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奥洛帕战记

第三十八章 两手准备

奥洛帕战记 木子双鱼 3967 2014-07-24 00:40:48

    对过去那段刻骨的记忆的沉湎,不过只经过了1、2秒时间,在下面的两名人类看来,那是吸血亲王在考虑欧文的建议所花的必要时间。

  “你们能把我儿子带来?”看似“考虑”完毕的吸血亲王问道。

  “不。”欧文摇头道,“我们只能带来可能是您儿子的消息。”

  “哈哈,你以为空口无凭几句话,就能更改我血族既定下来的领袖接班计划?”

  “那你想怎么样?”卡修斯急了。

  欧文拦住了卡修斯,他脸上依然挂着从容的微笑:“我当然不敢傲慢地认为,空洞的几句话能让亲王殿下您改变初衷。但我有一个提议。”

  亲王没有回话,他等待欧文继续说下去。

  “我知道您和都里斯国王陛下有一个未完的棋局,若我接替他对弈,以棋局胜负来决定这次交涉的结果,殿下您看怎么样?”

  随着欧文话音的结束,吸血亲王便发现自己眼前的景象变了,不再是他熟悉的议事堂,而是在数天都里斯的御书房里,一个平铺在桌子上的水晶棋盘呈现在他面前,为数不多的棋子,正好摆成了他和都里斯未分胜负的残局。

  吸血亲王轻蔑地冷哼一声,他闭上眼睛,数秒后突然睁开,强大的精神力被释放出来,御书房的景象如同玻璃一样瞬间粉碎,场景又一次回到了曙光山庄的议事堂内。欧文立即受到了强力的精神冲击,“呃”地痛哼一声,踉跄着往后连退两步,差点跌坐在地上。

  “欧文!”卡修斯连忙扶紧同伴那摇摇晃晃的身体。

  亲王居高临下地俯视着欧文的窘态,冷冷道:“你跟你那些可怜的念力一样,自以为是、不堪一击。”

  “好强……”回过神来的欧文心有余悸。同样是运用精神力的技能,念力要比魔法强,但吸血亲王居然如此轻易地破解了他的念力,这让欧文对他实力的强大有更直观的了解。

  “你以为你有什么资格参与王者的棋局?刚才你说自己不会傲慢。可你竟然认为能与我平起平坐的对奕,这种想法本身就是傲慢。”亲王毫不留情地怦击着欧文。

  “我早知道事情不会那么轻松,不过……”欧文欲言又止,突然他脸上出现了一个深不可测的微笑。

  “你!”亲王脸色微微动容,他看出来欧文那是阴谋得呈后的笑容。

  卡修斯突然站起来,抬手打一个响指。

  “轰隆隆隆隆……”

  议事堂里传出连串爆炸声,爆炸发出的地方恰恰正是欧文和卡修斯刚刚经过之处,他们两人从进入议事堂到走至吸血亲王前面时,一路上从他们身上有少量在战斗中受伤而产生的血液滴在地上;实际上那些压根不是什么血滴,而是来自卡修斯的空间戒指里面的魔法溶液。现在经由卡修斯的魔法指令,这些溶液里蕴藏的魔法能量全部被引爆。

  爆炸规模虽小,但在极短的时间内连续引发十几场的爆炸,还是相当震憾的,产生的黑烟弥漫于四周,议事堂顿时陷入一片火海。

  现场的吸血鬼中行动最快的是乌奥尼克,他一察觉到情况有异,立即从自己的露台上跳下来,直扑向欧文和卡修斯两人。虽然那些伪装成血滴的魔法溶液闻起来的确有人血的味道,但乌奥尼克还是察觉出了端倪,只是主人亲自开口让他带这两名人类进来谈判,所以乌奥尼克当时并未在意。但现在这个情况,无论如何都是作为引领人的他疏忽大意所致,这位忠实的管家大叔自愿担当起所有责任。

  由于情况紧急,乌奥尼克并没有来得及吸血鬼化,欧文也不用担心触碰到对方后会使自己的身体变重,直接冲上前迎战。虽然刚才和欧文有过一次交锋,但那时欧文只是一味的闪避,而像现在这样,两人四拳相搏时,交手短短的三、四招,欧文那借力打力的本领便令活动了几百年的乌奥尼克感到惊奇。

  就在双方的战斗可能会陷入僵局之际,一股冰冷无比的寒气突然从乌奥尼克的背后袭来。乌奥尼克自然知道偷袭者是谁,但现在他被欧文缠上,根本脱不可身来闪避寒气。然而乌奥尼克对这样的袭击并不在意,不是他小看卡修斯冰冻魔法,而是现在欧文与他缠斗在一起,若寒气冻结他时,必然也会波及到欧文,因此乌奥尼克认为这只是那个胖子魔法师在虚张声势而已。

  事实证明他又一次错了。经过与黑狐的生死大战,卡修斯的冰冻魔法修为大增,他已经不需要在施法过程中加入识别咒语,魔法便可自动辨别敌我。寒气将激斗中的两人淹没,未对被认为是盟友的欧文造成任何伤害或不良效果,却把乌奥尼克再一次冰封起来。

  暂时困住了乌奥尼克之后,卡修斯并没有休息,他把“续航之握”往上高举,一根坚硬的冰柱冲天而起,把议事堂的岩石天花板砸穿一个大洞,大量碎石瓦砾“花啦啦”地掉下来。

  “坚持两分钟!”欧文头也不回地对卡修斯说。接着他沿着冰柱冲上缺口处。

  冰柱的表面被卡修斯弄得坑坑洼洼,一点光滑面都没有,增强了摸擦力,使得欧文可以全速往上登。然而就在欧文快要跑到缺口处时,在他身前突然爆发出一团粉红色的光芒,欧文的身体瞬间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八贤者之一的利昂;至于欧文本人,他几乎在同一时间被传送到利昂原本所处露台上。

  “你想去哪里?”利昂站在原来欧文所处的冰柱上,颐指气使地对欧文问道。他将欧文与自己所处的地方进行了空间置换,及时阻止了欧文的行动。利昂的反应并不比乌奥尼克慢,但八贤者并没有以多打一的传统,所以他不插手乌奥尼克和欧文的战斗;但既然乌奥尼克暂时无法战斗,就到了他利昂出手的时候。

  欧文懒得跟他费话,直接甩手将银椎掷向利昂。后者认出这是瞬间将麻雀重创的武器,不敢硬接,便扭曲了空间,将银椎的飞行轨迹改变了。可他却忽略了另一个敌人。冰柱既然是由卡修斯创造的,他就有能力使冰柱发生改变。

  坑坑洼洼的冰面变成光滑无比,利昂脚下一个打滑,措手不及从上面摔下来。欧文用力一蹭露台的拦杆,往上跃起,以一记飞腿踢向利昂。

  “来吧!”从天而降的利昂见欧文竟敢挑战他的权威,大呼一声伸出毒爪迎击。

  可利昂却没想到,欧文这一飞踢也是虚招,踢腿的力度在空中突然改变,脚尖在利昂的手背上轻轻一点,反而借助利昂的力度往上跳得更高,成功跃上了缺口,翻出了曙光山庄二楼的地面上。

  “岂有此理!”坠到地上的利昂气急败坏,他随手一划撕开空间缝隙,欲追击欧文。然而这时冰块迅速冻结了天花板上的缺口,以极快的速度沿着议事堂的内壁铺开,隔绝了议事堂和外部的魔力传递。“你的对手在这里!”卡修斯向利昂高喊一声,将魔法杖往利昂指过去。

  一大波密集的冰箭射向利昂。利昂使用“遁入虚空”的能力,冰箭全部从他的身体上穿越而过,没有造成任何实质性的杀伤。在来鲜血山脉之前,卡修斯已听乔伊卡说过那名红发吸血鬼的能力,他知道自己这些攻击根本不会凑效,但卡修斯仍然坚持这么做,即使只能拖住几秒钟,也要为欧文争取时间。

  突然,卡修斯感到后颈一阵赤痛,麻痹的感觉传遍他全身,“续航之握”因握杖之手拿不稳而掉在地上。卡修斯下意识地伸手往自己后颈摸去,一只刚刚在后颈留下两个小小血洞的蝙蝠在手摸到之前飞走。

  梅莉莎不管利昂那极度不满的眼神,插手进他和卡修斯之间的战斗。此时,被冻成冰雕的乌奥尼克也成功撑碎了冰块,从里面挣脱出来。

  “拜托了,欧文。一定要救出苏菲娅救。”陷入了四面楚歌的卡修斯,此时心里仍只挂念着同伴。

  *************************************************

  曙光山庄主楼的二楼。

  这里不像一楼的大殿那么空旷,分成了有很多房间和走廊,使得内部结构看起来相当复杂,但这不妨碍欧文的行动。

  “虽然精神力越来越微弱,但这肯定是苏菲娅的气息。”

  追踪着逐渐式微的精神力,欧文在狭窄的走廊间穿行,他感到自己越来越接近苏菲娅了。

  在见到吸血亲王之前,欧文和卡修斯就商量好,尽量能用谈判的方式解决问题,能用语言说服吸血亲王释放苏菲娅,那当然是最好的结果;但也不能把所有希望寄托在谈判上面。所以他们必须作好两手准备:一方面尽力与吸血亲王谈判;另一方面则要考虑到在谈判破裂或毫无进展时,强行使用武力解救苏菲娅的方案。这也是为什么卡修斯在走进议事堂的路上,将伪装成血液的魔法溶液滴在地上的原因。

  刚才欧文以与吸血亲王下棋为由,使用念力创造出幻境,他知道这种程度幻境是不可能困住吸血亲王的,但只要亲王破解幻境,就必须使用自己的精神力,当两人的精神力发生接触时,欧文就有机会入侵吸血亲王的内心,即使只有千分之一秒的极短时间,也足以让他提取出关于苏菲娅所在地的记忆。而在念力幻境被破解后,欧文承受了精神冲击几乎倒下,卡修斯扶住他时,欧文用只有他们俩人听到、细如蚊呐的声音,向卡修斯耳语一句:“苏菲娅找到了,就在上面。”

  这句话就是他们开始发难的信号。

  然而,虽然在卡修斯的死命掩护下,欧文成功入侵到苏菲娅所在的楼层,但他却发现事情根本没想像中那么顺利。他扶着墙往感应到气息的方向一步步地走去,视线却越来越模糊。欧文感到唇上一凉,用手拭擦时,却发现那是自己的鼻血。不仅是鼻子,就连双耳、双眼、嘴角,也开始流淌出鲜血。欧文知道那是承受了精神冲击产生的不良后果,自己的身体已受了严重的内伤。虽然早有防范,但那位吸血亲王的实力仍远远超出他的想像。

  即使如此,欧文仍然要继续前进。苏菲娅已近在咫尺,卡修斯生死未卜,现在还不到休息的时候……

  *************************************************

  一片狼籍的议事堂。

  虽然八贤者没有多打一的习惯,卡修斯仍然在一瞬间被击倒。

  乌奥尼克、利昂、梅莉莎围在像死猪一样倒卧地上的卡修斯身边。

  “我们怎么处理他?”乌奥尼克问。

  “宰了吧,这胖子的血应该挺鲜美。”利昂舔了一下上唇。

  这时,一阵脚步声由外围传进圈内。三位贤者知道那是自己的主子,连忙往旁边让开。

  吸血亲王已从高高在上的露台走下,来到淹淹一息的卡修斯身边。他蹲下来,用手抓住卡修斯的头发,把他的头抬起。

  “从一开始我就知道你们的小把戏,我只是很好奇你们会以怎么的方式来做而已。”吸血亲王那令人心寒的眼神,直视着尚未丧失知觉的卡修斯的眼睛,“那银色头发的小子还真出乎我所料,居然让他入侵了我的心智,不过即使让他知道科丽斯塔在哪里又怎么样?他根本什么都做不了。”

  “咳……欧文、咳……一定会、救出……苏菲娅!”虚弱的卡修斯不屈地抗辨道。

  “哼,妄废心机。”亲王轻蔑地冷笑一声。

  “不,也许他真的能做到也说不定。”说话者是仍然端坐在自己露台的上欧罗姆。

  在刚才欧文和卡修斯大闹议事堂的时候,这位资历最老的八贤者什么都没做,摆出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自顾自地翻看着他面前的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