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奥洛帕战记

第十章 画笔

奥洛帕战记 木子双鱼 3745 2015-05-08 01:28:14

    这是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

  罗卡尔帝国一个宁静的小城里,河堤岸边,一位衣着破烂的金发小男孩坐在一张破烂的木凳上,在他面前摆着一个简陋的自制画架,画架上是一幅河岸的素描,虽然还没上色,但不久之后就会色彩斑澜,因为小孩手里正托着一个色盘。

  他叫霍华德,今年8岁,是属于城市里的最底层。他原本家住偏远山区,为了给患重病的母亲医治,家里欠下了巨债,不得以父亲只能把霍华德卖给了这个小镇的一位鞋匠当学徒,以偿还部分债务。霍华德的生活相当清苦,鞋匠对他非常柯刻,平时店里、作坊里的工作绝大部分由他来担当,还要照顾鞋匠的日常生活,挑水、煮饭、洗衣、掏粪……几乎任何事情都要由霍华德来做,所得的工钱却少之又少,而且有时候在鞋匠心情不好或喝醉酒时,还要充当出气孔,在他小小的身躯上布满了大大小小被鞋匠虐待的痕迹,挨饿受冷更是常见的事;但这并不能阻碍霍华热爱艺术,犹其是热爱绘画的心。尽管生活中充满了各种各样的艰辛,但只要拿起画笔,任何困难都变得无关重要,霍华德通过参加附近教堂的唱诗班学会了文字,用微薄的工钱购买了颜料和画纸,只要能够绘出自己心目中的天地,这让孩子始终觉得,即使生活艰苦,世界还是美好的。

  “嘭!”

  一声不协调的沉闷声响,将沉湎于美好遐想的孩子拉回了残酷的现实。霍华德呆呆地看着简易画架肢离破碎、素描图飞到了远处,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直到手上一疼,色盘被打翻,颜料溅得一身都是的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受到袭击了。

  在哪里都有欺凌弱小的家伙,就算小孩子的世界也不例外。

  “咦!这不是臭鞋匠家的霍华德吗?”5个孩子围在他身边,他们都是7-10岁左右的男童,衣着稍微好一点,为首的那个皮肤黝黑结实的孩子露出一副盛气凌人的神态。

  “杜洛斯……你要干什么?”霍华德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们,他想不起自己有什么地方得罪这5个孩子。

  这个带头的孩子叫做杜洛斯,比霍华德年长一岁,是小镇里一间画廊老板的儿子。但杜洛斯毫无艺术细胞,一点都没有遗传得父亲的绘画天份,却喜欢整天纠结一群熊孩子打架斗殴、惹事生非,是小镇里有名的小霸王。

  “还问我们在干什么?呵呵。”一个大个子嘲讽道,“你不呆在那又破又臭的教堂里祈祷念诗,跑到这里干什么?”

  “我、我来绘画。”

  “绘画?哈哈哈哈……”

  5个孩子大笑起来。

  其中一个胖子吐了霍华德一口唾沫,笑道:“明明是一个臭不可闻的死穷鬼,也学别人来绘画?你作的是哪门子的画?”说着一脚踩在尚未上色的素描图上。

  “住手!”霍华德扑上去,想去抢回他花了两个星期画好的素描。

  可他瘦弱的身体未能救得了那副素描,杜洛斯一声令下,其他三个孩子把霍华德摁在地上,一顿拳打脚踢,让他眼睁睁地胖子践踏着他的心血。

  “这货居然反抗!”

  “哈哈……”

  “多踹两脚!”

  ……

  在那肆无忌惮的施虐中,霍华德没有一丝抵抗的可能,他很快被打得头破血流,连本来已经很破烂的衣服也被扯成一条条碎布。

  “看到了吗,这就是你的画。”那3个孩子停手之后,一个矮子拿着已成为碎片的素描图走到霍华德身边,将碎片塞进霍华德的嘴里。

  杜洛斯也走过来,用脚踩住他的头:“猪狗不如的穷鬼,畜牲一样,不,畜牲都比你高级。这样一个垃圾,凭什么你的画比我爹的画更受到城主青睐!听清楚,以后不准再绘画!你就是垃圾、粪便!告诉你,粪便就该有粪便样子。”说着。他拉下裤子,掏出自己的“小丁丁”,往霍华德头上拉了一泡尿。

  其他熊孩子也有样学样,纷纷拉下裤子,大笑着朝着霍华德拉尿。

  看着一身尿骚的霍华德,这5个熊孩子觉得应该差不多解气了,他们再往霍华德身上吐了几口唾沫后就转身离开。然而在离开之前,一个脸上长满麻子的孩子看到霍华德的右手还紧紧握着画笔。

  “老大,这粪便手里拿着什么?”麻子脸道。

  “啊?”杜洛斯冲过来,往霍华德头上踢了一脚,“你这粪便还想继续绘画吗?教训还不够吗?放手!放手!”杜洛斯吆喝着,不停地用脚踩着霍华德的右手。

  在被踩了7、8脚之后,霍华德再也忍受不住剧痛,右手松了开来,画笔也随之滚出去。矮个子冲上来,一脚把画笔踢飞了出去。胖子连忙跑过去,像刚才踢烂素描图一样,抬起脚往画笔踩下去。

  “不要!那是我妈妈的东西!”眼看画笔被毁,霍华德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高声大喝道。

  为了还债把自己孩子卖给别人,不代表他的父母并不爱他,所谓虎毒不食儿,如果不是走投无路,世上哪有为人父母会把自己的亲骨肉卖掉?这也是穷人的无奈。出于对儿子的悔疚,霍华德的母亲在儿子跟随鞋匠离开的当天,凑了仅有的积蓄买来一支笔画,作为送别的礼物。母亲知道霍华德从小就喜欢涂涂画画,虽然这支画笔只不过是随处可见的便宜货,但霍华德一直珍藏着它,因为那是母亲留下的唯一印记--在跟随鞋匠来到小城之后不到几天,他就收到了母亲的死讯。

  “你妈的遗物?哈哈!”5个孩子大笑起来。

  “折断那支笔!下次就折断他的手指!”

  “是,老大!”

  胖子在霍华德绝望的眼神中,把那高悬的脚往画笔踩下去……

  然而画笔并未被踩断,反而胖子的身体往上“浮”了起来。

  “啊!发生什么事?救命啊、救命……”胖子大声地呼救着,双脚乱踹,他还以为自己遇上了什么鬼怪或者黑魔法。

  可是他的其他四个同伴却惊呆了,没有一个人上前去救那胖子,因为他们看得相当清楚,让胖子“浮”起来的并不是什么鬼怪或黑魔法,而是一位体格强壮的青年男子,此人身穿侍卫的制服,身上佩戴着剑,单手提起胖子的后衣领,把他像小鸡一样拧了起来。

  “杜洛斯,你又在欺负人了!”一声银铃般的清脆责备从侍卫后面传来。

  众孩子的视线越过军士,只见一辆马车停在路边。只见马车的帘幕被撩开,一位身着贵族华服的紫发小女孩在另一位侍卫的扶持下走出来。

  同时,拧起胖子的那名侍卫也松开了他的手,重获自由的胖吓得面如土色,连爬带滚地回到自己的同伴身边。

  “咦?法蕾雅?你怎么会这里?听好,刚才的事不是你想的那样的,我们只是和霍华德闹着玩,嘿嘿……闹着玩而已。”杜洛斯连忙向紫发女孩陪着笑,与刚才的凶神恶煞判若两人。

  作为小城里“臭名远扬”的小霸王,杜洛斯在同龄人中天不怕、地不怕,他甚至连城主家的儿子都敢打;然而一物治一物,城里的同龄人里也有唯一的一个人能治得了杜洛斯,就是现在出现在霍华德和杜洛斯面前的紫发女孩。法蕾雅比霍华德还要小一岁,她的家族跟城主家是表亲,在当地也是名门望族;不过杜洛斯之所以畏惧法蕾雅,并不是因为对方的家族权势。

  法蕾雅叉着腰,怒斥道:“你还在狡辨!刚才我都看见了,你明明就是嫉妒霍华德,干出这种差劲的事情!像你这样的男孩,太讨厌了!”

  “什、什么,讨厌……”听到这两个字,杜洛斯的脸色“唰”地一声白了。

  “我一定告诉你爸爸,让他好好教训你!”法蕾雅威胁道。

  “啊!不要……”杜洛斯大叫一声,仓惶而逃,其他4个熊孩子也跟着一哄而散。

  其实杜洛斯害怕的并不是她把这件事告诉他父亲,而是继续被她“讨厌”。

  “既然是自己最重要的东西,那就要好好的保管。”法蕾雅捡起画笔,来到霍华德身边。

  但当法蕾雅伸手想去扶起霍华德时,后果却像受惊的兔子一样往后蹦开。

  “法蕾雅小姐,请不要碰我,会弄脏你的手的。”霍华德对于自己身上的尿骚味相当介怀,不仅如此,他更不愿意让法蕾雅看到自己满身伤痕的身体。

  “脏不脏这些根本不重要,你现在伤得很重,快跟我回家治疗吧。”法蕾雅似乎很惊讶霍华德的拒绝,她往前靠近了一步,然后扭头对两名侍卫道,“两位,请过来帮一下忙。”

  “好。”听到自家小姐的吩咐,两名侍卫立即走上前。

  “不用、不用了。”霍华德如履薄冰地从法蕾雅手中接过他的画笔,小心翼翼不让自己的手和法蕾雅的手有任何接触。

  虽然在此之前,法蕾雅曾几次雇佣过霍华德为她绘画,两人也算是旧熟了,但那时他们都是相隔得比较远的,从未像现在这样处于如此接近的距离,联想到两人身份的天差地异,让霍华德感到莫名其妙的紧张,心脏“噗嗵”、“噗嗵”地跳个不停。

  “谢、谢谢,我要走了!”在两名侍卫将自己扶起之前,霍华德已自己跳了起来,头也不回地往远处狂奔,仿佛刚才受到的伤痛并不存在一样。

  “混蛋!没良心的臭东西!不知好歹!”

  望着霍华德越跑越远的身影,法蕾雅生气地跺着脚,翘起嘴咒骂道。

  在城里大街小巷中狂奔的霍华德,没有回鞋匠的店铺,没有去郊外的教堂,也没去经常光顾的颜料店,只是像无头苍蝇一样到处乱窜。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奇怪的行为,更不曾想到,法蕾雅之所以多次雇佣他来绘画,并不是为了图画本身,只是单纯为了欣赏他绘画时那沉着认真的样子而已……

  “巫妖王大人,那两位已经来了。”

  *************************************************

  死亡之岛。

  巫妖王卡洛文惊醒!

  “巫妖王大人,那两位已经到来。”外面的吉蒂勒一声呼喊,把他从对于过去的追忆拉回现实。

  他站起来,温柔地轻抚着封印着少女尸体的千年坚冰。

  “法蕾雅……”卡洛文低声呼唤着寒冰中那位美丽的紫发少女的名字。

  两千年过去了,从穷困潦倒的小画师,到现在令奥洛帕三大陆闻风丧胆的亡灵巫师首领,改变的并不只是头发的颜色;手里的画笔,也变成了夺命的镰刀。

  足足有两千年他没有再拿起过画笔了,因为他的笔只会为她而挥动,而且他一直期待着,无论多长时间,都要等到再次为她挥笔作画的那一天;然而,当某个计划启动之后,那支画笔就永远不可能再拿起。

  这是一个痛苦的决定,走上这条路之后,就不再有回头路可以走。

  巫妖王苦笑一下,闭上双眼沉思着,半晌之后才重新睁开,冷淡地向外面等候良久的部下回应道:“让他们俩人稍等一会。吉蒂勒,你就先回去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