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奥洛帕战记

第五十二章 当年那个男人

奥洛帕战记 木子双鱼 2748 2014-01-27 04:02:04

    22:07。

  皇宫的走廊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禁卫队长萨可洛斯带着两名副手,行色匆匆地奔跑而至御书房门外。

  由于国王陛下亲自下令将警戒线放到50米远,萨可洛斯尚未接近御书房就被守卫拦下了。

  “反了你们!竟敢拦我?我是你们的长官!”被自己手下的兵拦住,萨可洛斯气急败坏、破口大骂。

  “对不起,队长阁下,是陛下亲自下达的命令,任何人不得靠近御书房,任何要事都只能等到明天再呈报。”门口卫兵并未因为萨可洛斯的身份而让步。

  “明天?明天你就完蛋了!”萨可洛斯向卫兵咆哮道,同时再一次重复,“看清楚,我是禁卫队长,你们的长官!”

  “非常抱歉,陛下的命令对象是任何人,包括阁下您。”卫后依然寸步不让。

  “混帐!出了事你担当得起吗?”萨可洛斯气得差点要拔剑了。

  这些士兵都是由他萨可洛斯一手一脚提拔、训练出来的,“必须无条件的遵守命令”的条例也是他亲自教导的,却没想到现在居然成为阻拦他的障碍。

  就在这时,从御书房里传来了国王的声音:“有什么值得半夜三更大吵大闹吗?萨可洛斯。”

  虽然隔着一扇门,但听得出国王的声音依然雄浑而过平静,应该可以排除此时国王处于危难的可能性了,萨可洛斯高悬着的心放下了一半。他深吸一口气,对着御书房朗声道:“陛下,客人所住的厢房有两件不明物品飞了出来,撞穿屋顶,不知去向。”

  “朕知道了。”与萨可洛斯的着急形成鲜明对比,都里斯用有点慵懒,或者说气定神闲的语气回答。

  “可是……”

  “返回你的岗位吧。通知皇宫里所有人,老老实实地呆着,今晚无论发生任何不寻常的事,都必须视而不见,绝不能出手干预,明白吗?”

  “遵命。陛下,臣这就这吩咐。”

  领命而回的萨可洛斯,脑子里充满了疑惑,他实在搞不懂他的国王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萨可洛斯是“丧钟事件”为数不多的知情者,他深知今晚已经是限期的最后一天了,还有不到四个小时,末日的丧钟就会敲响,可以说,如今的汉沙城面临着跟去年的“七罪之塔”事件同等、甚至更严重的灭顶之灾;但相对那个时候紧张气氛,此时的都里斯国王却是多么的气定神闲,实在令人费解。难道刚刚回到汉沙城没多久的苏菲娅公主和她的伙伴,真的那么值得信任吗?

  在萨可洛斯走远之后,御书房里的两位又开始了交谈。

  “你的部下看起来有些神经过敏了。”吸血亲王继续指挥着黑方的“皇后”,入侵白方的领地。

  “的确,这点无可否认,其实是萨可洛斯感到非常忧虑,不仅是为了他的国王,也不仅是为了被安置在城里的家眷,他担心的是自己建立了十几年的信赖会在一夜间破灭。”被雪藏已久的白方“皇后”终于也出动了,她的目标是黑方一枚“主教”。

  “臣民的信赖会不会破灭,关键不是在于臣民本身,而是在于他们的统治者。”亲王将“皇后”抵在“主教”前面,在“骑士”的掩护下,与白方的“皇后”形成对攻之势。

  现在棋盘上的局面,白方的主力棋子比黑方少2枚,如果还拼掉威力最强的“皇后”,显然会将自己陷入更危险的境地,一般说来,都里斯的最佳选择应该是让他的“皇后”回避,躲开锋芒才对。

  “我们还是回到之前的话题吧。俗话说‘红颜祸水’,一个国家因为一个女人而灭亡,在历史上屡见不鲜,可是因为一个男人而亡国,这可真是头一回听见。”然而,身为与众不同的君主,都里斯出人意料地与黑方兑掉了“皇后”

  “并不奇罕,特别是当这个国家被女人统治的时候。”亲王对都里斯这一步棋并不感到意外,他非常清楚,都里斯看似鲁莽的赌博,实际上是白方吹起反击的号角,亲王微微一笑,不慌不忙地用“骑士”宰掉那个不怕死的白方“皇后”:“在莫妮卡·布雷登还是黄毛丫头的时候,当时的布雷登公国还没升格成王国,她的父亲给她定下了娃娃亲,结婚对象是公国的护国大臣的儿子:加里文·史诺顿。莫妮卡和加里文两个孩子青梅竹马、感情甚笃,当时在公国所有民众的眼中,他们是天生一对的金童玉女,如果不是在加里文13岁那年,突然出现一头金龙将这个男孩掳走的话。”

  “金龙?”都里斯在棋盘上调兵谴将,虽然“皇后”牺牲了,但局面阔然开朗。

  “没错。这件事情发生后,莫妮卡的父亲派出公国里几乎所有军队去寻找,但两年过去了,却始终没有找到任何蛛丝马迹,公国里所有都人以为小男孩已经被金龙吃了。却没想到,5年之后,那小男孩再次出现在公国的首都布雷登城,那时候,小男孩已经成为为一位18岁的健壮少年,更令人不可思议的是,那头将他掳走的金龙成为了他的坐骑兼战斗搭挡。”亲王让他的“主教”代替被兑掉的“皇后”继续挺进,虽然此时白方已经开始反击,但从棋面实力对比来说,仍然是黑方占据着优势。

  “莫非在这5年期间,这个小男孩成了龙骑士?”都里斯仅存的一枚“骑士”也策马奔腾。

  “龙族的契约者,也被称为龙骑士,他们的数量相当稀少,而加里文·史诺顿就是其中一位,只是在历史书中没有留下他的名字而已。”

  “有意思。”都里斯大笑起来,“苏菲娅那小丫头的伙伴们之中,也有一位契约者,而契约的对象正是金龙族。”

  *************************************************

  22:11。

  燃烧之中的索门第尔教堂。

  两件从天而降的不束之客,撕开了浓烟、犁破了烈焰,精准地掉落在正被遭受折磨的雷身边。不知道是条件反射,还是受到未知力量的引导,本该已无法控制自己的活动神经的雷,居然翻身而起,双手左右开弓,在那两件不明物体落地之前将它们接在手里。

  “啊……呜喔喔喔喔喔……”

  雷的喉咙发出连串怪叫,他拿在手里的两件从天而降的东西,正是绯红色的血契龙枪的枪身以及断掉的枪头。只见一股烈焰从雷的体内飙出,瞬间将他全身笼罩起来,与周围吞噬着教堂的火焰不同,这股由他体内窜出来的火焰是金色的。同时,金色火焰把他身上的那件早已残残破破的罩衣彻底烧毁,露出了底下那套正在发出金色光芒的血契龙鳞战甲。

  变成了火人的雷双脚跪在了地上,身体后倾,仰天发出了“昂”的一声吼叫,震天动地,早已逃远的蝙蝠群,在听到了这一声吼叫之后,纷纷降落在地面或者屋顶,绻缩着身子,颤抖不已。

  连在远处为同伴施法驱除异常魔力的苏菲娅,也被这声吼叫所蕴藏的强大威压所震慑,心跳急剧加快。“雷,你一定要撑住,我们马上就会赶来的。”苏菲娅从这声怒吼中,感受到雷的身体似乎承受到极大的伤害,他是倾尽全力才发出这一声吼叫的。

  然而金色火焰仅仅维持了数秒钟就再次回归到虚无。雷身上耀眼的金色光芒也随之褪却了,那股震慑心肺的威压亦消失无踪,但他身体并没有在金色火焰中受到任何伤害,反而他体内那股邪恶的魔力,被金色火焰彻底烧得一干二净,雷已经从梅莉莎的酷刑中被解救出来。  

  在这一切发生的时候,站在旁边梅莉莎竟一动不动,并非她不想干预,而是她还没有从内心的震惊中回过神来。

  太熟悉了!

  没错;

  那金色的火焰,就是龙的吐息;

  震天动地的怒吼,就是龙的咆哮;

  令万物惊恐的感觉,就是龙之威压!

  眼前这熟悉的一幕,让梅莉莎仿佛回到了二百年前的那个时候。

  当年的那个男人的容貌,重现在她的脑海中,与面前的雷重叠在一起。

  “加里文,原来是你。”梅莉莎露出了由衷的笑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