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奥洛帕战记

第三十三章 极速对决!欧文vs麻雀

奥洛帕战记 木子双鱼 3922 2014-07-06 11:27:59

    月光无法照射到的大殿中,穹顶的冷色调魔法光芒划破黑暗,投射在冰冷的地面上。可容纳三千人以上的大殿,空旷的空间里沉淀着满是尘埃的空气。

  短促的碰撞声和杀气腾腾的呼啸声,犹如冥府深处传出的亡者悲鸣,在这如同墓穴般诡异的静寂之地此起彼伏。在暗淡冷光之下,肉眼根本看不清的两条身影互相追逐,如同两团飘忽不定的鬼火磷光。

  两把月牙状手刃带着不输于它们主人的杀意,发出撕裂空气的怒号向欧文袭来。一开始欧文的拳速尚能追上麻雀的挥刀速度,两人战斗还算得上是势均力敌;然而随着麻雀的速度越来越快,每秒接近二百下的切割使欧文只剩下招架之力。

  本来是两条互相追逐、碰撞的身影,渐渐变成了欧文站在原地防御、身边数十个麻雀围攻的奇怪景象,那不是干扰视觉的精神攻击或制造幻象的魔法,而是麻雀的速度远远超越肉眼可以捕抓的范围,在超高速移动中产生无数残象。

  麻雀的意图非常明显,她从一开始就是为了猎取欧文的性命,每一刀都瞄准后者的致命要害,压倒性地把欧文逼入了不利境地。

  此时欧文被编织的刃幕完全压制,步步后退。麻雀的速度仍不断在提升,远远超出欧文可以追得上的水平,若非“天人合一”的超感应能力为他及时定位了月牙状手刃劈来的方向,只怕他早已被分尸了。不过欧文也并非一直挨打,他为了寻找扭转形势的手段而环顾四周。那时他所看到的,是数米开外的一堆碎石--那是在他与马弗打斗时,击碎石柱弄出来的。

  “就是那里!”欧文冒着被逼到墙角无路可退的危险,朝看准的碎石堆冲去。麻雀一边追击着欧文,一边用双手的利刃乱舞。而欧文总能在千钧一发之际抢先于锋利的手刃切开后背的肌肤之前避开。在冲到碎石堆前时他纵身往前一跃。

  这个跳跃动作令欧文的速度在一瞬间减慢。麻雀抓住这千载难逢的机会,脚下加速继续往前冲击,月牙状的手刃毫不留情地将欧文切为肉屑。然而她却不曾留意脚下踩到了碎石堆,冷不防一个打滑,整个人往前踉跄地扑过去。

  “嘭!”这是一声沉闷的骨头碎裂声音。

  削铁如泥的锋利刀刃掠过欧文的脸颊和肩膀,他在往前跃起的时候,已乘势翻身倒踢,双手撑地前空翻腾,左脚一记倒挂金钟,踹中了站不稳的麻雀的额头,巨大的冲击力使麻雀整个人往后倒飞过去。

  激战稍稍暂停。对敌双方相距不到十米,凌厉的目标隔空对恃。麻雀的额头往内凹陷一块,欧文这一脚不只把她踢得头破血流,还把颅骨给踢碎了;相比之下,欧文更加狼狈,他身上至少被劈中了8、9刀,伤痕累累、鲜血直流。就算“天人合一”能让他感知对方的攻击袭来方向,却也不能100%避开,当避无可避之时,欧文只能用身体上并不致命的部位来抵挡伤害。这一战让他更确切地体会八贤者的真实实力。

  与马弗的一战欧文虽然取得完胜,可他并非丝毫无损,控制四肢的运动神经被马弗的魔法全部切断,只能用念力来操纵四肢,但动作却比起在神经直接支配之时迟缓;然而,此时的欧文相当清楚,即使自己的神经未被切断,情况也不见得会改善,因为麻雀的速度实在太快。

  “真不愧是八贤者中最快的速度,‘灵动’之麻雀,你果然很难对付。”欧文感叹一声。

  “哼!”麻雀一边冷笑,一边舔食着沾在手刃上面欧文的血液,“每一位八贤者的能力各不相同。本小姐观看了你和马弗的战斗,那家伙之所以败在你手里,是因为他的所有能力几乎都被你克制;但你不要沾沾自喜,以为同样的伎俩能用在本小姐身上。”

  吸食了人血之后,麻雀破碎的颅骨迅速复原,连额头上被踢破的伤口也渐渐消失了。本来两败俱伤的局面,瞬间变成了单方面的优势。

  然而欧文可没有被这种急转直下的不利形势吓倒,他摇了摇手指,道:“你的确很快,但这种程度的速度还不能杀死我。我只要超越你的速度就行了。”

  超越我的速度?麻雀双目圆瞪,她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可欧文突然在她面前消失!麻雀下意识地用手刃往前一挡,却感受到背后有一股微弱的气流。欧文已身处她的背后,扬起手掌削向她的后颈。

  背后袭击?麻雀露出轻蔑的笑容。欧文的手掌只削中空气,因为在那之前麻雀已经以比之前的更快速度离开了原位。欧文收招未及,已感应到对手高速运动到他的背后,锋利的刀刃切向他的双肩!电光石火之间,转身迎击已经来不及,欧文往后退却一步,在双刃合围之前,整个后背撞到了麻雀的身体上,同时左手的肘子猛然往后磕去。

  完全没有料到欧文会出这样的怪招,麻雀一时楞住,在反应过来之前被欧文撞开数米之外。

  劈击对手后颈的手掌只是障眼法,欧文知道麻雀是一个很要强的家伙,被他突然来了一次背后袭击,以她的性格肯定会以牙还牙,因此一开始欧文的攻击重点就放在背后,趁着麻雀被他撞飞,他见好就收,趁机往前疾冲数步,两人再次展开对恃。

  经过刚才的交锋,胜利的天平虽未倾向欧文,却向麻雀传递这样一个信息:对手不会那么容易被打倒。

  “本小姐还真是低估了你,居然还能将自己的速度提升到那个程度。不过要跟大小姐拼速度,你这是在自掘坟墓。”麻雀缓缓抬起手刃,她盯着欧文的双瞳,渐渐变成了深红色。

  “但我现在还能活得站在这里,看来你最自豪的速度也不过尔尔。”欧文讽刺道,“快点给我见识你最快的速度,好让我超越它。”

  “最快的速度?哈哈,你为自己的无知祈祷吧。人类转化为血族之后,速度通常能比活着的时候提升3至5倍,但是这只是对于其他血族而言,我却可以无限提升速度。”

  “无限速度?”

  “不错!在本小姐的字典里,根本没有‘最快’,只有‘更快’!”

  话音甫落,强劲的魔力从麻雀的体内倾泄而出,尖长的虎牙从上唇伸了出来,双瞳也彻底变成如同宇宙般深沉的黑色。

  吸血鬼化!她完全解放了血族的所有力量!

  麻雀的身影顿时在欧文身边消失了。

  之前还能看到麻雀在高速移动中产生残象,现在已经完全看不到了,因为她的速度已经突破音障,超越了音速。如果说之前欧文只是无法跟上麻雀的速度的话,那么现在他就是被后者远远凌架之上。在麻雀的超音速猛攻之下,欧文避不开、也无法还手,只能处于被动挨打的局面,双手、后背、肩膀,平添了多处被利刃割中的伤痕,鲜血四溅。

  欧文没有吸血鬼那样快速痊愈的身体,不能玩起以伤换伤的拼命战术。照这样下去,欧文真的就会被麻雀千刀万剐、削肉剔骨。

  任何难缠的攻势都有破解之法。在用身体承受了对手的刀刃之后,欧文渐渐掌握她的行动规律。突然抡动着月牙状手刃的手腕停了下来,正在超音速移动中的麻雀被欧文伸出来的脚一绊,失去重心、跌出音障。欧文趁机欺身上前,一脚踢在她的小腹上。麻雀被踢个正着,翻滚数圈,才勉强稳住重心,停了下来。

  “你是怎么做到的?”麻雀交叉着双手,以不可思议的眼神向欧文质问道。她完全不敢相信,欧文居然能打中超音速移动的自己。

  “这就是你所谓的‘无限速度’。太慢了,一只乌龟都比你快。真怀疑吸血亲王的眼光,他怎么会找一个慢得跟蜗牛似的家伙来当八贤者?”欧文出言讥讽,似乎正处于绝对劣势的一方并不是他。

  “找死!”欧文的话令麻雀怒火中烧,她弓起腰,这一次,她以四倍音速的速度冲向欧文!

  双刃劈中对手的实在感觉从双手处传来,麻雀刀刃乱舞,轻而易举地将欧文切成了几段;但是,她随之产生一种空泛感。事实上,被麻雀的手刃切碎、肢解的只是欧文的长袍。在麻雀扑向自己之前,欧文已快速离开原地,留下外衣,令敌人误以为击中了本体,其实只击中了衣服而已。以为攻击得手的麻雀刚从音障里冲出来,就迎头碰上一个疾飞而至的尖锐金属物品。在此情况之下,麻雀即使看到也根本无法躲开;更何况她未必看到。

  “哇……”大殿里响起一声凄厉的惨叫。麻雀捂着肚子往后倒退,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她的腹部上插着一把银椎,烧焦的气味和呛鼻的白烟正从银椎刺中的地方传出。

  形势瞬间扭转。麻雀指着欧文,剧痛和激动让她说不出话来。银椎正好刺中部位,正是吸血鬼最重要的器官--肝脏,如此重创不仅对她的亡者之躯造成严重破坏,还将令她的吸血鬼力量快速流失,合得麻雀几近失去战斗力,甚至连站着都困难无比,磕磕碰碰地退后几步,“咯噔”一声倒在地上,翻起白眼,口吐白沬。而银椎仍在烧灼着她的身体,并未停息。

  欧文来到麻雀身边,蹲下来对她说:“我知道你可以无止境地提升自己的速度,对此我从未怀疑过。刚才我说的话都是故意激怒你的,想不到你的性格比传言中还要冲动易怒,竟如此简单就上当了。”

  听到欧文的话,麻雀有所反应,她的左手颤抖地把月牙状手刃举起来,却由于抖动太过利害,无法稳当地拿起那件武器,使它“啷咣”一声掉在地上。

  “你应该比我更清楚自己的弱点,”欧文没有理会麻雀那软弱无力的反抗,继续说下去,“虽然你的速度可以无限提升,但你的感官却不会。4倍的人类感官已是你的极限,当你的速度达到10倍人类速度时,你的嗅觉消失了,而当你超越了音速时,你听不到任何声音,连视力也开始变得模糊。这就是为什么你在超音速移动下对我进行攻击时,出招频率会比之前慢得多,因为你需要更多的时间让微弱视力进行定位。而当你达到4倍音速时,就是刚才那一下,你就成了瞎子,什么都看不见。你看不到我的金蝉蜕壳,更看不到我掷出的银椎。你败给了自己的速度。”

  虽然身体在燃烧着,但麻雀的意识却是清醒了,她知道自己遭了欧文的暗算,可现在要懊悔已经来不及了。那根银椎,之前欧文曾用它来划破马弗布置在噬魂窘前的幻境,可后来却未出现过,即使被她逼到绝境,欧文也未把银椎取出来,这一点本该引起她的怀疑;可是她的急性子让她忽略了这些,彻底葬送了一场原本能赢的战斗,也结束了她作为吸血鬼的生命……

  情况似乎没有想象中那么糟糕。突然感到腹部的剧痛消失了,身体被烧灼的感觉也渐渐淡化。麻雀定了定神,看到欧文已将银椎从她的身体上拔出来。

  “为什么……”苍白的嘴唇抿动着,发出虚弱的声音。

  “虽然你对我动了杀机,但我没有杀你的理由。”银椎在欧文手指间转动着。

  他回答了麻雀的问题之后,便站起来头也不回地往大殿深处走去,只留下一句话:“别作多余的事情,就躺在那别动,否则你会化为灰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