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奥洛帕战记

第一百章 最后的晚餐

奥洛帕战记 木子双鱼 2086 2012-11-30 02:57:36

    圣教皇岛,玛多禄城。

  一间普通的民宅院子里传来“呼呼”的剑啸。朱利安脱了上衣,赤膊上身,大汗淋漓地挥动两把利剑。

  自从列席参加“树林”组织那次秘密会议之后,朱利安就日晚不停地在练剑。约定之日越来越近,越是接近营救芙蕾的日子,朱利安就越要压抑心中的紧张和燥动,因此,除了吃饭和睡觉外,把其他所有时间全部投入到苦练剑术当中,是最好的转移注意力方法。

  朱利安忘我地苦练剑术的同时,数米之外,一条身影已站在原地数个小时。塞琳娜不知如何形容此时的心情,她原本极憎恨朱利安,因此平时对他的态度极为冷寞,但日夜看着朱利安在她的院子里练剑时,塞琳娜心中骤然浮现另外一名年轻男子的身影。

  她是看着他长大的,还是小男孩的时候,他就拿着亡父的剑,日夜不停地苦练着,以求终有一天能像父亲那样,堂堂正正地走上战场……如今十年过去了,当年的小男孩已变成二十出头的健硕青年,在这十年里,塞琳娜每天都像现在这样,站在同一个位置看着他练剑,当他累了停下来时,塞琳娜就会走过去,拿一条毛巾给他擦汗,叮嘱他,别练太激累坏身体、天凉了多穿衣服、给你做了双鞋子来试试、饭菜都凉了快来吃……总之,天下所有母亲的唠叨话,塞琳娜都说了遍……

  想到这里,塞琳娜泪如雨下。热泪模糊了她的双眼,她看见自己面前,朱利安似乎与记忆中那名青年的身影重叠起来。

  这时,朱利安刚把全套的剑法打完,塞琳娜却鬼使神差般,拿起一条毛巾径直往朱利安走去,然后以相当娴熟的动作,擦去朱利安头上的汗水。

  朱利安吓了一跳,平时对他如同仇人般的塞琳娜,现在居然做出这种举动。

  “不要练得太过激烈,要注意身体哦。”

  语气突然变得如此温柔,朱利安一时间难以适应过来。可朱利安并不知道的是,在过去的十年里,塞琳娜每天以同样的语气重复着同一句话。

  “哦。”朱利安唯唯诺诺地点头,脑子里一片空白,连自己如何接过毛巾也不知道。他搞不懂塞琳娜今天为何如此反常,但在她转身的一刹那,朱利安突然产生一种熟悉的奇妙感觉。

  这种感觉自他9岁时离开老家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那是一种母亲对孩子的爱……

  **********************************************************************

  “银山之座”,加加林府宅。

  “好香啊!”随着雷欧纳德的料理一盘盘被端出来,赞美之声不绝于耳。雷古诺储存了充足种类的食料,蔬菜、烟肉、鲜奶、乳酪……应有尽有,给那位擅长烹饪的骑士最大的发挥空间。

  趁着无人注意,卡修斯闪电般出手,抓起一片红烧肉塞进自己嘴里。

  “卡修斯!”苏菲娅很少会如此发怒,“你还要不要脸?”

  鉴于卡修斯之前的“劣迹”,伙伴们已严禁他接近厨房,没想到意外还是发生。

  “我饿了。”卡修斯一脸无辜地说。

  “欧文还没来,你怎能不等人齐就自己开餐?”

  此时坐在餐桌旁,有雷古诺、苏菲娅、乔伊卡和乌籍,厨师雷欧纳德和帮忙传菜的艾莲娜仍在厨房中,至于欧文,此时已呆在书房里超过4个小时。

  等艾莲娜把最后一盘菜端出来时,饭厅的门正好打开。“对不起,我来晚了。”欧文对伙伴们扬一扬道,他的样子像是没睡觉好几天,脸色憔悴、头发凌乱。他来到雷古诺身前,恭敬地施行一个师徒之礼:“老师,我已经全部学会了。”

  伙伴们在不久前已知道雷古诺收欧文为徒的事,虽然不知道欧文学的是什么,但在短短四个小时居然就已学会,这种学习速度也太不合常理了。不过雷古诺并未惊讶,他似乎早有所料,往餐桌边一个空的座位指了指:“既然学会了,那就来吃饭。”

  终于,参加晚餐的人已全部集齐。自离开了“加加林”号浮空飞舰之后,没有再吃过雷欧纳德煮的菜,现在重温,滋味妙不可言。至于第一次尝这人间美味的欧文、艾莲娜、乌籍和雷古诺四人,在尝上第一口时已深深地被吸引住。大家啧啧称奇的赞扬声,便是对雷欧纳德·格林的厨艺最大的褒奖。

  明天就要踏上讨伐恶魔的凶险征途,对于在坐众人来说,也许就是最后的晚餐,但所有人都对明天的事绝口不提,大家心照不宣地把恶魔、灾难、死亡等词汇遗忘。饭厅里洋溢着欢乐的气氛,大家忘情地欢笑,开怀地痛饮,共同享受着这难得的欢乐时光……

  **********************************************************************

  在千里之外的圣教皇岛,另一顿晚餐也在同一时间进行着。与加加林府宅的欢乐、热闹的气氛相比,这里却显得格外宁静、温馨。

  “多喝点。”尽管已经朱利安已经喝了三碗,但塞琳娜仍给他盛满一碗鱼汤。

  “谢谢,我自己来。”朱利安连忙接过汤碗。虽然塞琳娜的变化很突然,但朱利安感觉到,塞琳娜的温柔是出自于内心的,并无半点虚伪存在。

  “对不起,塞琳娜阿姨,以前我说过一些不好听的话。”回想起曾经因为塞琳娜对自己冷寞态度而采取的针锋相对行为,朱利安有些愧疚。

  听到朱利安叫她“阿姨”,塞琳娜感到很亲切,她笑了:“要说道歉,我也有不对的地方。但这些事都没必须放在心中,就让咱们好好地吃一顿饭吧。”

  朱利安微微点头,他知道,也许过了今晚,他与塞琳娜已没机会在一起吃饭了。

  营救计划定在三天之后的星期天进行,但不能等到那一天才采取行动,必须在行动的两天前,派一部分人潜入疗养院中等待时机,而朱利安和塞琳娜,恰恰是提前潜入的两名合适人选。也就是说,明天他们就要开始行动了。无论最终的结果成功与否,这间表表上跟普通民宅一样的房,将不会再有人居住。仅在此处生活若干天的朱利安,或许没多大的感觉;但对于在这房子里留下了十年母子之情的塞琳娜,真能如此轻易地割舍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