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奥洛帕战记

第三十一章 今非昔比

奥洛帕战记 木子双鱼 2599 2015-08-01 23:21:32

    “幽灵刺客”布莱尔,在若干年前惨败给欧文之后,虽然侥幸捡回一条命,但也让他感到了深重的危机:如果再失败一次,他可能就会堕入地狱深渊。为了能够活下去,这些年来布莱尔疯狂地进行修练,提升自己的实力。

  但布莱尔的修练仅限于肉体,也就是对自己的老本行,刺客的战技的大量练习以及长期锻练,几年下来,他的战斗技巧得到了大幅度提升,与当年跟欧文对战时非同日可比;但相对之下,他的黑暗魔法修为却停滞不前。因为要让魔法修为大幅度提升的先决条件,就是必须提升自身的魔力,这就要求必须坚持长时间的瞑想,但这样一来,他就没有时间来进行战斗技能的修练了。其实这也正是任何魔武双修者要面临的困境,魔法和武艺同时修行的话,那么进展速度肯定比其他人慢,如果要在短时间内使自身战斗力得到提升,必须有所取舍,二选其一。

  当然,布莱尔并没有完全舍弃魔法,他运用了另外一种方法来弥补魔法修为跟不上战技进步的缺憾,那就是使用物品。不管是在卜约斯麾下,还是投靠了巫妖王,布莱尔都在疯狂地搜刮能够对他有帮助或将来用得上的魔法器材和道具,有时甚至不得不去偷或去抢,他的前后两位主子都知道,却不约而同地对其采取听之任之的态度。

  因此,在前往大陆执行命令之前,布莱尔从他的收藏器中精心挑选了若干件可以派得上用场的“宝物”,例如可以长期布置“魔法流失”陷阱的卷轴、以接近完美的“役亡术”操纵尸体的甲虫,以及能最大限度发挥尸体爆炸威力的铸尸水银。

  在出发前,他还阅读过大量关于任务要捕获的目标--苏菲娅公主的资料,对于苏菲娅的能力、性格、经历,以及她身边人的情况,都了解的相当透彻。布莱尔经过多次反复演算,一步步推算出苏菲娅的行动,并预先进行了布局。在他看来,苏菲娅能对他造成的最大威胁只有两个:一是女武神之魂,二是光明魔法。

  就在布莱尔想尽办法如何去掉苏菲娅的两大优势时,却意外的发现,另一拔人马也在打苏菲娅主意,以至于她的两个同伴,一个昏迷,另一个离开。如此天赐良机,布莱尔自然不会错过,但他仍然非常谨慎,不敢轻举妄动,于是耐心地进行等待,布莱尔偷偷地戳穿浮空飞舰的储水仓,导至食水流失,迫使苏菲娅不得不去野外汲水;为他创造好等待目标自投罗网的机会。

  结果事情发展得相当顺利,断水后的苏菲娅,正如布莱尔根据她的性格推断的那样,先用女武神之魂为受伤的同伴设置了保护结界,解除了他第一个担忧,然后苏菲娅如他所愿地走进陷阱。布莱尔成功地将苏菲娅困在了“魔力流失”陷阱中,利用几具尸体迫使苏菲娅以比平时多5倍的魔力消耗大量施展魔法,直到把她体内的所有魔力全部耗干,这样第二个担忧也没有了。

  面对无法使用女武神之魂和光明魔法的苏菲娅,布莱尔完全有自信可以应付得了,所以他才会大摇大摆地现身。毕竟布莱尔得到的命令是“把她带回去”而非“杀了她”,因此在走到最后一步时,他不得不结束了隐秘行动。

  可是,事情的发展却让布莱尔大吃一惊。之前接触到的资料中,布莱尔一直确信苏菲娅的战技水平只有守卫骑士的级别,绝不可能敌得过经过地狱式修练后实力大增的自己;可在实战中,布莱尔却发现那些资料根本一点都不靠谱。

  布莱尔以潜行术进入隐身的状态,围绕着苏菲娅发动狂风一样的攻击,虽然占据着表面上的主动,但苏菲娅却像是一位纵横沙场几十年的老骑士,以与她的年龄极不相衬的沉着冷静进行应对。她看不到对手隐形的身影,视觉完全无用,于是索性紧闭双眼,依靠着微弱的听觉和空气的流动感应敌人的位置,双脚没有移动过半分,任由敌人如鬼魅般的身影在自己周围飞掠,手上的双短剑却没有闲着,每一次挥剑,都极其精准地抵挡住布莱尔的一次攻击,她似乎完全看穿了布莱尔的动作,把他的攻势防得滴水不漏。双短剑和青铜匕首相差数十次,在空灵的黑夜中发出“乒乒乓乓”的声音,可青铜匕首却始终无法撕开双短剑的防御。

  为了让苏菲娅的防御出现缺口,布莱尔多次显形,并故意露出破绽,引诱苏菲娅攻击他自己;可是苏菲娅却不为所动,冷漠的眼神中透露着对看穿他意图的鄙视。

  十几个回合下来,布莱尔的形势急转直下,因为要长时间施展潜行术,需要消耗比平时多数倍的体力,布莱尔累得够怆,却没能在苏菲娅身上占到半点好处,体力直线下降,无法继续维持隐形术的他,连动作也明显慢了下来。

  苏菲娅等待的就是这样机会,在刚才的防御战中保留大量体力的她,以逸待劳,主动反击,短剑一连串上下翻飞,刺、挑、劈、削、斩,以连绵不断的攻势袭向布莱尔的要害。布莱尔只能挥动青铜匕首被动式的防御,形势倾刻逆转,此时的布莱尔别说是接近苏菲娅了,连要招架她的攻击也感到非常吃力。

  这让布莱尔着着实实地感觉到,现在苏菲娅的近战肉搏能力,比起当年在死亡之岛的山洞里遇到的欧文有过而无不及,而自己苦练的那几年,完全是白过了。

  但布莱尔不明白的是,虽然他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在武艺的修练上,但他的修练对象最多也就是被黑暗魔法复活的亡灵战士,跟苏菲娅多次以命相搏的生死决战相比,根本不足挂齿。苏菲娅这些以命换来的实战经验,并非那种单纯的闭门苦修可以相提并论的。更何况,多次使用女武神之魂,也让远古时代传说中女武神亚尔薇特的战斗经验和风格融入到她的习惯之中。现在的苏菲娅已非昔日吴下阿蒙,而且还加持了多种强化型祝福魔法,她的战斗力远超布莱尔预料,也是完全合情合理的事。

  “咣”!

  青铜匕首“离魂刃”,打着旋飞上天空,划过一条抛物线之后,刀尖朝下钉在了山间的泥地上。

  布莱尔用空出来的一只手托起虎口破裂的另一只手,又惊又怒的盯着眼前的少女。他没有再后退一步,因为少女的短剑已经抵在他的咽喉下,再往后退已没有任何意义了。

  “你是何人派来的?为何要袭击我和卡修斯?”苏菲娅厉声逼问。

  她只要手一抖,就可以一刀割破布莱尔的喉咙,但她没这么做,因为她觉得布莱尔身上可能藏着解药。

  “嘻嘻……”布莱尔冷笑一声。

  他的眼神变了,从惊怒变成了阴邪。虽然苏菲娅给他太多惊讶,但不代表这个狡诈的幽灵刺客已经束手无策。

  随着“哄”的一声,覆盖在左半身上的半件披风自行脱落在地上,苏菲娅惊讶地发现,布莱尔的左半身从锁骨到腰部,插满了飞刀,总共有13把,黑色的污血直淌而下。

  这13把原来藏在披风里的飞刀,本该被掷向它们主人的敌人,可在刚才的战斗中,却被它们的主人依次扎进自己的身体上。

  如此自残的疯狂举动,把苏菲娅吓呆了,她完全不知道布莱尔想要干什么,以至于手上的动作慢了半怕;在回过神来之前,布莱尔已以一个后跃脱离短剑的攻击范围。

  “这是你逼我的。”布莱尔凶狠地说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