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奥洛帕战记

第三十六章 怨灵鬼屋

奥洛帕战记 木子双鱼 3018 2016-10-18 20:31:45

  站在自动打开的老宅门口,望着门内黑不溜湫的未知世界,不用解释卡修斯也明白当中是何用意。卡修斯寻思道:“想让我进去?哼,凭什么我要听你的。”

  此时卡修斯已经打定了主意,绝对不朝这来历不明的老屋子踏进一步,敌人想要他做的,他绝对不做就对了。明知是陷阱还要去踩,那是连白痴都不会去做的行为。

  可是世事往往不如人愿。就算卡修斯下定决心绝对不走进这幢屋子,但屋子的主人在自己的邀请没有得到回应之前,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就在卡修斯聚精汇神在提防着大屋里可能会冲出什么怪物的时候,完全没注意到背后突然被人冷不丁的用力推了一把。

  “哎哟!”卡修斯被推得往前踉跄地扑出几步。

  他抬头看到黑洞洞的门口正朝自己飞快的接近,下意识地想停下,然而双脚却收不住脚步,一下子就扑进了房子的大门里。

  大喊糟糕的卡修斯连忙转身,可他却看不到从背后推他的家伙是谁;更严重的是,老宅的大门正在由内往外关上。

  “不!”卡修斯急忙冲上去,想要在大门关上之前逃出这屋子。

  但为时已晚。尽管从外表上看,这两扇门关闭的速度并不快,甚至可以用“缓慢”来形容,但不知为何,在卡修斯冲过的短短2、3米的距离之中,它们最终还是成功地关上了,没有留下任何一条缝隙。

  倒霉的卡修斯一头撞到厚重的大门上。

  屋子里面没有任何光亮,伸手不见五指,卡修斯用力拍打着木门,大声喊道:“放我出去!混蛋!放我出去!”

  然而一切都是徒劳无功。

  *************************************************

  “鬼屋?没有人活着走出来?你到底是说什么!”艾丽丝双手持匕首,维持着防御姿势质问着大大咧咧站在自己面前的艾蜜莉娅。

  “就是你能够听到的意思。难道我表达得不够清楚吗?”艾蜜莉娅嘻笑道解释道,“那个小胖子活不了多久,不,在‘怨灵鬼屋’出现的时候,他就已经死了。你别痴心妄想还会有其他人来救你。”

  “不可能!虽然我和卡修斯相处时间不长,而且他平时总是傻乎乎的,但我和他经历过同生共死,我了解他,卡修斯绝对不是你们这种家伙可以杀得了的。”艾丽丝极力地反驳着。

  “哈哈……哈哈哈哈……”艾蜜莉娅抱着肚子,夸张地大笑起来,笑得整个人腰都弯了,连菜刀都掉在地上。

  艾蜜莉娅的放肆狂笑,是对作为她对手的艾丽丝毫不掩饰的羞辱,但艾丽丝并没有被这样的羞辱冲昏了头脑,她沉着冷静,从艾蜜莉娅全身都是破绽的举止之中,寻找最适合发动突袭的时机。

  但艾丽丝并没来得及动手,艾蜜莉娅突然停止了狂笑,她收敛起了笑容,一脸阴沉着凝视着艾丽丝:“臭丫头,有功夫担心别人,不如先担心一下你自己。你已经是自身难保了。”

  “什么?”

  在敌人的“提醒”之下,艾丽丝这才发现,她手中的两把匕首,居然在“滋滋”地冒起青烟。锋利的匕首直至刀尖处,竟然在一点点地起泡、融解、消失。

  就在艾丽丝在主要注意力都集中在眼前的敌人身上时,浑然不知在什么时候,四周的空气中已经弥漫着一团黑色的汽雾。

  刚才艾蜜莉娅故意承受伤害,就是为了让自己带有强酸的血滴飘散在空气之中。

  *************************************************

  巨响过后,两扇高大的木门上覆盖了一层厚厚的冰晶,周围的墙壁和地面也被碎冰所占据,然而两扇大门却始终纹丝未动,不要说整个被炸开了,连一点裂缝都没有。

  在经历了第8次“冰凌爆”失败之后,卡修斯放弃了这种除了白白浪费魔力外没有任何意义的尝试。

  倒吸一口凉气之后,卡修斯只有另寻出路,他转过身,开始观察这幢突然出现的奇怪房子。

  透过“续航之握”发出的魔法光芒,卡修斯看到,自己正身处大宅那宽畅的迎客大堂里。脚下是软熟的羊毛地毯,虽然有些日时,早已老旧不堪,可踩上去仍然可以感受到非常舒服的触感。在他面前有6根柱子分列在两旁,正前方是一排宽阔的楼梯,上到一半后楼梯往两边分开,分别通往二楼左右两条可以俯瞰整个一楼大堂的走廊。从一楼望上去,卡修斯依稀可以看到这两条走廊上,有若干房间的门口。

  把注意力拉回一楼,卡修斯看见在楼梯底下、两边墙壁的尽头,左右两侧各有一扇关起来的大门。

  虽然二楼看起来气派豪华,但卡修斯一向不喜欢太过奢华的地方,所以正中间的楼梯并不在他的第一选择之中。卡修斯的视线在一楼大堂左右两扇大门之间摇摆,在考虑了两、三秒之后,卡修斯选择右边的大门,作为首要探索对象。

  大门并没有被从里面上锁,卡修斯稍微用力,大门就应声而开。

  里面是一条又黑又长的走廊。地面并没有铺上和外面一样的羊毛地毯,露出房子原本建筑时所使用的略显粗糙的青砖地面,看起来和一般的底层黎民的居住环境无异。在走廊的左右两边,各有四个门口,数起来应该有8间房间。由于走廊的墙壁和顶部结满了蜘蛛网,卡修斯不得不在原本只是单纯用来照明的魔法光里面动用一点火元素,才得以比较顺利地往前走。

  卡修斯来到第一个房间前面,他没有走进去,只是把光源照进里面,发现里面摆放着两张分上下铺的双架床,床上整齐地叠着被子枕头等床上用品,外表蒙上一层厚厚的灰尘,两张双架床中间有一个木架子,上面摆放着四个锈迹斑斑的脸盘,墙上挂着几条已经腐朽的毛巾,地面上随意扔弃着几只粗布鞋子。

  从房间退出之后,卡修斯转身到走到对面另一个房间门口察看,发现也是差不多的情况。于是卡修斯也不再去察看第三个房间的情况了。这些房间的摆设,结合走廊的装潢条件,卡修斯几乎可以肯定,这里是一个集体宿舍,而且住在里面的人都是身份比较低微的佣人。每个房间可容纳4人居住,也就是说,这个集体宿舍可容纳32人。

  现在唯一让卡修斯感兴趣的,只有走廊尽头那个没有门、从里面透出微弱光亮的步房间。卡修斯步步为营地往那房间移动过去。等他终于走到那大房间时,却感到非常失望。

  因为这只是一个比较大一点的堂室而已,左边是供佣人使用的厕所、淋浴间和洗衣房,右边则是厨房和佣人们的饭堂。而在里面传出来的微弱光源,只不过是从堂室顶部的两块琉璃瓦外透进来的月光而已。可以看出房子的主人对于佣人的待遇并不好,连夜间照明的烛火都省了,直接透点月光进来敷衍了事。

  既然是琉璃瓦,也就是说那个地方比较薄弱。卡修斯往琉璃瓦施放了一发“冰凌爆”,结果震下来的大量灰尘把他自己呛得几乎睁不开眼睛,而屋顶和琉璃瓦却没有半点损毁。看来这幢房子的外壁跟刚才那大门一样,无法从里面被破坏的。卡修斯摇了摇头,转身正欲离开时,突然听到从饭堂里传出“笃”、“笃”、“笃”的有节奏的声音。

  除我之外还有其他人吗?怀着这样的怀疑,卡修斯小心翼翼地跨过因积水而铺满湿滑青苔的地面,踏进那间略显狭小、拥挤的饭堂里。在“续航之握”的光芒帮助下,卡修斯看到饭堂的地面上散落着锈迹斑斑的餐具,木制的餐桌和椅子或躺或倒,杂乱无章地横在地上。那古怪的声音,就是从饭堂尽头的厨房那里传出来。

  面对着不寻常的情况,卡修斯一点都不敢放松,他在破碎的木块之间一步步地跨越,走了差不多两分钟,才终于来到厨房前面。

  站在门口往内望去,卡修斯只看到一名身穿破坏不堪的佣人服装的中年妇女,正站在灶台前面,背对着卡修斯,左肩不动,右肩却不停地在进行小幅度的前后摇摆,那“笃笃笃”的有节奏声音就从她前面的灶台传来。看样子,这个女佣人正在灶台上砧板上切着什么东西。

  似乎感觉到背后有人,女佣停下了她手里的工作,并且以缓慢得令人窒息的速度转过身来。

  “啊!”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卡修斯还是被吓得倒退了两步。

  只见这位中年女佣人转到正面的脸上皮肤惨白,没有半点生气,而令人惊骇的是,她在双眼的位置没有眼珠,只留下两个血淋淋的血洞,似乎她的双目早被人挖走。

  然而最令人感到惧怕的并不是她的尊容。女佣转身而产生的轻微位移,使卡修斯可以清楚地看她原本正在埋头苦干的那个砧板的情况。

  躺在砧板上面的,是一个已经被切掉一半的人类婴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