看到过贵族为青楼女子一掷千金买一笑的腐败生活,看到过贫民为了一家三口的生活,大雪间上山砍柴的艰辛生活;他见到过贵族当贫民为猪狗,无数人拼命想加入贵族圈子;他看到有为珍宝财富自相残杀的事情,即使是父子;他看到过为了帮助别人,把自己的命也搭上的事情,即使那两个人是素昧平生的过客。

  

  这些年,他和女子渐渐地相爱,他们两个都没有说出口,只要两个人心里知道就行了。

  

  他在一颗菩提树下停下来了,他对她说我感觉我追求的帮助天下间所有人的办法有了眉目,需要思考了,她默默地点点头,他于是在菩提树下参悟,她于是为他准备了食物,泉水。。。。

  

  一天,西方飘来了云彩,奏起了仙乐,他的身上突然佛光大盛,他睁开眼睛,对着天空说:“我欲成佛,宣扬我的佛法,让天下间所有的人得到解脱,今生受苦,只要信我佛,来世必富贵!”。

  

  王子在女子惊讶的目光中成了一尊佛,王子对着手足无措的女子说道:“醒来吧!”一点佛光,帮助女子开启了前世的记忆,她就是佛前长明灯的灯芯,也叫雪儿。

  

  佛为了众生的大爱,牺牲了自己小爱,本以为雪儿会伤心的,没想到,雪儿却是轻轻一笑,轻轻的笑着,对佛说:“佛,我终究是和你在一起的”。在佛不解的眼神中,雪儿忽然投身进入佛悟了的那颗菩提树中了。

没有人知道结果是怎么样的,只是知道佛的佛随身多了一棵菩提树,佛在菩提树下讲佛,佛在菩提树下参禅,佛在菩提树下。。。

佛与雪儿却是再也没有分开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