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奥洛帕战记

第六十六章 撕杀

奥洛帕战记 木子双鱼 2175 2016-01-02 03:05:53

  海面上爆炸的船只仍在熊熊燃烧,在火焰之中洴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血战之后的港口尸体横陈,原本滚烫的鲜血已经冷,但仍未风未,黎明的曙光带来初阳的露霞,映红了爆炸后的街道和港口,也将一对原本关系菲浅、却因立场对立而成为敌人的男女的影子拉得长长的。

  “嗡”……

  还没见到伊丽莎白手上有任何动作,淬毒的飞刀便旋转着划破空气,以刁钻的角度飞向乔伊卡,在背后船只的火光映照之中,留下一道弯弯的幽蓝色光弧。

  乔伊卡嘴角微扬,他长剑一拖,“当”的一声把飞刀挡了下来。

  “嗡”、“嗡”、“嗡”!

  伊丽莎白右手微扬,三把飞刀连续脱出,呈三个方向往乔伊卡夹击而来。乔伊卡回剑抵挡,只听得“当”、“当”两声,从正面和左面袭来的飞刀被长剑挡下,同时乔伊卡头往左一偏,避开了从右面袭来的飞刀。与此同时,伊丽莎白又发出两把飞刀,拐着弯飞扑向乔伊卡。

  匕首和飞刀这两种武器的不同之处在于,虽然都是可以投掷出去的利器,但匕首的刀身是直的,它只能以直线飞行,而飞刀的刀身却是弯的,因此飞刀被投掷出去之后,能够按照一定的弧度飞行,甚至能回旋折返飞行。一个出色的飞刀使用者,能够随心所欲地控制飞刀的飞行弧线,使其能从敌人意想不到的角度发动攻击。

  伊丽莎白就是这样一位相当杰出的飞刀使用者,她发出的前几刀,乔伊卡都能准确地预判出其飞行路径,并提前挥剑挡格或避开,然而后面发出的这两刀,乔伊卡却是万万意料不到。

  “当”--在回剑挡飞在背后折返的那把飞刀之后,乔伊卡往后滑退一步,持剑准备抵挡接下来的两把飞来;可是,两把飞刀却在距离乔伊卡还有3、4米远的时候,突然以不可思议的方式拐了个弯,回旋折返扑向它们原来的主人。

  只见伊丽莎白没有退避,她的脸上流露出一抹不祥的微笑。乔伊卡大惊失色,他顿时明白她想要干什么,疾呼一声:“不要!”立即把手中的长剑往其中一把飞刀掷过去,同时空出来的另一只手往腰间扯下剑鞘,掷向另一把飞刀。

  长剑顺便地完成任务,成功地把它要追逐的飞刀击落了;但剑鞘却由于投掷得过于仓促,与目标在距离不足20厘米处失之交臂。

  “呃!”飞刀准确地击中了伊丽莎白,利刃扎入到她的左肩膀里面。伊丽莎白往后退了几步,嘴角却依然挂着微笑,然后安祥地闭上双眼,往后倒下。

  “不……”乔伊卡化作旋风一般冲到她面前,在她的身子完全倒下之前,伸手揽住她的后腰,缓缓放下,让伊丽莎白侧躺在他的怀抱之中。

  乔伊卡立即将渨上剧毒的飞刀拔了出来,把这把利器丢到了别处,然后撕开她伤口处的衣服,只见伤口周边原本粉嫩、光洁的皮肤,变成黑肿一片,发出呛鼻气味的黑色血液正从伤口处汨汨涌出。

  由此可见飞刀上的剧毒相当厉害,在刀刃扎进皮肉的瞬间,毒素已经融入到血液里面。

  “解药?解药……解药在哪里?”乔伊卡手忙脚乱地搜查着她的腰带、衣服,任何可以藏东西的地方。在一般的常识里面,施毒者通常都会随身携带着解药;但情急之中,他忽略了最重要的一点:一个人若是铁了心要自杀,是不会留下任何自救或被救的可能性的。

  “没用的。这些毒……是让我们在、任务失败后……自行了断……根本、根本没有解药……”在毒素的作用下,伊丽莎白的身体衰竭速度非常快,她连说话都变得非常困难。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么做?”乔伊卡握着她的手,痛心疾首。

  此时占据这位铁血汉子内心的,只有深深的懊悔和对自己判断失误的惭疚。如果对手换作别人,乔伊卡早就远距离一箭将其撂倒,他之所以选择用剑,也是为了尽可能在不伤害伊丽莎白的情况下将她制服,却没想到自己低估了她的决心,以至于害了卿卿性命。

  “‘夜枭’的任务……不容失败……否则……咳咳……”说到这里,伊丽莎白突然咳出了大量黑色的血,同时可以看到,她双瞳的眼白处,布满了一圈圈黑色的网状物,那里的毛细血管已被黑血所占领。说明毒素在身体里的传递速度远远超过预期。

  “无药可医,并不代表无人可医!听着,你的命是我救的,没有我的允许你不准死!你必须给我挺住!”乔伊卡马上想到的就是苏菲娅,不由分说,立即将伊丽莎白抱起来,要带她去找苏菲娅。虽然他不知道苏菲娅的光明魔法是否能够净化这不明毒素,但现在这种危急的情况下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但是,他还没跑出几步就停了下来,只见他身体一软,抱着伊丽莎白缓缓地跪倒在地上。

  “你、你……”望着怀中的伊丽莎白,乔伊卡脸上尽是惊疑和无法相信的表情。

  因为就在刚才,伊丽莎白趁他不注意的时候,将另一把飞刀插进了他的身体里面。

  “对不起……”怀中的人儿缓缓落在地上,在毒素的作用之下,乔伊卡感到全身乏力,意识越发模糊,在完全失去所有意识之前,他只听到伊丽莎白那最后的悲怆道歉。

  她的任务是在原本的计划无法顺利进行时,抹除任务目标。也只有在乔伊卡防备最松懈的时候,她才有下手的机会。

  即使牺牲自己的感情、牺牲自己的人性、牺牲自己的性命,也要不惜一切完成任务。这就是“夜枭”的本质。

  ……

  在两人倒下之后,从旁边某个不为人知的角落里,窜出一条瘦小的人影。这是一个蒙着面的女人,她来到伊丽莎白和乔伊卡的“尸体”旁边,摘下了面纱。此人不是别人,正是之前在伊丽莎白的赌场“艳鬼之吻”里从事高利贷业务的其中一名代理少女。之前在赌场里发现的尸体中,并看到没有这位少女的尸体,但是对于身为外来者的乔伊卡一行人来说,对此并不熟悉,也没有留意。

  少女检查了两人的尸体,在确认他们已经完全失去心跳和呼吸之后,她拔出一把短刀,往乔伊卡的心脏处捅了一刀,然后扛起伊丽莎白的尸体,飞快地逃离港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