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奥洛帕战记

第十八章 中途遇伏

奥洛帕战记 木子双鱼 2948 2015-06-09 17:32:52

    负责守城的士兵大多都是那些直来直去的楞头青,这种士兵的好处就是容易指挥,不会有什么花花肠子,缺点就是脑筋转不过来。面对那朱利安等四人这种低级的贼喊抓贼小把戏,他们就犯浑了,居然迷迷糊糊地帮他们要追捕的歹人搬开路障、拉起城门;直到后面的骑兵冲了上来向他们怒斥的时候,这些守卫才发觉自己犯下弥天大错。

  然而为时已晚,四个歹人已经骑马奔出了城外后,跑到最后一名歹人挥动一把刻满魔法符文的黑色长剑,“咣”、“咣”地两声将固定护城河吊桥的两条铁索斩断,吊桥倾刻倾塌,在后面拼命追赶的骑兵可就惨了,他们连忙勒紧马僵煞停,但还是有三名骑兵收不住脚步,连人带马裁下了护城河。

  帝国军士兵向河对面的四名歹人破口大骂,有的士兵往对面射出弩箭,然而这种疏疏落落的射击被朱利安等人轻易地格开,帝国军士兵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歹人骑着他们的马离开自己的视野。

  但是逃出了帝都不代表已经安全,因为一旦让帝都里的守军修复好护城河吊桥,很快就会被骑兵追上,因此朱利安等四人继续策马加鞭,一路无言地穿越城一座的森林,直到来到一条比较宽阔的铺着长石的官道上,才稍微减缓一下速度。

  但是,这只是陷入另一个危机的开端。

  他们刚跑了一段时间,就看到道路中间屹立着一条高大的人影。

  “他怎么在这里?”朱利安大吃一惊。

  虽然在这个距离上,他还没能看清那个人的相貌,但从对方的身形和站姿,胸甲上那两道十字型的交叉斩痕,以及沾在铠甲外面尚未风未的斑斑血痕,朱利安就已经知道此人的身份。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不久之前将朱利安逼入绝境的帝国将军巴札克·梅纳维诺!被他的战魂技“十字凄惶闪”正面击中,居然还能站起来孤身一人迎敌,这个男人令朱利安不寒而粟。

  “呼呼呼呼……”

  一见到四骑的出现,巴札克就抡起了手中的铁链,铁球在他的头顶越转越快,越转越猛。同时,朱得安也感受到,在流星锤上加持了极为强大的战魂力量。

  “轰隆……”

  流星锤还没等四骑靠近,就已经砸了出去。如果认为在这个距离上不会受到攻击,那就大错特错了,因为流星锤一开始攻击的目标就不是人,而是地面!

  大铁球碰撞到地面的同时,使用者的强大战魂透过铁链传递到大地中去,一时间地动山摇,大地发出骇人的轰鸣,如同天地未开之前洪荒巨人的咆哮!剧烈、巨大的震波也随着咆哮爆发,以大铁球砸地之点为中心,往四方八面扩散开来,这种震波与之前将朱利安抛向天空的震波如出一辙,唯一不同的是强度和规模都远远凌架于之前那一次。地面上铺设的长石板承受不住如此巨大的力量,呈辐射层层往外翻开,露出暗红色的泥土地表,官道两边腕口般粗的树木也被连根拔起。举目之内,一片疮痍。方圆数十里的范围内,都不同程度地感受到大地在摇晃。

  更可怕的是,震波摧毁的并不是只有死物,还通过与地面的接触将震动的能量传递到任何站在破坏范围内的生物体内。猛烈的震动在战马的体内回荡,把这些马匹的内脏器官震成了一砣浆糊状。四匹战马惨嘶数声,七孔流血倒卧在地上,抽搐几下,一命呜呼。但正因为有战马那庞大肉体作为缓冲,坐在它们背后的骑手们才能幸免于难。朱利安等四人如果不是骑着马而是徒步行走的话,估计现在早已死于五脏俱裂,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仅仅昏厥数秒。

  这就是皇家骑士巴札克·梅纳维诺的战魂技--“大地恸怒”!朱利安并不认识不足为奇,首先巴札克在他父亲的光环掩盖之下,极少出现在人前,他的战魂技自然也鲜为人知,其次因为如此强大的力量是不会分辨敌我的,巴札克也不会在附近有友军的时候使用这一招。这也就解释了为何之前在旅馆门前那一战之中,巴札克没有使用战魂技的原因,在城市里使用这种能力无疑是浩劫。

  朱利安有点发懵,最令他感到惊讶的不是对手战魂技的破坏力之强大,而是这个敌人在脱离战斗之后,居然还能在那么长的时间里维持着战魂的燃烧状态,而且还维持在足以释放战魂技的程度。当朱利安抬起头来时,他渐渐看出了端倪,因为他巴札克虽然双手仍孔武有力紧握着流星锤的铁链,但脸上的表情看起来相当地疲倦。不是那种经历过大量剧烈体能运动之后气喘吁吁的疲惫,而是像那种精神耗费过多的倦怠。“他使用了某种魔法来维持战魂吗?”本身就是魔武兼修的朱利安立即就想到了这个可能。

  “他早就料到我们会逃出城,所以在此等候多时。”这时,其他三人也陆陆续续地站起来了,一位神秘人沉声道。

  巴札克没有回话,那冷悛的目光就是最好的回答。

  “看来他想和我将那场未分胜负的决斗继续进行下去。好吧,让我再一次做你对手。”朱利安拔出双剑,挺身而出。

  然而巴札克那一抹嘲讽般的冷笑,粉碎了朱利安拖延时间掩护同伴先走的图谋,仿佛在对他说:你的把戏我早已看穿了。

  “主人,我和你一起上吧。他只有一个人。”丹特拔出剑,往前走去,与朱利安站在一起。在四个人之中,丹特的实力相比之下是较弱的一人,所以在刚才的震波中也是受伤最重的,但是他毫不怯懦地选择与朱利安并肩作战。

  “他叫你做‘主人’,看来你果然是一位骑士。”巴札克目光直视着朱利安,“年轻有为啊。在你这个年轻就领悟战魂的不多,能伤到我的更是凤毛鳞角。虽然不知道你为何会做出那种有违骑士之道的事,但只要你投降,我以人格担保,一定会让你和你的同伴获得优待。”

  “将军,谢谢你的赞赏和理解,但如果要我投降,除非野猪学会了酿酒。”朱利安想都不想,立即就拒绝了。

  “那么你们将失去了活命的唯一机会。”

  梅纳维诺将军话音刚落,朱利安等四人便听到“噔噔噔噔”的紧促马蹄声正从背后两个方向接近。不一会儿,四位骑士已经骑着快马冲到了他们面前,和梅纳维诺将军一起将四人围在中间。

  朱利安四人互相依靠着,寸步不让。

  “我劝你们还是放弃不必要的幻想,他们都是我手下拥有最强实力的近卫骑士。”巴札克拖着流星锤往四人走去,大铁球在地上不停地磕碰,发出沉闷的声响。

  然而,并非所有人都会被他的威胁吓倒。

  站在朱利安左边,那位擅使长枪的神秘人反而被激怒了,高喊吼道:“管你们是什么近卫骑士还是别人,全部一起上吧!对付你们,我一个人就够了!”

  此言一出,四名近卫骑士脸色都青了,虽然他们自知比不起将军阁下,但作为实力仅将于皇家骑士的近卫骑士,就算是将军阁下也说不出这种以一对四的狂言。这个听声音很年轻的家伙到底什么来头?他如果不是疯子,就是在自杀。

  相对于部下的愤怒,梅纳维诺将军却显得气定神闲,似乎早已料到对方有人会这么说,他轻轻叹息了一声,露出稍微失望的表情:“唉,看来你们一点都没有看清楚自己的处境啊。”

  话音刚落,官道四周的树林里暴发出如雷般的呐喊。紧接着,密密麻麻的士兵冲出了树林,往官道这边围困过来。这些军队之中骑兵、弩兵、轻步兵、重步兵,甚至还有两名狮鹫空骑驾驭着两头狮鹫在天空盘旋,里三层外三层地把朱利安等四人围得水泄不通。

  这些军队在树林里埋伏良久,他们的埋身之处虽然在巴札克·梅纳维诺的战魂技--“大地恸怒”的杀伤范围之外,但仍能近距离感受到“大地恸怒”所带来的心理震慑,却没有一个人因感到害怕而导致埋伏暴露,就连他们的战马也未因此而受惊燥动,可见这支军队的纪律之严明。

  “怪不得我们如此轻易地逃出城,原来真正的主力部队早已布下了一口袋,就等我们钻进来。被摆了一道了。”与朱利安背靠着背的那名神秘人以半自嘲的语气道。

  “这里有四千大军,你们从一开始就已经插翅难逃了。”掌握着一切的巴札克,高高在上地俯视着朱利安四人,“我给你们最后一个机会:投降,还是被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