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奥洛帕战记

第九十四章 假死

奥洛帕战记 木子双鱼 2458 2016-04-21 13:54:51

    “怎么会是她?!”

  翼精灵的突然乱入,让几乎稳操胜券的伊佩雅女王和哈伦王子措手不及。

  “孽畜!还给我!”

  哈伦王子怒火中烧,他来不及扣去弓弦,伸手往箭壶一探,抓起几支箭就朝露娜投掷过去!

  翼精灵不愧是最擅长逃跑的生物,那两对透明的蜻蜓薄翼以极高的频率在扇动,露娜连续几个急转弯,轻而易举地摆脱了从后面咬上来的几支利箭。

  可箭始终是死物,飞出去之后只会按照发射者设定好的路线和速度在飞行,能够灵活变通的人就不一样了。几堵沙墙快速地被召唤出来,封死了翼精灵逃出神庙的路,把这只擅长逃跑的生物限制在一个密闭的空间里;这时被魅惑夺走了神智的朱利安接到了“主人”伊佩雅的命令,施展出最灵巧的身法追击露娜,手中的两柄长剑无情地挥斩,非要把这只弱小的生物劈成两半不可。

  突然,高速移动中的朱利安停下来了,然后听到“嘭”的一声,朱利安重重地摔倒在瓦砾之中。如果不是身上穿着骑士战甲,这一摔恐怕要断几根肋骨。

  “别作梦了。我不会让你们碰到露娜一下。”

  更让伊佩雅和哈伦王子惊讶的是,本来已经失去了生命特征、成为一具冰冷死尸的欧文,居然毫发无伤地突然跳起来,抓住没有防备的朱利安的脚,把被魅惑控制的骑士摔在地上。

  其实说欧文“毫发无伤”并不正确,他的胸口心脏部位的剑刺伤口依然在淌血,欧文只能用左手去偷袭朱利安,因为他的右手此时正拿着卷成一团的布块,捂住胸前的伤口。

  “哼!追追追游戏一点都不好玩,这个给你!”露娜飞到欧文面前,把黑色晶石递给欧文。

  “谢谢。”欧文接过了晶石。

  露娜叉着腰,鼓起气,大声喊道:“记得你欠我800个面包、1000个蛋糕哦!”

  然后她绕着欧文飞了一圈,最后飞到一根石柱顶上,摆出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神态。

  “你……你不是死了吗?怎么……”哈伦王子突然有一种头皮发麻的感觉。

  “黑暗魔法,死灵操纵?”伊佩雅从魔法师的角落想到了另一个可能。

  “你们想多了。我是活生生的人,也不懂什么操纵死灵的魔法。就算懂,我也不会在自己身上作实验。”欧文淡定地笑了笑,“对不起,又一次让你们失望了。”

  “这不可能。妾身明明检查过你的身体。你的心跳和脉搏明明已经停止了,体温也在急剧冷却,怎么会……啊!妾身明白了!”伊佩雅想突然想起了什么东西,“这难道就是传闻中的‘假死’状态?”

  “在遥远东方真国的医学认为,在人体心脏稍微上方之处,有一个神奇的部位,被利器击中或受到强大外力攻击时,会使人的身体机能全部暂停,进入‘假死’状态。”欧文以轻松的语气解答了自己身上发生的异状。

  ……

  若干天之前,安堤哥林海。

  又到了每天晚上安营扎寨的时候,抽签安排岗哨守值,欧文和朱利安被刚好抽到同一组。

  “朱利安,你知道吗,能和你一起并肩作战,真是很值得高庆的事。”

  在篝火旁边,两位童年好友一边监视着营地附近的情况,一边聊天。

  “是啊。这让我感觉回到了童年,战术练习时互相将背后托附给对方的时候。”

  “我没想到那么久远。我只是在想,此时你不是我的敌人,实在太好了。你的剑术实在太厉害,硬拼下去我没把握完全招架得住。”

  欧文的这句话,让朱利安露出非常不悦的脸色。这分明就是说在去年“七罪之塔”事件里,欧文和朱利安分别作为最终对决的攻守双方,他们都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成为了彼此的敌人。在那时,欧文还差点命丧于朱利安剑下。对于那件事,朱利安一直耿耿于怀,虽说是身不由己,但他后来也默默发誓,绝不让这种手足相残的事情再发生。现在欧文突然重提这件事,朱利安的不高兴可想而知。

  “欧文,你可不可以不要再提……”

  然而“那件事”几个字还没来来得及吐出口,欧文就打断了他:“不过,就算挡不住你的剑术,当时你也未必能够杀得了我。”

  “没错。你也有着出众的本领。”朱利安有些无奈地回应道。

  “其实也不是什么本领。只不过是我的身体结构跟别人稍微有点不同。”

  “身体结构?”

  “是的。我的心脏生长的位置比一般人稍微高一点点。”说到这里,欧文拉开上衣,用手指着自己胸口、心脏位置稍微偏上的肌肉,“看,我的心脏长在这里。所以当时在七罪之塔里,你真的想要我的命的话,你的剑恐怕未必真能刺中我的心脏。”

  “你现在跟我说这些有什么用?我是永远不会再拿剑刺向我的好朋友。永远不会。”朱利安用近乎宣誓的语气说话,同时也表达出对于欧文旧事重提的不满。

  “是的,你不会。”欧文微笑道。

  ……

  “大小姐,你应该清楚,被魅惑魔法控制的人,虽然心智被操纵,但记忆仍存在。如果你们想让朱利安杀我,必然会在我防不胜防的时候;但是他如何杀我,只会依照他自己记忆中的认知来自行判断。”

  “所以你就在闲聊中欺骗朱利安,说你的心脏长偏了。实际上你是故意误导了朱利安。”伊佩雅道,“你似乎早就知道,朱利安会用剑来杀你。所以你反过来利用朱利安制造自己的假死。”

  “虽然我还是不太明白所谓的‘假死’状态是什么,但是你这家伙成功地欺骗了我们,让我们在警惕最为放松的时候,突然破坏我们的任务。现在回想起来,那只翼精灵突然和你翻脸离开,也是你事先的安排了。”哈伦王子意识到,自己可能掉进了欧文的圈套里,他的语气中不由得带着几分佩服,“了不起啊。尽管我一直觉得不能够对你轻敌,但最终还是小看了你。”

  “这只是一个巧合。出发前一天的晚上,在别墅里,我很碰巧地看两位似乎有一些不可告人的密谈,而我平时就有偷听别人说话的坏习惯……”

  “什么?”哈伦王子和伊佩雅面面相觑。

  他们意识到,自己的计划从一开始就被掌握了。哈伦王子满脸黑线,而伊佩雅则闭目沉默。他们千算万算,却预料不到竟会如此失策。

  “如果两位没有害我之心,我的这些小把戏又怎么会凑效呢?”对于两人的窘态,欧文报之以冷笑。

  “就算你把这些事情都计算得天衣无缝又怎么样?现在你还不是让自己身陷困境。”哈伦王子拉弓搭箭,瞄准了欧文,“把手上那个东西放下,我会考虑饶你一命。”

  “哈,饶我一命?你以为我会相信真理会的话吗。”欧文不禁哑然失笑。

  “那很好,我就从你的尸体上拿了。你觉得以这副还在流血的身躯,能抵挡住我们两个人?”

  “不对,是三个人。”伊佩雅更正道。

  只听得一阵低沉的铠甲撞碰声,倒在瓦砾堆里的朱利安重新站起来。他抬起双剑,面对着曾经信誓旦旦永不为敌的好友,摆出进攻的架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