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奥洛帕战记

第五十三章 二百年的爱恨情仇

奥洛帕战记 木子双鱼 4101 2014-01-31 05:12:47

    22:10。

  皇宫御书房。

  棋盘上的棋子越来越少,但战况却越来越激烈,黑白双方为了争夺一排直线、一行斜线,甚至是一个格子的控制权,展开着寸步不让的殊死博斗。如果这是一个真正的战场,必定血流成河、尸横遍野。

  但是,不管棋盘上的战争如何血腥、惨烈,都只是一场虚拟的游戏而已,在幕后指挥着对阵双方的两位王者,此时正若无其事地谈笑风笙。

  “你说那个叫做‘雷’的少年拥有‘巨龙之力’,但他的龙族搭挡又不在身边?”下完一步后,吸血亲王感到口喝,便拿起放在旁边的酒杯,将还剩下小半杯的人血全部喝尽。

  “这应该没什么好奇怪吧。”都里斯将拿在手里的“城堡”放到棋盘上某个具有战略意义的格子上,“就如同200多年前那龙骑士,没有被历史记载一样。”

  “不,你熟读历史,应该知道,龙骑士数量是极度稀少的,身为龙骑士却没有在历史中留名,这才是最应该让你觉得奇怪的地方。”

  “哦?愿闻其详。”

  “因为200多年前的加里文·史诺顿并不是一位真正的龙骑士。”

  *************************************************

  22:11。

  被熊熊烈焰包围的金色火焰,犹如血海中盛放的黄金之花,它的燃烧鹤立鸡群,周围的普通火焰与之相比黯然失色。

  但是,绝美的东西只有短暂的存在才会成为永恒。金色火焰仅维持了几秒钟,就消散于虚无。

  “加里文,恭喜,你终于成为了真正的龙骑士了。”梅莉莎不知道是在调侃还是发自内心的祝贺,“虽然由于契约信物受到破坏,以至积塞于体内无法发挥,但那毫无疑问就是龙骑士才拥有的力量--‘巨龙之力’。”

  “我不是什么加里文,也不懂你在说什么。我只知道现在要把你打倒!”雷双手紧握血契龙枪的枪身和枪头,战意愈浓,在开战之处一直处于被动挨打的劣势,到刚才为止已经过去,现在正是反击的时候!

  梅莉莎带着忿意再次笑了:“你这个混帐东西,不管前世还是今生都要和我作对。”

  “哟!”雷才懒得废话,他大喝一声,右脚一蹬,压抑已久的战意瞬间被释放出来,化身为扑向猎物的猛虎。

  *************************************************

  22:12。

  “亲王殿下,真正的龙骑士该如何定义呢?”都里斯旋即又把那个好不容易得到手、具有重要的战略地位的格子放弃了。

  “龙族,跟人类或者其他种族定下契约,必须用龙骑士的血,加上与定下契约的龙类身体的一部分,制造成契约信物,在仪式中缔结契约。龙骑士不仅与契约龙之间心意相通,连力量也能共享。‘巨龙之力’是匹敌龙类的究极力量,也是真正的龙骑士所具有的最强战力。”亲王老实不客气,将那个格子纳为自己的势力范围,“但是,加里文虽然持有契约信物,但他却无法使用‘巨龙之力’。”

  “不能使用‘巨龙之力’,就不是真正的龙骑士了吗?”

  “没错。龙族守卫契约还有一个必不可少的条件,除了定下契约的人龙双方的同意外,还必须得到契约方龙族的首领认可,契约方可有效。显然当年的金龙族领袖--金龙女皇伊莎贝尔并不同意,所以加里文和那头金龙的契约根本没有达成。”

  “金龙女皇为什么不同意呢?”

  “应该与触犯了龙族的禁忌有关。”

  “禁忌?”

  “对。人类与龙类的相恋,在历史上曾经发生过,这正是龙族最为忌讳之事。加里文回国后,不仅带回了威慑万物的巨龙,还带回了一个令布雷登公国所有人都震惊的消息。他当众宣布:取消与莫妮卡公主的婚约,改为与他的坐骑龙结为夫妻。”

  “您刚才所说,为了一个男人而亡国,我应该能猜出个大概了。”

  “当然,这是绝大多数人都感到不可思议的事情。对于苦等了加里文5年并一直坚信他还活着的莫妮卡公主来说,更加难以接受。但是,当那头金龙在大庭广众之下变成一位人类少女之后,所有人都不再持有异义,因为那位金发少女拥有倾国倾城的绝色美貌,包括莫妮卡公主在内,当时布雷登公国里所有的女性与她相比,都会显得黯然失色。她的美貌征服了公国里所有的男人和女人,从此不再有质疑之声,只剩下祝福之语。莫妮卡纵然心有不甘,也只得接受现实。然后,在接下来的四年里,本来已经拥有强盛国力的布雷登公国,在得到一头巨龙的守护之下,更加不可一世,公国也是在这个时候升格成王国,莫妮卡的父亲由大公加冕为国王,统一辉煌大陆中部的土地指日可待。”

  “如日中天的布雷登王国是如何在一夜之间突然崩溃?”都里斯问。在法耶鲁帝国皇宫里收藏的史书中,对于统一之前的其他公国的描述甚少,有很多只是一笔带过,都里斯明白这是法耶鲁皇室的忌讳,但这正好钩起他的兴趣。

  “所谓‘树大招风’。当时在大陆中央的土地上,除了布雷登王国外,还有一个国家拥有统一这片土地的实力,它就是与布雷登的世仇宿敌--麦纳科尔公国。面对布雷登王国的咄咄逼人,麦纳科尔公国纠结了3、4个公国组成了反抗布雷登的同盟。这个同盟与布雷登王国进行过多次战争,却始终未建寸功。在正面交锋不起作用的情况下,麦纳科尔的大公就想出了一条毒计。”

  “刺杀。”都里斯立即反应过来,“史书中记载,反布雷登同盟以投降称臣为由,向布雷登王国提出和平谈判,布雷登的国王信以为真,便带领着自己的王储亲身赴宴,没想到在宴会上,麦纳科尔公国的刺客将布雷登的国王和王储刺杀了酒桌上。国王和王子死后,布雷登王国一落千丈,不到一年就被反布雷登同盟的联军毁灭。”

  亲王含着笑摇了摇手指:“那场刺杀确有其事,但并不是布雷登王国灭亡的主要原因。虽然国王和王子遇害,但那个王国仍然拥有着强大的军队。麦纳科尔公国策划这场暗杀的目的,是为了替莫妮卡登上王位扫清道路。”

  “的确,当国王和王储同时遇害时,莫妮卡公主就成为了王位的唯一继承者了。”

  “当时布雷登王国内到底布遍反布雷登同盟的间谍,有的甚至已经渗透到宫庭内部。在那场刺杀发生之前,莫妮卡公主身边的女官已经被间谍所收买。在公主登基为女皇之后,被收买的女官不断在莫妮卡耳边进谗言,她们对莫妮卡和加里文的关系了如指掌,也知道莫妮卡对加里文的悔婚与背叛心有不甘,所以这些女官要不断在莫妮卡面前挑衅离间……”

  “于是毫无处世经验的女皇,就这样轻易地上当受骗,被点燃了内心的妒嫉之火?”

  “是的,你也猜到了。日夜听信谗言,让莫妮卡这小妞的心态产生了扭曲,加里文和金龙日夜成双成对、如胶似漆的感情,她看在眼里,精神絮乱,竟做出了一个疯狂的举动:秘密调集大量军队,暗中运来了大批毒药进城,设下圈套毒杀金龙。以为只要金龙一死,她就能夺回失去的未婚夫。”

  “愚蠢!”虽然已经知道结局,但都里斯还是忍不住对200多年前这位任性女皇来一次负面的评价。

  “没错。莫妮卡太高估了自己的手段,也太小看了龙类的体质。金龙没有被毒死,反而加里文被死了。金龙悲伤过度,再加上毒药的影响,使她失去了理智,化身为疯狂的巨龙,在布雷登王国的首都布雷登城四处破坏、杀戮。龙的火焰能将人瞬间气化,把房子烧成融岩,布雷登的军队拼死反抗,双方激战了一个晚上。最终,发疯的巨龙带着满身的伤势以及加里文的尸体逃离了,留下一座被彻底摧毁的王都。当时那个闯祸的女皇和她的近臣躲藏在皇宫地牢里逃过一劫,悲惨的结局让莫妮卡感到茫然,也渐渐觉悟。但她的觉悟来得太晚,反布雷登同盟大军的铁蹄紧随而来。由于布雷登的精英部队几乎都葬送在那场浩劫中,而且国都被毁使得民心涣散,这个昔日风光无限的王国根本拿不出任何像样的抵抗,在联军面前兵败如山倒。之前饱受战败之辱的联军,为发泄心中的仇恨和欲望,在他们所征服的布雷登国土上,进行了疯狂的报复,屠城、淫奸、掠夺……”

  都里斯将已阵亡的白方“皇后”拿在手里把玩着,感叹到:“一子错,满盘皆输。治国之道和下棋其实是同一道理。”

  亲王斜眼瞥一下都里斯手中的“皇后”,他明白这是对方毫不忌讳的明示,因为棋盘上一只白方“步兵”已经距离黑方底线仅一步之遥,而黑方根本没法阻止,一旦让这枚棋子成功升变成“皇后”,黑方到目前为止所累积的优势将荡然无存。但亲王似乎并不在乎,他用“主教”瞄准了白方的“城堡”,如果白方的“步兵”敢升变,就必须牺牲一枚“城堡”。

  “这就是布雷登王国亡国的真相,至于是否把它写进历史就是你的事。但我说故事还没有完。联军洗劫着布雷登的国土,一路长驱直入,莫妮卡的军队溃散了,在燃烧的国都废墟里,堂堂的莫妮卡女皇被麦纳科尔公国军队生擒。为了羞辱她,麦纳科尔军的主帅并没有杀死她,而是将她带回自己的首都,囚禁在暗无天日的地牢。在那里,昔日的女皇变成了低级士兵们玩乐和泄欲的工具,莫妮卡天天遭到强暴、毒打、虐待……直到三年之后,你的先祖--希斯特公国的军队攻破了麦纳科尔公国的都城时,地牢里所有囚犯被释放出来,莫妮卡这才得以重见天日。但长期不见光明的监禁,使她早已双目失明。”

  “命运总是开相同的玩笑,从布雷登王国到麦纳科尔公国,再到现在的法耶鲁帝国,恐怕都难以从这个循环中走出来。”都里斯摇头叹惜道。

  “在这一千多年里,我并非一直沉睡在鲜血山脉,偶尔也有醒来的时候。200多年前,正值我一次偶尔的醒来。我路过麦纳科尔公国被攻破的首都,在乞丐聚集的破房子中发现了莫妮卡,虽然已被糟蹋得不似人形,但她还活着。她强烈的哀怨感召了我,她将她的故事告诉给我。她说,自己之所以要苟且地活着,是为了等待一个赎罪的机会。我告诉她,我能够给予她自我救赎的机会。”

  “这就是莫妮卡女皇成为血族成员的经过?”

  “嗯。就在那间破房子里,我与她进行了‘初次拥抱’的仪式。从此,作为人类的莫妮卡·布雷登彻底从世界上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名为‘梅莉莎’的吸血鬼。”

  “那么,她的蝙蝠呢?”

  “围绕在她身边的80万只蝙蝠,正是200多年前在那场浩劫中丧生的布雷登王国军民。金龙的吐息原本是‘惩戒之焰’,但是在被仇恨、愤怒与悲恸支配下发疯的金龙,吐出来的却是充满怨念的‘诅咒之焰’,诅咒着整个国家。受害者即使肉体消亡,灵魂仍然受到诅咒,永远不能轮回超生,也不能回到自己信仰的神祗身边,只能化为恶灵,在自己死去的地方四处游荡、受尽折磨。我花了不少时间寻找并收集这些鬼魂,将其固定在生长于鲜血山脉的80多万只血夜蝙蝠身上。在这200多年里,那些蝙蝠传宗接代,而死者的魂魄就一直在蝙蝠的后代之中留传。只要他们的诅咒还没被解开,他们就永远无法安息。”

  “听完后真是令人心情沉重啊。这段持续了二百多年的爱恨情仇,总该有结束的时候。或者今晚就是那个日子。”都里斯嘴角弯出含有深意的微笑。

  终于,他拨动那枚即将走到底线的“步兵”了。但出乎吸血亲王意料的是,这枚棋子并没有升变成“皇后”,而是威力远逊的“骑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