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奥洛帕战记

第十五章 苦肉计

奥洛帕战记 木子双鱼 4340 2016-07-23 03:12:24

    酷刑不知道又持续了多久,直到远处的村庄里传来几声公鸡的啼鸣,说明此时距离黎明的到来已经很接近。

  这时,被绑在水轮子上、受到百般凌虐的囚犯,终于抵受不住,用虚弱的声音哀嚎:“住手……”

  在“山猫”的命令之下,负责操作水轮的士兵暂停了酷刑,他将乔伊卡转到适合审讯的正常位置。

  “山猫”带着胜利者的微笑,走到水轮前面。

  “这就是你的极限了?虽然你确实让我非常惊讶,居然可以坚持那么久,但这些都是你自作自受,早点交代清楚,就不会受那么多不必要的皮肉之苦。”

  “嘻嘻……”出乎“山猫”意料之外,被折磨得不像人形的乔伊卡,却依然露出玩世不恭的笑容,“你听到了吗?鸡啼了,太阳快要出来了。”

  “山猫”的笑容僵住了,他有种被戏弄的感觉,如同恶狼般的双目,凶猛地瞪着乔伊卡:“别给我耍花样,你难道不明白自己的处境吗?”

  “我自己的处境微不足道,相反,更重要的是,山猫将军,你明白你的处境吗?”

  “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看来,不把你一只眼珠挖出来,你是不会乖乖地供出你的同伙在哪里。”一边说着,“山猫”一边掏出一把匕首,寒锋逼人,一点点往乔伊卡的右眼逼近。

  刀子的移动速度非常缓慢,他要让乔伊卡在承受剐眼剧痛之前,先感受到最大限度的恐惧。

  就在这时,村庄里突然传来“丁丁丁丁”的紧急敲击声。

  “山猫”明白了这一阵紧急铃声是什么意思:“发生什么事?村里面着火了?”

  “将军,我去看看什么回事。”一名下属请命道。

  “速去速回。另外,传我的命令,所有将士加强警戒,犹其是监狱那边,警戒等级要提升到最高,任何人敢靠近,不问缘由,格杀勿论。”

  “遵命。”

  部下领命而去,“山猫”却突然生出一种背脊冰凉的感觉,手心渗出汗来。他很清楚自己为何会突然紧张起来,以至于这种强作镇定的姿态,在乔伊卡眼里看得格外清楚。

  “山猫将军,你难道没有听到吗?鸡啼了。”乔伊卡再一次重复了那个看似毫无关联的问题。

  “鸡啼?难道说……”斟酌一下这句话,“山猫”突然像想起了什么,他抬头往天上看了一会,身体微微一僵,然后转过身,对乔伊卡吼道:“混帐!刚才那些根本就不是什么鸡啼,那是你的同伙发出来的信号!你让你的同伙去村庄放火?”

  “哈哈,你终于发现了。像我们这种长年在外冒险的人,在没有工具的帮助下,要确认晚上的时间,最准确的办法就是看天上星辰的位置。你刚才自以占尽优势,却忽略掉这个最关键的常识。如果你在刚刚听到鸡啼时,立即抬头查看一下天空的话,一定会发现距离正常的鸡啼时间至少还有2个小时,自然也会发现破绽。只是很可惜,你的自以为是让你失去了先机。”乔伊卡的一顿数落,在旁人听起来,似乎受刑者和审讯问被互换了位置。

  “你……”在惊怒之下,“山猫”双眼瞪得圆圆的,但半晌之后,却露出诡谲的阴笑,“原来是这种低劣的苦肉计。不过你这点伎俩根本毫无用处,复国者营地铜墙铁壁,就算混入几只小老鼠,也只是自取灭亡。你们来几个,我就抓几个。”

  “听起来山猫将军对于自己的防御很有信心啊。不过你百密一疏,只加强监狱的防备,而忽略到其他重要的部位。我的同伴已经得手了,他们才会发出信号。看来,你们那位美丽动人的‘苏菲娅公主’,明天早上要倍我吃早餐。对了,要不要给你留一份面包?”

  听到这话,“山猫”没有发怒,反而大笑起来:“哈哈哈!我还以为这愚蠢的苦肉计有多么高明,不过只是低劣的阴谋。你以为绑架了公主就可以威胁到我吗?作梦吧。”

  “我没听错吧?山猫将军居然认为公主殿下没有监狱里那个囚犯重要。你是在故作镇定吧,我听得出来,其实你的内心非常慌乱。”

  “哼。你还真是自以为是。不妨告诉你。就算被你们绑走了一个‘苏菲娅公主’,对我来说也毫无影响,只要有需要,我想弄出多少个‘苏菲娅公主’都行。你们绑走的只是一个失去作用的冒牌货而已。”

  “你就那么自信,认为冒牌货没有作用?山猫将军,你应该知道,真正的苏菲娅跟我们在一起,你在我身上使尽手段,逼问我所谓的‘同伙’在哪里,其实是想知道真正的苏菲娅的下落吧。但你没必要继续追问,因为到了明天,当真品和假货一起在所有人面前出现,并当场对质时,你的谎言就会不攻自破。到时候你将会面临什么?山猫将军,你有考虑过吗?”

  “嘿。还以为你留下什么好的后手,原来只是一着臭棋。你最好祈祷那位真正的公主,明天不要出现。不过就算她出不出现都没关系,只要你还在我手上,逮住她是早晚的事。”

  “逮住苏菲娅?你想干什么?你要怎样对待她?”

  “上一次你们从营地逃走之后,我总算看明白了。就算那位金发少女是真正的苏菲娅公主,但她的内心已经被腐蚀,竟然放弃了光复故国的伟大理想。如果苏菲娅愿意回头,重新回到她的人民中间,她仍然可以享受身为公主的待遇;但如果她继续瞑顽不灵,那么我只好让她在世界上消失。”

  “苏菲娅是前王朝的唯一血脉,也是你们这些复国者的精神领袖。我不相信你真的敢杀害她。”

  “为什么不敢?复国者的人民需要的只是一个精神领袖而已,至于那个精神领袖是真是假,又有什么关系?只要这个精神领袖能够指引道路就足够了。我们的复国大业容不得任何干扰和阻拦,哪怕是苏菲娅本人都不行!”

  “不!”乔伊卡这下真的紧张了。他用无法相信的眼神,扫过站在“山猫”后面的几十位士兵。

  只见这些军人一个个木然挺立,对于“山猫”刚才所说的惊人言论,一点都没有惊讶,可见这些人都是“山猫”的心腹,早就知道那个“以假乱真”的阴谋,自己的话是不可能被传达出去的了。如此想来,为何“山猫”不选择在监狱或其他地方,而是来到这个荒无人烟的河边对乔伊卡进行拷打逼问,就是为了避免经乔伊卡的口中,泄露出真正的苏菲娅公主另有其人的秘密。

  苦肉计看来已经完全崩盘了。乔伊卡落泊地垂下了头,绝望的目光占据着他的双瞳。

  “山猫”高高在上地以嘲讽的眼神仰视着乔伊卡,他喜欢这种胜利者的感觉。对于这个胆敢与他作对的家伙,“山猫”不仅要在肉体上将其折磨得体无完肤,在精神上也要予以彻底摧毁,才能称之为真正的胜利。在他看来,乔伊卡已经彻底没招了,剩下的,就是等待这个罪人最后一点意志的完全瓦解。

  “苏菲娅……她……请求……与……”

  从乔伊卡口中,吐出几句断断续续、语音不详的低声呢喃。在“山猫”看来,那是绝望者没有意义的自言自语,不过这些声音细如蚊蚋,听不清楚在说什么,多少令“山猫”有些不爽。

  “你说什么?大声一点!”一脚踹在乔伊卡的胸膛上,“山猫”大声喝令道。

  “咳咳、咳咳咳咳……你……不可……回……火……”

  大概被踢中了肺部,乔伊卡在咳嗽了几声之后,才继续说那听不清楚的话,这回声音更小了。

  这让“山猫”越发凶残,他提起乔伊卡的衣领,阴森森地逼问道:“最好把你要说的话大声地、清楚地说出来,因为这是你留在世上的最后遗言。”

  乔伊卡有气无力地侧着头,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然后……

  “我是说,感谢你刚才那一脚。”乔伊卡突然用无比清晰、铿锵有力的声音,说出这样一句话来,令“山猫”感受到一丝凉意。

  并不仅仅因为一句不解的话,因为“山猫”在非常接近的距离,清楚地看到,乔伊卡原本绝望、颓废的眼神瞬间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阴谋得逞后的冷笑和讥讽。

  潜意识中感受到危险降临,“山猫”迅速往后退开;但为时已晚,就在“山猫”往后退的同时,乔伊卡的上半身以更快的速度往前倾去。只见乔伊卡双唇咧开,紧紧闭合的上下两排牙齿之间,闪烁着一抹慑人的寒光。

  “嗤……”

  乔伊卡用牙齿咬住一直藏在嘴里的锋利刀片,掠过“山猫”的脖子左侧。一股血箭从被划破的颈部大动脉处喷涌而出,将乔伊卡染成半个血人。

  惊讶的“山猫”往后倒退两步,才意识到要用手摁住自己颈部被割破的动脉。

  后面几十名士兵一涌而上,扶住“山猫”的身体,有人立即用手使劲压住他的大动脉,有人从衣服上撕下布块进行紧急包扎。

  “杀……杀了他!”

  “山猫”在失去意识之前,拼尽最后力气抬起手来指住乔伊卡,向他的士兵下达命令。

  一名靠得最近的士兵立即操起手中的长矛,朝乔伊卡的心脏处扎过去。

  在这命悬一线之际,乔伊卡头部往左一甩,同时吐出口中的刀片。在推击力和离心力的双重加持之下,刀片以极快的速度精准地划过将乔伊卡的左手固定在轮子上的绳子。

  恢复自由的左手,在矛尖即将刺入心脏之前将其牢牢地抓住。

  尽管乔伊卡的左手手掌被锋利的矛头割得鲜血直流,但长矛的主人发现自己已经失去对长矛的控制权。乔伊卡身体往右一倾,同时将长矛往自己的方向拖拽,仅凭单手之力就把士兵拖得往前一个踉跄,扑到自己跟前。乔伊卡抓住时机用自己的额头往前一磕。

  只听到“啪”的一声,士兵的鼻梁骨被砸碎,鲜血四溅,往后倒退两步,“咯噔”一声跌坐在地上。

  其他4名士兵见状立即提起自己的武器冲上来。

  乔伊卡绝不坐以待毙,他翻转长矛,以左手抓住矛柄,用矛尖处挑断右手上的绳索。这时,两名士兵已经冲到他面前。

  双手摆脱桎梏后的乔伊卡灵活地操作长矛,将敌人的武器一一格开,并趁两名士兵未发新招的空隙,用长矛挑断了绑住左脚的绳索,然后往右转身,正好避过了从左边攻来的第三名士兵的长矛。紧接着乔伊卡将长矛往自己右脚处叉下去,最后一条束缚他身体自由的绳子终于被切断了,但同时他的左肩也被从右边攻过来的第四名士兵用长矛刺穿。

  然而,乔伊卡却发出了欢快的笑声,因为他已经完全恢复自由。虽然肩膀被刺伤,但那是乔伊卡在知道自己无法闪避这次攻击的情况下,故意用身体上没重要器官且肉比较厚的部位来承受,因此并未伤到要害。乔伊卡果断将矛头从自己的身体里拔出来,连爬带跃,窜上旁边的大轮子上面,居高临下挥舞长矛与那四名围攻他的士兵进行对抗。

  那几个士兵作梦也没想到,一个承受长达几小时的酷刑、又被长矛刺穿身体的男人,居然还能发挥如此强大的战斗力,他们以四对一完全占不到优势,其中一人还被乔伊卡一矛戳死,另外三人皆不同程度地挂了彩。

  眼看同伴不敌,其他几十名士兵,除了正在抢救“山猫”的几人之外,全部向乔伊卡一涌而上,看这阵势,非要把乔伊卡活活剥皮不可。

  就在这危难关头,乔伊卡身后的小河突然升起数条水龙卷,在天空凝聚成一根根尖锐的冰针,往正在冲锋之中的士兵泼撒下来。

  见此异状,士兵们争相躲避,但冲在最前面的两名士兵闪避不及,被冰针射成筛子。

  持续数十秒冰针雨结束后,士兵们迅速重整阵形,准备再一次进攻,但此时他们却惊讶地发现,从自己的头顶上传来沉重的压力。

  籍着夜幕的掩护,一艘巨大的浮空飞舰,无声无悄地潜入到这片树林的小河边上空,漆黑、巨大的舰体,以及舰体四周闪烁着各种颜色的魔法波动,令人感到不寒而粟。

  浮空飞舰的舷窗处抛下一根绳子,末端垂落到乔伊卡可以接触之处。乔伊卡抓住了绳子,由浮空飞舰里面的人拉扯着往上升起。

  “撤!”

  剩下还活着的士兵,还没有愚蠢到在没有任何远程武器的情况下,与强大的浮空飞舰硬碰,他们交替掩护,收敛同伴的尸体,保护着身受重伤、失血昏迷的“山猫”,迅速消失在树林的黑影之中。

  很快,天上的飞行器,地上的人群,都消失得无影无踪。唯一留在原地的,只有被砸烂的水刑机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