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奥洛帕战记

第三十八章 “隐士”

奥洛帕战记 木子双鱼 2158 2018-02-09 01:56:16

  被冰封的复国者营地。

  战斗已经不在现实世界继续进行,但举目所及白茫茫的一片,如同冬季万物凋零的死寂严寒,却没有半点褪却的迹象;就连正午的太阳,也被浓厚的寒雾所遮蔽,天空看上去灰濛濛的一片。

  虽然施法者自己受到了魔力反馈而倒地昏迷,然而在被暗中布置于地底的数个大型魔法阵的支撑之下,冰冻魔法在短时间内不会自行解除。这也意味着复国者营地的上万条人命,将会在严寒之中无知无息地凋零。

  但是,也有例外。

  一块人形冰块出现了裂缝,由内而外,由短变长,由少增多……最终,连寒冰也抵挡不住被封印在里面的战士那坚强而炽烈的战魂,轰然破碎。

  挂满冰霜的坚强战士,全身一片霜白,他冻得直打哆嗦,双手泛青、嘴唇发紫;但是,他却凭借着自己的意志战胜了禁锢他身体自由的寒冰。

  “呀啊啊啊啊啊……”

  重获自由的乔伊卡,仰天长啸一声,让战魂燃烧到更高的极限。

  他颤抖的捡起了地上的秘银合金长剑,不顾身上关节被冻结而产生的剧痛,原地跳跃、翻滚、挥剑、疾跑……通过剧烈的运动,使体温持续提升,令血流加快流动。乔伊卡将提斯穆老师传授、以及在长期实战中领悟出来的剑法、战技,一套接一套地打了出来,动作越来越快,越来越流畅,战魂的燃烧也越来越旺盛。

  最后,他发出一声惊天呐喊,一身化作八影,对身边八棵被冰冻的大树同时进行砍击,然后八个身影同时消失,返回原地乔伊卡仍然维持着挥剑的动作,可身上最后一丝寒意也随着战魂的瞬间释放而被完全蒸发。

  数秒之后,八棵被砍的大树,连覆盖在外面的冰层,从树杆处一起断裂,相继倒在地上,发出连串隆隆巨响。

  身体完全恢复的乔伊卡,大汗淋漓,喘着粗气。他环顾四周,却不见苏菲娅和克里斯汀娜以及其他还能活动的人的半个身影,只有倒在地上吐血昏迷的卡修斯。乔伊卡知道,自己似乎错过了一场雪耻之战。

  “哼!臭婆娘,敢暗算我?绝对不会放过你!”乔伊卡在心中忿忿地想到。

  虽然早就做好了承受奇耻大辱的心理准备,但作为一个心思细密、容不得半点出错的赏金猎人,堂堂乔伊卡大爷居然被一个小姑娘玩弄于股掌之中到那种程度,无论如何心里都不会舒服。

  突然,一个东西从他的口袋里掉了出来。

  乔伊卡弯腰捡起,那是一张老旧的塔罗牌--“隐士”。

  “欧文,我能够做的都为你做了,你这小子可千万别计算错误啊。”

  *************************************************

  时间往前倒退回数日之前,也就是欧文明闯复国者营地的前一天。

  诺其亚里克镇,是距离波勒王国边境城市香格里拉十几公里远的一个小镇。“跳舞的三叶草”,是这个小镇仅有的三家赌场里最大的一家。此时的“跳舞的三叶草”赌场比起往日更加热闹,因为赌场里迎来了一位陌生的客人。这个生面孔的黑瘦青年手气差到极点,却出手极为阔绰,而且沉迷于赌局的程度丝毫不因为大把大把的钱输掉而稍微有所收敛,即使他随身所携的本金已经全部输光,还欠下比本金多三倍的赌债。

  这简单是一头“大肥羊”;然而,赌场里的绝大部分人都不知道,这个在他们眼里的“大肥羊”,在相距不远的大城香格里拉的赌场中,却是等同于恶魔的存在。

  在过去一个多月来,香格里拉所有赌场的老板和他们所养的大批打手,几乎都被这个赌品和赌术都极差的“恶魔”修理了一遍。没人惹得起,那就只有躲起来。于是香格里拉城的赌场老板们联合起来,在城门口部署岗哨,只要发现乔伊卡进城,所有赌场马上结束营业,关门大吉。

  面对这样的场面,乔伊卡也只是无可奈何,所以也只能将“战场”转移周边的城镇。今天也是“跳舞的三叶草”自认倒霉的日子了。

  就在乔伊卡折腾了一天一夜,伸伸懒腰正准备以他的“个人标准”方式离开时,突然发现附近的打手和荷官正笑吟吟地守在他身边,并没有一般赌场债主的张扬和凶煞。

  “尊贵的少爷,我们老板在楼上设下了一局,邀请您到上去玩一把。”一个看似荷官领班的男人笑嘻嘻地说。

  “呵?竟有这种事!但本大爷没钱了,不赌了。”乔伊卡嗤之以鼻,这种把戏以前他也遇到过,不外乎是“关门打狗”的技俩而已。

  “关于钱方面,少爷不必担心,我们老板说了,这一局的本钱由本店全包,赢了全归少爷,输了也不要少爷负责。”说完,那荷官领班往后摆了摆手。

  一个小荷官拿着一个托盘维维诺诺地走上前,托盘上的金币堆得像座小山一样,那金灿灿的光泽,引得周围正在处于最专注、最投入的赌客们一阵惊呼。

  这堆金币对于很多人来说是一笔巨款,但以前乔伊卡曾经见过更庞大的财富,已经失去了兴志的他本来懒得理会,直到他看以了夹在金币堆中间的一小块东西。

  “好吧。告诉你们老板。这个赌局,我去。”乔伊卡把那一小块东西从金币堆里面抽了出来。

  那是一张老旧的塔罗牌--“隐士”。

  数分钟后,赌场的二楼。

  所有的荷官和打手都被赶了出去,留在这个房间里的只有主人和客人。

  “呵呵!你是什么时候改行经营赌场的?”乔伊卡感到有些哭笑不得,没想到他和欧文在阔别数月之后,会以这种方式见面。

  “就在昨天吧。”坐在“老板”高背转椅上的欧文笑了笑,“知道你这两天一定会来这里,所以就向原来的老板把整个店子收购了过来。”

  “我想,你口中所说的‘收购’过程,一定不会是以和平的方式进行的。”

  “过程如何,我想你是不会有兴趣知道了。”

  “好吧,开门见山。既然你设了一个赌局,那咱们就开始吧。”乔伊卡手微微一扬,把塔罗牌“隐士”往欧文甩了过去,“你想赌什么。”

  “苏菲娅。”欧文淡然答道。

  奇怪的是,欧文并没有伸手去接塔罗牌,“隐士”却在空中飞行了一段距离之后,拐了个弯自行飞回乔伊卡手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