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奥洛帕战记

第九十五章 前世今生

奥洛帕战记 木子双鱼 3040 2017-06-13 12:26:41

  “苏醒吧!朕的勇士!”

  玛恩莫名其妙的狂笑并非没有意义的,他的笑声化作魔力,如同无形的钥匙一般,唤醒了沉睡于这祭祀之丘大地深处某些神秘的力量,化为浓雾,从地底下升起,笼罩了整个祭祀之丘。

  万马齐鸣、兵戈铿锵,经历了短暂伸手不见五指的暗淡之后,当雷和欧文恢复了视野,举目所至,是数不清的军队海洋,明晃晃的武器铠甲耀眼夺目,威严的军纪似乎连滔滔江河都足以阻绝。时隔2000年之后,曾经战无不胜的阿古莱玛王国那壮盛的军容,再一次重现于祭祀之丘之上。

  “不好!他人呢?”这时,将注意力收回来的雷才发现,半跪于自己面前的玛恩,早已不知去向了。

  “笃噔”、“笃噔”、“笃噔”……

  带着铁甲碰撞的马蹄声,从军队中传出来,每一下都如同擂锤重击在雷和欧文的心头。

  两队骑士分列左右,玛恩头戴王冠、身披王袍,坐下是披挂着铠甲的鲜衣怒马,在一大群着华服和法袍的文官以及大祭司的簇捅之下越众而出,高高在上地俯视着面前的雷和欧文。

  “玛恩国王,当年这些阿古莱玛王国的群臣和将士,因为你的野心而变成亚龙,最终惨死在祭祀之丘上,他们的悲剧都是你造成的,你非旦没有懊悔,反而无情地利用他们,难道你不觉得羞耻的吗?”面对着千军万马,欧文没有胆怯,他向那自以为掌握了一切的君王发出挑衅。

  不知道是玛恩已经懒得再作口舌之争,还是欧文的话真的触动了他的逆鳞,玛恩脸色一变。

  背后的弓弩手阵地发出整齐划一的张弦声。

  “撤!”

  欧文连忙拉起身边的雷,在漫天的箭雨覆盖下来之前,逃出一片必死无生的亡者之地……

  *************************************************

  “葛莉丝现在遭遇那么多苦难,其实也怪我当初太过轻率了。”城西郊的山岗上,前任金龙女皇伊莎贝尔不由得感怀道,“我过于低估当年玛恩惨死的时候产生的怨恨。当年的惨剧发生后,我将玛恩的灵魂带回了金龙圣域进行洗礼。原以为在经历了1700多年的洗礼后,玛恩的怨恨应该已经全部得以化角,于是我就让其得以转世重生,而且当我看到加里文那恬静寡欲、善良温柔,却又优柔寡断、没有主见的样子,和玛恩的性格完全相反,于是我就更确信这一点。但后来发生的事,证明我当时的判断太过自以为是了。”

  在一边旁听的沙塔里奇斯知道,伊莎贝尔的话听起来虽然像是在自我批评,但实际上事情的根源是出自于他身上,伊莎贝尔字字句句都像在抽着沙塔里奇斯的耳光。

  “请别这么说,您坚决不同意让加里文和葛莉丝定下契约,不让加里文能使用我们金龙族的力量,说明您还是有所防范的。”沙塔里奇斯道。

  “防范又有什么用?该发生的还是会发生。”伊莎贝尔摆了摆手,道,“没想到加里文的柔弱性格,只是玛恩所留下的怨念最好的保护。沙塔里奇斯,你可知道,200年前,加里文被他的人类女王下毒害死时,在他的灵魂中蛰伏了1700多年玛恩的怨念,得以破茧而出,企图占据加里文的躯壳,以玛恩的身份再一次在这个世界上重生。当年,是葛莉丝将玛恩的怨念全部吸收进自己的体内,才勉强防止了这样的事情发生。”

  “什么?您刚才说当时是葛莉丝自愿……”沙塔里奇斯第一次听到如此震惊之事。

  “这也是我一直为葛莉丝保守的秘密。那时候若不是葛莉丝的自我牺牲,被毁灭的就不单纯是一座人类城市。我将葛莉丝流放,不让她接近圣域,也是为了避免激化她身上的玛恩的怨念。你一直以为,葛莉丝是因为长期远离圣域,体内龙力无法得到补充,才会越来越虚弱,所以在一年前才会差点死于一个小小的人类死灵术士的诅咒法阵。可实际上,她是为了和体内的怨念斗争,才会渐渐虚弱的,那个人类术士的诅咒陷阱,只不过是将她体内的怨念诱导出来而已。”

  “可是您为何在这200多年来一直不肯亲手帮助葛莉丝清除她身上的怨念?任由她孤身一人在外面是很危险的。”

  “不是我不想帮助,而是有心无力。解铃还需系铃人,真正可以帮助到葛莉丝的,也只有玛恩和加里文的再一次转世了。”

  听到这里,沙塔里奇斯有点如梦如幻的感觉,仿佛数千年的漫长岁月都是虚渡了,一切都与他一直以来坚持的真相截然不同。

  “原来雷的出现,才是解决问题的关键所在。”沙塔里奇斯感叹道。

  “只有把葛莉丝身上的玛恩的怨念重新转移回雷的身上,才能解救葛莉丝。但是我了解这个倔强的女儿,她是坚决不会同意的。因此我只有同时把葛莉丝和雷的记忆清洗掉,才能做到这件事。我将金龙女皇传给了葛莉丝,是因为龙族之王拥有免疫一切魔法的权限,这样的话,葛莉丝身上的留下的那个人类术士的诅咒也就不会再发作。”

  *************************************************

  俗话说:明枪易档,暗箭难防。受过严格训练的职业刺客,更令人防不胜防。

  趁着自己的姐妹与朱利安缠绕之机,女杀手队长四处游走,寻找一击必杀的机会,她不惜冷眼旁观同伴一个个倒下,只为抓住了瞬间即逝的良机,从背后向朱利安发出了无法躲避的致命一击!

  朱利安倒下了。

  分别扎进脊椎和心脏的两把匕首,同时夺去了朱利安的行动能力和心跳,喷出了一口腥臭的鲜血之后,合上了他疲惫的眼睛。

  慎重的女杀手队长蹲下来,她在确认了这个倒在血泊中的男子的的确确已经失去了所有生命特征之后,才伸手去拨出插在尸体上的两把匕首。

  然而,在两人的距离最接近的时候,朱利安突然睁开双眼!

  队长吓了一跳,慌忙往后闪开,才勉强避开朱利安抓向她脸部的手,她的面罩没有被摘下来,可是她戴在左手上的手套,却被朱利安整条扯下,露出了白皙的肌肤。

  紧接着,插在朱利安身上的两把匕首自动弹了出来,两道深可见骨的致命伤口,正以惊人的速度在痊愈。

  “他不是人类?!”

  在场幸存的另外两名女杀手,虽然杀人如麻,但也被这难以置信的一幕所震惊。

  “告诉我,你到底是谁?”

  站起来的朱利安,没有理会其他两位剑拨弩张、杀气腾腾的女杀手,直接逼问她们的队长,再一次重复着他的疑问。

  为了揭开这个神秘女人的真面目,朱利安故意承受她的致命攻击,不惜浪费掉“永恒胜利”赋予的一次宝贵的复活机会;可没想到,他让对方措手不及的同时,对方也给他带来了惊讶。朱利安错误估计了队长的警觉能力和敏捷身手,以至于一切都回到了原点。

  从背后掏出两把全新的匕首,交叉反握于腰前,队长摆出了决一死战的姿态,她不会与朱利安进行任何交流,而且从面罩破碎的一角露出来的那只左眼之中,朱利安看到了令他头皮发麻的莫名仇恨。

  我跟她有什么深仇大恨?朱利安自己也不清楚。

  另外两名还活着的女杀手,也抬起她们的武器,对准了朱利安。她们三人以“品”字形将朱利安围在中间,纵使她们知道与拥有两柄神兵的朱利安正面对抗,根本没有胜算,可是她们谁都没有后退一步……

  “住手!”

  女杀手队长背后的那条漆黑一片的通道里,传出一把熟悉的声音,打断了这场你死我活的血战。

  “大小姐,或者说女皇陛下,还在玩躲猫猫,有意思吗?”朱利安向那声音传来的方向喊道。他不会认错这把声音的主人,因为刻印在脑海之中太深刻了。

  婀娜的身姿在阴影中现身。果然,她就是朱利安一直追击的罗卡尔帝国女皇伊佩雅。此时站在女杀手队长身边的伊佩雅,正身披紫色披风,腰束紫蓝色相间的腰带,手持一根湛蓝色的纯水晶权杖--这三件物品,就是之前她在安提哥林海地底的初龙神庙里夺得的三件“不祥这物”。

  此时伊佩雅的再次现身,她望向朱利安的眼神,不同于之前的妖艳和妩媚,却平添了几分气恼和专属于女人的嫉妒。

  “为什么?”在朱利安开口之前,伊佩雅先一步责问他,“当年你说过,我们之间的禁忌之恋是不可能有好结果了,然后你就选择自杀,结束了那一世的生命。于是在这一辈子里,我甘愿转世为女儿之身,就是为了和你在一起。却没想到,你的注意力居然放在别的女子身上。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

  “你在说什么疯话?”朱利安对伊佩雅的控诉完全摸不着头脑。

  “难道你完全一点都记不起来吗?你的前世今生,属于我们之间的每一件刻骨铭心的往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