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奥洛帕战记

第七十章 变节者

奥洛帕战记 木子双鱼 3094 2012-10-18 01:31:25

    作为骑士疗伤圣地的玛多禄城,不仅接纳圣殿骑士团的伤员,世俗国家的贵族如果出得起钱,也可以来这里疗伤,因此,敌对国家的受伤骑士,也常常同时在城里出现。为避免世俗恩仇污染这片宁静的圣地,玛多禄城禁止一切形式的私斗,违者会被立即驱离,就算是一国的王族也不留半点情面。当然,防范于未然才是最佳的办法,为此,中央教庭在玛多禄城共建造了七座大型疗养院,城里三座,郊外山区四座,如果有两名骑士同时到此疗养,而他们又来自敌对的国家,或者彼此有私仇,那么两人会被分别安排到两座相隔较远的疗养院,以降低他们相遇的机率。

  “夜风蔷薇”,这间酒馆的规模并不大,所卖的酒也没有什么特色,但其靠近城东骑士疗养院的便利条件却弥补先天的不足。在疗养院里养伤的骑士,闲来没事想去喝杯酒,但又不想跑太远,便来光顾此店。这正是“夜风蔷薇”开业十年来经久不衰的原因。

  酒馆里的客人虽然都穿便装,但从其言谈举止看出,大多数客人都是骑士,他们悠哉由哉地喝酒,互相吹嘘着各自的英雄事迹;而在一个不显眼的角落里,坐着一位年轻的客人,他显得不怎么合群,只喜欢独斟独饮。像他这样的客人并不奇怪,刚刚到疗养院里的骑士大多数都是这样,等到与其他人混熟了,自然会有所改变。

  利用酒杯的掩护,朱利安·卢梭多次偷偷瞄向在吧台忙乎所以的酒馆老板。丹特是个身材瘦小的男人,其貌不扬,看一眼就会忘记,他很少说话,一天到晚只忙于埋头调酒;而招待客人、记帐、收钱这些工作,就由他的妻子,一位略显肥胖的女人负责。丹特应该是那种很顾家的男人,朱利安看到他4次拿毛巾给妻子擦汗,其动作纯熟自然,肯定是习以为常,这对夫妻还有一位6、7岁的儿子,朱利安见过那小男孩一次,晚上8点左右,他屁颠屁颠地从外面跑进来,跟父母说了几句话,就走到酒馆后面,再也没有出来了。小男孩是在教堂的唱诗班里打工的,因为朱利安看到他手中拿着一叠圣诗曲谱。

  平民不像贵族那样,一出生就享有受教育的权利;家里有钱的平民可以花钱去读书,但对绝大多数贫苦老百姓来说,那是遥不可及的奢望。因此一些平民父母会将自己的孩子送到就近的教堂,央求神父将孩子编进唱诗班,为的不是孩子每月能领回一、两个铜币,而是能得到难能可贵的免费读书机会,因为要让孩子读懂曲谱上的歌词,神父必须对他们进行一些最基本的识字教育。

  经过整晚的观察,朱利安得出一个结论:丹特一家是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家庭,靠一间酒馆养起一家三口还勉强过得去,可基本上没多少积蓄,虽然家境不太好,但丹特和妻儿看起来生活得很和睦、很平静。朱利安实在想不明白,一个如此平凡的人,怎么会是一个间谍?而且还是可耻的变节者呢?

  **********************************************************************

  若干个小时前。

  当哈根和“杰克”(不知道真实的名字,暂时只能这么称呼他)被捕之后,那位叫做赛琳娜的中年妇女便接替哈根的工作,成为朱利安新的“保护人”。然而与哈根的作风截然相反,赛琳娜对朱利安的态度相当冷漠,从街上回来之后,赛琳娜没有对朱利安说过一句话,而且她有意回避与朱利安的眼神接触,似乎在隐藏自己某种极为强烈的情绪,然而感觉敏锐的朱利安还是察觉到,赛琳娜对自己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厌恶。朱利安不明白,自己与赛琳娜认识不到半天,厌恶到底从何而来,他感到一种难言的压抑;也许与哈根相处惯了,一时无法适应。

  幸好,这种令人窒息的沉默,到了黄昏终于被打破了。赛琳娜将一张素描图扔到朱利安面前。

  “他是?”朱利安捡起素描图,狐疑地看着这个削瘦的中年男人。

  “哈根跟你说过,我们内部出了叛徒。叛徒已经找到,就是这家伙,‘夜风蔷薇’的老板丹特。”赛琳娜说话时,是背对着朱利安的。

  “他就是害得哈根和‘杰克’被捕的元凶?”

  “没错,他变节了,哈根被他作为博取教庭信任的筹码。这家伙还偷偷做了一个玛多禄城所有潜伏人员的花名册,想以此跟中央教庭做更大的交易。如果让教庭得到花名册,我们全部都会完蛋。幸好他并不知道我已经怀疑他。”

  “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

  “我要你杀了他。”不知请求还是命令,赛琳娜的语气里没有丝毫感情。

  “杀了他?”朱利安皱皱眉头,“我合适吗?”

  “我可不像哈根那样把你当婴儿呵护着。别指望在我这里白吃、白住、白用,得给你找点活干。”

  赛琳娜的话非常尖锐,刺得朱利安极不舒服,但他还是刻服了这种情绪,强颜欢笑地对赛琳娜说:“没问题,交给我吧。能为哈根他们做点事情,我巴不得有这样的机会。”

  “别得意忘形,让你去还有一个原因:他不认识你。我们的组织有严格的规定,除非是任务的需要,两名成员之间不能随便见面,他认识我们每一个人,如果贸然在他面前出现,只会令他起疑,因此这件事必须由一个他不认识的人去做。”

  **********************************************************************

  思绪回到现在。

  这个瘦小、平凡、老实、木纳的男人,会是一个变节的间谍?哈根就是被他害的?观察越久,朱利安越怀疑赛琳娜的话。是赛琳娜认错人了吗?或者说,变节者令有其人?还是说从头到尾都是赛琳娜在撒谎?不管怎么说,朱利安始终难以向一位好父亲、好丈夫痛下杀手。

  “再来一杯吗?”一句热情的问候,打断了朱利安的思考。他回过神来,只见丹特的妻子双手正抓住一个托盘,站在自己面前,很笑容可恭地看着自己。朱利安这才发现,手中酒杯早已见底。

  “不,我要走了。”朱利安礼貌地回绝了那女人,然后掏出酒钱放在桌子上,头也不回地离开“夜风蔷薇”。此时酒馆还有半个小时就打佯了,店里只剩下3个客人,朱利安不想成为最后离开的那个,以免引起怀疑。走出酒馆后,朱利安找了一个隐秘的角落藏起来,注视着“夜风蔷薇”的情况,并从记忆中翻查赛琳娜提供的情报和建议。丹特曾是一位相当出色的剑士,虽然右手的肌腱受伤,失去挥剑能力,但左手仍然健全;他今晚就会将花名册拿去交给教庭,因此必须在他到达之前下手,并从他身上找回花名册;这件事情必须绝对保密,不能让任何人看到,如果出现目击者,一定要灭口。

  朱利安希望丹特能整晚留在酒馆里不外出,这样的话,赛琳娜关于丹特今晚与教庭做交易的情报就不准确,丹特成为变节者的事实也不攻自破,因此就没有杀死他的必要。为此,朱利安一直守候着,他亲眼看着剩下两名客人离开酒馆,看着酒馆打佯,又过了一个小时,里面的灯光渐渐熄灭。朱利安知道,住在酒馆里的一家三口已全部进入梦乡。但朱利安还是决定留到明早再走,这样才能彻底证明丹特的清白。

  可到了凌晨3点钟左右,“夜风蔷薇”的门最终还是打开了。朱利安顿时来了精神,他清楚地看见,丹特从走酒馆走出,转身把门关上,并向西城的方向走去。但刚走开没几步,酒馆的门又打开了,一个小男孩从里面急匆匆地跑出来,拉住丹特的衣角:“爸爸,你要去哪?我也要去。”

  丹特蹲下,抚摸着儿子的头:“宝贝,爸爸不是去玩,而是有正事,你回去睡觉吧。”

  “不行!我要跟爸爸一起去!”小男孩撒娇道。

  “你要听话。立即回去睡觉。不然爸爸以后不许你去唱诗班。”丹特展示出父亲的威严。

  父亲的威胁很有作用,小男孩翘着嘴,心不甘、情不愿地回到酒馆里。

  宗教裁判所的仲裁法庭就设在城西,如今丹特正往城西方向走去,朱利安在距离丹特约20-30米处跟随,在这个距离上,即使被丹特发现,朱利安也可以大摇大摆地从他面前走过,玛多禄城没有像“神喻之城”那么变态的宵禁规定,深夜有人在街上行走很正常。一路跟踪了大半个小时,朱利安发现有些不对劲,因为丹特没有直接去仲裁法庭,而在途中改变了方向,往城北走去。最后丹特走进一间规模较大的废弃民宅里。

  “难道他跟教庭的人在这里交易?”朱利安站在洞开的大门外,想道。

  迟疑了数秒,朱利安最终还是走了进去。可是踏进大门后,刚走了几步,背后突然传来“嘭”的一声!朱利安大惊,转过身去,却见大门已自动关上。

  这时,一把声音从背后传来:“跟了这么久还没下手,如此优柔寡断的你,不会是一个职业刺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