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奥洛帕战记

第五十四章 遗产

奥洛帕战记 木子双鱼 3363 2015-11-12 18:42:50

    “叮呤呤”的招魂铃铛声音逐渐远去之后,三个孩子们的身体才一点一点地恢复控制,他们颤抖着从藏身之处冒出头来。

  “这、这究竟是什么东西?”许久才回过神来的霍华德,心有余悸的说。

  “亡灵巫师。这家伙是一个亡灵巫师!”法蕾雅道,“我爸爸妈妈都这么说的。”

  “什么!”霍华德倒吸一口凉气,他虽然还是个孩子,但也知道那是一个死亡的代名词。

  “刚才还是阳光普照,然后一下子就变成了夜晚,接着这灵巫师就驾着车在街上到处杀人。我……”法蕾雅双手紧抱双肩,体若筛穅,还未从那长久的震撼中恢复过来。

  “城主呢?难道他不管吗?还有保护这个镇的军队呢?”霍华德问。

  “军队全部已经……已经不在了。那些拿刀的叔叔们一开始就不在了。”法蕾雅刻意回避“死”这个字眼。

  “教堂的牧师呢?他是不会不管的。”

  “牧师也不在了。还有城主、舅舅他……还有妈妈、爸爸,他们都、都……”

  说到这里,小女孩催然泪下。

  “法蕾雅小姐。”霍华德伸出手,相去安慰她,可突然想到了彼此之间的身份差异,他的手刚伸出一半就收了回去。

  “我、我好怕……”小女孩泪目婆娑。

  亲眼目睹亲人的遇害,给她那幼小而未经风霜的心灵造成了极大的伤害。

  杜洛斯连忙冲过去,伸开臂膀主动将法蕾雅护入怀里:“别担心,法蕾雅。你的爸爸和妈妈不一定有事的。嗯,也许会没事的。虽然你看到他们烧着了,噢,不!也许他们没有被烧着。啊,也不是,他们可是被烧了一点点。天啊!我都说了些什么?我说……嗯,我是说:也许事情并不是你看到的那样。那是幻觉,幻觉啊,你懂吗?也就是说,虽然你也许看到他们烧着了,但可能事情上他们并没有被烧。也许,他们俩位可能现在正呆在什么地方等着你了。所以说,别哭了……别哭了,法蕾雅!我求你别哭了!”

  为了安慰法蕾雅,杜洛斯扯起了连他自己都不相信的弥天大谎,可这根本一点用处都,法蕾雅反而哭得越发凄凉,这令杜洛斯更加慌张。

  不知道是因为对于杜洛斯的瞎扯淡感到不满,还是觉得他的怀抱无法给予自己应有的安全感,法蕾雅从杜洛斯的怀中挣脱了出来,主动扑进了霍华德怀里,把头埋在后者的胸膛上继续哭嚎着。

  这一下弄得杜洛斯非常尴尬,他摊了摊手,显得有些无奈;而霍华德则不知所措。

  然而,在本能的驱使下,霍华德还是不由自主、很自然地将手伸到法蕾雅地后背,有节奏地、缓缓地轻拍着。

  虽然没有说出任何安慰的话来,但这无言的慰籍,却比任何花巧的语言都管用。法蕾雅的哭声越来越小、越来越轻了,她的情绪看来也渐渐平复下去。

  这时杜洛斯看不下去了,冲过去一把推开霍华德:“你还有完没完?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时候。”然后杜洛斯转向法蕾雅,声音变得温柔,“法蕾雅小姐,我们赶快逃离这个镇子吧,再不跑就来不及了。”

  “不,我哪里都不去。杜洛斯,你自己走吧。”法蕾雅摇头道。

  她不想离开从小生活的地家乡,更不想离开她的亲人;尽管她知道,他们恐怕早已凶多吉少。

  听到法蕾雅不想走,杜洛斯急了:“这怎么可以?城主大人吩咐我一定要保护你离开这个城镇啊。我怎么能独自一人跑了?”

  “咦!是城主大人让你保护法蕾雅小姐的吗?”霍华德好奇地问道。

  “这还用说?”杜洛斯骄傲地说,“那是城主大人亲自的托附。我可是从城主府一直保护法蕾雅小姐到这里的。”最后那句话,杜洛斯可是加重了语气的。

  “那就奇怪了,你怎么会去城主府呢?”霍华德继续追问。

  “这、这……”杜洛斯一时语塞,他可不会把自己又闯了大祸、父母拧着他去城主府请罪这样丢脸的事说出来的。在支吾了半天后,他才说:“你别多管闲事了。总之、总之先把法蕾雅送去安全的地方。”

  于是,三个孩子在漆黑的街道上奔跑起来。虽然视野极差,但这里毕竟是他们从小长大的家乡,认起路来还是相当容易的。

  然而,孩子终究还是太嫩了点。那亡灵巫师驾驶的灵车速度并不快,但他却并不担心城镇的居民会逃掉,自然有他的办法。不管距离有多远,只要在灵车的车辙辗压过的路径上有活物通过,都会被牵制灵车的亡灵山羊所感知。

  正在“扎啦”、“扎啦”缓慢移动的灵车突然停了下来,一头拉车的亡灵山羊“咩”地叫了一声。

  “叮呤呤”--感觉到有异的亡灵巫师摇动铃铛,四匹山羊一起拉着灵车掉头往回走。

  三个孩子不回头,一路穿过荒凉的街道,他们没有再遇到任何一个活人。满街都是烧焦的气味和漫天飞舞的布榍,如果说还能找到有什么“人”曾经存在过的痕迹的话,那就是在地面上残留着的依稀可辨的人形黑印。这大概都能告诉他们,镇子里的人都遭遇到了什么。

  小镇在东西两个方向各有一个出入口,刚才灵车移动的方向是自西向东,所以这三名孩子就朝相反的方向,也就是西面的出口跑去。在黑暗之中,他们隐隐约约可以看到小镇通往外界的路口,三名小孩难掩心中的激动,加快了脚下的步伐,往路口冲过去。

  前方突然升腾起一团迷雾,把路口完全遮蔽了起来。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异变,三个小孩不约而同地停下了脚步。尽管活路就在前方,但内心中升起的那强烈的恐惧感,让他们不敢再往前多走一步。

  紧接着,他们心中最害怕的糟糕事情发生了。

  “叮呤呤呤呤……”

  “叮呤呤呤呤……”

  耳畔传来逐渐增强的催命铃声,预示着那急速摇晃的招魂铃铛正在靠近。

  霍华德、法蕾雅、杜洛斯,这三个孩子没有逃跑,也没有惊叫。因为在听到铃声的一瞬间,他们身体的行动自由已经被夺取了,包括说话的能力,身体唯一能动的,就只有心脏和眼球。

  在那团绝望的迷雾之中,亡灵巫师驾驶着那辆由四头亡灵羊牵拉的灵车浮显出来,并不紧不慢地朝三个孩子靠近。

  想起了那烧焦的气味、四处飞扬的碎布、焦黑的人形黑印,霍华德大概能猜到等待自己的命运是什么。但在最接近死亡的时候,霍华德反而不怎么害怕,因为他本来就是一个什么都没有的苦命孩子,在被父母卖掉的那一天开始,霍华德就对自己的未来不寄于什么希望,也只有着对于绘画的美好愿望,才让他努力地活下去。然而,一个人求生的意志是根植于潜意识里面的,只要世界上还存在着让他有所念想的东西,人就不会轻易地向死亡屈服。

  当霍华德使劲地转动着他的眼球,想在死前贪婪看着世上的一切,但当他的视线落在法蕾雅和杜洛斯身上,关于他与法蕾雅、杜洛斯之间的过去,一幕幕在他面前重现。

  他想起了法蕾雅对他的画作的欣赏,以及法蕾雅对他鼓励;他想起了杜洛斯曾经欺负过他的恶行,也想起了杜洛斯每次出洋相之后的笑料……紧接着,小镇里其他人的各个面孔,一张张地在他面前掠过。鞋匠乌尔顿先生、教堂里的牧师、唱诗画的同伴、邻居那位热情的大婶、颜料店的老板……他日常生活的轨迹,所有的幸福与不幸,悲戏离合,喜怒哀乐,这些不正是他曾经生活在小镇上的证据吗?然后,此时的霍华德还想起了怀里的画笔,以及妈妈将画笔送给他的那个场境。

  虽然他回忆中的那些人都不存在了,但身边两位同伴,却仍然活着;对死亡的不甘、对生命的追求,又立即被点燃起来。

  “我不想死!不能死!至少……至少要让我的同伴活下去!”

  强烈的求生意志,前所未有地在他心中洴发,从那幼小的心灵中,发出了不屈的呐喊……

  *************************************************

  “雨夜开膛手”艾蜜莉娅,跟随着巫妖王卡洛文走进禁地。

  他们穿过长长的走廊,来到了一个宽畅、明亮的大厅中。

  屹立在大厅中间的一块巨大的永冻坚冰,坚冰里面冻结着一位全身裸赤的美丽少女。这吸引了艾蜜莉娅的注意。

  “她是谁?”

  艾蜜莉娅在坚冰前停了下来,好奇地伸手去触碰坚冰。她感受到自己与冰中的少女有什么特殊的关系,似乎她与对方之间认识了很久。

  察觉到艾蜜莉娅的行为,巫妖王也停了下来,转身道:“我知道你现在有什么感觉。没错,你和法蕾雅之间的确有着特殊的关系,关于这一点,我会跟你解释的,但不是现在。”

  “明白。”听到主人这么说,艾蜜莉娅顺从地把手从坚冰上挪开。

  两人走到大厅的尽头。巫妖王启动了墙壁上的隐藏的机关,墙上一道暗门被打开了。

  他俩走进暗门,继续追过第二条走廊,铂来到了另一个大厅。

  这个大厅的正中央同样屹立着一块巨大的永冻坚冰,但是被冻结在冰里的,不再是一位少女,而是一辆灵车。

  不仅是灵车本身,就连拉车的四头亡灵山羊,也同样被冰封起来;另外,一起被冻结的,还有招魂铃铛以及赶车的长鞭,唯一不同的是,负责驾车的车夫并不在其上。

  “这个?”艾蜜莉娅抬起头,望向巫妖王。

  “这正是我要交给你的东西。”巫妖王道,“它是亡灵巫师卡洛文的遗产。当今世上能够控制它的,大概就只剩下你了。”

  “遗产?主人,您是说这是您的……”

  “不是我,而是另一个卡洛文:前任巫妖王山德鲁身边的得力助手--‘魂葬灵车夫’卡洛文。我只是借用了别人名字而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