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奥洛帕战记

第三十五章 雨夜开膛手

奥洛帕战记 木子双鱼 4353 2015-08-16 12:10:48

    “蠢货!不要接近她!”

  “棺材设计师”肖伯纳向艾蜜莉娅--那位带着老妇人声线的小女孩(或者长着小女孩外貌的老妇人)发出警告,因为在半秒之前,他就发现了那四副吸收了卡莲魔力的棺材发生了异常;然而他的警告还是慢了半拍。

  艾蜜莉娅的攻击简单而暴力,完全没有任何战术思考,也没有假动作的掩护,丝毫不掩饰其意图,就这样直挺挺地冲上去,结果撞到一面不知何时出现的冰墙上。

  本该完全挡住艾蜜莉娅去路并将她冰结的冰墙,在与那娇小的身形毫不相衬的巨大冲击力之下被撞得粉碎;然而艾蜜莉娅的速度也被稍微迟缓了一些。

  冰墙被粉碎的事实虽然出乎卡莲的意料之外,但她仍然掌握着局势。此蜜莉娅正好撞到她的枪头上,卡莲把长枪顺势往上一挑,把那瘦小的身躯挑了起来,卡莲疾速地挥动长枪,往被“搁”在半空的艾蜜莉娅在一秒内连刺数十枪,最后一下重击,将艾蜜莉娅撞飞了出去,小女孩的身体划过一条长长的抛物线,掉到后面那密密扎扎枯树林里,看不见踪影了。

  与此同时,那四副用黑檀木制成的棺材爆炸了,从里面被抛出大量冰雪--这就是肖伯纳察觉到的异常之处,棺材从卡莲那里吸收的魔力超过了自身的负荷,就像一个过量进食的胃一样“撑爆”了。

  对于同伴被打飞的同时,“钩魂夺魄”泰葛尔悄然抛出了铁钩,这件怪异的武器像有独立思考能力一样,绕了个大圈,从背后偷袭卡莲。“又来这招!”卡莲早已察觉,她往后挥舞长枪进行格挡;然而铁钩又突然改变了方向,没有与长枪接触,而是拐了一个弯从另一个方向袭向卡莲,后者回枪防御,铁钩却再一次改变方向。

  连接铁钩的铁链似乎可以无限延长,带着那锋利的铁钩,如同灵蛇一般,廷伸着泰葛尔的意志,围绕在卡莲身边飞舞,寻找任何一个能够“咬”上她的机会。

  “上窜下跳,你们就只有这种能耐?”

  感到厌烦的卡莲抬脚一顿足,庞大的寒气往四周扩散开来,刚才还在灵活起舞的铁钩和铁链瞬间被冻结,在超低温中变得脆弱无比的铁钩和铁链倾刻粉碎了,寒气的范围在无止境地扩大,焦黑的树林里飘扬起死亡之雪。棺材被破坏之后,卡莲夺回了她的魔力,只要能够使用魔法,眼前这几个杂碎根本不足为患--卡莲是这样认为的。

  但面对能让任何物品都变得脆弱无比的寒冰,或者只要一触碰到就会被吸走生命能量的死亡之雪,肖伯纳没有丝毫惊惧,他不慌不忙地用铁锤在铁椎上连敲六下。

  天空中出现了六个黑点,以极快的速度急坠而下。

  六副全新的棺材撕开了死亡之雪形成的结界,以等距的六边形的形状落在卡莲身边,把她包围起来。

  与刚才被卡莲破坏的那四副黑檀木所制的棺材不同,这六副棺材是由一种不知名的黑色金属制成的。棺材的盖子自动打开,却没有从里面走出任何人或物体,而是像贪婪的巨鲸一样,把四周的冰雪连同维持这寒气的魔力一起吞了进去。

  不到数秒钟,漫开冰雪不见了,四周的气温也逐渐回复到正常的状态。

  “这是什么?”卡莲身体微微颤抖。这六副金属棺材吸收魔力的效率,远胜于刚才被她破坏的那四副黑檀木棺材,使得她好不容易才夺回的一点优势,还没来得及完全显现就已经消失不见了。

  “你也许觉得自己的优势很大,但我们总会有克制你的办法。”肖伯纳冷笑道,“让我给你讲解一下吧。刚才被你破坏的‘异乡之棺’,虽然跟这些‘寂静之棺’一样,都有吸收魔力的功能,但效果还不如‘寂静之棺’的十分之一。”

  “寂静之棺?”卡莲上下端详那六副奇异的金属棺材。

  “不用怀疑。每一副‘寂静之棺’都能容纳相当3、4个一环法师的魔力,这里的‘寂静之棺’总共有有六副,你觉得还可以随心所欲地召唤冰雪吗?”肖伯纳用充满自豪感的语气,解说着他的得意之作。

  “我还以为有什么了不起,原来不过是让我用不了魔法而已。那我就将你这些宝贝棺材一个个砸碎。”话音未落,卡莲已朝一副“寂静之棺”砸出她的长枪。

  可长枪在飞行的途中,就被一根带着铁钩的铁链缠住了。“什么?”卡莲惊愕,她未曾注意到,就在她的魔力被“寂静之棺”吸走的时候,这些本已肢离破碎的铁钩和铁链,居然自行复原了。

  “你在不能使用魔法的情况下,仍能自由控制这柄长枪,大概是长枪里面寄宿着灵魂吧。”泰葛尔沉声道,“现在这个灵魂归我了。”

  “不要!”卡莲失声怒喝,不顾一切地朝泰葛尔冲过去。

  可是一条熟悉的娇小身影挡住了她的去路。

  “又是你!”盯着眼前这披着小女孩外皮的怪物,卡莲怒火中烧。

  “嘿嘿……”艾蜜莉娅原来可爱精致的五官扭曲了。

  被长枪连续穿刺的部位,裙子成了一块块碎片,黑色的血液从伤口入不断淌出,说明艾蜜莉娅的身体并没有自动复原能力,可带着这一身伤,仍然能够打得那么起劲,可见这个“小女孩”身体的结实和强壮程度,远远超过了正常人的可理解范围。而生锈、钝蚀的菜刀看起来没什么威力,可是每一下砍击都带有千钧之力。失去长枪的卡莲,抽出别在腰间、鲜少出鞘的短剑进行抵御,然而任凭她身为天启四骑士的强大实力,居然在与艾蜜莉娅的互砍之中只能打成均势;不,均势只是表面上的,实际上卡莲正在节节败退,因为艾蜜莉娅的菜刀越砍越强、越砍越快,而卡莲则由于心系那附着在长枪里的灵魂,无心恋战,渐处下风,终于,只听到“嚓”的一声,她的短剑断了。

  短剑的失去,却使得卡莲又发现了另一个状况,自己之所以暂处劣势,并非单纯因为自己心有牵挂,而是对手还拥有瓦解她防御的能力。因为身上铠甲的多个部位正在莫名其妙地分崩离析,而这些部位是菜刀根本没有接触过的。仔细观察之下,卡莲发现艾蜜莉娅身边正围绕着一层稀簿的黑色汽雾。

  血?原来如此!卡莲晃然大悟。

  艾蜜莉娅疯狂地挥刀乱砍,只不过是在转移她的注意力,这家伙真正的目的,是让自己的血液四处乱溅,艾蜜莉娅从一开始就打算让自己受伤,然后让带着强力腐蚀性的血液微粒飘散在身边,形成类似于浓酸的雾汽,以此腐蚀她的铠甲。

  “雨夜开膛手!”卡莲冲口而出。

  听到这句话,艾蜜莉娅一楞,乱舞的菜刀停了下来,身体往后蹦开几步。“没想到现在居然还有人记得这个名号。”艾蜜莉娅得意地一笑。

  “我也没想到,原来臭名昭著的‘雨夜开膛手’,居然是一个女人,而且还是小孩。难道‘日蚀星黯’的传言是真的吗?”

  “哦!你还知道‘日蚀星黯’啊。嘿嘿……”艾蜜莉娅用阴邪的干笑,当作对卡莲的回答。

  所谓的“雨夜开膛手”,是活跃在一百年,令奥洛帕三大陆不少国家闻风丧胆的神秘连环杀手。相传每到暴雨之夜,这个家伙就会出没于城市的大街小巷,寻找下手的对象。受害者全部都是同年同月同日出生的年轻女性,她们之中,有沦落风尘出卖肉体的失足女,也有良家妇女,甚至还有贵族家的小姐。那些惨遭毒手的女性,被残忍地开膛破肚,里面的内脏器官全部被摘除。“雨夜开膛手”在多个国家流窜作案,残杀了一百多人,案发地所在国家的军队和治安部队,还有中央教庭也出去了,经过多年的追查,始终未能把这个连环杀手绳之于法;不要说是抓捕凶手了,就连“雨夜开膛手”的身份,外貌特征等资料都一无所知。因为从来没有人目击过。

  史料中关于“雨夜开膛手”最详尽的一次记载,是一位贵族小姐的遇害经过--这也是唯一的一次出现女性以外受害人的案例。当时那位小姐正乘坐着马车冒雨返回她那伯爵父亲的大宅,马车旁边跟随着一支由8名军士组成的卫队。马车在通过一座桥时受到袭击,卫队瞬间被击倒,无一生还,马车被破坏,里面的小姐不翼而飞;而在六个小时之后,负责搜查的军队才在距离案发地不足两公里处的河堤边,发现那位小姐被开膛破肚、掏空内脏的尸体。由于那些死去的卫兵铠甲上,有被腐蚀瓦解的痕迹,然后被一刀毙命;因此当时的人推断,凶手是带着强酸等腐蚀性物品作案,而且这个“雨夜开膛手”肯定是一位身材高大的强壮男性,否则不可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放倒8名训练有素的卫兵。

  然而,这位“雨夜开膛手”,在疯狂作案19个月,杀害了152条人命之后,突然消声匿迹,从此不见踪影,没有再出现过,也没有再发生类似的案例。

  当然,外行人对于这位“雨夜开膛手”的作案动机也许一头雾水,但作为亡灵三股势力之一的奈洛城邦,却非常清楚这种残杀行为的目的。“雨夜开膛手”从出现到消失,总共杀害152人,除去那8个因挡道而倒霉的卫兵之外,剩下的144人全是年轻女性,而更巧合的是,这144名在同一天出生的受害女性,她们出生的那一天正好就是百年难得一遇的日全蚀。据说失传的古代黑暗魔法中,记载着一种名为“目蚀星黯”的魔法,需要用12副在日全蚀当日出生的女性的内脏进行献祭仪式,而这样的仪式又要进行12次。12的2次方,正好就是144。如果这个法术最终完成,施术者就能在沉落的太阳和昏暗的星辰之中获得神秘的力量。但在仪式开始的时候,施术者的血液会转变成强酸,在做剧烈运动时会从毛孔处变成汗水散发到空气中,“雨夜开膛手”之所以选择在暴雨之夜作案,目的是为了让雨水洗涮掉身边的酸雾。

  如此多的线索最终都指定艾蜜莉娅--这个看似人畜无害的小女孩,就是100年前的“雨夜开腔手”。而不是当年那些无能之辈猜测的“强壮男人”。

  “确实令我惊讶,但很可惜,你修练的‘日蚀星黯’并不完整。”话音未落,卡莲突然往前冲去,力量和速度骤然大增,不顾一切地冲进包围在艾蜜莉娅的酸雾里面。

  艾蜜莉娅举刀迎击,但卡莲的身影突然一闪,消失在艾蜜莉娅面前,正当艾蜜莉娅一楞时,卡莲的身影出现在她背后,抬起左脚猛踢艾蜜莉娅没有伤口的后背,把她整个人踢飞出去。但同时,卡莲左脚上的铁靴也被腐蚀掉。

  “了不起,居然看出我的‘日蚀星黯’不完整。”艾蜜莉娅拍了拍花裙子上的灰尘,若无其事地站起来,“但如果能得到你,这个拥有强大黑暗力量的女人的内脏,那就完美了!”艾蜜莉娅猛一转身,她的双目中洴发着骇人的红光。

  她的身体突然发生急速变化,胸部涨了起来,身材突然变高,原本合身的花裙子,只能勉强盖过腰部。眨眼之间,一个年幼的小女孩,成长为一名拥有姣好身材的成年女性。同时她的声线也由沙哑的老太婆噪音,变成清脆悦耳的年轻女声:“把你的心肝脾肺肾交出来!”

  同时将菜刀朝卡莲猛然投掷过去。

  察觉到不妙的卡莲立即闪避,但菜刀砸在地上所产生的巨大冲击波,仍然把她整个人抛翻。

  在地上连翻了几个筋斗之后,卡莲才勉强稳住了身子,牛角头盔的一只角断了,从头盔残缺的部位流出一缕苍白的长发。“这家伙!”卡莲咬牙切齿地望向艾蜜莉娅,然后又将焦急的目光投向被铁钩抓住的长枪。

  只见长枪正在猛烈地抖动着,像是被束缚的人类进行顽强的挣扎。为了保护里面的灵魂,卡莲在长枪上设置了72道防御,使得泰葛尔的铁钩不能够一下子把那灵魂钩走。可是这终究只是权宜之计,时间拖久了,不管多少道防御,最终都会被完全突破。

  “好了,好了。你们都歇一会吧,剩下的交给我。”在艾蜜莉娅与卡莲交手的时,一直蹲在地上的肖伯纳,头也不抬地说道,“该大闹一场了,‘喧闹之棺’。”

  此时只见到在肖伯纳面前的地面上,已被他钉进了8枚钉子,分布成一个奇怪的图形。

  另一方面,三名同伴在前方与敌人打得热火朝天,而那个白袍长发怪人,却一直在后面旁观,一言不发,也没有施予援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