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奥洛帕战记

第九十七章 教皇绝唱

奥洛帕战记 木子双鱼 4148 2015-01-30 12:06:56

    这是一个男人的故事。

  他出生在罗卡尔帝国一处偏远的山村。家乡虽然贫穷,但倒也能自给自足,而且还有一位青梅竹马的小姑娘相伴,因此对他来说,也没什么对现实感到不满的。然而,这种与世无争的安逸生活,在这个男人14岁那年划上了句号。

  那一天,一群强盗冲进村里,烧杀掳掠。他那天刚好要到镇里办事,因此才幸运地逃过一劫。当他回到村庄时,粮食已被抢个精光、房子被烧成焦炭、男人被赶尽杀绝、妇女被悉数掳走,当中也包括他的那位青梅竹马。少年强忍着悲痛,寄望于帝国能替他们主持公道,至少把他那位被掳走的青梅竹马给救回来;然而,事实却是残酷的。

  也许是因为这个村庄太小、太穷、太偏远,领主认为没必要再追查下去,还武断的觉得,那些被掳走的姑娘已经全部遇害了,于是连象征性的救援行动也没有。少年并没有放弃希望,他跪在领主府外三天三夜,不吃不喝,请求领主出兵救人。他不依不挠的坚持惹恼了领主,换来的只是一顿乱棍的毒打。

  施暴足足持续了二十多分钟,那些士兵打累了才停手。

  痛晕过去的少年,被领主府的士兵抬到偏远的贫民窟里扔掉,直到一场大雨把他淋醒。鲜血淋漓、双脚被打折的少年,在肮脏的泥泞中艰难地爬行着,他失去了做人的尊严,连乞丐都不如,为了生存,他跟野狗抢食,身上的伤口感染了疾病变成毒疮,一点一点地剥夺他的性命。但是,真正折磨着他的,并不是饥饿、疾病或伤痛,而是绝望。

  “神啊!为什么?这不公平!这不公平!”少年靠在一个树桩上,指向天空哭诉着,“你算什么狗屁全知全能的神?我们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受到这样的惩罚?为什么!!难道说你根本就不存在,世界上根本就没有神!你只不过是一个欺世盗名的骗子而已!”

  “孩子,请不要这么说。神在天上看到了一切,也听到了你的声音。你若认为这是对你的不公,那也是光明上神赐予你清洗罪恶的磨练。”一把慈详的声音在他背后响起。

  少年转过头来正要发火,却看到一位身穿黑色牧师袍、挂着十字架的老人,手里捧着一本书,正站在他身后。这位老人身上散发着一阵柔和的圣光,照耀到少年的身上,让他的身体不再感受到痛苦,积郁的怨恨似乎也渐渐消散,生不起气来了。

  接着,少年被这位老人带回了当地的教会,他被治好了一身的病痛和瘸掉的双腿,这也是他第一次接触到圣光明教和光明上神的一切。从那一刻开始,少年的命运被逆转了。

  在往后的若干年里,少年昄依了圣光明教,他从最基本的见习教士开始做起,学会了文化、魔法、神学,以及为人处事一切;另一方面,他从未放弃过打听青梅竹马和血洗他家园的强盗下落。

  十年之后,他的努力最终得到了回报。

  24岁,是人一生中最风华正茂的年华,这一年,他成为了当地教会小有名气的主教;同时,多年来的调查也有了结果。当年村庄被血洗,与领主不肯出兵,这两件事之间并非没有关联的。事实上,当年那些强盗的后台就是领主本人,领主让屠戮全村数十条人命,目的仅仅是为了侵占村庄的土地,为自己建造一座华丽的别苑。

  这个少年,不,应该说是年轻人了,他看到了调查报告之后,心情激动,久久不能平复,握紧十字架的手浸出了血来,他很想亲自去报仇,但案头上的《圣书》让他冷静下来。那时候的年轻人还是很老实的,不敢越雷池半步,于是他按照正规手段,将这件事向帝国教区主教反映,然后又通过教会反馈到帝国皇帝耳中。皇帝知道后悖然大怒,把那领主抄了家,并将当年的强盗一网打尽。

  年轻人在强盗的窝里并没有找到他的青梅竹马,通过对那些强盗的审讯,得知被那些强盗抢回来的女子,玩弄了一个多月后,大部分女性因承受不住践踏而死去,少数活下来的也被卖到了风月场所。这对年轻人来说无疑是一个晴天霹雳,他真不知道该向光明上神祈祷让那姑娘活着还是死去。最终,年轻人还是根据强盗给出的口供,在一间妓寨里找到了那位姑娘。

  此时她已不是自己熟悉的青梅竹马,长年累月的糟_蹋和蹂_躏,让她的身心都受到了极大的催_残,但在坚信能和自己所爱之人再次相见的强烈愿望支配之下,她苟延残喘地活着。现在她的心愿已经达成了,姑娘用一把匕首刺进自己的心脏,满足地死在爱人怀里。

  可是,祸不单行,另一个不好的消息,传进了这位年轻的主教耳中。

  领主虽然被押到帝都受审,他但利用了自己的家族影响力、人脉网络和金钱,打通了上下关系,找到一个替死鬼帮他扛起所有罪行,自己推脱得一干二净,在法庭上获得无罪释放。正当这位领主骂骂咧咧地走在回程路上,发誓要把背后举报他的家伙揪出来时,一位年轻的牧师来到他半夜住宿的旅馆中。

  过了十年,领主已经记不得当年那个被他打断双腿的少年。这位年轻牧师对他说,知道是什么人去举报领主大人。领主一怔,然后和年轻人独自在房间里商讨,年轻人掏出姑娘用来自栽的那把匕首,毫不犹豫地刺进领主的心窝。接着年轻人把领主的两个随从逐一骗进房间里,解决掉。

  月光之下,这场谋杀无人知晓。年轻人穿着一身沾满鲜血的牧师袍、带着浓烈的血腥味来到河边时,他看着自己在月下的倒影,木然、沉思着。这是他的第一次杀人,无奈的是,正义必须要靠罪恶才能伸长。他渐渐清醒地认识到,在这个肮脏的世界上,所谓道义和公正只不过是自欺欺人而已,只有掌握权力,才可以保护自己和所爱的人。

  如果我有权力,村庄就不会受到屠戮;如果我有权力,她就不会落得如此下场;如果我有权力,领主就不会在作恶之后依然逍遥法外;如果我有权力……

  往后的日子里,年轻人越发痴狂地追逐起权力。权力斗争并不局限于世俗社会,神圣的教会里也有权力斗争,而且残酷和复杂的程度比起一般的世俗国家有过之而无不及。年轻人在权力的漩涡之中几翻浮沉,在一场场你死我活、明争暗斗的权力角逐之中,巴结、出卖、结盟、背叛、栽赃、陷害、污蔑、暗杀、拢络人心、背后捅刀……年轻人学到了很多东西,也学得很快,他熬过了最艰难的挫败和低沉,最终迎来了属于自己的春天。

  从见习教士到地区教会的主教,他用了十年;从地区主教到罗卡尔帝国的教区主教,他只用了六年;而成功挤身进中央教庭,成为枢机院下属的一名执事,他用了四年;而从枢机院的执事到司铎,只用了两年时间。他成为一颗圣教皇岛上冉冉上升的明日之星,表现受到了前任教皇的器重,在教皇自治领的政治版图上,得到了属于自己的一小块角落。越接近权力的中心,他就接触到神圣教庭越多黑暗面,更让他欣喜若狂,因为唯有这样的黑暗面,才能更让他如鱼得水。

  随着手中的权力越来越大,他的野心也为之膨胀。对于有远大抱负的他来说,又如何只甘心当枢机院下属的一名司铎呢?那高高在上的教皇法座,才是他要追求的目标。

  当然,在一步步走上神坛的阶梯上,也并非没有意外发生。成为枢机院司铎的第二年,这个年轻人,不,这个男人受到了当年的教皇委托,前往他的祖国罗卡尔帝国进行布道。在帝国境内游历的过程中,他遇到了一个被欺负的女人,他救下了那个女人,但在见到这个女人的脸时,却被她的容貌惊呆。

  并不是这个女人长得有多美貌绝色,而是她的长相太像那死去的青梅竹马了。如果不是那姑娘已死在自己怀里,他还以为是遇到了同一个人。虽然不是同一个人,但那是相同的容貌,使得被尘封许久的情愫再次苏醒。那天夜里,他像着了魔一样,居然放纵自己被感情和欲望支配,完全忘记了自己是枢机院司铎的身份,与那女人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

  圣光明教并不反对教民结婚,但是枢机院的神职者必须都是干干净净的清白之身,不能结婚,更不能有孩子,否则就会被逐出枢机院,要当下一任的教皇更是不可能。那一夜的意乱情迷之后,这男人混混愕愕,他一边庆幸昨夜之事没有第三个人发现,同时也在惆怅如何处理这个烫手的山圩。

  也许是这男人心里还有一丝良知,也可能是这女人的长相救了她一命,他没有像往常那样对这个女人进行灭口,而是给了她一大笔财富,将她安置在一个小镇里,但不许也离开,并安排自己的心腹--罗卡尔帝国的麦克曼子爵监视她的一举一动。十个月之后,女人产下一名男婴,而自己却因难产失血过多而死。男人秘密返回那个小镇,他收敛了女人的尸体,并把那个男婴--自己的亲生骨肉,交给了没有子裔的麦克曼夫妇抚养。

  返回了中央教庭之后,这男人暂时忘记了这个小插曲,继续投入到凶残的政治斗争之中。又过了七年,前任教皇逝世。虽然教皇是由枢机院选举出来的,但谁都知道,所谓的选举只不过是一个晃子。这个男人在“众望所归”之中,成功当选成为下一任的教皇。

  戴上银制面具、穿上白色法袍、执起教皇权杖、定下神喻契约,圣光明教进入了教皇弗里奥一世的时代!

  然而,有一件事他必须解决,那就是唯一知情的麦克曼子爵夫妇,尽管他们一直对自己忠心耿耿,但难保以后不会背叛他,泄露出那个威胁到他教皇之位秘密。于是弗里奥一世暗中派人将麦克曼灭门,然后把自己的骨肉,那位已经被养到8岁的男孩帕特宁接到了圣教皇岛,从小作为圣骑士进行刻意栽培,并最终将从自己父亲手里继承教皇之位……

  *************************************************

  教皇弗里奥一世回顾着自己的一生。

  过去的一幕幕如同走马看花般掠过,最终就像镜花水月一样破碎,唯有手上捏着的那封由亡子亲笔所写的家信,才让他感到是真实的。

  “好了,教皇陛下,现在要进行罢免教皇仪式的最后一个步骤,解除您的神喻契约。”辉光圣女圣-安琪提醒着这位伤感而落泊的教皇,虽然她可以强制执行解除神喻契约,无需经过教皇的同意,但既然对方是帕特宁的父亲,那也应该尊重一下他。

  弗里奥一世没有回话,他环顾了圣灵柩一圈,然后闭上眼,默默地点了点头。当年,他第一次接触到这个持续千年的“天使化计划”时,内心是何等的震憾和激动,他当时脑中冒出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自己若能成为天使,那位青梅竹马的姑娘可以复活了,村里的人都可以复活了!这也使得他更下定决心,一定要把教皇法座抢到手。

  如今,他发现自己只不过是在做一场梦而已;这个所谓的“天使化计划”,也不过是一场持续一千多年的虚梦罢了。既然是梦,就总有该苏醒的一刻。

  神职权杖发出着柔和的光芒,然后圣光聚合成一个透明的天使幻像,天使举起一把长矛对准教皇的后背,只是长矛刺下去,代表教皇与光明上神建立联系的神喻契约被终止……

  “嗖”、“嗖”!

  阴暗的角落里突然飞出两把刺剑,分别扑向圣-安琪和教皇。圣-安琪大吃一惊,连忙躲开,可惜还是慢了一步,刺剑扎进她的手腕,神职权杖“咣啷”一声掉在地上,天使的幻象倾刻消失;可教皇却没那么幸运,他在一声惨叫中被刺剑从后贯穿。

  “没用的废物。你放弃了教皇的身份,这会让我很困惑。”角落里传出一把熟悉的冷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