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奥洛帕战记

第四十九章 未婚妻

奥洛帕战记 木子双鱼 2967 2015-10-21 04:43:37

  杀气瞬间洴发出来,然后又瞬间湮灭于无形。短暂的打斗结束之后,攻击者也将他的杀气收敛起来。

  对于刚才偷袭的成果,巴札克感到很满意。因为这个看似鲁莽的行动,至少证明了两件事:

  第一,虽然米高扬表现出对儿子凶神恶煞的样子,但他的反应已经出卖了他的内心,这对看似决裂的父子,互相之间还是很在乎对方的。

  第二,则是……

  “果然是你。”巴札克的眼神越过愤怒的米高扬,直接投向远处的朱利安。

  朱利安当然知道巴札克这话是什么意思。数日之前的亚历山大之乱,朱利安就和巴札克面对面地硬扛了一仗。当时朱利安身着普通士兵的装束,故意压低头盔,掩盖自己的真面目,但朱利安并不认为巴札克会认不出他。其实在刚才,他现身为母亲解围时,从巴札克投来那稍微异样的眼神中,就知道巴札克可能怀疑他就是当日与之展开殊死搏杀的人了,但朱利安也知道巴札克并没有真凭实据,凭借着自己是公爵之子以及教皇特使的双重身份,巴札克应该不敢乱来。然而朱利安显然低估了巴札克这个粗旷大汉的胆量和智慧,没料到对方会真的玩突然袭击这一手。经过刚才的试探性搏斗,朱利安明白,巴札克已经完全知道了自己的身份,这正是巴札克所说的“果然是你”的真正含义。

  现在的情况对朱利安非常不利。巴札克的军队已经把别墅包围的严严实实,他随时可以下令将朱利安逮捕。此时朱利安有两个选项,一个就是在自己被军队制服之前,抢先一步向巴札克本人发动突袭,拼个鱼死网破。但现在父亲却挡在两人之间,而且母亲又在旁边,贸然行动的话必定会危及双亲;所以朱利安只有第二个选择:束手就擒。

  “不错嘛,果然是被教皇陛下选中的人。你的身手很出色。”巴札克赞许地点点头,以调侃的方式结束了这僵硬的局面。

  “什么?你刚才只是为了测试那臭小子的实力?”听到巴札克这么说,米高扬也稍稍安定下来。

  至少可以确认,巴札克之所以突然袭击自己的儿子,似乎并不是故意找槎,虽然不是骑士,但米高扬也听说过,两位骑士见面时总喜欢互相较量。

  当然,这只是米高扬一厢情愿的想法,巴札克真正的意图,也只有两位当事人才是最清楚。

  朱利安清楚,巴札克不当众拆穿自己,除了在向渲耀武力,在心理上压制他之外,还在警告朱利安:一切尽在我掌握之中,你最好给我安分点。

  既然对方不想拆穿,朱利安也只好心照不宣,他对巴札克说:“教皇陛下选中我的时候,并不只看中我的个人武力,还有其他因素。当然了,如果将军想要和朱利安一较高下的的话,改天找一个合适的校场,在有裁判的见证之下,与将军来一场公平的决斗。相信这绝对会是光荣的一战。”

  即使自知处于劣势,但朱利安依然采取针锋相对的回答,以表示自己绝不屈从。

  “说得也对。既然特使大人婚期在即,现在提出挑战,实在是太过失礼了。哈哈……”

  梅纳维诺将军若无其事地以他那招牌性的豪爽笑声,为这场不大不小的风波画上句号。

  虽然中途有些波折,但是巴札克和米高扬还是在朱利安的带路下,进入了别墅,前往位于二楼的书房。

  维多利亚则仅仅跟在丈夫身边。她的心情即紧张又喜悦。儿子终于成家立业了,他口口声声所说的“未婚妻”会是谁呢?维多利亚首先想到的是朱利安往家里带来的几位女客人,女皇伊佩雅二世陛下那是不可能的了,虽说卢梭公爵位高权重,但要说与皇室联上姻亲,维多利亚可不敢有这么大胆的想法;至于女皇身边的那三位侍女,应该也可以排除了吧。如此想来,那位“准儿媳”应该是自己没见过的姑娘才对,想到这里,维多利亚感到很奇怪,儿子何时把一位小姐偷偷地带进别墅,而自己却浑然不觉的呢?

  别墅在外面看起来并不大(相对于城堡而言),但进到里面之后却发现也并小。书房就位于别墅的二楼西面的走廊尽头。众人在来到书房门前时,一路上相对无语,气氛怪怪地。

  面对这虚掩的书房门,朱利安用听起来尽量自然的话对巴札克道:“将军阁下,我的未妻儿就在里面等候。要不我先去跟她说一声?”

  “不必了。既然是特使大人你的未婚妻,冒昧进见也是一件很失礼的事。我还先回去了。”

  出乎朱利安意料之外,已经走到门口的巴札克,居然一改初衷,转身向来时的方向往回走。

  朱利安情急之下连忙拦住了他:“等等,你真的不进去吗?”

  这一拦,吃惊的反而是朱利安自己。他连忙把伸出的手放了下来,并稍稍移动身子,让开道路。因为朱利安意识到,他刚才这么做太明显了。

  本来,会见客人应该是在客厅才对,而他却选择在书房里让自己的“未婚妻”与客人见面,这本身就是一件不寻常的事。朱利安既然知道那是伊佩雅设下来对付巴札克的圈套,可现在巴札克却突然不进去,让朱利安多少有些乱了套,才作出如此不智的举动。

  不过巴札克依然没有当面揭穿他,而是笑了笑道:“特使大人热情难却。但无奈我有公务在身,待把那些危险的凶犯逮住之后,我一定会亲自登门造访,为特使伉俪送上祝福。”

  勇猛并不代表没有脑子,明知是圈套还往里面钻,那已经不是蠢货,而是疯子的行为。巴札克既然已经确认了他想知道的事情,那就没必要继续孤身涉险,赶快与自己的部下汇合才是最佳选择,然后是强攻还是继续封锁,或采取其他手段,都可以游刃有余。

  楞了一会的朱利安反应过来时,巴札克已走出数步之远,朱利安连忙追过去;而米高扬虽然不知发生何事,但他生怕巴札克会再次对朱利安出手,于是也紧紧跟在后面。唯一没有跟过去的就是老夫人。

  “喂!等等,那位姑娘怎么办?”维多利亚在后面叫唤着自己的丈夫和儿子,却没有得到回应。

  片刻犹豫后,她做出了这辈子第一次没有与丈夫保持一致的行动:继续往书房走去,轻轻把房门推开。

  一股高雅的芳香扑鼻而来。

  “夫人,您好。”

  还未看到本人,门后就传来了一声年轻女子悦耳、有礼的问候。

  “这、这……”当书房门被完全推开之后,站在书房里的那位盛装打扮的美貌女子眼帘时,维多利亚张开嘴巴,呆呆地站在门口,半晌反应不过来。

  ……

  三个大男人互相保持着一定距离,先后从别墅西边的走廊回到楼梯,然后又沿着楼梯回到一楼。在这一路上,并没有遇到任何一位本该在别墅里干活的佣人。这种不寻常的状态,让巴札克更加确认,在那房门的背后,等待自己的是精心布置好的陷阱。

  然而,他很快发现自己错了。

  在走出别墅大门的一刹那,巴札克突然发现,本来弥漫在空气里的熟悉的军队杀气已经荡然无存,也没有士兵前来迎接他,因为巴札克惊讶地看到,他带来的200多名士兵,还有守卫别墅的20多位雇佣兵,已经全部都倒在原地,失去了知觉,生死不明。这一刻,巴札克立即懂了,朱利安之所以将他领进别墅,并不是书房里面有什么陷阱在等着他,而是让军队离开他的视野,方便同伴对他的士兵下手。

  这时朱利安和米高扬父子,也一先一后地走出别墅大门,父子两人也同样被眼前的一幕惊呆。

  而巴札克却恶狠狠地怒瞪着朱利安:“看你干的好事!真没想到,居然会在栽在你手里两次,还真是小看你了。”

  “……”

  虽然朱利安想说,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也会发生什么事,但这种解释苍白无力,所以他索性也不回答了。

  “梅纳维诺将军阁下,既然已经到了门口,为何不再前进一步呢?”

  就在两人即将撕破脸皮的时候,从屋子里面传出一把熟悉的年轻女性声音。

  三人往门里一看,只见一老一少两位贵妇人,正互相拉着手,盈盈款款地走出楼梯,往门口方向走来。她们俩人的姿势看起来相当亲密,那关系就像是母女,或者是婆媳。

  “那、那……”看到那位与自己的妻子相扶而行的年轻女子,米高扬惊讶地说不出话来。

  何止是米高扬,就连巴札克也感到不可思议。

  “怪不得特使大人如此厉害,原来你的未婚妻居然是我们的女皇陛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