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奥洛帕战记

第五十一章 红月云母节

奥洛帕战记 木子双鱼 2823 2016-12-17 11:15:02

  虽然说卓根家族的祖先亚历山大是第一位和龙类缔结契约的龙骑士,但并不是所有人类都认同这个光环给面子,至少人类社会的主流思想被圣光明教统一之前,那些未开化的游牧民族绝对不会。

  罗卡尔帝国的前身--亚历山大城邦在立城之初,就处于四方游牧民族的包围之中,优越的地理位置使得商业繁荣而累积起来的财富,成为附近游牧民族强盗们觊觎的对象,窃盗、掠夺、屠戮时常发生。城邦的军民只能呆在高高的城墙后面,将他们经商得来的大部分财富用于扩军御敌,根本没有任何发展的机会和时间。

  然而,上天既然让历亚山大城邦能够创造出来,也会留下一条活路。城邦的统治者无意间发现,在城邦管辖的一处山区之内,有一种极为罕见的稀有矿物:红月云母石。这种矿物融入金属,可以锻造更强大的武器和防具;用于修缉防御工事,使得城防固若金汤;少量混入伤药之中,可使伤口快速复原;放置于腥咸的海水之中,次日便将其净化为可饮用的淡水……

  这个宝贝的发现,使得亚历山大城邦军力、科技、海商能力大幅提升,城邦本身消耗不了那么多红月云母石,还可以用来出口赚钱。这些稀有矿物的价格极高,仅卖出一点点,就能换回巨额的回报。亚历山大城邦迅速崛起,他们扫平了四周的游牧民族强盗,建立起强大、稳固的商业体系,从而使得城邦腾出有足够的时间和人手,迅速进入农耕社会,从城邦到公国,再到王国,最后成功现在领土最辽阔的帝国,矗立于奥洛帕世界四千年,目睹无数帝国强权的兴衰,罗卡尔帝国却始终不倒,红月云母石功不可抹。

  虽然经过长年累月的开采,红月云母石的矿脉早已枯竭,但人们绝对不会忘记这种宝矿给帝国带来的生路和荣耀。因此在每年的暴风雨过后的第一个星期五,这在一千六百年之前,矿脉还没枯竭的时候是人们进入矿区采矿的最佳时机,而在矿脉枯竭的当下,这一天成为了亚历山大城内居民狂欢和庆祝的重要纪念日。这一天,帝都的人们会穿上千年之前古老的传统服装,涌上街头,尽情地狂欢、尽情地高歌、尽情地跳舞--这就是罗卡尔帝国最重要的节日:“红月云母节”的来缘。

  8月21日,是光明纪元1687年的“红月云母节”。亚历山大城的街道到处洋溢着欢笑声和奏乐声,这一天比起往年任何一届的“红月云母节”都要来得热闹,因为他们不仅是在庆祝帝国的一个重要传统节日,更重要的是为了庆祝内战的结束和女皇陛下成为龙骑士。特别是后者,对于罗卡尔帝国来说,没有什么是比起一位龙骑士的诞生更加重要的事。

  帝都沉浸一片灰白色的狂欢海洋之中。之所以是灰白色,因为几乎所有人都穿着三千年以前的古典服装。这种以由几块灰白粗麻布料围住身体,再以胸针、腰带或扣结系固,显得松松垮垮,不甚方便行动的古老服装,早已被时代淘汰;但对于注重传统的罗卡尔帝国来说,每个家庭都在家里存放着至少一套古典服装,至少一年只会穿上一次,也使得他们觉得那是一年中最有意义的日子,其重要程度甚至超过了圣光明教带进来的圣诞节。

  而欢乐的人群最密集的地方,就是皇宫门前。

  密密麻麻的人群,齐声高呼着:“赞美!伊佩雅!”

  人们翘首以待,期盼着一睹他们的女皇--新晋龙骑士的风采。

  在这个重要时刻,万众期待的伊佩雅女皇,已经离开了呆了好几个小时的“帝王殿”。她虽然心中另有所思,但她也非常明白,自己作为女皇,绝不能失信于臣民。然而,在前往接见群众的路途上,也半非那么顺利,伊佩雅在前往皇宫前庭的走廊上被她的三位心腹拦住了。

  “咦?你们这是干什么呢?”望着单膝跪在自己面前的费尔南德斯三姐妹,伊佩雅依然保持着语气的平缓,使人听不出她稍微不愉快之意。

  “公主,请让我们跟随在您身边。”莎莎恳求道。

  “不是已经把任务分配给了你们吗?”

  “我们知道,公主殿下您让我们姐妹三人在外围警戒,防备敌人残余势力的反扑,这个任务非常重要;但是,您总不能够把我们三姐妹都派出去啊。”大姐娜诺凯在努力地陈明利害,“您身边无人保护,这不妥当啊。”

  “这些年来,你们也没有一直守卫在妾身前后,妾身不是都能够走过来吗?”

  “现在跟以前不一样啊。公主,如今的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耀眼,也是最容易招惹那些心怀不诡的恶徒的时候,虽然公主您已经掌握了强大的力量,但暗枪易挡、暗箭难防,在您身边不能没有挡暗箭的人。我、莎莎、米拉莉,我们三姐妹之中必须有一个人要留在您身边。”

  “对啊!日防夜防,家贼难防。我看那个‘河边人’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必须要有人盯住他!”莎莎附和着大姐的话,也表达出她们三姐妹内心最大的担忧。

  “如果仅仅是因为一个‘河边人’的话,你们根本不必担心,早已有所安排了。你们回到自己的岗位去吧。”

  “公主,不可以……”三姐妹一起苦求道。

  “你们已经不听命令了?”伊佩雅突然沉下脸来,“你们三个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自以为是?如此自作主张的行为只会扰乱妾身的部署。”

  “啊!”

  费尔南德斯三姐妹晃然大悟,她们意识到伊佩雅在下一盘更大的棋,只是短暂的胜利让她们忽略了这一点。夺回被操纵的皇权,重振费尔南德斯家庭,难道不是伊佩雅和她们三姐妹的全部目的吗?很显然,伊佩雅的高瞻远瞩已非三姐妹所能触及的。

  怀着悔疚的心理,费尔南德斯三姐妹自行退下了。

  但是,伊佩雅并没有立即往前走,她斥退了身边的待女。

  “你都听到了,妾身的身边需要一个挡暗箭的人。”伊佩雅对着空气说。

  “确实。我正是那个最合适的人选。”走廊的一根柱子后面,传来了一把年轻的女声。

  一位身着灰色紧身作战服、扎着马尾辫、腰挂锐利短兵器的年轻女子,正环抱双手,背靠着柱子,在没有显身的情况下与女皇对话。

  “麻烦你了。在妾身离开帝都的这几个月里,都要靠你隐藏在阴影里,替妾身清除潜在的敌人,妾身的行动才得以顺利的展开。”伊佩雅道,“但是现在仍然要委屈你,即使是挡暗箭这种事,你也必须在阴影之中去挡。”

  “我明白。以我的身份,确实不适合走到阳光之下。否则您也不会连在您的三位心腹面前都要隐瞒我的存在了。”

  “那也是因为妾身信任你更多于娜诺凯她们。”

  “信任?对于我这个已是死罪的通缉犯而言,由女皇陛下说出这样的话,合适吗?”

  “父皇当年犯下的错误,妾身一定会尽全力纠正。只是现在还没到适当的时机。请相信,妾身一定会办到的。”

  “哦。”

  柱子后面的女子的冷淡反应,伊佩雅听出她的兴趣似乎不像预期中那么大。伊佩雅的柳眉不经意间一扬,抛砖引玉地问道:“听起来,你似乎并不只是为了报仇雪冤,你还有其他目的吧?”

  “不,那就是我的全部目的。我会遵从您的所有吩咐。”

  说完这句话之后,柱子后面的女子消失了。她的身手是如此的矫健,附近的精锐御林军毫无察觉。

  “希望你真的没有其他目的。”

  当然,这句话伊佩雅并没有说出口,她只是在心中默念。说好的最大信任,其实也不过如此,就算再怎么粉饰,也只是互相利用的托辞罢了。

  伊佩雅唤回了身后的待女,在众花簇拥之下,来到了皇宫前庭的露台上。

  千呼万唤始出来。

  女皇陛下终于现身,她优雅地向人群挥着手,守候在皇宫外面多时、热闹纷扰的群众们瞬间安静下来,数秒之后,洴发出如雷鸣般的呐喊和呼唤。

  然而,沉浸在忘情的狂热和欢乐中的亚历山大城人民并不知道,毁灭的阴影正在快速迫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