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奥洛帕战记

第十二章 利益交换

奥洛帕战记 木子双鱼 2664 2017-10-02 15:09:43

  “我只是想和你做个交易。”朱利安单手持圣剑,道。

  “交易?少骗我!”

  不知道是被朱利安再次拿握持“永恒胜利”的场面刺激,还是因视线被遮蔽而感受到危机,哈伦王子吆喝一声,后退滑退两步,同时手握剑鞘,“哗”的一声抽出随身佩剑,毫不犹豫地往朱利安站立的方向挥砍过去。

  在因剧烈碰撞而产生的酸麻感之中,哈伦王子知道自己和朱利安拼了一剑,可是并没有传来一般印象之中刀兵相接的清脆金属碰撞声,而是听到一声如同哀鸣的沙哑嘶嚎。

  王子的随身佩剑不要说要与传说中的圣剑相拼,甚至连仰视的资格都没有,还没有触碰到圣剑的剑身,只是挨到外围围绕的金色光辉,就在哭泣和哀嚎之中断成两截。

  而圣剑积累已久的光芒,也在经过这短暂的宣泄之后得到收敛。填充了整个地底兵械库的金光,被收拢到剑身周围,金光的微尘粒子产生漩涡状,围绕剑身有规律地旋转着。

  虽然灼眼的剑身仍然不是哈伦王子可以直视的存在,但此时目视条件已比刚才好得多。王子喘着粗气,紧张的情绪也渐渐平复下来,他望向手中的断剑,才知道自己刚才的举动完全是徒劳之举,若是朱利安想要杀他,他早就已经死了。

  “好吧,你想跟我交易什么?”冷静下来的哈伦王子,回到了两人原来的话题上。

  朱利安没有立即回答,他往前走近两步,把“永恒胜利”插进了悬挂哈伦王子腰间、现在已经空置出来的剑鞘里面。金光微子的涡旋和把人压得能以呼吸的强大的威压,瞬间消弥于无形之中。王子放下手中的断剑,小心翼翼地把手伸向露在剑鞘之外的剑柄。

  出乎以料之外,圣剑“永恒胜利”像两次他强行握剑时那样产生的强烈排斥的抗拒,温驯得像头宠物犬一样。

  “我来之前调查过西兰王室和关于你的情况,哈伦殿下。”朱利安说,“虽然你已经被册封为王储,但地位并不稳固,众多王子之中,有实力向你的王储之位发起挑战的至少有四个人。”

  “那又如何?”哈伦王子用僵如嚼腊般的语气反问。

  “我在想,你为何要执着于去寻找一把传说中的圣剑,因为你对于自己的王储之位有着极大的危机感,而且你已经没有足够的时间去化解了。也许在你的心目中,还存在有比起成为一国之君更远大的目标,但成为西兰国王,应该是你迈向这个目标的第一步吧。因此只要得到了象征着西兰王国的起源和历史的圣剑‘永恒胜利’,这条看似飘渺虚幼的迷雾之路,却是你通向王位最快的捷径。”朱利安分析道。

  听到朱利安这么说,哈伦王子先是楞了一下,既而哑然失笑:“哈哈哈哈……还以为你有多了不起,原来只不过是是一头自以为是的蠢驴!”

  “我是蠢驴也好,真的自以为是也罢。有一件事却是事实:那就是你需要圣剑!”

  王子顿时收起了笑容,他再次伸手摸了摸圣剑的剑柄,一脸质疑地盯着朱利安:“我不相信,你会如此轻意地把圣剑送还给我。”

  “当然不会。我什么时候说过把圣剑送给你了?”朱利安针锋相对地说,“别忘了,不是我夺走了圣剑,而是圣剑‘永恒胜利’选择我作为它的主人。它永远都不属于你!”

  “那你还谈个屁!”朱利安这句话再次戳中哈伦王子的痛处,王子狠狠地瞪了朱利安一眼。

  “但我可以让你在除了我之外的所有人面前成为圣剑的主人。只要我让魔剑的力量稍稍增强一点,逼迫‘永恒胜利’接纳你就行了。”朱利安很自信地说。

  *************************************************

  总审判长跟着孩子走进这间前店后宅的木匠铺,并如愿见到了那孩子的父亲:一位表面看上去比实际年龄更苍老的干瘦木匠。

  木匠没有和西克斯图斯有任何交流,但只是默默地移动着屋子里一个破旧柜子。接着,一条地道出现在西克斯图斯面前。然后,一名体形和西克斯图斯相仿,且穿着相同颜色、款式的法袍的男子,从地道里走出来,和木匠一起走到最显然的窗口边坐下来。

  经验老道的西克斯图斯知道,在自己返回之前,这两个人都会一直在那个地方坐着。西克斯图斯摇了摇头,走进地道里面。

  穿过仅容一人的狭窄的木制楼梯,在一阵摇摇欲坠的“伊伊呀呀”声中,西克斯图斯来到了隐秘的地下室。这个地下室并不宽畅,但挂在墙上的那幅巨型奥洛帕地图,在煤油灯的映照之下格外显眼。地图前面站着一个瘦削男子,正背对着西克斯图斯负手而立,认真地看着地图,并不时发出一两声咳嗽。

  察觉到有人到来,那男子转过身。

  “为什么我看到你还活着,竟然没有感到意外?”西克斯图斯说。

  在看到那个人的长相之前,仅凭其标志性的咳嗽声,西克斯图斯就知道,此人正是不久之前在小教堂里,被神圣之雷劈死的穆卡沙。理论上来说,被烧成扭曲焦炭的尸体,不可能再变回活人站在自己面前。

  “那是一种活体连接的秘术。”穆卡沙回答了西克斯图斯的疑问,“简单来说,就把将我和另外一个人的生命相连接,一旦其中一人受到致命的攻击,两人就立即进行活体互换,不管两人之间相隔有多远,就算身处你认为能够完全隔绝外来魔力的结界里也能起作用。”

  “切!旁门左道。”西克斯图斯冷哼一声。

  “嘿嘿,堂堂的总审判长阁下,是不可能对这种雕虫小技的魔法感兴趣了,但只要能够骗过‘净化者’的耳目就是好魔法,难道不是吗?”

  “那些来监视我的‘净化者’密探,我已经发现的有一个人,但发现不了的密探还有多少人却不得而已。”

  “所以,总审判长阁下就在你的小教堂里,上演了一出绝不妥协的好戏,咳咳咳咳……你用实际行动告诉了那些在暗中监视你的密探,宗教裁判所的前任总审判长,是绝对不会和我们真理会扯上关系的。”

  “你们的算计也太过精准了,居然连我去埋尸的地点和时机都计算好。”

  西克斯图斯说的是他在小教堂后院挖地埋尸的时候,从泥土里挖出一块石板,显然那块石块是有人事先埋进去的,在那石板上刻着一把斧头,跟木匠铺门前木板上刻着的斧头一模一样。那是穆卡沙留下来的线索,西克斯图斯也遁此找到了这个秘密接头点。

  “所以,咳咳……我才说,我了解总审判长阁长,你是不会坐视自己应得的一切被人夺走的。咳咳咳咳……”

  “别自以为是了。我之前说过,对于教皇之位早就没有念想了,现在依旧不变。之所以跟你们真理会合作,只不过是我和你们之间存在一个共同的敌人。无论如何,我都绝对不能任由‘净化者’组织继续胡作非为,毁掉了中央教庭。”

  “这是当然。”

  “那么你们也必须信守承诺,在扳倒了‘净化者’和他们背后的枢机院之后,将真理会的所有隐秘势力全部撤出中央教庭的视野之外。”

  “绝不食言。”穆卡沙痛快地答应了。

  “哼!”西克斯图斯冷笑一声。他往前走去,越过了穆卡沙,径直来到了巨幅地图前面。

  *************************************************

  再次触摸剑柄,虽然感觉到圣剑像头温驯的宠物犬,可本质却是一头凶猛的怪兽。

  “互相进行利益交换,各取所需,才叫做交易。帮我夺得王位,你到底想要从我这里得到什么?”哈伦王子问。

  “我想的东西很简单。”朱利安把地上的断剑捡起来,横放在手中端详着。

  半晌之后,朱利安终于说出了他的条件:

  “让我加入真理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