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奥洛帕战记

第五十四章 自己的故事

奥洛帕战记 木子双鱼 2678 2014-02-04 03:11:39

    22:25。

  在象棋的六种棋子中,“骑士”被归类为“轻子”,它的威力仅强于步兵,与“主教”相当,比不上城堡,更不要和威力最强大的“皇后”相提并论;但是,“骑士”具有“皇后”不具备的优势。虽然“皇后”整合了“步兵”、“主教”、“城堡”、“国王”这四种棋子的行动方式,却无法像“骑士”那样行动。因此,“骑士”是唯一能在没有其他棋子的掩护下与“皇后”正面交锋的棋子。

  所以说,“步兵”推进到对方的底线后,升变成“骑士”而不是威力最强的“皇后”,往往能成为一着令人意想不到的妙棋。

  面对都里斯这着“妙棋”,吸血亲王冷笑一声,将黑方的“国王”挪开一步;随后,白方的城堡也离开了黑方“主教”的攻击范围。假若黑方“主教”按照原计划在白方的“步兵”升变后攻击白方“城堡”的话,那么刚刚升变的“骑士”,下一步就能作出极具威胁性的一击:攻击黑方“国王”并抽杀黑方一枚“城堡”。虽然这一次兑子是以双方各损失一枚“城堡”告终,但黑方的“国王”会因此被困在一个只有4格活动范围的区域,相当被动。

  “爱德华亲王的棋艺,名不虚传啊。”见自己的布局被亲王识破,都里斯由衷的赞叹道。

  亲王哈哈大笑:“你这点小把戏,如果还看不到,这一千多年我算白活了。”

  “是的,在亲王殿下面前,我真不入流。”

  “做人太过谦逊,就会让我觉得虚伪。反倒你的想法我没猜透,为何你会认为,梅莉莎那200多年的恩怨,会在今天晚上得以了结?莫非你知道那个叫做‘雷’的少年与当年的加里文有什么关系?”

  都里斯摇头道:“我不知道。而且直到刚才,我才听说200多年前有个叫做‘加里文’的人。关键不是这两个人有何关系,而是让梅莉莎知道,雷是一名金龙族的契约者。”

  “嗯。”亲王点头认同,“你的话听起来全是歪理,仔细想想还挺像那么回事。我现在已经感觉到,教堂那边的战斗结束了。”

  “所以说,您千万不要小看苏菲娅和她的几个小伙伴。就像刚才那枚‘骑士’一样,虽然不起眼,却能做到‘皇后’做不到的事情。”说着,都里斯将“城堡”推下去,放在贴着黑方“国王”旁边的一个处于白方“骑士”攻击范围的格子上,“亲王,我要将军了。”

  *************************************************

  22:30。

  无情的大火彻底吞噬了尖顶,建筑物的结构受到严重破坏,这座有着百年历史的大教堂已经到了分崩离析的边缘。所幸的是,由于索门第尔教堂的重大的宗教意义,它建造在一块独立的空地上,因此火势暂时还没有波及到附近的民居。

  在教堂前的街道上,一男二女急急忙忙地往火场的方向赶来。

  “快看那边!”丹妮指着教堂门前的一簇草丛,那里躺着一个人。

  “雷,果然是他。”眼尖的乔伊卡立即便认出了那个人的长相。

  “受了很严重的内伤,但他还活着。”苏菲娅检查了一下雷的伤势。

  只见雷的情况相当不妙,他身上多处被烧伤,脸已经被浓烟薰黑了,血污变黑粘在衣服和战甲上,而最为严重的是,他的体内出现大量内出血,五脏六腑似乎都有损伤。大家七手八脚地把雷抬到远离火场的较安全之地。苏菲娅不顾精神力的大量损耗,掏出十字架,释放治疗的魔力。

  “是你们,我知道你们一定会来。”雷醒来之后,见到了熟悉的面孔,露出欣慰的笑容。

  “我们来晚了。”苏菲娅面带歉意地说。

  “不,是我浪费太多时间了。”雷回应道。

  于是,雷就将他遇到了梅莉莎并与之交战的经过,简要地向伙伴们说了出来。

  “操纵蝙蝠?我们突然在街上睡着,只是由一个女人造成的?”听完雷的述说之后,丹妮心有余悸地喊出声来。

  其次不用丹妮说,其他人都感觉到心里凉了一大截,刚才他们在毫无掩护的大街上沉睡过去,如果在这个时候,有人进行偷袭,他们三人必死无疑!这些吸血鬼一个比一个更难对付,吸血亲王的实力到何种程度,实在难以想象。

  “雷,你打败了那个女人吗?”乔伊卡突然想起了什么。

  “是的。算是吧。”

  “那她在哪里?”

  “她走了。”

  “什么?走了?”

  “因为她之前放过我,不能欠她的,所以我也放她一条生路。”雷道。

  从雷发动最后的反击开始,直到梅莉莎的战败,她似乎都没有作出过像样的抵抗。雷不会自负到认为是自己的能力令她失去战斗力,反倒像是她在一步步将自己推向毁灭;直到雷在刺出最后致命的一枪的时候,数以百计的蝙蝠突然从四方八面包围过来,它们有的挡在雷的枪尖前面,有的围绕着雷缓慢地飞行。雷没有从这些蝙蝠身上感受到任何杀气,却感受到一种共同祈求的愿望:乞怜雷能枪下留情,放过他们的女皇。雷是一个心肠很软的人,在这种情况下,他是狠不下手的。

  “雷你这蠢货!哎哟……”听到雷把敌人放走,乔伊卡顿时急了,不小心碰到腹部的伤口。

  “你别乱动。”苏菲娅真怕他会让刚刚愈合的伤口裂开。

  “我能不急吗?雷这家伙什么时候做事之前能用脑子想一想?我刚打完那红毛时叫你别追你不听,然后好不容易能抓到另一个活口,你却把她放了。”眼看时间越来越少,乔伊卡的心情不免有些烦燥,“现在好了,找到吸血亲王的唯一线索断了。”

  “不,她有说过。”雷申辨道。

  “她说什么?”

  “我的主人从来不会隐藏,只有最尊贵的地方,才能容纳他最尊贵的身份。”雷回忆了一下,道,“她原话是这么说的。”

  “最尊贵的地方?”伙伴们斟酌起这个关键的字眼。

  “皇宫!”乔伊卡突然想到了一个地方。

  “你说吸血亲王就藏在皇宫里?这不可能!”丹妮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国王叔叔会不知道吗?”

  苏菲娅也没能接受:“我们是从皇宫里出来的啊!”

  “丹妮、苏菲娅。不要被情绪阻碍了你们的判断力。”乔伊卡道,“抛开其他因素,皇宫是吸血亲王最有可能的藏身之处。时间已经不多了,我们应该赌一把。”

  “赌?全城人的生命可不是你在赌场里的码注!”苏菲娅非常不满地说,“要是吸血亲王根本不在皇宫,而我们又浪费了时间……”

  “对。”丹妮道,“这很可能是一个圈套,那女人在说谎。”

  “这一次我同意乔伊卡的。”雷道,“我相信她没有骗我。”

  “那个女人是敌人,你怎么能相信敌人呢?”丹妮斥责道。

  “够了!还有不到一个半小时就到午夜了。咱们还有心思在这里内哄?”乔伊卡憋不住心中的气,“不赌,必输无疑;赌了,至少还有赢的机会。你们赌还是不赌?”

  *************************************************

  22:42。

  皇宫,御书房。

  “举棋不定,可是对弈者的大忌。”看到亲王拿起棋子,思索了近一分钟,却没有任何行动,都里斯忍不住提醒道。

  “我不是举棋不定,而是在想,别人的故事已经说完了,是时刻该说自己的故事了。”亲王把棋子放回原位。

  此时棋盘上已经进入了残局状态,但双方的走势仍然扑朔迷离,一时半会分不出胜负。

  都里斯理解亲王的意思,他双手往前一摊:“我明白了。这一盘棋就让它留在这里吧,也许分不出胜负的棋局才是最完美的棋局。”说完,都里斯站起来,离开了对弈者的位置。

  亲王也离开了他的位置,来到了御书房窗边,望向外面无边而神秘的黑夜:“不,等我把故事说完了,就回来把这盘棋下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