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奥洛帕战记

第五十二章 入侵者与守卫者

奥洛帕战记 木子双鱼 3088 2014-09-07 12:26:47

    明亮白夜之下的费尔南德斯庄园,入侵者和守卫者隔着被炸得面目全非、尸横遍野的土豆田对恃着。

  “噬日之瞳”--这个臭名昭著的杀手组织,会把执行任务时遇到的所有目击者或阻碍其任务的人杀光,那怕是一个城市的人。当日在树林里的小河边,“噬日之瞳”的刺客们围攻河边人一伙,眼看就要成功时,却被半路杀出的朱利安、伊佩雅和丹特三人破坏了。按照他们的行事风格,杀羽而归的“噬日之瞳”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他们一定会重新积蓄力量卷土重来。

  河边人被朱利安所救后,被伊佩雅带回了费尔南德斯庄园休养。虽然费尔南德斯庄园地处隐蔽,外界知道的不多;但作为一个职业杀手组织,“噬日之瞳”必定有自己的情报网络可以获知河边人的躲藏之地。因此高瞻远瞩的伊佩雅女皇早已意料到“噬日之瞳”会进攻费尔南德斯庄园,这群疯子既然敢将整个城市的人杀死,一个庄园里的60几口人当然不在话下。这也正是伊佩雅口中所说,关乎庄园生死存亡的“危机”。

  费尔南德斯家族虽已没落,但并非完全与世隔绝,这个家族依然掌握着一套属于自己的情报网络。三当家拉米莉年纪虽小,而且看上去性格浮燥、没有担当,但她却是整个家族情报工作的负责人,并把她手上的工作完成得很好。这些天来,拉米莉借助外出买卖货物的机会,发现附近的城镇中出现了不少陌生面孔,这些人神色凝重、沉默不语,这个重要的情况也印证了伊佩雅的猜测,“噬日之瞳”正在不断地集结兵力,准备对费尔南德斯庄园发动致命的一击。

  其次,负责日常生产的二当家莎莎,种植不少炼金术草药,自然也掌握一些炼金术知识,她从庄园的饮水中发现了异常。那条横贯山庄、把水从山上引下来的人工渠沟,是庄园里的人和牲口主要的饮水来源。莎莎经过反复实验,发现人工渠沟里的水已在源头处被人下了药。这种药相当特殊,无色无味,人体慑入后不会产生任何异常,因此即使被下药的人也极难会发现,但如果连续慑取7天后,毒素就会产生异变,剥夺人体所有感觉能力和运动神经,就连是依靠精神力发动的魔法和战魂也会被剥夺,跟刚出生的婴儿没有任何区别。好在,庄园里有多口备用水井,还有直接来源于地下水的温泉,即使人工渠沟的水源被完全掐断,整个庄园仍能维持两个月以上的正常饮水。

  凭着附近小镇陌生人出现的频率和数量,以及渠沟中药物的特性,伊佩雅推断出“噬日之瞳”发动袭击的时间,是在他们来到庄园的第七天夜晚,因此早一步作出对应措施,这也正是为什么伊佩雅要拖了这么多天没有继续前往皇陵旅程的原因。

  这群刺客的首领,就是七天前在河边与朱利安厮战的那个神秘蒙面男人,他在知道自己反被对方计算之后,非但没有惊愕或感到挫败,他反而朝天癫狂地大笑起来,抬手往伊佩雅众女一指,在他身边的刺客发了疯一般朝他们刚才拼命逃离的地方--生活区前面的那群女人冲杀过去。

  虽然因误中了陷阱和机关而损失惨重,但现在“噬日之瞳”仍然占据着人数的绝对优势,在退路被掐断的情况下,他们作出了最疯狂的困兽之斗!

  伊佩雅早料到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她不慌不忙地扯下身上的斗篷,露出穿戴在里面的女装元素魔法师袍,手上拿着一根魔法杖--这不是数天前在河边之战时使用的那根短小的单手法杖,而是更具威力的正规双手法杖。等待刺客群已经冲过土豆田一半的距离时,伊佩雅突然开口念出一个简短的诱发型咒语,把魔法杖拄在地面上,将准备良久的大型魔法释放出去。

  土豆田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圆形黄色魔法阵。大量土元素被调动起来,形成一团黄色的气雾,紧接着黄色气雾急剧旋转起来,带动起无数的砂子,从天空望下去,就像一个黄色的漩涡。“沙尘暴”--这个土系高级魔法才是伊佩雅为“噬日之瞳”准备的“正餐”,瞬间将所有上百个刺客围困起来,与之相比,之前的所有陷阱和机关都淡然失色。

  白天庄园里的女工表面上是在土豆田里耕作,实际上是在完成这个埋藏在埋藏在泥土里的巨型魔法阵,伊佩雅的准备工作精细到极点,“噬日之瞳”的每一步行动都被她计算在内,一步一步地将入侵者引入覆灭之中。困在“沙尘暴”里的刺客,有的被高速转换的砂子卷飞,有的因大量砂子灌入口鼻窒息而死,有的则直接被沙尘没埋,在沙尘飞扬的呼啸之中,夹杂着一声声凄厉的惨叫声,每一声惨叫都代表着一个刺客命丧黄泉。这是费尔南德斯家族的守卫者们,对于这伙不知天高地厚敢来招惹他们的刺客最刻骨铭心的惩罚,让他们即使在亡魂到达冥府之后,仍然对今晚发生的事感到颤抖。

  然而即使是最精密的计算,也不可能做到面面俱全,总有计算遗漏的地方,正如有人能够强行穿过沙尘暴,就已经是在计算范围之外,只能硬撞硬的明刀明枪解决了。

  四条身影从潜行中闪现,出现在伊佩雅面前。为首的正是那刺客首领。他和另外三个人既然有能力穿过“沙尘暴”,说明他们的实力是这群刺客中的姣姣者。刺客首领一现身便直接往正在集中精神维持着魔力输送的伊佩雅冲过去,手上拿着的不是七天前的军刀而是两把弯刀,没有半句废话,没有一丝犹豫。刺客首领的目标很明确,擒贼先擒王。在七天前第一次见到这女人开始,他就从伊佩雅身上感受到一种天生的领袖气质,很明显这个女魔法师就是这群守卫者的首领,只要打倒伊佩雅或者劫持住她,来本早已失败的计划使可起死回生;退一步说,就算碰不到伊佩雅,只需要干扰她的施法,“沙尘暴”就会中止,他的手下脱困后就能以人数优势解决这些不知死活的女人。

  可是他的如意算盘落空了。在伊佩雅背后突然窜出一条身影,挡住了他的去路。“咣”、“咣”!两柄骑士佩剑分别挡格了两把弯刀的劈砍,并把攻击者震开。

  “又是你!”见到挡路者正是七天前让他功亏一溃的朱利安,露在蒙面灰布外面的双眼里的瞳孔瞬间睁大,蕴藏着无穷的怒火。

  “你别妄想再往前一步。”朱利安奋不顾身地拦在伊佩雅身前,手持双剑严阵以待。虽然这是两人的第二次交手,但朱利安或多或少了解到刺客首领的实力,他知道这家伙不是省油的灯,所以不敢有任何怠慢,因为只要有些许失误,就无法保护身后的人了。

  “嘻嘻……”刺客首领冷笑一声。两算是老对手了,他对朱利安的了解就像朱利安对他那么深刻;然而相对于朱利安的严肃和精神力高度集中,刺客首领却以一副戏耍的状态,舞动着双弯刀冲向朱利安。

  两副血肉之躯,四把钢铁刀剑,相互交错,轮流撞击,擦出一阵阵火星。刺客首领的双刀战技令朱利安大吃一惊,这根本不像人类该有刀法,每一刀都那么诡异,每一个挥刀的动作都那么不可思议,两把弯刀竟幻化作重重叠叠的刀影,从四方八面把朱利安包围起来。虽然朱利安勉强招架得住,但几招下来却狼狈之极,如果不是身上有战甲保护,他早已伤痕累累了。

  朱利安终于明白对手出手前的两声冷笑是什么意思,那是毫不掩饰的嘲弄,刺客首领在用身体语言告诉朱利安,七天之前那一战他根本未尽全力,只要他愿意,随时可以将朱利安玩弄于股掌之中。

  就在朱利安陷入苦战之时,跟随着刺客首领冲出“沙尘暴”的三名刺客强者,趁着众人的注意力被朱利安和首领的战斗吸引住的时候,竟再次使用潜行术,分三个方向迂回包抄向伊佩雅;可是他们的行动从一开始就被人注意到。

  三条身影分别拦在了三个刺客强者面前。

  因受到阻拦而不得不降低速度,从潜行中现身的三个刺客看到,拦路者正是身无片甲、手无寸铁的费尔南德斯三姐妹。

  “你们休想在我们的家园胡作非为。”三姐妹中,唯一看上去有点战斗力的,是身体比男人还要强壮的娜诺凯,她冷酷凛然地对敌人说,可却在对手面前环抱双臂,似乎没有任何要战斗的意思。

  “动刀动枪什么的,真讨厌!人家最不喜欢的就是暴力的啦。”莎莎用足以粘死人的嗲声嗲气,对站在自己面前杀人如麻的职业杀手“撒娇”。

  “好久没参加过实战了,我真是很兴奋。”拉米莉一面坏笑,眼神就像饿久了的猫突然见到鱼,她把双手拳头上的关节咯得“巴兹”、“巴兹”作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