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奥洛帕战记

第二章 无法逃避

奥洛帕战记 木子双鱼 3113 2013-06-01 02:19:45

    “站住!谁?”

  一声粗鲁斥呵从班背后响起,把这一家三口吓了一跳。

  喊停他们的是一支叛军小分队,只有5个人,但所有人都全副武装。在转过身之前,班用手轻拍了妻子的手背一下,无言地重复着他的嘱托:放自然点,别说话,别回头。

  “长官,您好。”班点头哈腰地走到几天前在他的重剑下颤抖的敌人面前。

  “你?”一名看似带头的叛军士兵上下打量了班一遍。只见班的身材健壮,却穿着破烂的粗布衣,全身上下脏兮兮的,沾满泥巴,头发凌乱篷松,还用一条头巾包着后脑,一副普通农民的打扮。

  “你们是什么人?”一名比较瘦削的士兵走上来问。

  “长官,我是城外山村里的村民,他们两个是我弟弟。”班低着头,赔着笑脸对那士兵说。

  “你的弟弟?”叛军士兵走到班的妻女旁边,满腹狐疑地围着这两个一大一小的“泥人”转,眼珠上下不停地溜达。

  “喂!你这家伙是谁啊?”士兵突然大声朝班的妻子咆哮起来。

  此时女人和小女孩紧张到极点,女孩被这一咆哮吓得差点想哭,但她坚忍着没有骂出声来,两人铭记班的叮嘱,绝不抬头看士兵一眼,也绝不开口说话。

  “老子问你,你聋了吗?”见两人许久不出声,士兵恼羞成怒,抬起手中的马鞭正想一鞭子抽下去。

  “长官,我两个弟弟从小有病,脑子有点问题。”班连忙跑到那士兵身边,自圆其说。

  “有病?”士兵抬起女人的脸,却立即被污泥的恶臭和又脏又丑的容貌吓着,马上缩回手去。

  幸好班的妻子一直弯着腰,才将她那丰满傲人的胸脯藏在虽然很破烂但相当宽松的脏布衣里面。

  “大清早的,你们这是去哪?”领头那名士兵质问着班。

  “长官,我们要赶着回村里播种。”

  “播种?”

  “是的。几个月前,我们在村里听说要打仗打过来,便赶紧避到城里去避难,没想到一进城就不让出去。眼看春季来了,我正害怕耽误了播种春麦的时节,这几天看到城门好像解封了,所以就想赶紧赶回去田里播种。”班张口编了一通假话,他本来就是农民出身,因此对播种的时间说得合情合理。

  “村民?哼,我看你们就是间谍。”一名较胖的士兵斜眼着道,“走,跟我们回去。”

  “去……去哪里?我们真、真不是什么间谍……”班一面无辜地辨解道。

  “去哪里?当时是审讯房。”

  “不!我不去……”班作出很惊慌的样子,一边摆手,一边往后退。

  “由不得你,要么你乖乖跟我们去,要么我们锁你去!”胖士兵恐吓道,并伸手去拉扯班的衣服。

  在二人的互相拉扯中,突然有一件东西“咚”地一声从班身上掉到地面。“哎呀!”班惊叫一起,连忙蹲下来,将那件东西捡起并往衣服里塞去。

  “什么东西?拿来!”领头的士兵吼道。

  “不!”

  “快拿过来。”旁边两名士兵拨出剑,架在班的脖子上。

  面对明晃晃的刀剑,班心不甘情不愿地张开手。

  这是一个样式老旧的钱袋,表面上多处磨损,还打上几个补丁。领头的士兵一把将钱袋抢过手来,打开一看,里面装满铜币,倒出来粗略一数,大约有40多个。

  “这些钱哪里来的?”领头的士兵将一枚铜币抛了抛,恶狠狠地向班问道。

  “长官,这是我将老家的房子和驴子卖掉得到的。”班紧盯着自己的钱袋,顿了一顿,又说,“我家所有的命根子都在这里。”

  “我们现在怀疑这些是用来资助敌军的资金,必须没收。”高个子士兵对班道。

  “不行,你们不能这么做……我们家吃饭、买种子,全靠这些钱了……”班向叛军士兵哀求着。

  “滚开!”

  站在最后面一直没说话的士兵突然上前一脚踹到班的胸膛上,将他整个人踹得在地上滑行了数米远。

  “从这穷鬼身上也能捞到。”

  “塞牙缝都不够,买得起今晚的酒再说。”

  “头儿,你不会想私吞吧。”

  “我什么时候没跟弟兄们分亨过。”

  “嘿,昨晚你去找乐子的时候就没叫上大伙。”

  “昨晚那货太差,害得老子全身不爽,等我找到个好的再叫大伙一块去。”

  “呐,大家都听到,可别放鸽子。”

  “哈哈……”

  五名叛军巡逻士兵拿走了班的钱袋,嘻嘻哈哈地离开,对跪在后面哭求着的班置诸不理。然而等5人走远后,刚才还一把鼻涕一把泪水哭个不停的班突然安静下来,他的眼神变得严肃和犀利,同时长长舒了一口气。那个钱袋是班故意弄丢在地上的,他知道这些叛军的德性,只有能够找到好处,他们才不会继续叼难一个穷得叮当响的农夫。班的演技和他的武艺同样出众,如果他不当军人,还可以进歌剧团当演员。现在看来危险已经解除了,班来到妻子面前,轻声地对她说:“走吧。”妻子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发呆了两秒后才唯唯诺诺地点了点头。

  一家三口继续前进,城门就在前方一个街区处。过得了第一关,班就有信心能以相同的方式过第二关,只要能够离开柏恩城,班就有办法带着妻子远走高飞,离开这个混乱不堪的国度。

  其实班的心愿很简单,他只想和妻女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定居下来,平淡地过完下半生。可是命运却总爱给人开玩笑,而且有些玩笑还相当致命。

  由于处于极度紧张的状态太久,刚走起来时,班的妻子脚步很是生硬,被地下的断砖绊了一下,然后“啪”地一声摔倒在地上。

  “妈妈!”

  小女孩条件反射般扑了上去,同时她也忘记了父亲的嘱咐,大声喊了出来。

  宁谧的清晨里,小女孩清脆的叫喊甚为清析。刚刚离开的5名叛军巡逻士兵听到叫声,连忙停住脚步。

  “你们刚才听到什么?好像有人叫‘妈妈’。”

  “有女人?”

  “走,快去看看。”

  士兵们转过身,往班所在的地方飞快地跑来。

  此时班心中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他已经没时间责备女儿,连忙一只手拖着妻子,一只手抱着女儿,加快脚步往城门走去;然而无论班如何努力,他始终无法摆脱即将到来的命运。

  班和他的妻女被那5名从后追上士兵截住了。“长官,我……”班还想虚以委蛇、蒙混过关,却被人粗鲁地打断了。“闭嘴!”一名士兵无情地扇了班一记耳光。

  “你是女人?”领头的士兵来到班的妻子面前,再一次上下打量着这个“脑子有问题”的“男人”;可这次他不再是用看待男人的眼光。

  虽然班的妻子一直低着头,避免和他眼神接触,可这士兵还是从她的目光中,搜寻到不属于男性所有的柔弱。士兵从腰间摘下随身携带的水囊,把装在里面的呛鼻烈酒泼到班的妻子脸上。

  “啊……”凌乱的街上传来女人被惊吓后的尖叫声。沫在她脸上的污泥,被酒水一下子冲走了大半,露出原本那张美丽的脸庞。

  “咿--哈!果然是个女人。”那名士兵大笑道。

  其他四人也引起了哄堂大笑。

  “看起来还挺标致。”

  “头儿说找到好的货就跟咱们分亨,嘿嘿,看来不用等了。”

  “头儿,你不会说了不算数吧。”

  “当然不会,但第一发要由我先来。”

  ……

  这五名叛军士兵一边嘻笑着拉扯着班的妻子,一边讲着下流的笑话,小女孩想冲去解救母亲,却被其中一名士兵随意飞起一脚踹翻。

  作为丈夫和父亲的班在旁边看到了这一幕,已经忍无可忍,大吼一声:“你们这群混蛋住手!”

  有四名士兵对班的警告置诸不理,还有一人转身轻蔑地看了这碍事的家伙一眼,然后二话不说便用手中长枪直捅班的心窝。

  然而,长枪刺穿的只是空气,而长枪的持有者却被他要杀害的目标兜下巴一拳打得凌空飞起,摔在地上口吐白沫。“我吧了那个叉……”其他四名士兵看到同伴竟被一个农夫一拳打倒,先是楞了一秒,继而如同被激怒的野兽一般,口中吐着听不清的咒骂,挥舞武器扑向班。

  面对全副武装冲过来的叛军,班虽然手无寸铁、身无片甲,但他身为黄金亲卫军,个人的战技自然远远凌驾于几个普通的杂兵。就像过去的一个多月里一样,班将身边围攻自己叛军一个个击倒,丝毫没有因为武器是双手重剑还是拳头而有所影响。

  当这五名叛军士兵一个个如同丧家犬般躺在地上时,领头的士兵这才看见,班双手的虎口部位长满老茧,显然这是长期手握兵器留下的痕迹。

  “你、当过兵……”领头士兵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班一脚踢晕。

  来不及处理自己身上的伤势,班就一手抱起女儿,一手拖着妻子,转身跑进附近一条小巷里。他知道自己捅了一个蚂蜂窝,现在出城已经是痴心妄想,唯一的出路就是在其他巡逻队靠陇过来之前逃离现场。

  但是,该来的始终要来,想躲也躲不掉。在班跑进巷子之前,一支利箭从背后洞穿了他的身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