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奥洛帕战记

第五十章 烈焰之中

奥洛帕战记 木子双鱼 2845 2014-01-20 11:48:10

    21:37。

  失陷于黑暗之中的索门第尔教堂。

  “上!把他啃得血肉连骨头都不剩,我的子民们!”

  在梅莉莎的命令下,麻麻扎扎的血夜蝙蝠朝雷蜂涌而上,四周充斥着“噗噗”的膜翼拍动的声音。

  但是,丧失了光明的教堂中却响起几声玻璃破碎的声响,紧接转来“烘”的一声,突然出现了光亮,伴随而来的是潮涌而起的热浪。

  从圣坛后面窜出来的赤红的火焰,像急速生长的藤蔓一样,沿着墙边向四周漫延。正在扑向雷的血夜蝙蝠,被突如其来的光和热吓着,当场呆楞,飞行的速度瞬间减慢了。

  “我看到了!”

  站在火焰之中的雷,笑容终于爬到了他的脸上,他抓住这千分之一秒的机会,用钢枪卷起圣坛上的洁白桌布,在半空抡了一圈。桌布在被火舌舔上,在雷的钢枪尖端挥动着、旋转着,形成如同发出赤红光芒的龙卷风,将已经靠近到他身边的蝙蝠一只只卷飞。

  当桌布被焚烧怠尽,变成四散飞舞的红色火星的时候,只见十数只被灼烧的蝙蝠扒伏在地上,发出悲惨的尖叫。

  “我的子民们,你们……你们为何如此的痛苦?”教堂的东北角传来了梅莉莎那急切的声音,“混蛋!你对他们做过什么?”

  “我记得大多数教堂的圣坛下面,应该都藏着可以燃烧的圣油。你把这里当成你家,难道没有检查清楚的吗?”

  雷从火焰之中一步一步地走出来,他披在战甲外面的灰色罩衣被烧穿了好几个洞,破破烂烂,头发被烤卷了,脸上和露在外面的双手,也留下被燃灼的痕迹,在满脸的鲜血映衬下,显得格外的狰狞;但他的步伐却那么的稳健,没有丝毫犹豫、没有丝毫怯懦,就像他刚才忍受着数以百计蝙蝠的嘶咬,却毫不动摇地向记忆中圣坛的方向移动那样。

  此时雷的右手拿着钢枪,左手握着匕首,两件武器的顶端都因为沾上了燃烧的圣油,被烧得通红--刚才正是这两件铁器的互相碰撞而产生的火星,点燃了被雷倾洒在地上的圣油。

  “居然敢伤害我的子民,而且还是用火焰!让我的子民再一次受到了火焰的伤害,这份罪恶,你就算死上千万次都不足以补偿!”

  听得出来,梅莉莎已经失去了刚才的从容,她语气中透露出怒火与憎恶。

  教堂内的易燃物品比较多,火势漫延的速度极快,烈焰已经窜上了地面上的神职人员遗体,失去水份的干尸,就像枯柴一样,迅速燃烧起来。烈焰进一步扩大的光亮的领土,使雷可以清晰地看到,倒吊在屋顶上的梅莉莎的容貌。

  “你的眼睛……”雷的手已在发抖,甚至连武器都拿不稳了。

  只见光亮之下梅莉莎的眼睛,不,她根本没有眼睛!她的眼帘像是被缝起一样,变成一层惨白的、令人绝望的薄膜,贴在那冷艳、秀丽的脸上,使她的美丽变成说不出来的凄迷、诡秘。

  终于,雷这才明白梅莉莎为什么喜欢黑暗,因为对于一个瞎子来说,根本就不需要光亮。

  *************************************************

  21:51。

  皇宫。这是汉沙城里除了燃烧中的索门第尔教堂外,唯一有光亮的地方。

  两个王者之间的战争,已经进入了白热化。

  黑方的“皇后”刚一出战,就显得咄咄逼人,无情地砍杀了白方的一枚“主教”,并将一枚“骑士”逼入了绝境。

  “我们血族每一位成员,身上都背负着各自不同的沉重故事。例如利昂,他生前是一位领主,竭尽所能地保护着他的属地和属民,但非常不幸,他生活的年代,正是宗教迫害最为严重的那五十年,各国政要为了得到中央教庭的支持,甘愿为其马前卒,并将肃清异教徒的活动,变成了铲除异己的政治工具。利昂被最好的朋友出卖,受到诬陷被捕入狱,背上了莫须有的无辜罪名。在临执行死刑的前一天晚上,他被在牢笼里,亲眼目睹了自己的兄弟、妻子和两个年幼孩子,一个一个惨遭酷刑而死,他当时在脑海中的唯一思维,就是迫切想得到穿越空间的能力,去拯救他的家人。”在用“皇后”撕开了都里斯的防御之后,吸血亲王暂缓了“皇后”的攻势,让“骑士”为首的大军从后跟上,进一步扩大缺口,“但是相比于利昂,梅莉莎生前的命运更加坎坷。”

  都里斯一言不发地指挥他的棋子退回第二道防线,不知道是专心于眼前的棋局,还是仔细耐心聆听亲王所述说的故事。

  “你应该知道,在法耶鲁帝国出现之前,辉煌大陆中部的大片土地,曾经是一片四分五裂的战乱之地,7、8个不隶属于任何宗主国的公国,在那片土地上争战不休,这场战乱持续了差不多700年,最后由你的先祖,希斯特公国的安东尼奥大公在200多年前统一了这片土地,后来通过多年的对外扩张和征服,最终形成了现在的法耶鲁帝国的版图。”说到这里,亲王拿起放在棋盘边的那杯鲜血,呡了一小口,然后让另一枚“骑士”紧随而上,形成“连环马”的首尾相顾阵容,“但你是否知道,在你们希斯特公国崛起之前,最有希望统一这片土地的是另外一个公国。”

  “布雷登。”都里斯通晓历史,他立即说出了亲王想要的答案。与此同时他又放弃了外围一枚“步兵”,进一步将防线收缩。

  “没错,布雷登公国一直是那片分裂的土地上最为强大的国家。如果不是发生了一些本来不该发生的悲剧,后世又怎么会有你们的法耶鲁帝国出现?”得势不饶人的亲王将自己的“步兵”往前推进,践踏在都里斯刚刚撤退的地方。

  “难道,您说的那位梅莉莎,就是布雷登的末代女皇--莫妮卡·布雷登?”都里斯最后一枚还未行动的“步兵”,来了一招“杀过路卒”,为处于劣势中的本方阵形扳回一分。

  “布雷登公国的持续强盛,在莫妮卡的父亲当政期间达到了顶峰,公国还由此升格为王国,在那个时候,若是有人说不相信布雷登王国会统一大陆中央之地,此人肯定会受到嘲笑。”亲王击杀了这枚英勇的白方“步兵”,同时对都里斯的问题给予了肯定的答案。

  “的确如此,当时的希斯特公国地处兵家必争之地,与绝大多数公国接壤,处境险恶,而且无论土地和人口都不占优势,自保尚且免为其难,更不要说参与群雄逐鹿的争霸战。若非布雷登王国在一夜之间突然土崩瓦解,希斯特公国也会像其他公国一样,湮没在历史的尘埃之中。”都里斯来了一次“王进城堡”,让两枚“城堡”同时进入战斗状态。

  “这些全是因为一个男人。曾经雄伟繁荣的布雷登王国首都--布雷登城,带着它的80多万王国臣民,与这个国家的历史一起,埋丧在熊熊烈焰之中。”亲王再次移动他的“皇后”,“从此,莫妮卡·布雷登女皇彻底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蝙蝠女皇’梅莉莎。”

  *************************************************

  21:58。

  火势漫延得很快,此时的索门第尔教堂已深陷一片火海之中。

  虽然目不能视,但那翻滚的热浪,让梅莉莎再次回忆起200多年前那场毁灭性的大火。

  “让我的子民再一次受到火焰的伤害!这一份罪恶……这一份罪恶!”

  雷听得出,此时的梅莉莎,已经被怒火与憎恶操纵她的情绪,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气,居然让他产生一种扔下武器、转身逃跑的压力。

  但雷却顽强地坚持了下来,他一步不退,握着两件灼热武器的双手毫不松懈,他的双眼目不斜视地注视着倒吊在屋顶上的梅莉莎,试图寻找她的任何破绽,并在心中飞快地演算着多种反击的情形。

  “我本来不打算要你性命,但现在你非死不可!”梅莉莎的咆哮,让任何一个听到的人都明白,她已经陷入了疯狂。

  “来吧。”雷的身子往后弓起,他作好了应付任何冲击的准备。

  然而梅莉莎根本没有任何动作,雷却听到似乎从脑海中传来“嗡”的一声巨响,就像声音突然在脑子里爆炸一样。

  突如其来的声爆让雷所作的任何准备都没有意义,他条件反射般地松开了钢枪和匕首,用双手捂住耳朵,痛苦地跪到在地板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