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奥洛帕战记

第五章 血之灾祸

奥洛帕战记 木子双鱼 4075 2013-06-23 20:50:56

    深陷三只吸血鬼包围中的都里斯,虽然形势危险,但他的内心仍然相当冷静,从小在惨烈的宫庭斗争中成长的他明白,越是在危难关头,越要保持镇定,才能在绝境杀出一条生路。

  于是都里斯仔细、快速地观察着这三名吸血鬼,后面出现的一男一女两只吸血鬼,虽然以极为凶恨的目光盯着他,眼神里尽是饥渴,两只尖牙已从上唇处伸出来,就像随时扑上来吸光他的血,然而他们却一直没有采取行动;而那名闯入御书房与都里斯战斗过的白发吸血鬼,则一直将牙牙藏起来,他盯着都里斯的眼神虽然如同刀子般锐利,却没有杀气。都里斯明白,白发吸血鬼暂时还不想杀自己,至于另外两只吸血鬼肯定是他的部属,行动受其制约,只要白发吸血鬼没下达命令,他们俩就不敢轻举妄动。

  观察、分析、得出结论,所有这些仅仅过了不到一秒,都里斯知道自己的处境不妙,他决定化被动为主动。“你应该知道,这样做对血族没有半点好处。”都里斯毫无惧色盯着白发吸血鬼的双眼,他明白自己除了勇敢与对方正视外别无选择,如果稍为露出半点紧张或惊恐,可能就会立即被撕成碎片。

  “哼,我才不在乎第二次圣战。”白发吸血鬼以毫无感情的语调回答。

  听到这句话,都里斯进一步肯定这白发男人在血族中必定拥有崇高的地位。在一千七百多年前,吸血鬼一族原本广泛分布在奥洛帕各地,渗透到普通人类社会中间,后来中央教庭发动了一场意图将吸血鬼赶尽杀绝的“圣战”,血族的力量虽然强大,但他们没有统一的领导,在人类的圣光和银制兵器面前,化成一堆堆灰烬。吸血鬼的数量大幅减少,处于灭绝的边缘,就在这个时候,一名吸血鬼英雄挺身而出,他团结了当时所有幸存下来的吸血鬼,逃到了位于精灵与兽人领土之间的一片荒凉山区躲藏了起来,由于地方山区属于中央教庭无法染指之处,吸血鬼们得到了难得的修整机会,后来他们在那里扎下了根,那片山区也被命名为“鲜血山脉”。血族在鲜血山脉建立起自己的教派,不壮大断发展,最终成为当今奥洛帕三大亡灵势力的其中一支,而当初拯救了血族的那名英雄,正是亡灵三巨头之一的“吸血亲王”德克拉。

  成为了血族领袖后,这位吸血亲王严格约束族人,他不允许血族成员随便离开鲜血山脉到外面去,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正因如此,一千多年过去了,血族倒也显得风平浪静;即使是12年前,血族与精灵和兽人开战,也是因为兽人到鲜血山脉挑衅在先。

  而现在不同了,吸血鬼攻击了一个信仰圣光明教国家的王宫,袭击了这个国家的国王,这很可能会引起第二次针对血族的圣战。要知道,如今中央教庭的绝对权威,是在米修罗帝国散体之后才逐步确立起来的。一千七百多年前的奥洛帕三大陆,中央教庭无论是实力还是势力,都不如现在的十分之一,在那个年候,世界还没有从伐魔战争的创伤中恢复过来,处于信仰混乱的时期,神圣的教义尚未覆盖到除雪域联邦外所有人类国家,而且教皇系和圣女系的内战刚刚结束不久,中央教庭内部乱哄哄的,可即便是如此瀛弱的时期,中央教庭仍然有能力将吸血鬼一族逼得几近灭绝,更何况实力今非昔比的现在?一旦中央教庭不顾一切地进攻鲜血山脉,可能就会给吸血鬼带来灭族的灾祸,即使勉强能够撑过去,对于数量稀少的血族来说,也是毁灭性的打击。

  因此,这名白发吸血鬼既然敢说“不在乎第二次圣战”,可能看出他在血族中肯定是拥有决策权力的高层,极有可能就是吸血亲王统率下的十二名血族长老之一。想到这里,都里斯心中有了一些头绪。波勒王国虽然是距离鲜血山脉最近的人类国家,可是这千百年来双方井水不犯河水,如今自己成为了吸血鬼狙击的目标,绝非空穴来风,吸血鬼一定有他们非做不可的理由,才敢冒天下之大不讳。

  刚才的千思百虑,全是在都里斯的转念一想之间。不过白发吸血鬼并没有让都里斯继续想下去,他开门见山道出自己的目的:“你,把我的儿子交出来!”

  “儿子?”都里斯一面错愕,他万想不到吸血鬼居然是以这种理由袭击自己。不过话说回来,吸血鬼也繁殖后代?但仔细想想,似乎也并非没有可能,因为吸血鬼原本都是有血有肉活生生的人类,有可能是一家老小一起接受了“初次拥抱”转化成吸血鬼。

  “听明白了吗?交出孩子,我们离开。”白发吸血鬼见都里斯久未回应,催促道。

  “这当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我从来没有见过一个血族孩子,更不可能藏起来。”都里斯如实相告。

  却没想到这句话激怒了白发吸血鬼,他脸色一沉,闪电般出来,掐住都里斯的脖子。“别挑战我的耐性。”白发吸血鬼威胁道。

  都里斯被掐得差点窒息,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离死亡如此之近,但他还是强烈地压抑着反抗的本能,因为他知道在这样的状况之下,盲目反抗毫无意义,甚至会加速自己的死亡。这时,都里斯听到那名女吸血鬼以阴笑的语调说:“我觉得没必要跟他废话,先吸干他的血,再继续找。”

  红色头发的男吸血鬼附和道:“梅莉莎,你说得对。我想知道,国王的血是不是比一般人更甜。”

  “哈,好啊,利昂,你先去尝一口。剩一半给我就行。”

  梅莉莎和利昂一唱一和,喋血茹痂全在谈笑之间,在此期间白发吸血鬼没有说过一句话。都里斯明白,白发吸血鬼有意放任两名部下这么说的,目的是给都里斯施加压力,试探出都里斯最后的心理防线;然而对方在试探他时,他何尝不是在试探对方?梅莉莎和利昂放了狠话之后却没有行动,至少向都里斯说明了一件事,这三只吸血鬼暂时还不会伤害他的性命。

  在吸血强手腕的强大握力之下,都里斯感到大脑欠氧,眼前泛着白点,这是即将窒息昏迷的前兆,但即使处于极度劣势之下,都里斯的思维仍然飞快地转动,思考任何脱身的方法。就在这时,渐渐模糊的视线突然瞟见白发吸血鬼背后御书房里的某个角落。那是他平时用来审阅文件的书桌案头,他的侄儿--前法耶鲁帝国二皇子史维康在拿到了监建新城的命令后,欣喜若狂离开时,遗留下一个圣杯和十字架。刚才在御书房里的打斗并没有波及到书桌,因此这两件银器仍然纹丝不动地放在那里,圣杯中的圣水依旧盛得满满的。都里斯心头一亮,他想到了脱身的办法。

  “你的……儿子……”都里斯故意用细如蚊蚋般的声音挤出这几个字。

  白发吸血鬼像突然乱了方寸,他将都里斯朝自己拖过来,掐住脖子的力度更紧,怒声吼道:“快说!我儿子在哪?”

  “呃呃……”都里斯的表情痛苦而虚弱,喉咙间的吐字语音不详。白发吸血鬼只能脱开手,让都里斯整个人瘫倒在地上。

  躺在地上的都里斯使劲地咳嗽着,他的脖子上赫然惊五只血红色的手指抓痕。“说!”白发吸血鬼再一次把都里斯提了起来,命令道,这一次抓的不更是脖子,而是衣领。

  喘了几口气后,都里斯的声音仍显得有些中气不足:“我不知道你儿子在哪里,但我有一份文件,里面应该有他的下落。”

  “文件在哪里?”白发吸血鬼逼问道。

  “在书橱。”都里斯指了指对方背后的御书房。

  “带我去。”白发吸血鬼提起都里斯的后领,像拧小鸡一样拖着国王再次进入御书房。梅莉莎和利昂紧随其后。

  书橱在书桌对面。都里斯不说文件在书桌上,是为了避免三只吸血鬼直奔书桌,看到了圣杯和十字架,那他的计划就破产了;反而书橱那边由于视线所阻,圣杯和十字架不会那么容易被发现。都里斯在书橱前装模作样地搜索了一遍,然后抽出一份文件,交到白发吸血鬼手中。

  对方接过文件,粗略翻阅一遍,发现它是关于王国北方边境布防的地图。“这是什么意思,给我解释清楚。”白发吸血鬼有些不满。

  “你看,这里有个小镇……”都里斯用手指向地图上一个地方。

  就在白发吸血鬼的注意力被吸引到地图上时,都里斯脸色一变,挥拳往对方的额头打去!白发吸血鬼“哼”地冷笑一声,伸手去抓都里斯的拳头;他刚才早已察觉都里斯神色有异,但他认为自己的能力足以控制场面,而且又有两名部下在场,因此也不多理会;哪知这个胆大的人类敢在如此劣势的状态下发难。

  然而都里斯的拳头只是虚招,在吸血鬼抓到他的手之前缩了回去,同时飞起一脚踢向吸血鬼的胸口。

  利剑都无法伤到吸血鬼的亡者之躯分毫,都里斯这一脚当然不会凑效;然而都里斯压根没想到能赁这一踹打倒对方,他借力往后退开才是真正目的。

  借助踢中白发吸血鬼产生的反作用力,都里斯后背着地滑行向书桌,这时白发吸血鬼才注意到放在书桌上的银器和圣水,顿时脸色大变,连忙喊了一声:“快阻止他!”

  站得较近的利昂和梅莉莎先后扑向都里斯;然而卸下了虚弱伪装的都里斯,将从刚才开始便蓄势已久的力量全部暴发出来,在梅莉莎抓到自己之前,已经滑到了书桌底,他双手往上一拍,整张书桌被翻了个底朝天,文件到处乱飞,银制圣杯里面的圣水也随之四处泼洒。前面的利昂顿时慌了手脚,他后退躲开泼洒过来的圣水,但冲前的势头实在太大,他压制不住惯性,被至少一半的圣水洒在脸上。

  “呜哇……”御书房中传出尖锐的惨叫,一股烧焦的气味伴随着白色的浓烟从利昂脸上冒出,充盈了整个御书房。

  “岂有此理!”见同伴受伤,梅莉莎怒不可恕,速度骤然提升2、3倍,都里斯被她抓住了右脚。梅莉莎双眼通红,露出尖牙,朝都里斯的右脚一口咬下去!都里斯知道,一旦被吸血鬼咬中,自己全身就会被毒液麻痹,动弹不得,情况更加经不妙;好在那个银制十字架正好掉在他的左手边。都里斯捡起十字架,想都不想就往梅莉莎的张开的嘴巴掷去!

  银器不偏不倚投入梅莉莎的口中,御书房里传出第二声惨,不过这次换作了一位女性。

  虽然银器和圣水是为数不多可以克制吸血鬼的东西,但都里斯不认为仅赁这么一点就能同时对付三只,摆脱了梅莉莎后,都里斯一个疾冲跑到窗边,他回过头来时,发现白发吸血鬼一手扶住利昂,一手扶住梅莉莎,并没有追击自己。白发吸血鬼盯向都里斯的眼神如同两把尖刀,但都里斯却感觉到那不是仇恨或者愤怒。然而形势危急也未容许他多想,都里斯翻身跃起,整个身子撞向玻璃窗。

  在一串玻璃破碎声之中,都里斯破窗而出,从十几米高凌空坠落。期间都里斯拼命伸出手去抓碰外墙上的边角、雕刻等凸起物,减缓自己下坠的势头,经过十几下的跌跌撞撞,都里斯终于摔到了草地上。

  亲卫队长萨可洛斯带着数十名士兵闻风而已,却看到国王从一堆碎玻璃中站起来,全身衣衫破烂、伤痕累累。

  “陛下,发生何事?”大惊失色的萨可洛斯连忙冲到都里斯面前。

  “传令下去,封锁王宫,一只苍蝇都不准飞出去。”都里斯一抹嘴边的血迹,他又恢复了君王的威严,“还有,命令所有随军牧师进驻王宫里,让他们所齐所有银制武器、圣水和圣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