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奥洛帕战记

第五十五章 后山的秘密

奥洛帕战记 木子双鱼 4309 2014-09-18 00:59:17

    守卫在伊佩雅身边的女兵一个个倒下,摇摇欲坠的防线崩溃了。两名刺客先后冲至伊佩雅面前,举起武器砍向帝国的女皇……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突然传来一声破空尖啸,一支利箭撕裂了空气,穿进了前面那名刺客的胸膛,然后又钉进后面那名刺客的身体,依然余劲未消,带着被它穿透的两个人往后翻起数米远。在没人看到的角落,隐藏着一个百发百中的神射手,那出神入化的狙击技术,轻而易举地化解了伊佩雅的危机。

  “给我一个狙击点。”在白天的作战会议上,河边人如此说,“虽然我的伤还不允许上前线,但拉弓还是没问题的。”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费尔南德斯庄园遭遇这场危机,根源就在于河边人。如果费尔南德斯庄园没有庇护他,就不会招来“噬日之瞳”的袭击。河边人也心知肚明,是他拖累了那些与世无争的女人。但他毅然的眼神中并没找到“悔疚”和“自责”的情绪,至少在表面上没有。河边人的意志非常坚定,他确认自己每走出的一步都是正确的,即使是把没关系的人拖下水,也要毫不动摇地朝着自己的目标迈进。当然,他的内心终究还是觉得自己欠下费尔南德斯家族一个人情,因此他毫不犹豫地运用有限的力量来支援这次战斗。

  两名同伙的倒下,并没有阻挡那些刺客的脚步。又有一名刺客突破重围,在伊佩雅女皇面前举起带血的利刃;然而他已无法做到劈砍的动作,咽喉处已多了一支箭,刺客抽搐几下,仰面倒地。

  同伙接二连三被狙击,使其他刺客意识到在暗处潜伏着一名厉害的弓箭手。不过他们也清楚,这个弓箭手只会狙杀直接攻击伊佩雅的人,只要不动那个女魔法师,是不会成为那弓箭手的目标的,他们只需要安心把那些不知好歹拿着长枪盾牌挡在他们面前的女人清除干净,到时候就能四方八面围攻伊佩雅,就算那个弓箭手有三头六臂也救不过来。

  计划是很不错,可是他们的老大--正与朱利安杀得不可开交的刺客首领却不那么认为。他是上一次刺客行动中唯一的幸存者,也是这群刺客中唯一见识过河边人弓技的人。刚才那支把壕沟里的油点着的火箭,刺客首领看出是河边人的手笔,但他无法凭借着区区一箭而推算出河边人所在的位置。但现在河边人接连拉弓,眼尖的刺客首领已经从箭矢弹道猜测到河边人的藏身之处。

  “过来!”刺客首领向正与护园队战斗的部下喊道。

  6名刺客听到首领的命令,立即脱离了与那些女兵的接触,快速向刺客首领和朱利安战斗的方位接近。而女兵们也没有追击,她们聚集到伊佩雅身边。

  刺客首领虚晃两刀,趁朱利安防御之机跳出战圈,藏身于6名部下身后。“宰了他!”刺客首领指着朱利安向部下命令道。

  “嗨!”6名刺客一涌而上,把朱利安围困在圆圈中。而刺客首领则转身离去,灵活的步法让他的身影很快消失在夜色里。虽然杀光目击者和阻碍者是“噬日之瞳”的一贯风格,但是河边人才是他们此次任务的首要目标,现在既然已发现目标的所在,刺客首领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朱利安明白刺客首领之所以要主动离开的原因,他想追上去阻止刺客首领杀害河边人,却无奈现在分身乏术,在把这6个刺客解决之前,他哪里都去不了。

  河边人藏身于仓库和饭堂之间的一棵大树上,及时掌控着战场的局势变化。虽然茂密的树冠给他良好的隐蔽保护,但这种保护也是相对的。对于以远距离点杀敌人的狙击战术而言,隐蔽是最重要的,在同一个狙击点最多只能进行两次射击,在第三次射击之前必须转移到另一个狙击点,以免被敌人发现。但现在由于河边人重伤未愈,行动不便,不可能随时转换狙击点,所以他索性用一条绳子把自己固定在树杆上,以换取更精确的射击准度。

  此时河边人看见一个灰黑色的身影正朝自己所在的方向急速袭来,他认出来者正是7天前几乎杀害他的刺客首领,顿时明白自己的藏身位置已暴露,也不再顾及什么,从箭壶里抽出若干箭矢,快速地连扣弓弦。刺客首领似乎对于弓技相当熟悉,即使面对连珠炮发的快速连射,也能在最后一秒及时地躲开。河边人很快便将手中的箭全部射光,他正准备从箭壶里抽出箭矢时,赫然发现刺客首领已经冲至大树底下,双脚腾空一跃而起!

  “不可能!”河边人以错愕的表情看着这一切。他所在的地方离地至少5、6米高,这刺客首领没有借助外物,单凭一次跳跃就能蹦起这样的高度,实在太不可思议。

  刹那间,刺客首领已跃升至与河边人同一高度,两人的眼神对恃着,在河边人的瞳孔之中,尽是那冷冰冰的夺命刀刃!

  树冠的最顶端突然发出一阵晃动,一条身影从浓密的枝叶中扑出。潜伏在这大棵树上的人并非只有一个人,而是两个。作战会议上,朱利安给予侍从丹特唯一的任务,就是保护形单只影的河边人,直到刚才为止,丹特一直引而不发、静候时机。就算他看到自己的骑士主人在战斗中处于下风,也没有轻易出手,不知道他是对朱利安有信心,还是对命令的绝对服从。但正因为他没有暴露自己,才能救河边人一命。

  半空中无遮无拦,也没法借力闪避,刺客首领只好放弃掷刀攻击河边人,把采取防御姿态,将双弯刀交叉举于额前,硬扛住丹特由上而下的一次砍击。

  两个人的冲击力叠在一起,撞穿旁边谷仓的木制墙壁,被松软的茅草所缓冲。两人同时站起来,转过身。借着微弱的光芒,刺客首领看清楚了,自己的对手竟是那个独臂中年侍从,他立即露出鄙视的眼神,冷笑道:“挡我者死。”在他眼里,丹特的剑法虽快,但完全无法与自己相比。

  “有本事就来吧。”丹特持剑横立。军人的灵魂此时在他身上复苏。

  此时,控制战场的核心--伊佩雅,终于把她的魔力一点不剩地全部用尽。

  虚弱的女皇眼前一黑,身子一软,直接晕倒,后面的女兵把她扶住。失去施法者维持的“沙尘暴”嘎然而止。满天飞舞的砂石,化作黄色的土元素,回到了大地之中。在尸横遍野的土豆田里,一具具趴伏着的“尸体”陆陆续续抖动着掩埋了自己的砂子,然后站起来。“沙尘暴”虽然夺走了很多刺客的性命,但仍有不少实力强悍者硬扛了过去。

  大难不死的刺客,掏出身上携带的治疗药水喝下之后,便不约而同时朝伊佩雅等人冲击过来。本来因为对手数量减少而以为能稍微缓过劲的女兵们,还没来得及喘息,立即就要面临更残酷的战斗!

  可是,这些女兵没有逃跑。虽然她们的脸上挂满了难以掩饰的惊恐,但她们没有抛下自己的职责,依然死守在伊佩雅身边。但她们之所以如此坚定,并非单纯因为职责感,而是因为她们深知,费尔南德斯家族战斗到现在,虽然已经人倦马疲,但还有一张王牌未打出去。

  “嘿……啊……”

  汹涌的刺客群快要杀到眼前,越来越近,50米、30米、20米……女兵们一个个持枪立盾,作好了抵御冲击的准备。

  就在冲到最前面的那名刺客,他的武器快要碰到女兵的枪尖时,夜色中,突然传来一声怪响。冲在最前面的刺客还没弄清发生什么事,就被一张从天而降的网罩了起来,紧接着,他看到了一张倒转过来的猫的脸。不!那不是猫,而是一只头部长得像猫一样、浑身长满黑毛、体形庞大的蜘蛛!

  猫脸巨蛛--就是这只长相骇人的魔兽的名字。它用来抽出蜘蛛丝的尾部朝上、头部朝下,尾部处有一条细小得几乎看不见、却异常坚固的丝线连接着集体宿舍的屋顶。猎脸巨蛛将前面的六只触脚合了起来,把掉进它网里的刺客整个人夹住,使他无法动弹,后面两只触脚沿着蛛丝迅速往上爬升,带着因为过度受惊而尖叫不已的刺客攀上楼顶,在众人看不见的地方,传来那名刺客因为肌肉融化而发出的连声惨叫。

  后面的其他刺客呆住了,他们不由得停下脚步前。可是在他们裹足不前时,女兵后面突然出现一双发光的双眼。一头站起来超过三米高、头上长着双角的巨熊,从黑暗里狂奔而出,在人群中横飞直撞,它头上的巨角成为开膛破肚的利器,而它那一身铜皮铁骨,完全无视砍在身上的刀剑,把原本气势汹汹的刺客冲得哭爹喊娘、四散奔逃。大地角熊,是仅次于猫面巨蛛之后,给予这帮刺客的第二个惊喜!

  前面的同伴惨状并未让跑在后面的刺客幸免,因为他们很快感觉到呼吸艰难、感观模糊,身边不知何时围绕着一团淡绿色的雾烟。刺客之中有不少是用毒高手,很快便意识到自己中毒了。的确如此,在土豆田一个隐蔽的角落里,趴着一只比狼狗还大、背上长满五颜六色蘑菇的蟾蜍。病原蛤蟆,是奥洛帕三大陆上最令人毛骨耸然的魔兽之一,除了外表恶心之外,它的背上寄宿着各种各样的有毒菌类植物,虽然行动持缓,可是它能用口吹出大量剧毒的孢子。

  数名刺客中毒过深,倒在地上抽搐几下,倦缩着身体死了。受害者的脸色惨绿、眼球突出、口吐白沫,死状相当恐怖。未中毒或中毒尚浅者快速撤出剧毒孢子的感染范围,一边逃跑一边取出随身携带的水袋,浇湿蒙面布封住嘴鼻,或吞下抗毒的药丸。病原蛤蟆动作很慢,只要跑得够快,暂时还是安全的。

  安全只是那些荒不择路的刺客一厢情愿的想法。当他们把注意力放在地面上的怪物时,却忽略来自天上的危险。只见一头长着一对白色羽毛的翅膀、身体像长蛇般的魔兽,从天而降,将一名刺客卷上天。蛇翼兽,这种只出现在矮人王国铁奇诺的魔兽,不仅是矮人军队的空中坐骑,还相当受矮人族的尊敬。蛇翼兽之中的体形最大、实力最强的年长者,更被矮人称为“羽蛇神”,认为是火神派驻现世保护矮人族的守护神。若被矮人知道,他们“守卫神”的子孙,被人类抓去强迫成为战斗奴隶,只怕整个矮人王国都会发疯。

  出现的魔兽并不只有动物类。两名奔跑中的刺客突然被一些东西绊,脚莫名奇妙地被藏在地里的一些藤蔓缠住,把他们整个人拖走。在他们被拖去的地方,出现了一株怪异的植物,它是一朵带着黄色斑点的暗红色巨花,形态十分娇艳,花形似日轮,直径达到4米,它的根部可以从地底里抽出来,并依靠藤蔓和根在地面上缓慢移动。两名刺客被藤蔓拖进巨型花蕾里,强而有力的花瓣合了起来,把两个人关在其中,巨分泌出体腐蚀性的消化液,过不了多久这两个倒霉蛋就会变成森森白骨被“吐”出来。食人花,这种凶猛植物型魔兽,在数个世纪之前被公认定为已经灭绝。

  紧接着,行动迅猛且血液含剧毒的血狼、以四条腿在陆地上行动自如巨型肺鱼、外表可爱实际上凶残的嗜血魔兔、能射出背上刺针进行远程攻击的钢背豪猪……越来越多不同种类的魔兽从黑暗中现身,各显神威,对那些逃过了“沙尘暴”的刺客进行惨无人道的屠杀。

  十几位大妈来到了刚刚经历过浴血奋战的女兵背后,为首的正是现任费尔南德斯家庭管家的康纳大婶。这些大妈的身体上,都出现了各不相同的魔法纹章。费尔南德斯家族的驯兽师并非只有娜诺凯三姐妹,这伙大妈全部都是驯兽师,那群追逐、虐杀着刺客的魔兽就是她们的隶役兽。这张藏着推掖着许久的王牌,终于被打出来了……

  这件事过去一段时间之后,朱利安才知道,他被禁足的庄园后山到底有何秘密。原来,那座黑色的岩山内部已经被挖空,里面是一个规模空前巨大的魔兽饲养场和训练场。

  牛奶、羊毛、土豆、鲜花,这些看似正常的产品,实际只占费尔南德斯家族收入的极少部分,她们的财富主要来源于走私贩卖魔兽--这种非法的勾当带来了巨大的利润,即使在当晚整个庄园被毁,在她们长期积累的财富中只是九牛一毛而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