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奥洛帕战记

第八十七章 最后通牒

奥洛帕战记 木子双鱼 3950 2017-05-12 13:26:05

  夜幕降临。

  烟雾缭绕的亚历山大城,褪去了昼间的喧闹和疯狂,夜空之下,显现出阴森鬼魅的气氛,如同成千上万的冤魂控诉着无端丧命的不甘与痛恨,令人寒毛倒竖。

  城西的某一块天空,依旧被金色光芒统治着,让黑暗无法染指,然而这片金色的空域却时明时暗,飘忽无定。

  仙女龙一族最后的女皇芙迪罗卡娅,她的策略凑效,三组傀儡金龙的车轮战,一点一点地拖跨了身负强大力量的金龙族女皇。葛莉丝已经丧失了对高空的统治权,并且随着打斗的高度越来越低,她几乎已经被压制得抬不起头。金龙族的最终战败已成定局--如果在此之前没有他人援救的话。

  远处的山岗上,葛莉丝的同族、也是她最亲近的两位家人,正目不转睛地关注着这场几乎已经决定结局的战斗。

  以一对十八,不管葛莉丝本身的实力有多强,以及“龙王”的权限给她带来多大的帮助,无论长老派的十八头金龙实力被打了多少成折扣,也无法改变双方实力对比强弱悬殊的事实;沙塔里奇斯看在眼里,急在心中,可身边的前女皇伊莎贝尔却迟迟不答应让他前去援助,到底伊莎贝尔是对女儿太过自信,还是早早已放弃了女儿?

  “这能再继续袖手旁观了。”

  想到这里,沙塔里奇斯下定决心,即使回来之后受到伊莎贝尔再严厉的惩罚,他也必须去插一脚。

  可是沙塔里奇斯的一举一动全部看在伊莎贝尔眼里,即使他还未开始采取行动,心中有所决定后,身体随之产生的微动作,也让伊莎贝尔巨细无遗地预判到他的意图。

  “别轻举妄动!你忘了上次你独断独行造成的后果吗?”

  伊莎贝尔说的话,如果钉子般深深地插在沙塔里奇斯的心头。

  他知道伊莎贝尔口中所说的“上次”是指什么,那是在2000年前,沙塔里奇斯破坏了当年葛莉丝的契约骑士玛恩正在进行中的“真龙仪式”,造成了难以预料的灾难,他的同胞们,花了不少功夫和时间才把善后处理完。尽管事后伊莎贝尔女皇没有对他进行任何处罚,但沙塔里奇斯知道,被同胞长达500多年的漠视和排挤,已经是对他非常严厉的惩处了。直到沙塔里奇斯发奋图强、埋头修练,成为了“金龙族第一勇者”之后,他才重要被同族所接纳。

  但是,即使如此,沙塔里奇斯也绝对不认为当年自己做错了!

  “伊莎贝尔殿下,没错,当年我做出那件事时,确实是被仙女龙的魔法迷惑了心智;但如果能让时间倒回到那个时候,重新再来一次的话,即使没有仙女龙的精神魔法存在,我也一定会去破坏那个‘真龙仪式’!”沙塔里奇斯失去了“金龙族第一勇士”该有的冷静和从容,情绪越发激动起来,“那个叫做‘玛恩’的人类,他对葛莉丝从头到尾就只有利用和欺骗,这个人渣根本没资格当我们金龙族的契约骑士,更没资格成为我们当中的一员!”

  *************************************************

  “不管你是在利用我,还是在欺骗我,这些所有的事情都无所谓!”葛莉丝从背后一把将玛恩抱住,“你喜欢跟哪个人类异性成为终身配偶,那是你的自由。但是请你不要离开我!至少在你的有生之年不要离开我。”

  “葛莉丝……”玛恩轻声呼唤着她的名字。

  这位以铁血手腕著称的年轻君王,此时说话的声音温柔无比,但言语中却带着无可奈何的悔疚。

  “为什么?为什么我感到心里很疼?而且像扭曲到一块。这到底是什么样的魔法?当年,当你还是奥古斯通的时候,你告诉我,‘爱’是一种非常奇妙的东西,有时会让人感到心如刀绞般疼痛,却令人欲罢不能。玛恩,请你告诉我,这就是所谓‘爱’吗?”葛莉丝的泪水不住地往下滴落。

  再铁血无情的硬汉,也敌不过绕指柔情的眼泪。玛恩紧紧地抓住葛莉丝的手,他那原本“神挡弑神、魔挡灭魔”的内心,第一次开始变软了……

  此时已经是距离王都围城战的4年之后。在4年前那场惊天动地的“卫国战争”中,临危受命的新国王玛恩,在决定性的瑟雷亚森林战役中,亲自率领5000名最忠诚、英勇的骑士,与20万修米罗帝国军展开了史无前例般实力县殊的决战,结果却让所有人跌破眼镜。在兵力和装备都处于绝对劣势的阿古莱玛王国军,居然歼灭了是他们自身人数8倍之多的帝国军,还砍首了帝国军的总指挥官--某位在修米罗帝国中赫赫有名的元帅,并顺势俘掳一位负责监军的帝国亲王。

  是役,修米罗帝国对于阿古莱玛王国的侵略彻底土崩瓦解,士气低落的残兵败将无心恋战,被气势如虹的王国军一路撵出了他们所侵占的阿古莱玛国土。

  而且由于修米罗帝国此次征伐消耗过大,以至于动摇了很多对通过军事手段征服得来的地盘的统治,大小地方叛乱四处频发,为了平叛帝国军几年来疲于奔命,这让刚刚饱受战火洗礼的阿古莱玛王国,得到了一个稍为喘息的外部环境。玛恩国王开始大刀阔斧地开始改革,打压腐朽旧族、发掘贤能人才、广修水利农田、大力发展通商……经过一连串的改革措施之后,阿古莱玛的经济实力大幅提升,不仅迅速恢复了战争造成的创伤,政治也比战前更加开明。有钱好办事,经济上去之后,阿古莱玛的军事实力也以极快的速度飚升,渐渐成为辉煌大陆北部一个小霸。

  所有人的都能感受到,年轻的玛恩国王并不会仅仅局限于一个地处边陲半岛的小王国中,他的野心有着更辽阔的视野,因此他需要更大的伸展平台。就在这个时候,天上掉下来一块陷饼。

  夺嫡之争,不只发生在战前的阿古莱玛王国,它的对手修米罗帝国也同样上演着夺嫡的大戏,而且比起阿古莱玛更加“精彩”。也正因为夺嫡的斗争太过激烈,加再加军事入侵阿古莱玛的战争彻底失败,几位抢得最凶的皇子纷纷出局,从而便宜了某位在继承顺序排得较后的公主。

  安妮菲儿公主,2年前参与和谈的帝国代表。她在与阿古莱玛王国的和谈中,争取到了对帝国最为有利的条件,在最终和谈的协议上,安妮菲儿公主和玛恩国王各自留下了自己的名字。根据和约的内容,战胜国阿古莱玛王国将战败国修米罗帝国的战争赔款减免了一半,被俘的一万名外帝国军官兵全部释放回国,包括那位身为皇帝弟弟的亲王,而且阿古莱玛王国放弃对罗卡尔帝国内部反叛势力的资助;作为交换,修米罗帝国承诺在20年内军队绝不踏足阿古莱玛王国的领土,并开放几个港口让阿古莱玛的商船无条件停靠。这样的和约,可以说最大限度地挽回了帝国的颜面,也为安妮菲儿公主的个人声威增加了不少分数。

  更重要的是,在签订和约的当天晚上,缔约双方举行的盛大宴会中,安妮菲儿和玛恩携手共进一舞。完美的默契和惊艳的舞步,给全场带来了最激烈的掌声和喝采,以换取了安妮菲儿公主的芳心暗许。

  随后的2年多时,安妮菲儿公主与玛恩国王频繁进行书信往来,安妮菲儿公主的信中明里暗里地多次表示出要与玛恩共结连理的意愿。安妮菲儿公主已在帝国皇位继承权中获得了第一顺位,她是将来继承大位的热门人选,假如两国联姻,安妮菲儿成为了女皇后,玛恩就兼任了修米罗帝国的皇夫。这样一来,安妮菲儿就可以借助玛恩和阿古莱玛王国的力量,对抗反对她的国内旧贵族势力;而玛恩也可以借助帝国的力量来实现自己一统天下的野心--女人的直觉是非常敏感的,从见到玛恩的第一眼开始,安妮菲儿就知道他有这样的野心。

  因此,安妮菲儿公主满心以为玛恩一定会立即答应这门亲事,没想到2年多来,玛恩的回信一直在敷衍她,没有直接给予肯定的回应。这让安妮菲儿公主越来越不耐烦了。虽然她心中对玛恩确实是有着爱慕之意,但作为最奥洛帕最强帝国的公主兼皇位第一顺序的继承人,纾尊降贵低下身段来倒追一个男人,而对方却一直是那种模棱两可的态度,无论安妮菲儿是多么得体的女人,也容忍不了此等羞辱。

  于是在最近送来的一封信中,安妮菲儿公主以“最后通牒”的口吻,要求玛恩对姻亲之事明确作出回复,其态度之强硬前所未有。

  所以就有夜里玛恩借酒浇愁时,金龙葛莉丝对他的安慰和劝说。

  “阿古莱玛只是一个小国,根本支撑不起我要统一奥洛帕三大陆的理想,但庞大的修米罗帝国却可以。所以我知道该怎么说了……”玛恩在葛莉丝痛心和失望的眼神之中,宣布出他的决定,“我明天就修书回复安妮菲儿公主:关于这门亲事--朕!拒!绝!”

  “什么?”葛莉丝为了确认自己没有听错,她抬起头来,认真地望着玛恩的双眼,“你怎么……”

  可她的话没有能再往下说,因为玛恩的手轻轻地盖住了她的嘴巴。

  “我知道,只要和安妮菲儿结婚的话,对于我的霸业而言是一条最快的捷径,但是如果这样做会让葛莉丝你流泪,我宁愿绕道走一条更难走、路程更长的路。”

  “玛恩,我……”

  葛莉丝一下子扑倒在玛恩的肩膀上,恣意释放出一个女人的感性。

  *************************************************

  “但你有没有想过,葛莉丝真正的意愿是什么?”伊莎贝尔反问了一句。

  听到这话,沙塔里奇斯呆立当场,他曾经思考过这个问题,但又害怕最后得到了自己不愿意接受的答案,所以就不敢再去想;但他不去想,不代表事实就不存在。

  “别说了!不可能的!葛莉丝怎么会主动作出这样的决定?我不相信,这绝对不可能!一定是玛恩的欺骗和怂恿!”

  “沙塔里奇斯啊,你曾经当过玛恩的老师,可你却不愿意去了解你的学生,你难道一直认为玛恩想要战胜你,当真只是出于你在他童年时见死不救的报复吗?如果站在龙类的立场,你不愿意去了解一个人类的想法还情有可原的话,那么葛莉丝作为你的未婚妻,说心里话,你又对她了解多少?”

  “我……”

  在睿智的伊莎贝尔面前,所有的狡辩都是没有苍白无力的,沙塔里奇斯卸下所有的武装,这让他反而有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

  一个无法辨驳的事实摆在面前:如果当年的‘真龙仪式’完全是玛恩的欺骗和利用,又如何会得到葛莉丝的母亲伊莎贝尔,以及族里其他长老的同意呢?

  *************************************************

  “也不是完全无路可走的。”葛莉丝像是想到了什么,突然离开了玛恩的肩膀,并拭去眼角的泪水,“其实还有另一个办法。”

  “另一个办法?”玛恩好奇地望着他的龙族搭档。

  “没错。”葛莉丝确定地点点头,“但是,你愿不愿意舍弃作人类的存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