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奥洛帕战记

第六十二章 错在何处?

奥洛帕战记 木子双鱼 3133 2014-10-09 14:53:06

    天亮了。

  在同一天,罗卡尔帝国一处偏僻庄园里的血战落下帷幕,波勒王国宫庭里的一对夫妻久别重聚,而吸血鬼一族的栖身之所--鲜血山脉,也迎来了一如既往地迎来了新一天的黎明。

  苏菲娅站在窗前往外张望。曙光山庄是一座有生命的建筑物,数日前那场激战中造成的毁坏,已在当天自动修复完毕,就像从来没有被破坏过一样;但是窗户之外,那片被雾霾笼罩的树林,却能在茫茫的翠绿之中,清淅地辨别出那一大片令人心寒的黑色。

  枯死的树林,与四周的生机悖悖形成鲜明对比,是一片凄寂、荒凉的死亡地带。干枯的树枝伸向天空,如同曾在死前拼命挣扎过的死人的骷髅,向天空痛诉着被无顾夺去生命的不甘;地面上被利刃切开的狭长深沟和仿佛天外陨石坠地的巨坑,就像直通黄泉地府的入口,隐隐发出死者的哀嚎。那是数天前一场惊艳决战的见证。也许在过一段时日之后,重新生产出来的新枝嫩芽,会逐渐把这个印记从地上的抹去,使印在灵魂深处那份震憾的记忆,却永远不会消失。

  在那场战斗中,虽然苏菲娅取得了最终的胜利,但她却完全没有胜利者的喜悦,每当她看到那一大片枯死的树林时,总会情不自禁地联想到,如果这场战斗发生在人口密集的大城市里会有怎么样的后果。每想到此,苏菲娅都感到心惊胆跳。

  虽说吸血亲王已是她的手下败将,但他的确拥有摧毁一个国家的能力,苏菲娅总是怀疑,自己当初选择放吸血亲王一条生路是否正确……

  都说女人的泪腺发达,但此时苏菲娅却以顽强的毅力坚忍住,将眼泪锁死在眼框之内。

  后面有人轻轻地拍着她的肩膀。即使没有回头,但从肩膀处感受到手掌的宽度、拍肩的力度,以及掌心处传来的体温,她已经知道是谁了。

  “欧文,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苏菲娅终于忍不住了,眼泪“花啦啦”地一串串往下滴落,把她的裙子和窗户的底框打湿了。

  “别再胡思乱想了。既然作出了自己认为是对的决定,那就坚信是对的。苏菲娅,没必要给自己太大的压力。”欧文温柔地安慰道。

  “嗯。”苏菲娅点点头,依慰在欧文的怀里,把这几天来心中的低落情绪全部发泄出去。

  不管在战场上如何英姿飒爽,她始终只是一个需要安慰的小女人而已。

  欧文轻轻搂住她,没有再回话。因为此时一切言语已经不再需要,她只需要一个怀抱而已。

  其实,以现在苏菲娅的实力,要和欧文、卡修斯一起离开曙光山庄是一件易如反掌的事,但他们却留下来了。因为吸血亲王邀请他们三人见证一个“重要的时刻”。苏菲娅想都没想立即答应,连她自己都搞不明白为什么这么爽快。尽管卡修斯坚决反对并要求立即离开鲜血山脉,然而欧文却无条件地支持她。虽然不知道那个所谓的“重要时刻”是什么回事,但欧文用“命运之牌”卜算出,这绝对是件影响她下半生的大事。

  算起来,吸血亲王进入血腔治疗无法在战斗中恢复的伤,今天应该是出关的日子,他口中的那个值得见证的“重要时刻”,也该在今天揭晓。然而越是接近谜底的时候,苏菲娅越感到害怕,不是为她自己的个人安危,而是她隐隐感觉到,那个所谓的“重要时刻”,将会是一场血流成河的杀戮--这也正是她连日来徒增压力和情绪低落的原因。

  ……

  实际上,吸血亲王德克拉早在昨晚就离开了血腔。他做任何事情都会留下后着,因此时间安排上也总会宽松一些。亲王离开血腔时没有惊动任何人,包括他的直属部下八贤者,但有一个人例外。

  曙光山庄的地下室分为两个部分:西边是欧罗姆和他的研究团队工作的实验室;而东边则是监狱,用于关押犯错受罚的血族成员。

  监狱四周墙壁上画满魔法阵,用以压抑囚犯的魔力,防止其使用空间魔法逃脱。大多数牢房都是空置的,除了尽头的最后一间。亲王打开牢房的门,这里被关押着一个男人。这个男人的双手被两根钢杈插穿,呈“大”字形钉在墙壁上。虽然以吸血鬼的力气要挣脱这两根钢钗并非难事,但钢钗内部已灌满了银水,只要稍有晃动,钢钗中的银水就会流入体内,因此除非囚犯想自杀,否则他不敢轻举妄动。

  亲王将两根钢钗拔了下来,被钉在墙上数日之久的囚犯随之恢复了自由。

  “怎么样,这些天里,你过得如何?”亲王对那囚犯说。

  “还好,清静的环境有助于我创作新的乐曲。”马弗故作轻松地揉了揉被刺穿的手臂。

  往日意气风发、优雅高傲的吟游诗人,现在还不如一条丧家之犬。

  “知道我此时为何到此?”亲王双手负背,威严隐现。

  “因为我还有利用价值吧。”马弗强颜欢笑道,“我知道主人将要发动一场大型作战行动,您需要我的战斗力。”

  “唉……”亲王摇头叹息道,“果然如此。这几天的监禁,原本是想让你反思自己的错误,结果你根本没有任何长进。”

  “不,属下知道自己的错误。”马弗漫不经心地说。

  “那好,你说说自己错在哪里。”

  “属下错在不该回来。本来,血族是不能吸食同族的血的,但有两个人例外,那就是主人和属下。主人是通过吸食原初十二长老的血而从夜行者升格为日行者,换句话来说,我也能做到。从这一点上来看,我是您最合适的接班。但400年前的那一战彻底粉碎了我的期望。没错,我不顾禁令吸食人类的灵魂,还吸食了其他血族同胞的血和灵魂,但那时我只是想变得更强,好让自己在接了您的班之后能够迅速撑起整副担子。可是您将我的行为视为叛乱。当时的我就觉得,您根本不需要接班人,您想要永远统治血族,那么我也就只有安心跟在您身边。但就一个数星期前,您突然将一个人类女孩带回来,并说她是您的接班人,那时候我才意识道,您不是不需要接班人,只是不肯原谅曾经背叛过您的我。既然主人您不信任我,400年前又何必假惺惺地说什么既往不究,让我回到曙光山庄呢?当时应该放任我死在圣殿骑士团的围捕中才对。”

  马弗终于把他藏在心中的400多年的不满和怨恨全部倾吐而出,没有一丝保留。他知道迟早要到摊牌的时候。

  “你让我怎么说你好呢。经过了400多年,你仍然没有丝毫的长进。”亲王无奈地背过身去,恨铁不成钢,是他此时心中唯一的感觉,“你认为这次对你的惩罚,是你在400年前背叛的秋后算帐吗?你也太自以为是了。过去了就让它过去了,我要惩罚的,是你真正犯下的错误。”

  “那请您说一说我到底何错之有?”马弗情绪开始波动,强作镇定的面具被撕掉了。

  “你错在何处,相信在几天之前已经有人对你说过,难道你忘记了吗?”

  “几天之前?”马弗愕然。

  此时,他脑海中掠过了那曾经打败他的白袍人类少年的面容。

  “八贤者,象征着血族的八种精神。身为八贤者之一的你,代表的精神是‘进步’,可你却曲解了‘进步’的意义,完全不了解什么才是真正的‘进步’。”

  虽然血族没有“冷”的感觉,但听到亲王的这番话,马弗忍不住全身一颤。几天之前,在马弗倒在欧文拳下时,也听到对方说了差不多的一番话。

  “400年前,你误入歧途,当时我觉得你还可以挽救,于是宽恕了你的背叛行为,并给予你400多年的时间思考自己错误的根源。然而,结果你太令我失望了。既然你根本不知道进步为何物,就没有资格继续担当象征‘进步’的八贤者。接下来那个重要的作战行动,你也没资格参加,因为从现在开始,你不仅被剥夺了八贤者的称谓,更被剥夺作为普通血族的身份。”

  “我明白了。”心如死水的马弗跪了下来,“看来我连最后的利用价值都没有了。主人,杀了我吧,反正对死过一次的我来说,冥府才是最终的归宿。您给予属下作为血族的那条性命,就请随时拿走。”

  “哼!我说过要杀你吗?曙光山庄没有处死八贤者的先例。从现在起,你将成为血族历史中第九位被除名和流放的前任八贤者,自己好自为之吧。”亲王抚袖而去,踏出牢房前的最后那句话重击着马弗的内心,“从今往后,恩断义绝。你在外面自生自灭是你的事,但若敢踏步鲜血山脉半步,格杀勿论!”

  吸血亲王径直离开监狱,却在地下室的出入口处遇到了另一个人。

  “主人。”站在亲王面前的,是欧罗姆的其中一名副官,代号为“Z”的扎拉萨,“先生让我来告诉您,死亡丧钟的魔力也已充满了,所有准备工作业已就绪。”

  “很好。”亲王点头道,“通知其他人作好战斗准备,今晚一起见证那个重要的时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