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奥洛帕战记

第四十九章 权威

奥洛帕战记 木子双鱼 3238 2016-12-09 19:20:30

  越是历史悠久的国家,背负的历史包袱也越重,对于传统也越执着。犹其是在罗卡尔帝国这样以守旧出名的古老帝国里,卢梭大公和梅纳维诺将军应该都知道,以乱臣的身份背叛皇族,就算他们的叛变能够成功,也绝不会持久。在这个国家里,没人会承认他们的。

  然而,如果这两位文武重臣背后有其他皇族的支持,就算是名义上的支持,那么他们那胆大妄为的行为就完全能够看懂了。

  这也是尤列和杰尼奥两位亲王一直想不通的地方,现在看到伊佩雅的出现,终于全都明白。其实这并不是什么难猜的事,只是他们两个人都自负地从来不把伊佩雅--这位本来就拥有继承权、且已经登上大位的小公主放在眼里。在野心悖悖的尤列和杰尼奥眼中,这场权力角逐游戏的竞争者只有彼此,如果要算上第三个人的话,那就只能是老六:修利堡亲王利伯南,但利伯南已经死了。因此尤列只能将主要精力集中在对付老三杰尼奥身上;反之,对于杰尼奥来说,大哥尤列才是他唯一的敌人。却没想到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就在尤列和杰尼奥斗得头破血流的时候,失踪已久的小妹妹伊佩雅居然在无声无悄之间做了如此惊天动地之事--虽然伊佩雅突然失踪这件事本来就非常可疑,可惜强烈的敌对意识,使得尤列和杰尼奥都把伊佩雅的失踪和老六被刺杀这两件事,归罪到对方的头上,以至于造成现在这个局面。

  不过,现在还不是到了山穷水尽的时候。两位亲王虽然已在法统和道义上输得一塌糊涂,但他们手中还握有强大的军队,这也是他们在见到伊佩雅时惊讶了数分钟后,双双露出冷笑表情的原因。

  “小丫头,这场危险的游戏可不是你能玩的。”尤列轻蔑地说。

  “伊佩雅,闹够了就赶快回去睡觉,宫里还有几个比你小的皇弟皇妹吧,他们可比你乖巧得多。”杰尼奥则用含蓄的话语,说出无情的威胁。他的潜台词中,警告伊佩雅,她只不过是一个用来平衡势力的傀儡女皇而已,随时可以把她换掉。

  对于两位皇兄的文攻武赫,身为女流之辈的伊佩雅没有被吓倒,她只是无奈地摇了摇头:“妾身实在愚蠢,居然会认为你们两人会有所悔悟。”

  “哼,小丫头,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别被外人愚弄了,过来吧。”尤列·卓根不屑地说。

  在这位心高气傲的亲王看来,伊佩雅只不过是受人摆布的傀儡而已,以她的能力和年龄,决不可能布下那么精密的圈套,一定是卢梭大公和梅纳维诺将军在幕后的操控。

  尤列这种自以为是的傲慢,最终为自己挖好了坟墓。

  他的话音刚落,跨下的座骑就开始变得燥动不安,巅得尤列很不舒服,尤列怒冲冲地向战马抽了一鞭,然后战马并没有因为疼痛而安静,反而更加焦燥。不仅是尤列的座骑,就连杰尼奥的座骑,以及两人军队中的骑兵,他们的战马也暴雨之中变得狂燥起来,纷纷把马鞍上的骑士抛了下来,就连两位高高在上的亲王,也被他们长常驯养的宝马,抛到了肮脏的泥水之中。

  战马不听号令,在暴雨之中四散奔逃,把周围的士兵撞得七荤八素,以至于两位亲王的部下都无法第一时间上来扶起自己的主子。然而,士兵们没有立即反应过来,还有另外一个原因:他们之中大多数人都楞住了!

  与其说是楞住,不如说内心受到强烈的震慑。因为令战马狂燥的原因,很快就影响到人类士兵。头顶一股难以言传的沉重的压迫感,伴随着雨水重击在这些士兵身上。虽然身为人类的他们不像普通的畜牲一样仓惶而逃,但那股直抵心窝的恐怖压力,令他们之间有很多人在刹那间忘记了思考。不只风雨中的士兵受到影响,就连藏身于室内的居民们也感受到这股从天而降的压力。

  民居养的狗只趴在地上、瑟瑟发抖,小孩子嚎嚎大哭,一些胆子比较小的人甚至直接被吓瘫。

  紧接着,落在皇宫四周的雨水,仿佛镀上了一层金色,高贵张扬、不可侵犯。人们纷纷抬头往天空看去,只见在暴雨之中,一个庞大的金色影子正在皇宫的上空盘旋。

  “龙!”有人大声喊了出来。

  也许有很多人一辈子都没机会见到,但绝对不会有人认错。那只在暴雨的天空盘旋的庞大生物就是一头巨龙,而且还是代表着罗卡尔帝国无上荣耀的金龙!也只有霸凌天下的龙威,才会产生如此惊骇的压力。

  金龙在天空盘旋了两圈,突然以水平30度的角度往地上的军队斜冲下来,在把这些士兵吓得半死的时候,又在离地仅十余米的超低空突然拉升飞起,让这些士兵们才最终松了一口气,却没想到巨大双翼扇动产生的强风,因为时间差的关系现在才刚好传到地面,夹带着雨水的强风把军队刮得东倒西歪,有几名士兵甚至被卷飞数米远。

  最终金龙还是选择了降落。它落在了皇宫的大门旁边,挡在两位亲王的兵锋之前。

  “数月之前,妾身受到金龙族的召唤,前往金龙圣域缔结契约,临行之前便已担忧你们两人可能会闹出什么乱子。但妾身当时还心存希望,以为你们应该能够顾全大局。”伊佩雅越众而出,走到金龙旁边,“然而最终妾身还是大失所望。你们平日时扰乱朝纲就算了,居然还同室操戈,把和平的帝都带入到兵荒马乱之中。这样的重罪,该如何处罚呢?”

  “你说什么,你到金龙圣域缔结契约?什么契约?”从泥水里站起来的杰尼奥,留意到伊佩雅刚才话中的一个细节。

  伊佩雅没有回答,她只是伸出手去,轻抚旁边巨龙的龙爪。金龙很顺从地眯着双眼。

  人群之中就像是投入了一发爆炸魔法。将士们沸腾了,数秒之后,“乒乒乓乓”的声音此起彼伏,这些士兵纷纷将兵器扔在地上,这场仗他们不想打下去了,有些人甚至直接跪在了地上。

  亲眼所见、亲耳所闻,在场的所有士兵,还有透过窗户从屋里偷看的平民,没有人会怀疑,伊佩雅女皇已经和金龙族缔结了契约,成为将在历史中留下显赫名声的龙骑士!与帝国的祖先亚历山大·卓根一样的龙骑士,在如此崇高的尊位者,谁会愚蠢到灯蛾扑火?

  可是,即使是万份之一,仍然有人敢于挑战这无上的权威。

  “不!我绝不承认!金龙族怎么会和这个无知、弱小的臭婊砸缔结契约?这一定是搞错了!”尤列猛然从泥水中蹦了起来,那扭曲的自尊心使他绝对不肯向一直屈从于自己的皇妹低头,“金龙族就算要选择龙骑士,也只能是我!你去死吧!”

  尤列摘下别在背后的硬弩,将已经上膛的利箭对准伊佩雅,毫不犹豫地扣下扳机。

  疾驰的利箭被巨龙的一只翅膀轻而易举地挡飞。在尤列表示他的决心的同时,巨龙也以同样的决心回击。一团金色的火焰从龙嘴处喷出,形成一条笔直的火焰之河。尤列就站在金色火焰前面,被灼热的龙息倾刻间化为灰烬,连一声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

  龙息毁灭了尤列亲王之后,也吞噬了站在正后方直线范围内的大批士兵;然而,这些原本以为自己难逃一死的士兵骇然发现,虽然正身处金色火焰之中,可是除了感受到灼热之外,他们的身体却没有受到任何损伤。不仅如此,在火焰长河路径上的建筑物也没有一间被焚毁。

  “惩戒之焰”,是能够判别敌我的特殊火焰,也是金龙族的龙息的独有特点。只有尤列亲王被烧死,而其他被正面击中的士兵和房屋却无一损伤,说明金龙只把尤列一个人认定为敌人。

  看到那位不可一世的大皇兄已尸骨无存,久久不能平息杰尼奥的内心震憾。不过幸亏杰尼奥并非一个不撞南墙不回头的人,能屈能伸的圆滑处世之道曾经多次在生死关头救过他的性命。杰尼奥一点都没有迟疑,单膝跪在泥水之中,右手扶胸,以毕恭毕敬的语气宣誓道:“赞美伊佩雅,您是我的女皇,我必将永远为您效劳,直到生命的最后一丝烛火熄灭。”

  然而,他的宣誓效忠,只换来伊佩雅冷冰冰的漠视,看得杰尼奥心里发毛。

  这一次,圆滑的处世之道再也没能救他。伊佩雅摇了摇头,依然重复着刚才的问题,只是提问的对象变更了:“此等重罪,作何处罚?将军。”

  巴札克·梅纳维诺将军也冷冷地回答道:“万箭穿心。”

  将军话音刚,宫墙上的弓箭手全部绷紧弓弦,将冰冷的箭簇瞄准了杰尼奥。

  “等等、等一下……”杰尼奥脸色大变,他连忙站起来,使劲地摆着双手。

  然而,当看到女皇和将军的眼神中充满着绝情时,杰尼奥知道自己再乞求下去也没有任何意义,他立即转身逃走;可是当他一转身时,才终于体会到,什么才是真正的“绝望”。

  只见背后的军队,也把手中的利箭瞄准了他。这些倒戈的士兵里面,有尤列的部队,也有他自己的下属。相对的忠诚如何比得上绝对的权威?当有一个士兵用弩瞄向自己的主子时,身边的其他人纷纷效仿。

  “嘿嘿?哈哈哈……哈哈哈哈……”

  杰尼奥放弃了逃跑或抵挡,在风雨之中放声狂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