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奥洛帕战记

第七章 夜深

奥洛帕战记 木子双鱼 2156 2017-09-09 20:39:27

  虽然治疗魔法可以迅速恢复伤口,但魔力这种东西用多了,毕竟对人体还是有害的,这也就是传统的医药学明明效率不如治疗魔法,门槛也更高,却仍未被淘汰的重要原因。如果不是有非常迫切的需要,一般人都不会把魔法来给自己疗伤和治医的主要手段。

  夜晚,复国者营地有纪律地进入沉睡。

  靠近山边的一处高脚楼,这里曾经是山洞要塞外面的一座岗楼,苏菲娅将其稍作改造之后,就把这个独立在外面木制建筑物作为她的住处,而不是山洞要塞里那些门禁森严的闺房。这样做除了要增加自己与营地内民众之间的亲近感之外,还有为了彰显她的胆色,毕竟遭受过两次暗杀,还是女孩之身,住在如此容易受到攻击的地方,确实需要很大的勇气。

  高脚楼的门紧紧关闭,但从里面透出来的灯光,说明了在里面的人还没睡觉。

  既然已经说出明欧文是她的近身侍卫,苏菲娅也不忌讳,公开将受伤的欧文接到她的睡房中整理伤口。

  “你为什么不反抗?只要是你出手的话,没人可以抓得住你。”看到欧文额头上的伤,苏菲娅感到非常不解。

  “如果我把你的人打伤了,你肯定会不好办。”欧文毫不在乎地笑了笑,“而且你也知道,这种程度对我来说根本就不算是受伤。”

  “可是……算了,”苏菲娅摇头道,“欧文,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找我的。但下次可不可以提前说一声,别再给我这样的惊吓了,好吗?”

  “嘿……”

  欧文没有回答,他托头看着苏菲娅,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虽说对方是自己期待的人,但第一次被他这么直勾勾地看着,苏菲娅有些不好意思。她把自己的视线移到别处,脸上泛起红晕。

  “对了,为什么只有你一个人回来?雷呢?”苏菲娅急于寻找另一个话题。

  “说来话长。”

  提到了雷,欧文收起了笑容。他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窗户边,眺望着远处漆黑的群山。

  *************************************************

  中午时炸开的惊雷,让这条和平已久的边远村庄立即陷入了动荡不安之中。

  “是末日要来了吗?”村里的老人纷纷猜测。

  然而不知道是否和平太久,不想做改变;还是那一下响雷仍然不够震惊。在经历数个小时风平浪静之后,所谓的“末日”并没有到来,村民们又重新回归到了平静的生活;直到他们发现有一直住在村里的熟人失踪了。

  午夜时分,月朗星稀。

  小教堂的后院,一盏昏暗的油灯照亮下,有一位老人正在拿着铁锹挥汗如雨,一锹一锹地挖开盛开着鲜花的草坪。

  西克斯图斯虽然并不擅长战斗,但不代表他忽略了身体的锻练。多年总审判长的养尊处优并没有让他这副年过七旬的老骨架有所松动,一锹一锹地挖开泥土,那有板有眼的动作,远远看去就和年轻力壮的青年没什么两样。

  可实际上,西克斯图斯是迫不得以才自己去干这种粗重的体力活。毕竟在一天之内有两个人死在他的小教堂里,这种事情绝不能够轻易外扬,此时已经退休的总审判长,这种善后工作不会再有身边的圣裁官代劳了。

  好不容易才挖了一个大坑,西克斯图斯已经气喘如牛了,他稍停了一会,感慨体力已经远不如年轻时。休息了片刻,用挂在脖子上的毛巾擦干额头的汗水后,西克斯图斯继续甩开膀子干活。

  突然,只听到很轻微的“噋”的一声,用力踩下去的铁锹似乎碰到了某些硬的物品。西克斯图斯弯下腰去查看,只见那不过是一块普通的石板,没什么使得注意的特殊之处。老人顺手抬起铁锹砸了几下,把石板砸得四分五裂,然后将碎片一块块地挑出来,继续开挖。

  好不才挖出可以容纳两个人的大坑,西克斯图斯就把旁边两个大麻袋推进大坑里面,再一锹一锹地把泥土填回去……

  *************************************************

  “原来雷有这样的遭遇,前世今生,宿命轮回,若不是听你亲口所说,我也不会相信。更没想到朱利安也会被牵连到这么深。我就知道之前发生在罗卡尔帝国帝都的事,你一定会参与其中,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可怕。”回想起刚才欧文对她陈述的发生在罗卡尔帝国的事,虽然自己并未亲身经历,但苏菲娅仍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总之,那里的事情总算告一段落了。雷要跟随金龙族前往金龙圣域,处理他必须要做的事;而朱利安……”回想起那位命运多舛的童年同窗,欧文不禁有些唏嘘,“希望朱利安能作出正确的选择吧。”

  “龙族、真理会、千年轮回、帝国内战、阴险的女皇……太复杂了,这么多事情混杂在一起,每一次都是惊天动地的大事,相比之下,我在这里受到的磨难,根本微不足道。”

  “话不能这么说。苏菲娅,只要是关于你的事情,就没有一件是微不足道的。”

  “欧文,我……”

  第一次从欧文口中听到如此直白说出来的暖心的话,苏菲娅心中如同风平浪静的海面突然掀起惊涛骇浪。隐忍已久的泪水再也憋不住了,从眼角如珍珠般淌下。

  “其实我已经来了好几天,对这营地的情况调查了一遍才在现身,也知道了亡灵巫师偷袭过你的事情。放心吧,苏菲娅,这件事交给我来处理,你就安心地经营好这片天地。虽然巫妖王卡洛文帮助过我几次,但如果他再来敢打你主意的话,即使拼上性命,我也不会饶过他。”

  对于这几近宣誓式的一番话,苏菲娅完全没有任何免疫力。她再也无法克制自己压抑许久的情绪,扑了上去,抱住欧文,哭了出来,泪如泉涌……

  “这一次回来,我不会再离开你了。”

  欧文也轻抚着苏菲娅的金发,承诺道。

  ……

  有人欢喜,也有人失落。

  高脚楼外面,一条瘦长的身影正在落泊地离去。

  这一夜,乔伊卡并没有像往日一样,在十数公里外的城市赌场里通宵达旦地“奋斗”,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今晚一返常态地很早就回到了营地,却在苏菲娅的住处外面见到了这一幕。

  “也对啊,我本来就是多余的那一个。”

  乔伊卡苦笑着自嘲。也不再回头看那高脚楼一眼,纵身飞跃进黑暗里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