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奥洛帕战记

第一百四十章 牺牲

奥洛帕战记 木子双鱼 4298 2013-04-30 20:26:52

    “殊死挣扎?哼!”梅菲斯特冷哼一声,突然刮起一股妖风,除了苏菲娅之外,其他5人全被妖风刮起,像断线的风筝一样腾空翻起。5个人和一架轮椅沉重地摔在城市废墟的各处。早已身负重伤的乔伊卡、卡修斯和雷,在这一摔之下更是伤上加伤。即使是集合了所有人力量的苏菲娅,要抵挡妖风也极为艰难,她的脚步不断后移,可她仍咬紧牙关坚持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苏菲娅感觉到妖风消失了,她抬起头来,看见梅菲斯特竟单膝跪在地上,大口地喘着气,看起来非常痛苦。

  “殊死挣扎的是你,恶魔!你快撑不下去了。”苏菲娅不甘示弱地回击道。因为她发现,天空上的魔域之门已经缩小到不如原来的五分之一。

  “喝!”苏菲娅双手紧握长剑往前一挥,直接把梅菲斯特的妖风劈开。

  “恶魔!”苏菲娅高喝着冲向梅菲斯特那庞然巨体。

  “人类!”梅菲斯特也朝苏菲娅一掌推过去。

  利剑在半空中划过一道弧线,直接砍在梅菲斯特的肚皮上。恶魔推出的手掌击碎苏菲娅身后的地板,显然他的动作已经变得相当迟缓,不仅没有命中苏菲娅,还被对方的剑砍中。但即便击中又能怎么样?弱小的人类根本无法伤到恶魔撒旦的本体分毫!

  “滚开!”恶魔怒吼一声,将苏菲娅连人带剑弹飞出去。

  “哼哼……”梅菲斯特高高在上地俯视着苏菲娅,即使在魔族之中,胆敢向他挑战的蠢材都没有好下场,更何况一群连魔域里一个最低级的渣滓魔族都比不上的人类?梅菲斯特抬起手中的魔法能量球,他要将倒在自己面前的苏菲娅轰成渣。

  突然,只听到“啧”的一声,虽然声音很轻微,却给恶魔撒旦带来不少的惊讶。欲将苏菲娅置于死地的能量球并没有投下,梅菲斯特却目光呆滞地望向自己的肚皮。被秘银合金长剑劈过的地方,出现了一条细小的伤痕,极少量的血渗了出来。

  “受伤了……我会受伤?”梅菲斯特用手擦一下肚皮,端详着那几乎少到可以无视的血迹,脸上挂满不相信的表情,连连倒退几步。即使在魔域之中,恶魔撒旦也只有在与其他恶魔撒旦的战斗才有可能负伤;可是,在人类的世界里,恶魔撒旦居然被人类所伤?

  “本尊的魔中之神!而你只是废物人类,竟然弄伤本尊的真身?”梅菲斯特的惊讶变成了狂怒,大地再次震动起来。

  “魔中之神又如何?入侵我们的世界,你必须付出代价。”苏菲娅提起剑,又站了起来,“离开这个不属于你的世界,否则你不仅仅是受伤。”

  “别太得意忘形的了,垃圾!”梅菲斯特挥舞足以撕裂钢铁的利爪砸向苏菲娅。

  可苏菲娅却以灵活的身形躲开,她凭借着惊人的弹跳力,跃上比梅菲斯特相同的高度,在恶魔的另一只手将她抓住之前,一剑砍在恶魔的胸膛。

  “啧”--恶魔的本体又出现一条伤痕,而且比之前的更长更深。

  “干得漂亮!”摔得七荦八素的乔伊卡赞扬道。苏菲娅这一剑,出剑的方向、力度,以及在挥剑的同时避开攻击的时机都堪称无与伦比,这与女武神之魂无关,而是苏菲娅本人实力上有质的提升。

  “苏菲娅,好样的。”

  “加油,苏菲娅。”

  “就是这样,痛揍这丑八怪。”

  “上啊!”

  “不要输,苏菲娅姐姐。”

  倒下的伙伴们,一遍又一遍地呼喊着苏菲娅的名字,虽然他们已经失去战斗力,但不代表他们放弃了战斗。苏菲娅在伙伴们的鼓励中,再次得到无比强大的信念力量,她双脚刚一落地,就发动第三次进攻。

  “别以为还能得手。”梅菲斯特的一对膜翼从背后伸展而开,向苏菲娅围过去,他要将苏菲娅变成瓮中捉鳖,再将她活活撕成碎片。

  但是,突然有数根从天而降的粗大触须,将梅菲斯特的双翼、双手、双脚、双肩、颈部和腰腹死死缠住。恶魔沿着触须望上去,发现已然身负重伤的魔海巨鲸不知何时又飞到天空,缠住他身体的触须,正是从利维坦口里伸出来的鲸须。

  “利维坦,你明白反抗一位撒旦的下场吗?”梅菲斯特凶狠地瞪向利维坦。

  “别白费力气,利维坦不会再回魔域,你的威胁毫无作用。”站在利维坦背上的艾莲娜昂然道,“苏菲娅,别浪费机会。”

  苏菲娅也不废话,她扑到失去活动能力的梅菲斯特面前,抬起剑就是一轮眼花缭乱的猛攻。

  “这一剑是为卡修斯而砍的。”

  “这一剑是为乔伊卡的。”

  “这是为雷的。”

  “这是为伊申诺娃的。”

  “这是为莱尔的。”

  “这是为雷古诺叔叔的。”

  “这是为雷欧纳德的。”

  “这是为丹妮的。”

  “这是为艾莲娜姐姐的。”

  ……

  苏菲娅一边挥剑,一边喊着死去或活着的同伴的名字,在梅菲斯特身上留下的剑伤越来越多。

  “这是为了伊申诺娃和莱尔的母亲的。”

  “这是为雪域联邦所有死难者的。”

  毫无节制地透支体力,已经让苏菲娅到达了极限,她站在瓦砾堆中,大口吸着气,但现在还不是休息的时候,刚才虽然砍中了很多剑,却没有一下是致命,在完成最后的攻击之前,绝对不能停下!

  “这是为欧文的!”苏菲娅腾空跃起,她用同伴输送的全部魔力,将“惩罚之焰”加持在早已贯注了战魂力量的秘银剑金长剑上,对准恶魔的左眼,使出最后一招“灭神煌炎斩”。

  可梅菲斯特却露出阴谋得逞后令人心寒的冷笑。

  “抓到你了。”

  秘银合金长剑并没有击中恶魔的眼球,因为长剑的持有者被的巨手死死地夹在半空中,动弹不得;在此之前,缠绕在恶魔身上的触须突然被全部硬生生地所断,从断开的触须处喷出大片暗红色的血雨,剧痛之下的利维坦发出连声沉闷的惨叫,再一次坠入海底。

  “真以为本尊拿你们没辙?”梅菲斯特向被钳在双掌之中的苏菲娅挤出这个几字。

  其实梅菲斯特并非完全无法摆脱利维坦的触须,只是由于时间逆流带走他体内大多数原力,恶魔知道自己剩余的力量不多,因此他故意示弱,让所有人觉得他已毫无还手能力;实际上梅菲斯特在等待一个机会。他料定苏菲娅最后一击必然针对他要害,于是梅菲斯特提前作好准备,将苏菲娅和利维坦一起解决。

  “放、开、我……”苏菲娅无力地挣扎着,梅菲斯特将最后的原力全部贯注到双掌中,任凭苏菲娅如果挣扎,却始终纹丝不却。苏菲娅听到自己的骨头发出“咯咯”的摩擦声,全身疼痛无比,她知道自己的身体即将被恶魔之双手捏扁,意识渐渐模糊的她再也无法握紧武器,燃烧着的长剑脱手掉落……

  “这是为了苏菲娅的。”

  一把极具张力的男子声音毫无征兆地从恶魔背后响起,梅菲斯特还未转身,就被一记飞踢猛踹在脖子上。这下飞踢无法直接对恶魔的身体造成伤害,但偷袭者却通过身体的接触、直接注入念力对恶魔体内的神经进行打击。梅菲斯特全身的神经被麻痹了半秒,可就是这关键的半秒,却让苏菲娅从恶魔的掌心逃出。而正在往下坠落的燃烧着的长剑竟自动往上飞起,苏菲娅二话不说,凌空接住长剑,将刚才没来得及打出的“灭神煌炎斩”,准确地打向恶魔的左眼。

  恶魔的脸上炸开一团螺旋状的金色火焰。“呜啊……”梅菲斯特发出惨痛的哀鸣,无论身体其他部位如何坚硬,眼球始终是最软弱最脆弱的地方。

  完成最后一击的苏菲娅,身上的剩余魔力正好全部耗尽,女武神之魂自动解除,铠甲消失不见,露出底下残破不堪但圣洁依旧的牧师袍。苏菲娅如同失落于凡尘的仙子,从半空飘然坠落。

  而在十几米外远的一根柱子上,在极光映衬之下,清晰可见有一条人影傲然挺立。原本宽松的白色长袍换成紧促的雄砮民族皮袄,但在寒风中飘扬的银色长发,仍清楚地昭示着他的身份。

  “欧文。”苏菲娅露出喜悦的笑容。

  他的嘴角边露出一弯微笑,没说任何话,却是给苏菲娅最衷心的赞赏和感谢,又像在说“后面就交给我吧”。欧文的现身,说明了一件事:逆转魔域之门的工作已完成了。在废墟中到处乱舞的梅菲斯特突然凌空浮起,被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吸回空中。恶魔已经到达了极限,伙伴们成功地拖跨了他,无法再抵抗原力逆流的梅菲斯特,心不甘情不愿地回到魔域。

  “痛死啦。”生死悠关的险情结束之后,莱尔才嚎嚎大叫起来。

  “飞、飞走了?”看着天空中越升越高的梅菲斯特,伊申诺娃木然呢喃道。

  “是的,已经结束了。”卡修斯点头道。

  “我们赢了。”雷回答道。

  乔伊卡懒得说话,他抬起唯一还能活动的右手,竖起大姆指。

  至于苏菲娅却哭了,她和伙伴们奋战至此,一路上流下无数鲜血和汗水,还有同伴因此而牺牲,如今突然听到“胜利”和“结束”,她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梦?但是,伴随着泪水的,却是绽放的笑容。

  这时,苏菲娅将视线投向站在残柱上的欧文,她相信欧文此时的心情也是同样激动;然而,她错了。因为苏菲娅不安地看到,欧文脸上异常紧张,根本没有胜利后的激动或喜悦。发生什么事?

  欧文的表情明确告诉她,恶魔撒旦梅菲斯特,是绝对不会那么轻易放弃的!

  果然,在消失于时空裂缝的前一秒,梅菲斯特的身体中分离出一个透明的影子。

  “那是……恶魔的灵魂?”苏菲娅几乎无法相信这一幕,梅菲斯特居然舍弃自己的肉体,将灵魂留在这个世界。期实感到不解的又何止是苏菲娅?其他伙伴们同也惊疑万分,刚刚宣称的胜利来得太早了?

  “梅菲斯特,你还不死心吗?”欧文完全没有惊讶,他看来早已有所意料。

  “我的灵魂并非由魔域之门召唤出来的,时间逆流根本不起作用。”恶魔灵魂的声音,在每一个人的脑海在清晰地响起。

  “就算这样你又能做什么?你的真身已回到魔域,而你先前寄用的人类肉体也在战斗中被毁,现在你只是四处飘泊的无主孤魂而已。”欧文道。

  可是恶魔的灵魂却不以为然:“愚昧!不过一具肉体而已,本尊要多少有多少!”

  “什么?”

  “例如,你!”恶魔之魂突然冲向欧文,灵魂的移动速度等同于思想的速度,仅一个瞬间,透明的灵体就融入到欧文的身体中。

  “哈哈哈哈……体内有正统的撒旦之血,果然是本尊最合适的宿体。”欧文发出邪恶之极的狂笑。

  “欧文的身体被梅菲斯特占据了!”苏菲娅立即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她脑袋中一片空白,不知道该如何应对。为了消灭恶魔,她可以付出一切,但她能亲手杀死欧文吗?

  “不错,本尊感受到充沛的力量。只要在这副身体中蛰伏一年,等下一次的极光降临时,任何人都无法阻止本尊完成这惊世的完美艺术!这个世界已经属于本尊,永远都不会改变。”侵占欧文身体的梅菲斯特举起双手,肆无忌惮地对世界发出支配的宣言。

  “别惦污‘艺术’这个词。你不过是个跳梁小丑而已。”欧文的声音从身体深处突然传来。

  “你还在?”梅菲斯特冷笑道,“就算你想逃跑也来不及了,过不了多少,你的灵魂将吞噬,成为本尊力量的一部分。”

  “逃跑?你是搞错状况了。”欧文的灵魂自信地笑了。

  就在这时,一股念力突然传遍全身。当梅菲斯特察觉到不妙,他已发现自己完全无法动弹。

  “你……你做了什么?”梅菲斯特朝身体里的另一个灵魂吼道。

  “我的身体没你想象中那么好用吧。”身体又说话了,此时占据身体主导权的,已换成欧文的灵魂。

  “什么?”梅菲斯特无法相信,自己又一次被人类计算。

  “这是雷古诺老师计划中的最后一环。梅菲斯特,现在你就如同笼中之鸟,被囚禁在我身体的牢笼里。”

  回神过来的梅菲斯特这才注意到,在欧文所站立的柱子断面上,摆放着由9张塔罗牌组成的牌阵。主位是“教皇”;正位依次是“太阳”、“月亮”、“恋人”、“倒吊男”;反位依次是“愚者”、“命运之轮”、“节制”和“塔”。

  这个塔罗牌阵所象征的意义是:牺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