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奥洛帕战记

第二十三章 仲夏夜之梦

奥洛帕战记 木子双鱼 3346 2017-11-27 10:00:28

  “你到底是谁?”乔伊卡紧握着剑柄的手没有半点松开。

  他不认识眼前这个女人,却对她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似乎两人之间早就存在在一些难以言语的关系。可是乔伊卡的潜意识中,却认为对方是一个极大的威胁,虽然她看起来娇气柔弱。但乔伊卡心里明白,表面上看起来越是人畜无害的家伙,可能造成越可怕的危害。

  “哎呀呀,一上来就问人家是谁。难道你不是应该说:‘小姐,我们以前有见过面吗?’”那女人把兜帽撩开,完全将她的容貌展现在乔伊卡面前。

  “居然是你!”这一次,乔伊卡完全认出了眼前这个女人的真实身份。

  她就是数日之前,在艾丽丝和苏菲娅面前,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诉着如何被她的闺蜜兼战友薇若妮卡所害、也是给予乔伊卡最有力助证的证人--女兵克里斯汀娜!

  紧接着,乔伊卡的脑海中浮现出一幕幕掠影:他在酒饭中与薇若妮卡相遇、酒醉后在床上与薇若妮卡缠绵、他识破了薇若妮卡想要用魅惑术控制他的阴谋、他掐住薇若妮卡的咽喉、他在自己的意识完全被操控之前杀掉身为施术者的薇若妮卡……这些影像在他脑海中反复不停地循环出现,只不过薇若妮卡的脸,慢慢地与克里斯汀娜的脸相融合。

  此时,乔伊卡已经意识到自己的记忆被人动了手脚。这两段记忆之中,到底哪段是真、哪段是假,还是两段都是假的?乔伊卡无法做判断,现在他唯一可做的事情只有一件!

  “呀!!”乔伊卡持剑冲向克里斯汀娜。

  他知道到这个叫“克里斯汀娜”的女人非常危险,必须要在她造成无法挽回的破坏之前将她砍杀,否则后患无穷!至于艾丽丝和苏菲娅那边怎么解释,管他的!

  “通向真爱的路从无坦途。”

  在乔伊卡冲到距离克里斯汀娜不足3米之处,克里斯汀娜突然洴出这一句话,乔伊卡为之一楞,脚步也硬生生地停住。

  “一切卑劣的弱点,在恋爱中都称为无足轻重,而变成美满和庄严。”克里斯汀娜富含深情地又说出一句。

  这时,乔伊卡的手僵直了,剑尖不停地往下低垂。

  “失去,不一定再拥有,转身拥抱,不一定最软弱。”

  当听到克里斯汀娜说出的第三句时,乔伊卡全身颤抖,脑袋里像被人伸进了一只手,恣意地翻滚着。

  “我不喜欢看见微贱的人做他们力量所不及的事,忠诚因为努力的狂妄而变成毫无价值。”

  第四句话传入耳中时,乔伊卡才赫然发现,这是奥洛帕历史上一位伟大的大文豪创作的一首炙制人口的诗章《仲夏夜之梦》。乔伊卡小时候就从梅可内大叔那里学过,虽然性格好动的他不会好好去学习,但记忆超群的乔伊卡还是第一时间就认出了这首诗。

  “女人啊,

  当有人为你哭泣时,

  你能不能找到你该走的方向,

  带着迷人面容,诱人的芳香和华丽的泪珠,

  高傲的,步入那圣洁的殿堂……”

  克里斯汀娜把这首《仲夏夜之梦》继续吟诵下去。一字一句,蕴含着无法抗拒的强大魔力。“闭、闭嘴啊……”乔伊卡拼了命地想去抵抗,可始终无能为力。他用尽最后的理智,想要冲上去一剑把这个女人了结,但双脚就像长了钉子一样,纹丝不动。

  “爱情不是用眼睛看的,而是用心体会的,所以丘比特的眼睛总是蒙着的。”

  乔伊卡“噗嗵”一声跪了下来,他放弃了抵抗,不,他已经没有了任何抵抗的能力。尚存一息的意识,正眼睁睁地看着强大的外来意志,将自己的思想完全接管。

  “不要侮蔑你所不知道的真理,否则你将以生命的危险重重补偿你的过去。

  这种种幻影的显现,不过是梦中的妄念;

  这一段无聊的情节,真同无力的梦般荒诞。

  雨后的夜风把你从睡眠中唤醒,

  空气中弥漫着泥土和草木的芳香,

  你怀疑那闪烁的萤火虫就是天上的星子落入凡间,

  还有那时钟的滴答声和着夏虫的浅唱低吟,

  好听的就像风的手拨弄夏的琴弦,

  弹出一曲欢快地仲夏夜之梦。”

  当一首《仲夏夜之梦》完全被朗诵完毕时,乔伊卡的身体已经停止了颤抖,那僵硬、冰冷的躯壳,仿佛早已属于别人。苍白的脸上,镶嵌着迷茫、惨白的双目。

  克里斯汀娜走到乔伊卡身边,托住他的下巴,把乔伊卡的头抬了起来。

  “苏醒吧,我的奴隶。该是你干活的时间了。”

  说完,她在乔伊卡的额头上吻了一下。

  *************************************************

  时间倒退回数日之前,那间风情万种的紫色装潢房间里。

  只穿着秋裤的乔伊卡,掐住全身一丝不挂的克里斯汀娜的脖子,把她高高举、双脚离地。乔伊卡不停加强着手中的力度,他要在自己完全被魅惑术控制之前,先一步杀死这个身为施术者的女人,这样他才能避免成为别人奴隶的命运。

  然而……

  克里斯汀娜光溜溜的身体重重地栽在了地面。她已经被掐得两眼翻白、口吐白沬,虽然得到了解放,但一时间未能恢复。经过一连串无意识的咳嗽之后,不知道过了多久,因为缺氧而陷入半昏迷状态的大脑才得以恢复意识,克里斯汀娜往上望去,只见乔伊卡仍维持着双手半扣、往上高举姿势。

  很显然,在这场与时间赛跑的较量中,乔伊卡输了,他在掐死克里斯汀娜之前,已被她的魅惑术完全控制。

  “哈哈哈……哈哈哈哈……”克里斯汀娜得意忘形地大笑几声。她捡起地上的绵被,重新把自己的身体裹起来,然后她径直向一个壁柜走过去,当她路过梳妆台时,顺手拉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一把剪刀。

  壁柜那散发着木香的柜门被打开,藏在里面的东西,赫然是另一位被五花大绑的少女。“唔唔唔唔……”塞满麻布的嘴巴里,发出卑微、无力的呜咽。

  前天,薇若妮卡和克里斯汀娜一起奉命到城里采购物资,可薇若妮卡怎么想都想不明白,自己从小相识的闺蜜,竟然从后面偷袭了她,在她昏迷之后,还将她绑得跟粽子似地塞进这个阴暗的壁柜里。但是当薇若妮卡从壁柜的门缝,看到昨天夜里至今天早上,克里斯汀娜和乔伊卡干的那些事之后,她瞬间明白了一大半。这是一个阴谋,一个针对乔伊卡,并将最终目标锁定在苏菲娅公主上的巨大阴谋!

  “克里斯汀娜,你、你想干什么?不要乱来……”口中的麻布被拨了出来之后,薇若妮卡颤抖着对曾经的好战友、好闺蜜说。在明晃晃的剪刀面前,薇若妮卡面如死灰,她似乎意料到克里斯汀娜将会对她做什么。

  “薇若妮卡,还真没想到你居然是这样的人。”克里斯汀娜手中的剪刀,并没有划破薇若妮卡美丽的脸蛋或娇嫩的皮肤,而是将她身上的衣服一块一块地剪下来,一边在剪着,克里斯汀娜还一边用阴冷的语调说,“也不知道是谁派你来的,薇若妮卡,但你混进复国者营地的时间也太长了吧,现在你终于露出了狐狸尾巴。你用你自己的美色,引诱了这个叫做乔伊卡的多管闲事的男人,你通过和他发生肉体上的关系,将魅惑术施展在他身上,你企图控制这个男人去接近苏菲娅公主,然后趁机夺走公主殿下的性命。”

  “不、绝不!这都是你……都是你干的!你这混蛋!!!”薇若妮卡发了疯似地叫喊,她的脸颊挂着两道长长的泪痕,求生的意志以及好友的背叛道,让她发出有生以来最绝望的嘶吼。

  然而房间的隔音做得非常好,纵使薇若妮卡喊破喉咙,外面也不会有人听到。克里斯汀娜丝毫没有理会薇若妮卡的咒骂,她仍然一边剪着薇若妮卡的衣服上尚存不多布料,一边自顾自地说道:“可你最终还是棋差一着,在完全控制住乔伊卡之前,被他掐断了脖子。然后这个男人会扛着你的尸体来到苏菲娅公主面前,至于被你袭击之后的我,在摆脱束缚后,会作为重要的证人,证实这个男人说的话全都是真的。”

  说完最后一句之后,克里斯汀娜也把薇若妮卡衣服上最后一块布料剪开。此时的薇若妮卡,除了身上并未有半分松开的绳子之外,就如同刚出生时一样,一丝不挂地卷缩在壁柜里。

  克里斯汀娜揪住薇若妮卡的头发,把她拖出衣柜,在薇若妮卡一头磕在地上、因疼痛而张嘴叫喊时,克里斯汀娜迅速将一枚蓝色的药丸塞进薇若妮卡的嘴里,然后在她胸口的气门处重重地拍了一下。“呃!”薇若妮卡被迫把药丸吞进了肚子里。

  “你给我吃了什么?”

  “放心,不是什么致命的毒药。只是在你身上注入一些魔力。好让你在死了之后,尸体上仍有魔力的反应。”

  “走开!你这个魔鬼!我才不会当你的替死鬼!”

  可克里斯汀娜并没有理会薇若妮卡的愤怒,她站起来,回到乔伊卡身边,伸出指尖去轻触他身上那健壮的肌肉。

  “通向真爱的路从无坦途。

  一切卑劣的弱点,在恋爱中都称为无足轻重,而变成美满和庄严。

  ……”

  克里斯汀娜开始吟诵起那首《仲夏夜之梦》里面的优美诗句。而与此同时,乔伊卡也如同扯线木偶一般动了起来。他一步一步朝薇若妮卡走过去。

  “不要!乔伊卡先生,求你醒来!快醒醒!!”仍然被绑住的薇若妮卡无法动弹,她向目无表情、步步进逼的乔伊卡哀求着。

  可她的声音,根本不会传达到乔伊卡的脑海之中。

  “卡嚓”--随着一声人类喉咙被掐断的声音,一位无辜的少女,带着绝望和不甘的眼神,倒在了松软的地毯上,面容惊恐、死不瞑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