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奥洛帕战记

第十六章 海德拉

奥洛帕战记 木子双鱼 3493 2014-05-25 20:14:37

    如果说血腔是曙光山庄的心脏,那么议事堂就是它的大脑。血族的很多重要决议都是在议事堂里作出的。这是位于曙光山庄一楼的一个长方形大厅,在大厅中央的地板上,雕刻着一个的奇怪符号:巨大圆形包围着一个“V”字,中间有一条直线穿过。那是象征血族长老奥兰多的符号。在血族诞生的时候,12位长老每人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不同符号,但现在只有这个符号流传下来。

  而在大厅高高的墙壁上,修建着9个离地至少3米高的露台。其中修建在房间尽头墙壁上的那个露台,比另外8个露台都要高上一些,那是只有吸血亲王才有资格登上的地方,在两边的墙壁上各有4个露台,每个露台对应一位八贤者。露台上并非空荡荡的,还有豪华的座椅。有些露台已经坐了人,有些则仍空着。本该是庄严肃穆的议事堂里,很煞风景地传来一声声打呼噜的声音。只见在门口右侧数来第二个露台上,有一个穿着黑袍的男人趴在座椅的把手上睡得正香。他就是全场的鼾声的来源。

  议事堂的大门被推开,一男一女信步走进来。利昂看了一眼那个正在睡大觉的黑袍男人,眼神中充满了新鲜感:“真是稀客啊,连传说中的黑狐也来了”

  酣睡的黑袍男人根本就不理睬他,连眼皮都懒得一动。

  旁边的梅莉莎虽说是这群人当中资历最浅的,但她却感受到事态的不寻常:“看来真的发生了不得了的事。”

  两人各自来到属于自己的露台下面,以血族极强的弹跳力轻松跃上了露台,在自己的座位上坐下。

  “看来大家都到齐了。”声音来自议事堂尽头墙壁上的露台上。一直面向所有人的椅背转了过来,出现在众贤者面前的,就是叼着一根名贵雪茄的吸血亲王德克拉。

  在奥洛帕,烟草并不是什么奢侈品,一些家里环境好一些的农夫,都能够自己买个烟斗塞点廉价烟草来抽,但像吸血亲王现在抽的这种名贵雪茄,也只有宫庭皇室才有资格抽得起。就在数天之前,有一位真正的王者将一整盒这样的雪茄送给了吸血亲王。

  “还有人没到。”大管家乌奥尼克指着他对面那个空荡荡的露台,当面指出吸血亲王的语误。

  “尤诗在血腔那边还有任务,这次会议她就不来了。”亲王将原本含在嘴里雪茄取出来,吐出一个个烟圈,轻描淡写地回答道。

  马弗则一如既往地在开会口中接过一个话题,然后把它变成冷笑话:“主人不会是真把那个科丽斯塔丢进血腔里强化吧?麻雀你要小心了,说不定人家出来之后要报仇,一个手指头就把你摁在地底,让你数鲜血山脉的土堆里有多少条蚯蚓。哈哈哈哈……”

  “混蛋,你敢再说一次!”被调侃的麻雀勃然大怒。要换作平时,她早就冲过去跟马弗拼命了,只不过由于前几天那件事的处分到现在还没定下来,她也不敢平惹事端。

  而惹事生非的马弗此时正鼻孔朝天,一面坏笑。

  马弗的表情令麻雀火上加油,她的额头上青筋暴怒:“你是什么意思?说啊!快说!”

  这时,终于有人开口为麻雀说话:“我说马弗,你不带这样欺负人的吧。明知因为人家胸部小而自卑,你就不能让一下她吗?”说话的是利昂,可他这话怎么听也不像是帮麻雀。

  被一下子说到了痛处,麻雀跳到露台的拦杆上,指着利昂骂道:“你说什么?谁胸部小了?而且这件事跟胸部一毛线关系都没有!我告诉你,还有你……”

  看着麻雀抓狂的样子,利昂也是笑得那么邪恶,他早看不惯麻雀平时的蛮横了。对于大大咧咧骂个不停的麻雀,乌奥尼克发出“唉”的一声叹息,无奈地摇了摇头。最后连梅莉莎也忍不住,开口打断了麻雀的骂街:“你能消停一会吗?这是八贤者的聚首会议,不是小孩子玩过过家的游戏。”

  “你说什么小孩子?我比你们的资格都老!听清楚了,你这个新人,我是你们所有人的前辈!你没资格教训我!”麻雀那失去理智的叫骂,显然忘却了欧罗姆的存在。

  然而,被麻雀“逾越”的欧罗姆,却一如既往地翻看着他面前的书;而黑狐看来仍然没有从睡梦中醒来的打算。闹哄哄的议事堂里的发生的事,好像跟他们两人一点关系都没有。

  “吵够了吗?”最后还是由吸血亲王来终止这场闹剧。

  亲王的声音不大,但极具威严,议事堂立即安静下来了,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向亲王,当然,欧罗姆和黑狐除外。

  “有入侵者闯进了山里。这件事相信大家都听说了吧。”亲王弹了弹雪茄的烟灰,往乌奥尼克望去,后者会意,双手的中指同时向前一伸,虚划几下。

  议事堂地面上那个象征吸血长老奥兰多的符号,发出一阵暗红色的魔法光亮,众人面前立即呈现出一幅立体映象,赫然是一支200多人的人类军队,为首是一名银发少年、一位冠军骑士和一个胖魔法师。

  “根据目前掌握的情报,这些人类是打算来抢夺科丽斯塔小姐的。”乌奥尼克主管山庄事务,他有第一发言权。

  “切!”麻雀露出不屑的眼神,然后转过头去,当作没听见般继续咬着她的手指甲。不过从她眼神中流露出来的杀意看出,她绝对会想办法把那个名叫做科丽斯塔的人类女孩杀死的。

  “不自量力。”利昂充满鄙夷,在他看起来,那些不是活生生的敌人,只不过是会走路的血袋。

  “别小看他们。之前派出去的拦截部队全被击败了,下层血族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乌奥尼克如实地回答。

  “那是因为现在是白天,要是等到晚上,嘻嘻……”说话的是把二郎脚抬到栏杆上的马弗,他把视线投向亲王,“主人,我吸食了这些入侵者的灵魂应该没问题吧。”

  对于马弗的诉求,亲王不置可否,他依旧吞云吐雾,旁观着下属们的讨论。

  “值得注意的是,现在这些入侵者已经到达了海德拉的池塘外围。”乌奥尼克解说的同时,手指在空中虚划几下。立体映象的范围进一步延伸,出现在这支人类军队前面的,是一片类似沼泽的地形。

  早在乌奥尼克说到“海德拉”的时候,其他几位贤者不约而同地将视线投向欧罗姆。后者也知道自己该表态了,他慢腾腾地翻过书页,抬一抬眼镜,不慌不忙地说话:“嗯。也是时候该让我这只宠物活动活动,总不能白养它这么久。”

  玻璃镜片中反射着冷光,其实他更在乎的是实验的效果。

  *************************************************

  “硬仗?在这里?”卡修斯紧张万分地看着眼前这片沼泽地。

  沼泽,是奥洛帕最不受欢迎的地形之一,那积满水的泥潭里充满着超出人们的想象的危险。

  “你们先留在原地不要动。”说完这句话后,欧文径直走向沼泽边上。

  他紧闭双眼,负手而立,精神力高度集中,像是在与沼泽里的什么东西沟通一样。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欧文依然维持着那个姿势一动不动。晌午已过,眼看日正西斜的太阳,军队的情绪已由紧张、害怕转变成烦燥。连指挥官也忍不住问身边的卡修斯:“他到底要站在那到什么时候?不是说有敌人吗,在哪里?”

  “嘘……轻声点。不要打扰欧文,现在他正处于最关键的时候。”卡修斯故作神秘地回答道。

  其实这只不过是卡修斯瞎扯淡的,连他也不知道欧文葫庐里卖什么药。不过也许是运气好还是巧合,卡修斯说话没多久,欧文突然睁开双眼,往后蹦开两步。

  欧文的举动立即让烦燥不安的军队紧张起来,他们纷纷站回自己的战斗岗位,抓紧武器,严阵以待。

  沼泽里的水“噗噗噗”地冒出一连串水泡。欧文冷笑道:“我就知道你扛不住。”

  “卟蓬……”沼泽地突然窜起一条粗大的水柱。

  藏在沼泽里的怪物忍受不了欧文的念力骚扰,终于冒出了原形。

  水柱散开之后,出现在欧文面前的是一条比树杆还粗的巨蛇,通体漆黑,窜出水面至少10米高,蛇头像是鬣蜥的脑袋,鳃部长着一圈像雨伞一样的鬣鳍,居高临下地怒视着欧文。从它望向欧文那充满杀意的眼神之中,可以看出它刚才在欧文用念力制造的幻境里受了不少罪。

  “呜扎”!

  巨蛇咆哮一声,张开嘴往欧文咬下去。欧文闪身避开,顺势凌空飞跃,一脚朝着底下的巨蛇头重重地一踏。巨蛇的脑袋在这双重力量之下被压进了松软的泥土中,欧文用力踩住蛇头,任凭巨蛇的身躯不停地挪动,却始终无法把它的脑袋拨出来。

  就在这时,沼泽里又冒出了一条水柱。第二条巨蛇出现在欧文面前,它的外型和大小与刚才那条完全相同,唯一不同的是它全身是黄色的。

  欧文在横摆过来的蛇头撞到自己之前躲开,使两条巨蛇的蛇头撞到一起。但还未等欧文稳住身形,沼泽里又钻出了第三条巨蛇,这一次是深绿色的。紧接着,红色、草绿色、褐色、白色、紫色、蓝色,六条巨蛇相继出现。首先出现的那条黑色巨蛇也终于把自己的脑袋从泥土里拔了出来。九条巨蛇狂乱的起舞,发出“呜扎”、“呜扎”的嘶吼,整个沼泽都在震动。

  那些士兵吓魂飞魄散。他们虽然早被告诉要打硬仗,有了一定的心理准备,但他们认为顶多遇到实力强或数量更多的吸血鬼,哪知道竟要与这些怪物作战。此时欧文已经退回了冠军骑士和卡修斯身边,他拍醒了目瞪口呆的指挥官:“请传令下去,让兄弟们准备接敌,不能有半点松懈。”

  沼泽的震动到达了顶端,九条巨蛇同时往上升起,也把它们的下半部分展示在这些人类面前:那是一具巨大无比的蜥蜴身体,粗壮的四肢,强而有力的长尾巴,九条巨蛇连在这蜥蜴身体的脖子处,它们根本不是独立的个体,本来就是一心同体的!

  事到如今,在场所有人都知道自己要对抗的是什么怪物。一只本来不该出现在鲜血山脉的强大魔兽:九头蛇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