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奥洛帕战记

第七十三章 魔兽融合

奥洛帕战记 木子双鱼 2286 2017-03-16 00:21:20

  事情的发展出乎众女意料,被魔剑同化的朱利安在击穿了女杀手队长的铁头套的时候,竟突然停了下来。在他身上四处游走的魔法符文逐渐变慢,直到停止了移动。

  但即使如此,朱利安的身上仍散发着凛烈的杀气,这也是队长不敢乘机妄动的原因,她除了担心自己的攻击可能会重新激发起这股暂时停竭的杀气之外,体力的过量消耗也严重影响她的持续作战能力。

  虽然不知道此时朱利安的静止到底是何原因,但重伤倒地的费尔南德斯三姐妹却感到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良机。

  “公主殿下快走,不然就来不及了!”

  “不可以!我不允许你们使用那种没有退路的战斗方式!”

  “是您告诉我们,成就大业就必须有所牺牲。公主,我们三人早就做好了牺牲的准备,只要为了您能够成功,我和莎莎、米拉莉都无怨无悔!”

  听到娜诺凯此等肺腑之言,伊佩雅也不禁愕然,想起自己不久之前因为朱利安的遇害而对她们那般粗暴,甚至以性命相逼,却没想到那三姐妹仍如此忠心耿耿,这让伊佩雅有些不敢相信。

  但没等伊佩雅答应与否,那女杀手队长便硬拖着伊佩雅,跳进了地道的入口里。

  “咚”--沉重的石板合上了,地道入口被封死。

  伊佩雅二人消失之后,朱利安突然恢复了行动。他仰天大吼一声,剑气四射,静止的魔法符文,也重新在他身上四处游走。那苍白而冷漠的眼神,说明了被魔剑控制的朱利安又回来了。

  朱利安双手高举魔剑,往伊佩雅逃走的方向一剑劈了过去。强大的黑色剑压冲出二十多米远,彻底击毁了本已千苍百孔的幻术结界,并把冲击路途上的火场、废墟,以及比较完成的房屋,从中间劈开两半。

  刚才朱利安的静止的时候,魔剑“忏悔之泪”也暂时失去了对外界的感知能力,没察觉到伊佩雅实际上已经逃到了地底,只能对目标原来的大置方向进行无差别的毁灭性打击。

  魔剑的疯狂也引来了无情的报复。那不是仅对于敌人的无情,更是对自己的无情。也只有“宁为玉碎,不为瓦存”的决心和勇气,才使费尔南德斯三姐妹作出如此决定。

  驯兽师是一个极为危险的职业,因为驯兽师往往最终只能走向两条路:一是因为隶役兽的背叛而被杀或在隶役兽背叛之前杀死自己的隶役兽,二是与隶役兽融合作为一个半人半兽的怪物渡过余生。

  在自身已经受到重创的情况下,娜诺凯她们三人可以对抗如怪物般存在的强敌的唯一办法,就是将自己也变成怪物。她们拿起小刀、木榍、尖锐瓦片,各自刺入自己的锁骨处、大腿处、手背处,那些镌刻着魔兽纹章的部位。一时间,三个女人嘶心裂肺般的惨叫响彻全城,从被刺毁的纹章处流出来的大量鲜血,自动寻找并缠绕上了各自的隶役兽。

  突然!只听得“嘭”、“嘭”、“嘭”的三声闷响,破风鹞、火鳞蟒、影豹,这三只魔兽被从自己体内空穴来风般涌出的一股强大的能量撑破了身体,血肉横飞、肠脏四溅。在三只魔兽肢离破碎的残骸之间,三个魔晶核自主地飘了起来,像被某种神秘力量操纵一样,飞回到各自的主人手中。

  娜诺凯、莎莎、米拉莉,毫不犹豫地把手上的魔晶核吞入自己体内。

  “啊…………啊…………”

  在又一阵惨绝人寰的尖叫声之中,娜诺凯、莎莎、米拉莉三人的身体皮肤产生龟裂,体表的毛细血管大量破裂,在鲜血淋漓、皮开肉绽。

  然而,这样的灭亡也是重生和蜕变的开始!残破不堪的衣物和血肉模糊的人皮散落在地上,包围着朱利安的三个女人,变成了三只半人半兽、面目狰狞的怪兽。

  只见娜诺凯的双臂长满了深褐色的硬羽毛,从指尖处覆盖至后背,嘴巴往前伸长然后向下弯曲呈尖钩状,变成了猛禽用于撕裂猎物皮肉的利喙,她的双脚撑破了鞋子,变成两只强而有力的鹰爪,全身围绕着数股小型气旋。

  莎莎自腹部以下的下半身变成了巨蛇的身躯和尾巴,赤红的鳞片散发出比原来的火鳞蟒更灼热的热量,虽然上半身仍保留着人类的形态,但她双手的皮肤已经覆盖上青色的蛇鳞,她的口里不断吐着分叉的蛇信。

  米拉莉不再需要穿豹纹衣裙,她的身体已经被红黑相间的斑纹短兽毛所覆盖,耳朵尖长往上竖起,脸部呈现出猫科类动物的特征,屁股后面长出一条细长而有力的尾巴,四肢着地趴伏在地上,末端伸出来的锋锐利爪闪烁着慑人寒光。

  这就是驯兽师最极端的终极绝招--自行与魔兽强制融合,从而获得远超于两者之和的强大力量。但是,人类宿主有极高几率因为承受不了魔兽的力量而在融合后不久就死去,即使人类宿主足够强大到可以完全承受魔兽的力量,也永远无法恢复到原来的状态。这就是伊佩雅为什么在口头上反对娜诺凯她们三人使用这个绝招的原因。

  没有一位妙龄少女,愿意让自己的余生以一只怪物的外表和生活方式渡过。但是,费尔南德斯三姐妹却义无反顾了选择了这条不归之路。

  “唳~~~~~”

  “咝咝……咝咝……”

  “呼--呼--”

  三只半人半兽的怪物,围绕着被魔剑同化而不知道恐惧的朱利安,发出代表各自最危险的嘶呜和吼叫……

  *************************************************

  在天上脱逃之中的哈伦王子,此时陷入了进退维谷的两难之地。

  背后木匣子的抖动幅度越来越大,频率越来越快,以至于最后变成了几乎将人的内脏震裂的强烈震荡。

  “啊……”

  哈伦王子惨叫一声,他无法再忍受这么剧烈的震荡,双手不由自主地松开,但如此一来,木匣子也脱离了他的控制,往身后已经成为废墟的帝都飞去。

  “不!”

  眼疾手快的哈伦王子,在千钧一发之际探手抓住木匣子的肩带,把木匣子使劲往回拉;然而木匣子也回应一股出乎意料的强大反作用力,几乎把哈伦王子从狮鹫上拖下来。情急之下哈伦王子只能抓住前面那位狮鹫空骑的背后板甲,才能勉强稳住自己的身体。

  这么一来就引起了那骑士的强烈不满。“飞行途中你在搞什么鬼?!”骑士黑着脸警告道。

  但哈伦王子没时间回应,他也绝对不肯放手?

  如此僵持的结果,就是让两个人一起被拉下狮鹫的背鞍,从高空直坠地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