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奥洛帕战记

结局篇第一章 葬礼

奥洛帕战记 木子双鱼 2128 2018-09-28 21:33:32

  光明纪元1688年1月1日。元旦。

  这是让波勒王国痛哭的一天,整座王都汉沙城都沉浸于悲伤之中。在数日之前的平安夜袭击之中丧生的国王,波勒王国希斯特王朝的开创者--都里斯一世,在今天正式出殡。

  送丧的队伍整齐地排列在皇宫前大街的两旁,这些人之中除了军人和大臣之外,不少民众也自发戴上黑纱,加入到缅怀国王的行列之中。

  这位靠入侵夺权而登上王位的外来国王,世人对他的评价充满了争议,但无人能够否认的是,都里斯在位的短短14年里,波勒王国的国力迅速攀升,他用极短的时间将一盘散沙的王国贵族们聚合在一起,创造了超越之前任何时代的经济奇迹,王国的政局达到空前稳定的状态,军事实力更是突飞猛进,都里斯御驾亲征、针对兽人国和圣奥路非王国的两场战争,更是令人津津乐道,成为后世吟游诗人们历久不衰的题材。

  “叮--当、当、当、当……”

  在一连串低沉的叮铃声之中,一支黑衣黑马的送葬队伍,迈着沉重的脚步从皇宫里蜿蜒而出。走在最前面的,是由皇室直接任命的王国新任教区主教,以及这位年仅30多岁的年轻主教属下的6名神甫。7位神职人员不断地往道路两边洒着圣,引领着浩浩荡荡的送葬队伍前行。

  紧接着出现的,是由包括亲卫队长萨可洛斯在内的八位高级将军抬棺,都里斯国王的灵柩。尾随其后是数百人的送灵方阵,全部都是由骑士所组成,黑袍黑盔黑甲黑色长枪,默默地跟随着国王的灵柩,每走一步都迈着沉重的脚步伐。

  皇宫和教堂的钟楼,轮流敲响着送丧的钟声,在一片肃穆之中,送他们的国王走完最后一程。

  而在整个隆重的葬礼之中,作为都里斯国王的遗孀--凯瑟琳皇后,却从头到尾都没有出场。皇后之所以不出现,因为她有两个最充分的理由:一是在七天之前的战斗中,她所受的重伤还没有痊愈;二是比起已逝的国王,至今仍昏迷不醒的迪桉公主更需要母亲的照顾。

  在公主殿下的卧室里面,除了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迪桉之外,床边还坐着两位女性。

  当日,都里斯是间接被苏菲娅的“圣痕”之力所伤,因此任何光明系的治疗魔法都不起作用,苏菲娅的法术造诣再高也束手无策,只能眼瞪瞪地看着他失救而死。虽然这是克里斯汀娜设下的套路,但苏菲娅还是无法放下内心的责任感,凯瑟琳失去了丈夫、害迪桉失去了父亲,苏菲娅都不可能回避这个责任。因此即使在所有伙伴们和下属都相继离开之后,苏菲娅仍然留在皇宫里,做她力所能及最擅长的事。

  伸手探了探迪桉公主的额头,发现并没有任何异常之后,苏菲娅皱着眉头,说出她的疑惑:“这不可能啊!我确实已经清除了她体内的所有外来魔力和毒素,为什么还没有醒过来?”

  “她现在当然不会醒来,因为我给她服下了迷药。”凯瑟琳皇后淡淡地说道。

  “为什么要这么做?那些药品对她的身体不好!你这样做会对她造成二重伤害!”苏菲娅望向她身边的那位女性,她无法相信这是一位母亲所作之事。

  “因为只有这么做,才能麻痹那些内鬼的心防,把他们揪出来。”凯瑟琳轻抚着女儿的头发,眼神中充满了悔疚和怜惜,“我知道这样做会伤害到迪桉,但我也相信,若是能够帮助到她的父亲,迪桉是也会同意我这么做的。”

  “谁是内鬼,你不是已经查出来了吗?昨天被处决的那十几个侍者、护卫和侍女……”

  “他们只是小喽啰而已!我不相信单凭他们几个人,就能在我和都里斯眼皮底下,给迪桉长期下了那么久的毒素和法术。在他们头上,一定还有一只看不见的黑手指挥着。”

  “那你打算怎么做?能找出那只黑手吗?”

  “我做不到。”凯瑟琳诚实地摇头道,“这几天我一直在暗中调查,始终无法查出半点线索。对方已经有所警觉。在我所来,几乎所有人都有可疑,而我能够做的,就是查出谁是真正干净的人。然后我会在皇宫里发动一场大清洗,将所有被我查出来没问题的人排除之后,其他剩余的人全部清除干净。”

  听到凯瑟琳这么说,苏菲娅不禁为之一颤:“怎么可以?你这样做的话会殃及无辜,造成大量冤假错案。”

  凯瑟琳苦笑道:“这些血腥的罪行,由我来背负就行了,苏菲娅公主,你的羽翼不该被染污。”

  “你这是什么意思?”

  “你还不知道吗?其实都里斯早就预料到自己会被暗杀,他没有绝对的把握渡过此劫,所以……”凯瑟琳看着苏菲娅,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所以,他留下了一道遗诏,若是他不幸运驾崩的话,就拥立你登上王位,接管这个国家。”

  “什么?不、不,我不可以……”苏菲娅连忙摇头摆手,拒绝了。

  “当然了,都里斯也预料到你可能会不接受。所以他还留下了另外一道遗诏:当你不肯戴上王冠之后,就我来继承王位,直到迪桉长大成年、能够委以重任为止。”凯瑟琳的脸色突然变得肃杀,“若是这样,波勒王国的子民们在送走了一位英明的国王之后,将迎来一位杀人如麻的凶残女王。”

  “凯瑟琳,你……”听到这种骇人听闻的话,苏菲娅还想要劝凯瑟琳,但当她再次接触到凯瑟琳的目光时,苏菲娅犹豫了,把正面的话吞回去。

  也许凯瑟琳的坚强超乎常人,也许在最初的几天她的眼泪早已流干了,但透过这个失去丈夫的女人那干涩的双眼,苏菲娅看到的难以言传的悲痛--不是为了已经逝去的丈夫,而是为了即将陷于深重罪恶的自己。

  ************************************************

  最终,葬礼在黄昏时分才结束。都里斯国王的棺材被安葬在汉沙城西南面的皇家陵园里,与被他推翻的前马丹王朝的国王、苏菲娅的父亲瓦利维十一世成为了邻居。

  在都里斯国王的墓志铭上,只刻有简单的两行字:

  “他想要开创新的世界,只好将自己和旧时代一起埋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